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冷情王爺的小醫妃 » 第74章 被綁架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冷情王爺的小醫妃 - 第74章 被綁架了字體大小: A+
     

    回到煜王府時,艾微累得快趴下了,在路上幾乎是用跑的,她知道南宮煜在生氣,所以也沒讓他放緩腳步,只能由着他牽着。

    “煜,不要生氣好不好?我真的不是故意瞞着你去見他的”艾微看着他淡漠與陰沉的臉,有點囁囁地說道。

    “你不是說不認識他嗎?爲何他會說你愛他?”南宮煜目光深邃地看着艾微,語氣帶着隱忍怒火與惱恨的氣息,淡淡地問着。

    “那個。。。我。。。你相信我好不好,我現在愛的人是你”艾微伸手抓了抓自己的頭髮,她快瘋了,這事到底該怎麼解釋得通?難不成跟他說,原主已死,她是穿越來的?估計這樣一說,會被當成神經失常,胡說八道的話了。

    “現在?那就是說以前你是愛他的,他說的是真的?”南宮煜臉色驟變,妖孽邪肆的俊顏暗沉似鐵,牢牢鎖着艾微的瞳仁,企圖從裡面看出真假,渾氣勢外放,霸氣側露,懾人的威壓肆無忌憚。

    “呃,那個。。。我沒有啦,這個我也說不清楚”艾微恨不得咬斷自己的舌頭,這麼嘴快乾嘛?現在又不知如何說得清了吧?居然被他找到了字眼。。。

    “你還想瞞我多久?難道耍着我很好玩嗎?”南宮煜滿臉痛色地看着艾微,心裡有一縷淡淡的失望,爲何你就不能真我說實話,爲何還想瞞着我?究竟在你的心裡,我算什麼?

    “我沒有瞞你,是真的不知怎麼說?我去見他,只是想和他說清楚,不想讓你誤會,更何況現在我們毫無瓜葛啊”艾微滿臉糾結之色,這要她怎麼解釋啊?快瘋了,她到底該怎麼才說得通?

    “毫無瓜葛?那你怎麼還會在他的懷裡”南宮煜惱怒地說道,他其實最在意的是這個,打開門看到他們曖昧擁抱的那剎那間,突然有種爆發想殺人的衝動。要不是怕不小心會傷害到她,他早就把太子給拍飛出去了。

    “那個是誤會,我根本沒想到他會突然抱我,正想推開,你就進來了”艾微急急地抓了抓他的衣袖解釋着,心裡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她這是招誰惹誰了?來招這罪受?

    “是嗎?那如果我沒進去,是不是接下來就被他吻了?”南宮煜眸子耀着懾人寒芒,渾上下透着一股令人心驚的戾氣,不悅地說道。

    “你。。。你不講理,這也不是人家願意的,爲什麼你就一定要認爲和他有染?”艾微突然覺得有點生氣了,雖說她私自去見太子,是不對,但她也是無奈,只是想跟他說清楚而己,並沒到會發生這後面的事情。更何況,她也避開了不是嗎?

    “難道我說錯了嗎?這不是明擺着的嗎?”南宮煜冷漠地說道,他只知道看見的那瞬間就是那麼的曖昧,讓他有想發狂殺人的衝動。心裡雖明白艾微是不可能那麼做的,但就是忍不住要生這個氣。氣她的隱瞞,氣她把他當作外人,什麼事都藏在心裡不讓他知道。

    “那個。。。煜,你能不能別再糾結這個話題了,我保證以後一定會跟他保持距離好不好?”艾微知道他是在吃醋,心裡的氣也就漸漸消失,從他背後輕輕地抱住了他,臉貼在他背上輕輕地無奈說着。

    “你真如他所說的,在成親前,是愛他的?”南宮煜似乎還在意這個問題,目光直視着前方,僵硬地站着,任由艾微抱着,淡淡地問道。

    “那個。。。我。。。”艾微真不知道如何回答他這個話題,說是,她又不是原主;說不是,她又不知如何解釋這理由?只能緊緊地抱着他,無奈地保持了沉默。。。

    然而,艾微的沉默,在南宮煜的眼中自然成爲了默認,他滿臉失望之意,一股酸楚的柔情在心底瀰漫開來,最後慢慢掰開她的雙手,淡淡地說:“我累了,想靜一靜”

    艾微看着這樣的南宮煜欲言又止,心裡也無奈,最後選擇放開手,給他點空間。她不知道該怎麼解釋纔是最好的?也許時間能沖淡一切吧?心裡想着等過幾天,再好好跟他撒撒嬌,說說好話,應該就過去了吧?便輕輕地說:“那好吧?我先出去了。。。”

    隨知,剛走出書房門外,便聽裡面“砰”的一聲響,好像是什麼東西被震裂與摔碎了。艾微無奈地停下了腳步停留了一會,又轉身離開,她知道現在進去,也解決不了什麼事,他或許也只是在發泄一下不好情緒而己,就由着他吧?

    南宮煜薄脣抿成一線,目光深邃黝暗地盯着離去的艾微,心裡非常矛盾與失望,她就這麼瀟灑離去嗎?就不能好好跟他解釋,不能好好跟他說愛他嗎?他只是心裡不舒服,不想被她當成外人而己,爲何她卻如此不在乎他的感受呢?突然覺得心中有股難以忍受的怒氣想要發泄,手輕輕一揮,屋裡桌子上所有的東西全掉落在地上,應聲而碎裂。。。

    昱日清晨,艾微一大早就去廚房做了一碗白粥與一些小菜,端去書房給南宮煜。她知道他現在還在生氣,昨晚命人通知她說什麼有公事忙,怕太晚打擾到她休息,就直接在書房歇着了。以往不管他多晚,都會跑去她那裡的,事實就證明他這次真的生氣了,纔會這樣避着她。

    “煜,我給你做了早膳,吃完再忙吧?”艾微一推開門,便看見南宮煜坐在書桌前皺眉不知寫着什麼。

    “放在那吧”南宮煜看見來的人是艾微,眸子裡閃過一縷訝異後又恢復了淡然,冷漠地回了句話。

    “哦,你現在不吃嗎?”艾微小臉閃過一絲失望,這畢竟是她第一次做早膳給他,沒想到他會這麼冷淡。只是她知道他現在在生她的氣,畢竟是她有錯在先,所以也就沒計較那麼多,便輕輕地問着。

    “嗯”南宮煜頭也不擡地應着,便是一陣沉默。。。

    停留了一會,艾微選擇先離開,她知道如果再這樣呆下去,他也不會吃,而且自己也會漸漸失去耐性的,怕自己會忍不住發火。他們都需要時間來消化這些東西,便開口說道:“你慢慢忙,我先出去了”

    南宮煜擡頭目光一直注視着她的離開,心裡也有就不出的苦惱。他本不想這樣對她的,但一想到她如此生疏對待自己,又忍不住產生酸味,想要她來討好他或哄他。或許他的想法太幼稚了點,但那是他在乎她的表現。他想要她學會跟他一樣在乎對方的一切。。。

    隨即,手輕輕端起那碗白粥,聞着淡淡的香味,頓時覺得餓了,拿起勺子滿臉享受地吃了起來。心想,這可是她第一次做給他的早膳呢。

    艾微從書房走出來,有着淡淡的憂愁,她沒想到那太子竟會如此深情對待原主,可這一切都不是她現在所能控制的。她真的不知道該如何去解釋這一切,可如果再這樣繼續下去,除非煜自己想得通,願意相信她,否則這永遠將會是一個跨不過去的溝。

    走着走着,不知不覺來了院裡的一個涼亭上,微風吹撫着,陣陣清爽涼意,倍感舒服。艾微閉着眼深呼吸着,喃喃喃自語:“艾微,相信自己,加油”

    就這樣,艾微似乎不厭倦一樣,每天到了用膳時間,就會親自動手做一些南宮煜喜歡的飯菜端給他吃,而南宮煜的反應就是淡淡地,不喜不躁,然後等艾微離開後纔會開始用膳,慢慢享受這份特殊的愛心膳食。。。

    “你確定瞭解清楚了嗎?他們真的鬧矛盾了?”穆月兒柔美的小臉劃過一縷陰鷙,有點幸災樂禍地說道。

    “是的,小姐,我都瞭解清楚了,聽說這幾天煜王對煜王妃很冷淡,相信過不久她就會失寵的”小丫環得意地在穆月兒面前邀功,說不出的興奮。

    “很好,我的機會來了,明天過去看看”穆月兒小臉出現了一抹興奮之意,心裡更是愉悅不已,沒想到這上官艾微好日子這麼快就到頭了。接下來再想辦法讓她被煜王休掉,就大功告成了。。。

    一大早,陽光燦爛明媚,艾微今天的心情似乎不錯,哼着不成調的曲子,坐在鞦韆上輕輕地晃動着。

    “王妃,你今天心情怎麼這麼好呀?”小靜有點好奇地看着艾微說道。

    “嗯,等下我出去買些菜回來,做些新菜給你們試試”艾微心情愉悅地說道。她也不知道爲什麼就是覺得心情不錯啊。這幾天爲了上次的事,鬱悶了好幾天了,今天總算恢復正常了,那傢伙也該恢復正常了吧?

    “哦,王妃想去買什麼呢?交待人去買不就成了”小靜有點疑惑地問道。爲什麼一定自己出去呢?

    “不用,我自己出去買,你們可能不太清楚我要的是什麼東西”艾微搖搖頭,笑着說道。她也可以去外面逛逛,看看有沒有什麼新鮮事?

    “哦,那好,我去收拾下等會陪你出去”小靜想了想說道。

    “嗯,你去吧,我先去煜那裡看看他有沒什麼要買的,等會再來找你”艾微輕笑着說道,心想都過幾天了,他的氣應該也差不多了吧?書房內

    “王爺,我有事跟你說,我…”穆月兒話還沒說完,便被南宮煜冰冷的眼神給制止了,身子不禁縮了縮。

    “沒事給我滾,別來說廢話”南宮煜冷冷地說道,頭也不擡地直接轟人。

    “可我要說的是關於王妃的,王爺難道不想知道嗎?”穆月兒故意提起上官艾微,神色裡閃過一縷得意與嘲諷。

    “你是聽不懂人話嗎?需要讓人把你丟出去?”南宮煜清冷的話音響起,冰冷刺骨,沒有一絲一毫的感情。

    “我…啊…”穆月兒還是不甘心地想說些什麼,卻突然被飛身而來站在她面前的南宮煜嚇了一跳,踉蹌一步,往他身上栽去,眼看要摔倒了,卻被他一把拉住了,往他懷裡帶。

    艾微正心情愉悅地往書房方向走,在不遠處看見書房的門沒關,心裡有點好奇,怎麼今天會開着門?走近一看,便是一愣,隱約看見南宮煜似乎有看到她走過來的,然而他卻在她面前抱別的女人給她看,是故意想氣她的嗎?哼,纔不管你抱的誰,想抱就去抱個夠,本小姐恕不奉陪,這幾天也受夠了,才懶得理你。想着,便轉身往回走。。。

    南宮煜微微一愣,他沒想到艾微看到他抱別的女人居然是掉頭就走的反應,這是不在乎他的表現嗎?竟連問都不問就離開了?他就是發現她往這邊過來的,才故意去碰那女人的,想讓她也吃吃醋,可沒想到竟是這樣的結果。

    冷峻淡漠的臉龐上變得更冷若冰霜,陰霾的心情一下竄了起來,緊緊地攥了攥拳頭,似乎在隱忍什麼。

    “啊…”穆月兒還在愣神,沉浸在喜悅的心情中,南宮煜竟會怕她摔倒而抱她。只是她還沒來得及高興,也未得及含情脈脈表達情意時,卻被南宮煜一把推開,跌坐在地上。

    “滾,別再讓我看見你”南宮煜剎那間聲音仿若地獄裡的羅剎,冷若冰霜,寒氣凌人,眼中波雲詭詭譎,氣息冷冽。

    南宮煜眸子裡出現了一抹厭惡與不耐之意,皺眉,手一揮,身上的外袍也隨之破碎丟在地上,換上了另一件紫色外袍,淡淡地掃了一眼穆月兒,眸中殺氣一閃而逝,渾身都散發出至寒的氣息。“我…我馬上就走”穆月兒不明白南宮煜爲何一下子變得那麼可怕,嚇得直哆嗦,她發現他似乎還在嫌棄她,竟把接觸到她的外袍也給撕碎了,臉上也因難堪泛起了淡淡紅暈,委屈,可憐兮兮且淚流滿面,跌跌撞撞地跑了出去。

    艾微心裡泛酸,生氣得想罵人,看着眼下的小石頭,一腳就把它給踢飛出去。哼,死南宮煜,臭南宮煜,竟然看見她來了,還故意抱別的女人,就是爲氣氣她,讓她也吃醋嗎?就偏偏不如你意,看你怎麼得意?

    艾微邊走邊嘀咕,竟沒發現自己已經走出了煜王府,直到聽到街上熱鬧的暄譁才發現,原來自己已經在大街上了,無語地拍了拍自己的額頭,自言自語地說:“算了,出來走走也好,自己去好好慰勞下自己吧?”

    只是,她似乎沒發現,在不遠處有幾雙不懷好意的眼光一直追隨着她。幾個人湊在一起似乎在嘀咕計劃着什麼,還點了點頭,分散成兩隊走開了。

    “小二,把你們的招牌菜全拿上來”艾微坐在酒樓二樓的大廳上,大聲地喊着,一點也不在意衆人的怪異眼神,絲毫沒形象,大咧咧地坐着。

    “好咧。。。”小二一聽有人點菜,立刻迴應着。

    艾微看着一大桌菜,倍感飢餓,頓時來了胃口,趕緊執筷夾菜,餵飽自己的胃先,人生最大的享受莫過於此。

    艾微在酒樓享受美食的同時,酒樓外面的小轉角處卻有幾個粗壯黝黑的男子正在吐糟:“他媽的,這王妃還得在裡面呆多久呀?她倒好,在裡面大魚大肉的,老子快餓死了”

    “你就別再說了,這事要是成了,還怕沒得吃嗎?要是錯過這次機會,以後想下手都沒有了,再忍忍吧”旁邊的另一男子吞了吞口水,無奈地勸說道。其實他也是肚子餓了,早上根本沒吃啥東西,一聽到有動靜就趕緊盯着,一刻都不敢放鬆。

    “呸,老子拼了,就不信她會在裡面會呆一整天”另一稍微健壯的男子也忍不住吐槽,倚靠在牆角惱怒地抓了抓頭髮。

    “啊,出來了,快看”一男子像發現新大陸一樣,大叫起來。

    “小聲點,你想讓全街的人都知道你在幹什麼好事嗎?”另一男子有點生氣地用力拍了他的後腦勺,低吼着。

    “好了,別吵,趕緊跟上,別把人跟丟了”另一男的制止了另兩人的話,急急地跟在艾微的後面。

    煜王府書房內

    “來人。。。”南宮煜看了外面的天色,已過午響了,爲何艾微還沒送飯過來,心裡有點疑惑,冷漠地開口道。

    “王爺,是要傳午膳嗎?”管家從外面急急忙忙地跑進來,氣喘呼呼地問道。

    “王妃呢?她沒去廚房嗎?”南宮煜微微皺眉,渾身上去散發出冰冷至寒的氣息,有點不悅地說道。心裡更是疑惑不解,她跑去哪裡了,爲何現在連個人影也沒見到。

    “呃,沒看見,要不,我去問問看”管家看着微怒的南宮煜,全身直冒冷汗,這王爺威懾感很強啊,看樣子又有人要遭殃了。

    “不用了,再等等吧”南宮煜瞄了一眼外面,神色不明,淡淡地說道,心裡卻是着急,難道她真的生氣,打算不理他了?

    “是,那奴才先下去了”管家擦了額頭的冷汗,有點心驚膽顫地說道。心想,王爺啊,你這冷氣能不隨便亂髮嗎?可嚇人了。。。

    “啊。。。”就在這時,小靜從外面急急忙忙地跑過來,剛好碰到了要出去的管家,兩人“砰”的一聲在書房門口華麗麗地撞上了,由於慣性,都跌坐在了地上。

    “哎呦。。。這是誰啊?這麼急幹什麼?”管家扶着摔到的腰站了起來,有點生氣在大吼着。

    “啊,管家,奴婢不是故意的啦,是急着有事找王爺啦”小靜急急地站起來,有點囁囁地說道。

    “你這丫頭,再急也不能這樣啊,要看路呀”管家大聲怒斥着她,也沒看清楚她是誰。

    “呃,對不起,對不起啦。。。”小靜拼命道着歉,神色卻非常着急與擔心,目光瞄向了書房內的南宮煜。

    “你。。。你是小靜?”管家正想繼續教訓她時,擡起頭髮現她似乎是煜王妃的貼身丫環,便疑惑地問道。

    “呃,是啊,管家,奴婢是真有急事找王爺的”小靜急急地解釋着,希望管家不要再計較撞到他的事,語氣帶有點乞求的意味。

    “什麼事,這麼急做什麼?”南宮煜在書房內走了出來,看着冷眼旁觀着,淡淡地問着。

    “王爺,不好了,王妃不見了”小靜看到南宮煜走了出來,便不再理會管家,直接跑到他的面前,着急地說道。

    “什麼意思?不見了?”南宮煜臉色驟變,淡漠冷峻的臉暗沉似鐵,吐字如冰。

    “是啊!王妃早上本來說好去街上買菜回來做新菜式的,要出去前,說是來問問您要不要順便買什麼?奴婢以爲她來你這裡有事呆久了,結果一直等不到她回去。。。”小靜面色擔憂地說道,看來王妃真的不見了,原以爲是她多慮了呢.

    “該死,馬上讓人去街上找找”南宮煜生氣在大吼着,手握拳緊緊地攥着,似乎在隱忍着毀天滅地的怒氣。他算是在自找苦吃嗎?明明好端端的,幹嘛那麼幼稚去惹她生氣,現在倒好,人都不知跑哪去了?千萬可別出什麼事。。。

    “是。。。”管家應着,急忙轉身出去召集人馬找人。

    “什麼,她單獨在街上?太好了,趕緊給我跟緊了,務必抓住她”穆月兒從煜王府跌跌撞撞跑出來後,便回去了穆府,卻意外聽到了這個好消息。

    “是,小姐,千真萬確啊,我才急忙跑來跟你稟報,其他人在跟着呢”一位精瘦黝黑的男子一臉討好模樣地對着穆月兒說着。

    “哈哈。。。太好了,真是天助我也。。。”穆月兒臉上露了興奮與狠毒之色,隨即附耳在那男子嘀咕着,最後面帶得瑟地說:“明白了嗎?”

    “是,小姐,屬下馬上去辦”那男子應着,趕緊退了出去。

    艾微吃飽喝足後便走出了酒樓大門,打算去好好逛逛街,舒緩一下煩躁的心情,絲毫沒有注意到後面的幾個跟屁蟲。

    她邊走邊看着街邊攤位上的小玩意兒,一臉好奇地看這摸那的,陶醉在這熱鬧的街市中,彷彿回到了童年時代。

    然而跟在後面的幾個男子都一臉哀怨地看着艾微,憤憤不平地說:“媽的,這還要逛多久啊,女人就是這麼麻煩,有什麼好逛的?”

    這要等到什麼時候纔有機會下手呀,難道就這麼跟着她?”另一男子也不禁出聲說道。

    “快看,她好像轉彎了,這是個好機會,趕緊上去”一男子看到艾微轉入了一條小巷,急急地說道。

    艾微有點路癡,逛着逛着居然不小心走到了一條小巷裡,心裡想着反正沒事,走走看,要是出不去,大不了再返回就是。只是沒想到卻在這裡遇到了幾個猥瑣的男子。

    “麻煩讓一下,我要過去”艾微看着前面站成一排的人,客氣地說道。

    “過去?姑娘還是跟我們走一趟吧?只要姑娘配合,我們不會傷害你的”一位黝黑男子一臉癟三模樣的說道。

    “爲什麼要跟你們走,你們是什麼人?”艾微皺着眉頭,有點不解地問道。她記得沒得罪過這麼人啊?爲什麼會想帶走她?不會是想要劫錢財吧?

    “你就別管我們是什麼人了,跟我們走就是,否則別怪我們對你不客氣了”男子一臉輕蔑地說道,那神情彷彿就在說,你就別做垂死掙扎了。。。

    “那你們總得讓我知道你們想幹嘛吧?要銀兩,還是。。。”艾微裝成很害怕的樣子,囁囁地說道,心裡卻在盤算着,如何能逃過去。

    在現代,她學過跆拳道,如果他們不出這時代的內功什麼的,就近身搏鬥,她的勝算很大,但她該怎麼騙過他們,讓他們放鬆警惕,纔可以順利逃走呢?

    “你跟我們走就是,到時你就知道了,別太多廢話了,老子還沒吃飯呢”一位稍微高一點的男子,不耐煩地說道。

    話音剛落,幾個人就一起朝着艾微而去,一臉得意表情,終於給他們抓到了。等交了差,就有大把銀兩可以花了。

    然而艾微在他們接近的時候,看好時機突然出手襲擊他們,腳伶俐快迅地踢中了其中一個人的膝蓋,回身又給了另一男子一拳,並訊速回轉,踢了剩下一個的命根子。一時之間,小巷子裡充滿了痛苦的哀叫聲,還有呻吟聲。。。

    幾個男人怎麼也沒想到艾微會武,而且是這麼奇怪的招式,出手竟這麼快,狠,準,而且都是人的重要部位,幾個人竟面面相覷無奈嘆氣微喘,想再次站起來,卻發現被傷的地位置很疼痛,一時之間根本無法忍受。眼看,艾微要走了,他們心急如焚,好不容易逮到機會,竟讓她如此容逃脫了,真不甘心啊!都怪他們太大意了。。。

    艾微看了地上幾個人一眼,不再說話,轉身想盡快離開。哪知,這時卻從她背後竄出一個精瘦的男子,趁艾微還沒反應過來,一下就用力劈中了她的後肩脖子處,只見艾微“唔”吃痛了發出了聲音後,但暈倒在他的懷裡了。。。

    精瘦的男子扶着暈倒的艾微,看了跌坐在地上的幾個人,一臉怒氣地說:“你們幾個怎麼這麼沒用,居然連一個女子都抓不到,要不是我來得及時,豈不是讓她逃了”

    “呸,她孃的,誰知道這女人竟還會有點功夫,出手竟這麼狠,老子疼死了”一位被踢中膝蓋的男子憤憤不平地說道。

    “你們大意了,還好意思怪人?趕緊走,再不走被發現了就走不了”精瘦男子抱起暈倒的艾微加快腳步離開,往目的地而去。。。

    煜王府

    “該死的,怎麼回事?人還沒找到?”南宮煜臉上像是被鞭子抽過,陰霾地可怕,猶如暴風雨即將來臨。目光凌厲地盯着前面的幾個人,吐字如冰。

    “是。。。是啊,王妃還沒找到,不知會不會出什麼事”管家渾身一顫,有點結巴地回道,渾身直冒冷汗,這王爺的氣勢簡直不敢恭維啊!

    “還不快去找,就算把城都全翻遍了也要把人給我找出來”南宮煜眸子耀着懾人寒芒,渾上下透着一股令人心驚的戾氣,怒吼着。

    “是。。。王爺,屬下馬上去”管家起身馬上出去召集人馬,進行大規模尋找。。。

    南宮煜看着天色漸漸按近黃昏,心裡更是着急,不知她人跑到哪去了?是自己躲起來還是真出事了?手握緊拳頭,眼底泛起怒氣,薄脣抿成一線,想着最好不是哪個不知好歹的人動手,否則一定會讓他生不如死...

    艾微睜開眼,映入眼簾的便是眼前破破爛爛的屋子,桌子是缺腿的,椅子是破爛的,喝水的茶壺杯子也都是缺損的,亂七八糟的,應該是許久沒人居住了,整個屋子看起來就像非洲的貧民窟。

    正想動的時候,才後知後覺發現自己雙手被綁在後面,嘴被塞了一團布,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腳也被綁住了,倚靠在牆角,根本動彈不得。艾微特無語,她這是招誰惹誰,居然華麗麗被綁架了。

    艾微眼珠子轉了轉,在想着有沒什麼辦法可以解開手上的繩子,手試着輕輕扭動,感覺他們綁得不是很緊,可是要解掉卻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動了動腳,卻似乎比手更緊一點,動不得。

    突然眼尖瞄到了在不遠處似乎一塊破碎的碗塊,艾微眼睛一亮,慢慢地全身移動着,希望能拿到那塊碎塊,只是似乎極爲困難。但沒辦法,不管多難,她都不能放棄,說不定是個可以逃脫的機會。

    大約過了一刻鐘,艾微終於費盡心思到了那塊碎碗塊面前,用手指輕輕夾起,把握好位置,使勁割着那繩子,眼看外面的天色漸漸暗了下來,心裡更是焦急,這得到什麼時候才能割斷,突然間很後悔自己沒帶什麼防身的東西,比如匕首之類的。

    由於過於使勁,被綁的兩個手腕也漸漸起了傷痕,滲出了一些血絲。但艾微顧不了那麼多,只是想着儘快能割斷這可惡的繩子。

    而在這時,外面響起了沙沙響的腳步聲,似乎還不只一個人。艾微心裡“噔”的一下,糟了,有人來了,心裡更是急得不得了,手更加快了速度,希望能在他們進來之前割斷這繩子,再想辦法逃出去。

    “大哥,你說這穆小姐是什麼意思?讓我們把人綁到這裡來,自己又不出現,我們該怎麼處理啊?”一個沙啞的聲音,有點不滿的說道。

    “你管人家怎麼想,只要過了明天,我們有銀兩拿就行了”另一男子輕聲說道。

    “這真這麼簡單,把人關到明天就行?不會想耍我們吧”男子有點懷疑地說道,語氣充滿了質疑。

    “不會,她的目的是想毀了那王妃的名聲,等明天一過,就把王妃失貞的消息放出去,這樣一來,煜王肯定會休掉她的”男子解釋着說道,神色裡卻充滿了對銀兩的渴望。。。

    “這樣啊!那可惜了,這王妃看起來雖不是傾國傾城的,但也好歹也是佳麗一枚啊,要不給俺享用一下?”一個不懷好意的聲音響起,似乎起了邪念,滿臉猥瑣表情。

    “你找死啊?就算再怎麼樣,人家也是王妃,你動了她,煜王會饒了你嗎?”另一名男子“啪”的一聲,拍打着那男子的後腦勺,有點生氣地說道。

    “這什麼關係,不是過了明天,她的聲譽就毀了嗎?人家煜王哪還會在乎這個”那猥瑣男一臉不在意地說道,滿臉欲欲躍試的表情。

    “你是真笨還是真蠢啊?皇家最重視的是什麼,你知道嗎?就是聲譽,就算會休掉她,你以爲會放過你嗎?”那老大一臉鄙夷之色,憤憤地訓斥着他。

    “我說,老三,你還不是普通的蠢啊,居然動這種心思,有了錢還怕沒女人嗎?你怎麼這麼猴急啊,想找死?”另一名男子也是一臉恨鐵不成鋼的搞笑模樣,語氣充滿了嘲諷。

    “呸,不碰就不碰,你們倆也不用這麼損我吧?老子知道了,不會亂來的”那位被稱老三的一臉憤青地說道。眼睛卻不忘往裡屋瞄。。。

    “話說,天快黑了,不知煜王府情況怎麼樣,要不咱倆去探下消息?”老二也瞄了裡屋一眼,淡淡地提議道。

    “嗯,先進去看看那王妃醒了沒?千萬不能讓她給逃了”老大邊走邊一臉深思地說道。

    艾微一聽到他們說要進來看,趕緊停下手上的動作,閉上眼,佯裝倚靠在牆壁昏睡未醒。只聽見門“吱”的一聲響,走進了幾個腳步聲。

    “喲,還真能睡,居然還沒醒,大哥,你說是不是那穆小姐的人下手太重了?”被喚老二的走近旁邊看了看,有點疑惑地說道。

    “這樣更好,省事,反正只要過了明天就好”老大雖有點疑惑,但也樂於如此。若是人醒了,反而麻煩,還得再遮住她的眼睛,免得到時被認出來。

    “老三,你好好看着,我們出去探下煜王府的消息,千萬別亂來哈”老大慎重地盯矚着,就怕老三又起什麼色心,惹出什麼麻煩事。他們只求財,可不希望弄出什麼人命來。。。

    “知道啦,知道啦,快去,別哆嗦。。。”老三一臉不耐煩地擺了擺手說道。

    老三看着離去的兩個人,又看看昏睡的艾微,稍有不捨走了出去,心有點癢癢且不甘地自言自語道:“嘖嘖,這王妃長得真不錯,可惜就是不能碰,太浪費了。。。”

    艾微聽到腳步聲漸行漸遠,便睜開眼,有點無語,這算什麼情況?難道是她王妃這個稱號惹的禍?他們口中的穆小姐是那穆月兒嗎?煜他們不知有沒發現她不見了,會不會在找她?算了,先不管了,想辦法先讓自己逃出去再說。於是,艾微更加快了碎片割繩子的速度,試圖能儘快割斷這破繩子得以脫身。

    “王爺,找遍了大街小巷,還是沒有王妃的身影,不知會不會出事了?”管家囁囁地說道,心裡也是急得不得了,這可怎麼辦好?眼看天都快黑了啊,再找不到就更麻煩了。“再找,一定要找到爲止”南宮煜俊眉微蹙,冷峻淡漠的臉上像是被鞭子抽過,陰霾地可怕,猶如暴風雨即將來臨,聲音冷如寒冰。

    “是,王爺”管家抖了一下身子,趕緊退出去,繼續尋找。

    管家剛踏出書房門口,便聽到裡面“砰砰”的幾聲,彷彿是什麼東西被摔破了。無奈地搖了搖頭,趕緊尋人去。

    南宮煜此時正陰霾地盯着前方,手握拳緊緊地攥着,手背上青筋爆起,薄脣抿成一線,心中的怒火忍無可忍,手攤開,用力一揮,滿屋裡的擺飾全摔落在地上,碎成一片。

    “微兒,你到底在哪裡?”南宮煜站在窗前,神情凝重,喃喃自語着。

    “王爺,有王妃的消息了”風從外面火箭般竄了進來,氣喘喘地說道。

    “在哪?”南宮煜一聽說有艾微的消息,立馬來了精神,激動地說道。

    “就在效外的一處破屋裡,雨他們。。。”風的話還沒說話,南宮煜的人影早已不見了。

    風一臉無奈地搖了搖頭,王爺啊,屬下的話還沒說完呢,你怎麼就急着走了。雨他們已經趕過去了,應該是沒什麼問題的啦。算了,還是趕緊過去看看吧?

    此時的破屋裡只聽到“叭”的一聲響,繩子斷了。太好了,終於割斷了,艾微一臉興奮地伸出了雙手,揉了揉擦傷泛紅滲血的手,趕緊解開腳的繩子還有拿開嘴角的破布。想要站起來時,卻發現腳有點麻痹,踉蹌一步,差點摔倒,還好及時倚靠在牆邊。

    屋裡漆黑一片,只有外面燭光淡淡反照過來一點點光線,眼睛四周掃視一圈,發現竟有一個門可以出去,連個窗都沒有,看來只能想辦法從這個門逃出去了。

    艾微輕輕地往門口移動着,生怕太大聲響引起外面人的注意。只是人算不如天算,由於太黑了,腳不小心踩到了不明物,出現了“叭啦”的響聲。

    艾微嚇了一跳,趕緊停了下來,屏住呼吸,心裡盤算着如何對付外面的人。畢竟現在只有一人,對付起來方便多了,要是等會其他人來了,想逃就更難了。。。

    “什麼聲音”那名爲老三的男子一聽到聲音,便站起來說道,目光朝屋裡的方向看去,豈圖看有沒異象,正想走進去確認,便聽到了外面的聲音。

    “他孃的,沒想到煜王竟如此大動干戈出動這麼多人,就爲了找煜王妃”一聲憤憤不平的聲音響起,腳步也越來越近。

    “好了,別說了,趕緊進去想辦法脫身先”另一個聲音無奈地制止另一個人的發牢騷,兩個人一起踏進了外屋。

    “你們回來了,外面情況怎麼樣了?”老三一臉好奇地看着他們問着,似乎忘了他剛纔想進裡屋瞧瞧的事了。

    “唉,別提了,這次我們可是惹上蜂窩了,想想要怎麼處理吧?”老大一副追悔莫及的樣子,嘆了一口氣說道。他們只想求財,並沒有做什麼傷天害理的事。

    “這是怎麼了,快說,急死我呀”老三看着他們倆無奈的表情,心裡更是着急,急切地說道。

    “還能怎麼了,就是煜王幾乎封了所有出路,正瘋狂地尋找王妃的下落呢。沒想到這煜王妃這麼受寵,居然能讓煜王如此對待”老二語氣有點意外地說道,他怎麼也沒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本以爲男子三妻四妾是正常的,只不過少了個女人而己,不會有多大動靜的。誰知,竟是這樣的結果。。。

    “那要不咱們去求王妃,讓她幫我們求情?”老三有點臨陣逃脫的說法,心裡更加慶幸,還好忍住色心沒去碰她,不然可吃不了兜着走了。

    “笨,這種時候,求有個屁用啊,還是趕緊想想辦法吧”老二一臉悔氣的樣子,惱怒地說道。

    “好了,別說了,進去看看那煜王妃怎麼樣了”老大制止了他們兩個的話,率先走進了裡屋。

    艾微不禁無奈撫額,她怎麼這麼倒黴啊,剛好想出手對付那個人,沒想到這兩個人就回來了。這下該怎麼辦纔好?不知道他們的武功怎麼樣?早上之所以能打中他們,是因爲他們沒有我大戒心,而現在他們肯定會有所警惕的,看來只能隨機應變了。

    ------題外話------

    艾微究竟能不能順利逃脫呢?

    後續又會怎樣呢?

    親們,記得繼續支持夢裡,

    愛你們…

    另推薦好友文文《戰王寵妻之愛妃帶球跑》有興趣的親們,可進去關注一下哦!



    上一頁 ←    → 下一頁

    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