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師唐 » 第三十四章 瀚林書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師唐 - 第三十四章 瀚林書局字體大小: A+
     

    “那小子真的這麼說?”

    “是的,爺爺,淨兒開價五百文,李牧主動把價格降了一百。”

    “哎,沒錯了,你怕是上了那小子的當了。”

    “不應該啊,去之前孫兒特意到陶家印局打聽了,一冊書六百文,看在您老家人的面上,纔給便宜五十文錢,算是施善了。爲何那李牧開價四百文,爺爺卻要說孫兒上當了呢?”

    “淨兒,理兒是這麼個理兒,但你太不瞭解李牧那小子了,一肚子鬼才,衷於錢帛,若是他主動還價,那隻能說明這門生意利豐厚的可怕,他拿了會不安心,估計他印出來的書本錢不到二百,可能連一百都不到。”

    杜淨之愣神了,他理解不了,抄寫一本書的成本怎麼能不到一百錢呢,哪怕是給自己一貫錢自己也不願去幹這事。

    “淨兒,李牧自己開了私塾,用他的話說他教的是做事的學問,爺爺去聽了一次,很不錯,你有空的話就去聽聽,明日我跟你同去,看看那小子的心到底有多黑!”

    李牧正在跟張勳談話,忽然感到一陣涼意,禁不住打了一個噴嚏,咒道,哪個殺才在背後說老子壞話。

    他從沒有想過印一本書的利潤會有這麼多,杜淨之走後,李牧又找張勳問話,張勳特意到陶家印局問了,這一本帶畫的農書印出來,沒有一貫錢人家不幹。

    “那你覺得咱家也開一個印局如何?”

    李牧這個想法很大膽,張勳皺皺眉道,“可行是可行,只是陶家也是幹這個的,咱家底子薄,跟他對着幹恐怕不美。陶家是洛陽城最有錢的人家之一,那日來找你的陶子期就是陶家大少爺,聽說還是大學士的學生,連顏母都想把大小姐說給陶家。”

    “可行就好,生意嗎,你能做,我也能做,大家憑本事吃飯,沒道理你家勢大,你做了老子就不能做。就這麼定了,明日你就到市集找個門頭,不用太大,掛個牌匾,只負責接活兒,書在家裡印。”

    見他拍了板子,張勳也只能執行。

    早晨,太陽剛從地下蹦出來,杜老爺子就帶着孫子上門了,剛進門就大聲叫罵,“李牧,你這黑了心眼的小子趕緊滾出來,遲了老夫就砸了你這門匾。”

    李牧正睡得香,家丁就風風火火地敲着門大喊,少爺,少爺,不好了,杜先生正在門外叫罵呢。

    靠,就知道老杜的錢不好掙,晚上做夢都夢見他罵自己黑心,這還沒睡醒就上門了。

    隨便套了件薄衣裳,踢着一雙自創的拖鞋就從屋裡走了出來,見了老杜就嬉笑着道,“誰惹了老先生,火氣怎如此高漲,年歲大了,對身子不好。”

    老杜虎目一瞪,怒道,“還能有誰,你這黑了心的奸商,欺我孫兒年少,當老夫募來的錢是從地上撿的嗎,滿嘴膏腴地胡吃海喝,一冊農書就敢要價四百文,心是碳做的嗎,即便是炭做的,也該有幾分光澤。”

    不愧是當老師的,罵人也不見一個髒字,不過這話聽起來怎地不順耳,你孫兒還年少??都已經行冠了,老子還沒束髮,這都差了十年呢!“先生息怒,你罵小子兩句不當緊,彆氣壞了身子,即便您老人家身體硬朗,這驚了路邊的花花草草也不太好,先到屋裡坐,小子給你倒杯茶解解渴。”

    “小子休要呈口舌之利,今日你若不給老夫一個說法,老夫就在你府裡不走了。”

    趁着李牧給的臺階,在孫兒的攙扶下進了庭院,在庭院看到家丁正在把書打包往馬車上裝,拄着柺杖就往馬車走去。

    靠,不妙,剛纔出來的急,沒看到院子裡的馬車,這會兒想開走依然遲了。

    撕開包裝細看,正是託李牧印製的農書,全部都用粗牛皮紙打包,一包二十冊,三十包,合計六百冊。

    翻開一本,墨香猶在,一個個清秀的小楷躍然紙上,插畫雖然都是墨色,卻十分逼真,卻是是一本好書。奈何老先生看後更加生氣,拿着書走到李牧身邊,指着他鼻尖厲道,“豎子腹黑,竟至於斯,一日印量近千冊,竟然要老夫四百文錢,良心可是餵了狗?”

    若是他人敢這麼跟自己理論,自己可以一口鹽汽水噴死他,生意嘛,本來就講究你情我願,市場都是這個價,你不能因爲我生產效率高本錢低,就要折價給你,沒這個道理,但面對杜老先生這個聖人般的人物他生不起一絲厭惡,哪怕他給的是一頓臭罵。

    瞪了一眼裝車的工匠,就陪笑着把老先生拉到了堂屋,吃了點心,喝了茶,老爺子才順過來氣兒。

    “說吧,這農書你打算多少錢給老夫。”

    “嘿嘿,既然老先生出面了,小子就跳樓價給你,三百五十錢,如何。”

    老人聽得他這話,氣的鬍子直抖,起身就要用竹杖揍他,嚇的他趕緊改口,三百。

    先生仍不滿意,“一百文,多了沒有。”

    五成的毛利哪成,李牧咬在二百再不鬆口。

    杜老先生並不知他印製成本到底是多少,見他不願再讓步,也就不再堅持,自己再倚老賣老,也不能讓人折了本,不然,事不能長久。

    “那就二百錢吧,以後老夫再託你印書,都是這個價。”

    李牧假裝爲難地苦道,“先生所託,李牧哪有不從,不過還望先生保守秘密,小子的印局今日就要掛牌,價格比陶家的要低一些。”

    “你也要開印局?也行,是個好差事,不要太黑心,學問的事,沾了銅臭不美,拿筆墨來。”

    “先生要筆墨作甚?”

    老爺子瞪了他一眼,“老夫看你印局要開張,想題個匾給你,你若不想要就算了,淨兒,咱們走。”

    我靠,還有這好事!

    李牧趕緊攙着老爺子到中堂,打開窗戶,鋪好新紙,上好的香墨。

    “何名?”

    思索了一番,李牧決定起個霸氣一點的名字,“就叫瀚林書局吧。”

    聽了他的話,老先生筆都沒拿穩,掉在紙上,重換了一張,道,“你小子還真敢起。”

    “陶家的叫陶家書局,我的若是叫李家書局多沒有氣勢,一定要從名字上壓住他。”

    “也罷,也罷。”

    老先生提筆寫下了瀚林書局四個大字,左下還留了杜功書題四個字,這可是莫大的榮耀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
    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