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師唐 » 第一百二十一章 逃過一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師唐 - 第一百二十一章 逃過一劫字體大小: A+
     

    cpa300_4();

    事情翻轉的太快,陶子期一下子懵逼了,不知道該怎麼辦,只能大聲呼救,公孫師父救我,公孫師父救我!

    公孫敬殺人無數,心早已經如鐵石,如何會顧及他,從腰間抽出一把軟劍,手腕一抖,軟劍如同疾走的毒蛇,吐着芯子朝楊仙兒殺過去。看<>

    仙兒見躲不過,也只能拿陶子期當擋箭牌。稍一緊張,匕首已經劃破了陶子期的脖子,不過沒有傷及喉管,只破了一層皮,鮮血汩汩地流了出來。

    眼見雙方都不把自己的性命當回事,陶子期趕緊喊道,“公孫師父,救我啊,我爹是洛陽首富陶千萬,只要你救了我家裡的財寶任你挑!”

    對於公孫敬來說,錢財早已經是身外之物,反正都是吃霸王餐,住霸王店,連逛怡紅院都是霸王硬上弓,哪裡會用到這種俗物。

    陶子期開出的條件明顯不能吸引公孫敬,所以他手中的劍沒有絲毫遲疑,繼續朝他刺過來。

    “公孫大爺,你託我打聽的事已經有眉目了,要是我現在死了你可就真找不到他們了!”

    這句話打動了公孫敬,在劍離陶子期只有零點一公分的時候硬生生停住了,石板地面都被他擦出了一道深深的印記。

    “小子,你可別騙我,你知道你騙我的下場!”

    “我哪敢騙你啊,是真的,剛回來洛陽我就讓人幫忙打聽了,陶家一個家丁說他在東市接上見過畫像上那個人,還看到他進了一戶人家。”

    “那戶人家在哪?”

    陶子期是笨,但並不傻,這時候要是說出來,那估計肯定是要玩完,“公孫師父,你能不能先把我救下來,這血再流下去,我可真的什麼都想不起來了。”

    聽到他這番話,仙兒倒是先舒了一口氣,她還真怕這個陶傻蛋直接說出來,那樣不但陶子期活不了,自己沒有了人質也跑不了。

    公孫敬冷眼看了一眼楊仙兒,道,“趁着我對他的消息還有點興趣,你放開他趕緊走,不然等到我改變主意,你就只能去閻王地府報道了。”

    仙兒哪會信他的話,心裡一直在計劃逃跑的路線,自己屁股上捱了一下,疼的厲害,雙腿幾乎邁不開步,若是直接跑路肯定必死無疑,只能在陶子期身上多做文章。

    現在往燕鳴樓跑是不可能的,跑不了多遠就會被追上。只能往東跑,這座莊園在東城郊,距離李牧的書院很近。

    仙兒綁着陶子期往門外退去,公孫敬剛想跟上去,她毫不客氣地在陶子期肩膀上刺了一刀,“別跟過來,不然你就要先替他收屍了!”

    陶子期疼的哇哇直叫,但卻沒有一點辦法,第一次見到竟然有不喜歡錢的人,老子真是日了狗了。

    公孫敬還真怕自己逼急了,黑衣人會把陶子期弄死,也不敢跟的太近。

    出了門,仙兒又在他大腿上刺了一刀,然後瘸着腿往邙山上跑去。

    公孫敬想要追,卻被陶子期的嚎啕聲打斷,“公孫大爺,救我啊,我流了很多血,快要撐不住了!”

    他殺了那麼多人,再清楚不過了,人失血過多神仙來了也沒救。

    沒工夫去追黑衣人,只能轉過身拿出自己的金瘡藥給他抹上,然後把他的衣裳撕成布條包紮起來。

    “那個黑衣人你認識嗎?”

    到現在還疼的哇哇直叫的陶子期哪有心思想這問題,直接搖了搖頭。公孫敬哪會相信,自己的來歷一向都很保密,再說自己初到洛陽,還沒有任何行動,誰會來跟蹤自己。這黑衣人肯定是跟着這個草包回來的!

    “你在仔細想想,我這是在幫你,你也看到了,那黑衣人根本沒把你的生死放在眼裡,若不及時除掉他,你遲早會被他殺死。”

    這話讓陶子期很上心,是啊,這個黑衣人下手這麼狠,若不除掉,自己一輩子也不能安心。

    強忍着身上的疼痛,仔細回憶着每一個細節。感覺那人的身形非常熟悉,但就是想不起在哪見過。

    而且……

    “我想起來了,那黑衣人身上有一股香味,這種香味我很熟悉,是百花坊裡賣的一種香粉,我家裡姨娘也在用。”

    “你的意思是那個黑衣人是個女人?”

    “應該是,她挾持我的時候,我能聞到她身上的體香。那是處、子的味道。”

    “……”

    公孫敬有點後悔了,自己怎麼救了這麼個草包,命都快沒了,心依舊那麼齷齪。

    “那你能想起她是誰嗎?”

    陶子期剛想再回憶一遍之前的場景,頭感到一陣眩暈。“不行了,我扛不住了。”

    剛說完就噗通一聲昏了過去。

    公孫敬有一點潔癖,讓他把陶子期扛回去那是不可能的,親自去陶家報了信。陶千萬看着如同血人一樣的兒子,那心糾的跟天津麻花似的。

    心疼過後一臉的怒氣,“這位壯士,多謝你救了子期,不知你是否知道傷害犬子的賊人是誰,只要你說出來,報酬什麼的隨便你開!”

    “殺你兒子的是一位黑衣人,蒙着面巾,不過身上有香氣,應該是個女人,這洛陽是你陶家的地盤,這人到底是誰估計你最清楚。”

    是個女人?

    陶千萬想了半天也沒有一點頭緒,每一個家族的發家史都是一部血淚史,在陶家更是體現的淋漓盡致,爲了發家,黑心的生意他做過不少,壟斷過市場,擠兌過同行,缺過斤少過兩,燒過人家的莊稼搶過人家的糧,仇人可不算少。但被他欺負過的都是一些窮苦百姓,都是得過且過,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主,誰會對陶家下狠手呢,還是個女的?!

    陶千萬想了半天也想不出個子卯庚醜,只能先招待公孫敬這個恩人。

    公孫敬已經三十好幾了,但不知爲何,歲月似乎沒有在他臉上留下太多印記,細白的面孔上不但沒有一絲皺紋,甚至光潔的讓女人都自嘆不如。

    對外都說自己年方二十,是個書生。

    陶千萬也沒有懷疑,把他安排到客房,然後找了最得力的保鏢過來。

    感謝書友160228153951450的打賞,祝大家婦女節快樂!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
    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明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