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師唐 » 第六十五章 老子當官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師唐 - 第六十五章 老子當官了字體大小: A+
     

    李牧還是無動於衷,鄧公公怒了,“見聖旨猶如見陛下,你膽敢不跪!來人,杖責二十!”

    不等人上來,李牧普通一下,跪了!

    見他跪了,老鄧也沒有跟他再計較,這小子果然浪蕩不羈,還沒眼色,本官聖旨二字一出在場的都跪了,程荊楚都要下跪,你一個人站着不覺得礙眼?!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今有仙師之徒李牧,供奉祥瑞,飽食大唐,心靈聰慧,膩心教化,許其北邙土地數萬畝,以作學用,四至報備官府,加封新安縣男,從五品上,欽此!

    幸福來的如此突然,李牧一下子懵逼了,愣在那一直傻笑,從此自己也有爵位了,不用逢官必拜,這縣男的爵位雖然是最低的,但官品卻很高,五品上,只要不去長安,在洛陽城比自己高的也沒幾個。

    見他這般落魄,鄧公公也不期望能有多大封賞了,正常情況下宣旨,只要是升官,你不給個珠寶珍藏什麼的,別期望能把聖旨拿走。太監嘛,既然不能風花雪月,那就只能視財如命了。

    李牧接過聖旨,細看一眼,做工十分考究,上好的蠶絲綾羅,祥雲瑞鶴,富麗堂皇,就是這黑牛角軸有點扎眼。聖旨的做工跟官品相關,一品的卷軸爲白玉,二品爲犀牛角,三品爲貼金,四品五品就是黑牛角了。

    雖然李牧在官場混跡的時間不長,但好歹也知道一點官慶,起了身,湊到鄧公公身邊,輕聲說道,“公公長途奔波,李牧實在過意不去,若得空,不如到洛陽城走一遭,我家裡有一匹琉璃馬,贈與公公,如何。”

    嘿,原以爲這一趟白跑了,沒想到這小子還是個土財主,鄧公心中一喜,道,“聽說李牧公子敬奉的新莊稼乃天賜祥瑞,在長安無緣得見,今日到了洛陽,那就真的親眼目睹了。”

    “嘿嘿,公公稍等。”

    說完就轉過身看着有些心虛的王伯倫,“王縣令,那日你院中那些看門的衙役呢,一個個手持強弩,威猛的很,今日怎麼都不見了?”

    “李牧,雖然你現在官居五品,但也不能隨意污衊下屬,我王伯倫行得正坐得端,府中衙役不過三十之數,而且只佩了刀棒,何來的強弩。”

    李牧看着身邊的程荊楚,雖然不知他是何種來歷,但只要眼不瞎都能看到威武的精良盔甲。

    “大人,若是李牧能找出賊子的藏身之所,能否把王正道交給我來處理?”

    “這恐怕不行,若是能證實他真得私藏弩兵,可是造反的大罪,必須要押解到長安聽後陛下發落,他的直系親屬也要一併押解。”

    “那我抽他幾鞭子不爲過吧。”

    李牧從來沒有如此恨過一個人,在獄中見了李大,身上的傷都是王正道弄得,非要逼他承認李牧是同夥。不從就一直打,飯也不給吃,把李大折騰的只剩下一口氣吊着。

    “只要留一口氣兒就成!”

    王正道三番五次的挑釁,爲了避嫌,他都忍了,但今日有人出頭,何樂而不爲呢,只要能證實王家卻是叛亂,即便是弄死了,陛下也不會過於追究。

    上天入地,縣令府就這麼大,既然不能上天,那就只能入地了!李牧問程荊楚借了三匹快馬,讓士兵騎着馬在府裡奔跑,很快就確定了。

    ωwш •ttKan •C〇

    正常的街道馬蹄聲清脆,而被

    挖空的地方則沉悶,“大人,可以確定,人就在地下!”

    開始程荊楚還不知李牧要馬何用,這會兒已經心領神會,聽這聲音,地下是空的。

    “來人,把這裡挖開!”

    “慢,大人,或許不用這麼麻煩。你看那座假山,周圍青草如茵,唯有正前方生的暗淡,想來是因爲有人常走,如果我沒有猜錯,那入口就在假山裡!這洞裡玄機暗藏,不值得將士們冒險,不若找些半乾的柴禾點燃,用煙把他們薰出來!”

    現在可沒有空調,不想在地下悶死,就必須要留通風口,不用看也知道這假山上肯定是有通風口的。

    很快將士們就找來了青柏,在假山前點燃,更狠的是有人竟然找來了大蒲扇,把煙霧扇進洞口。

    見已經無法掩飾,王伯倫趁人不注意想要溜走,哪知過了拱門就被燕青堵住了。

    “王大人,你這是要去哪?”

    王伯倫強作鎮靜,“我看將士們忙碌半天,飢、渴的狠,想去後廚跟大家準備些許飯菜充飢。”

    燕青豈會信他這鬼話,“呵,王大人還真是勤勉,連做飯的事情都要親力親爲,不過程將軍有令,不允許任何人走出這個院子,王大人還是在這裡看一出火燒藤甲兵的好戲吧!”

    見走不脫,王伯倫佯裝笑容,作勢要轉身,才轉一半就猛然回頭,袖子一甩,一支利箭疾馳而出,箭頭在陽光下泛着碧綠,抹了劇毒。

    燕青一直在防備着,閃身躲過,那箭三丈外威力不減,穿過薄薄的窗紙射進屋裡。

    屋裡應聲傳來一聲尖叫。

    這聲音王伯倫再熟悉不過了,正是他才九歲的小兒子。

    心裡一慌,想要衝進屋子了一看究竟,卻被燕青一腳踹翻在地。這動靜驚擾了程荊楚,帶人走過來。

    “程將軍,這狗官見勢不妙想要溜走,被我攔下,肘裡藏了毒箭,想要偷襲我,被我躲過,毒箭穿進了對面的堂屋,屋裡傳來了孩童的尖叫,應該是被誤傷了。”

    程荊楚走進那屋裡一看,果然,地上躺着一個**歲的孩童,被利箭射中了胳膊,若是普通箭支,不會致命,但這箭可是浸了劇毒,他焉有命在。嘴角里淌着黑血,眼神渙散,已經死透了!

    孩子的屍體被擡出來,放在王伯倫面前,看了孩子的面容,王伯倫痛不欲生,撕心裂肺的痛叫起來,叫聲不絕餘響,聽到的人無不汗毛倒立。

    人死爲大,雖然是這貨自作自受,但老程還是安慰了一句,“人死不能復生,王縣令請節哀,也許這個死法對他是一種解脫。”

    感謝419026392美女的打賞。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
    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