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師唐 » 第二十八章 唯獨不能餓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師唐 - 第二十八章 唯獨不能餓死字體大小: A+
     

    杜老爺子審視了李牧一會兒,讚許地點點頭,“不錯,不錯,誠實中透着點狡黠,狡黠中又有幾分固執,固執中還有些許堅強,這樣的兒郎不多了,聽說你從小就跟着你師傅在各地遊學?”

    面對杜功書,李牧沒有一絲不敬,老爺子很像他前世讀博的老師,傳統固執,博學堅持,那老頭子把這些品質全部教給了自己,也正是這些品質,自己才能取得這麼大成就。

    “是的,家師帶着我走遍了華夏大地。”

    “也去過西域和北方草原?”

    “去過,去過好幾次。”

    “你去那些不毛之地幹什麼,良人來問我時,老夫還有些遲疑,開始我以爲跟她說這事的是哪個征戰歸來的伍人,哪曾想竟是這麼年輕的少年。”

    “因爲師傅說哪裡是大唐繁榮的起點。”

    李牧的話讓杜老爺子頗爲不解,那些不毛之地除了殺戮就是征戰,要麼是荒漠,要麼是一望無際的草原,好幾個月不見盡頭,那草原裡到處都蟄伏着兇殘的惡狼,它們鋒利的牙齒連人骨頭都可以咬碎,還有那些神出鬼沒的突厥人,他們善騎射,騎着駿馬在草原上來無影去無蹤,見了漢人就殺,殺人越貨也就罷了,還要脫走衣服,也不埋葬,任由飛禽走獸啄食。

    而眼前這少年卻說那地獄一般的不毛之地是大唐興盛的起點。

    “老夫着實是老了,年輕人說的話都聽不懂,不知李家小子能否細細道來。”

    任何一個高中生穿越到唐朝,哪怕身無長物,也是自帶外掛功能,祖宗們還活在天圓地方的神話中,大部分人不知道突厥在哪,不知道吐谷渾,不知道吐蕃,不知南詔,甚至不知道嶺南。

    “家師說過,如果李唐能夠征服這些不毛之地,龍脈可延萬年,李二也能成爲堯舜禹之後的第四位神帝。”

    “這話說來簡單,實行起來難於登天,突厥人並非不可戰勝,只是他們的土地太過貧瘠,長草還行,莊稼是長不了的,沒有莊稼就不能久居,大軍一撤,那些突厥人如雨後春筍般又冒了出來。吐谷渾在漠北,一片黃沙,連水都沒有,更加不適合駐軍,不駐軍,談何征服?”

    “用兵是下策,洛陽城沒有駐軍,爲何無人鬧事?因爲這裡的百姓都有所食,有所衣,若是能把大唐的百姓遷移到草原和隴右一些,並讓他們在那裡安居樂業,逐步從文化,信仰上同化那些胡人,不出十年,這些不毛之地也會像長安洛陽一般,成爲人間樂土。”

    杜老爺子逐漸清晰了思路,同化正是儒學的強大之處,“但想在化外之地安居並非易事,百姓到了那裡以何爲生,難道要跟

    胡人一樣四處遊牧,喝馬奶,吃羊肉?若是這樣的,再強大的思想也束縛不了他們,河南府有很多人以馴猛獸爲生,他們每次表演前都要餵飽那些猛獸,不然誰也不敢靠近那些虎豹。”

    李牧淡淡一笑,“先生所說在理,倉廩實而知禮節,李牧自然懂得,這也是家師帶我在大地上游學的原因,一日在極北之地找到了一種名爲土豆的莊稼,這種莊稼畝產極高,耐寒耐旱,易於儲藏,可以在草原生長,也可以在綠洲生長,家師命我取種,帶回大唐,可惜歸途中家師仙元耗盡,作古西去。”

    “你師父的事我聽顏兒說起過,這種賢士老夫竟無緣相識,着實是一大憾事,不過能讓家師用性命找尋的莊稼,定然不是凡物,產量幾何?”

    李牧裝作悲傷,抹了一把眼淚,徐徐說道,“中原種植,五月可熟,畝產三四千斤。”

    這個數字讓杜老爺子一驚,沒有捉穩柺杖,跌坐在地上,幾人趕緊起身去扶,身後的兩個丫鬟更是跪地求饒,杜老爺子一把推開了顏正綱,雙目直直地盯着李牧,“你說的話可當真?”

    “額,小子不太確定……”

    這話惹了衆怒,沒等他說完,顏刺史一聲厲喝,進來兩個藤甲護衛,“紅口白牙,淨說空話,驚了先生,拉出去杖責二十!”

    “我真的不太確定,這土豆我和家師發現的時候粗粗估量了,大約五千多斤,但這地不同,熱不同,產量也不同。”

    杜老爺子又顫了一下,不過顏刺史已有準備,趕緊上去扶着,“李家小子,你可不要說大話,不然哪怕顏兒不要眼睛,我也要斬了你。”

    李牧也摸清了顏老爺子的脾氣,使勁掙開了兩個護衛的桎梏,從桌子上拿起一個青蘋果,啃了一口,“老爺子,小子我何曾騙過你,那土豆就在我家莊子裡種着,估摸着再有兩個月就熟了,到時候我請你到現場督查,要是沒有三千斤你再斬我可好。”

    見他如此篤定,不似作假,顏刺史才放過他,“就多留你兩個月小命。”說完攙扶着杜老爺子坐下來。“李家小子,等到那日可否請老夫一起去觀瞻此祥瑞作物豐收?”

    “老先生放心,等到那日我會寫下請帖,隆重地請您去督查。”

    杜功書在椅子上端坐着,自顧自地發出一聲長嘆,臉上也現出痛苦,“這人啊,怎麼死都成,唯獨不能餓死,那場面太慘,太慘,太慘。”

    連着說了三個太慘,讓李牧也感受到了他的苦痛,放下手裡的蘋果,靜靜地聽說述說。

    “兩年前,那場曠古的蝗災就像老天施下的邪惡法術,讓人性邪惡一面曝露無疑,我從山東歸來,繞道河北,那日所聽所見終生不願再看,我路過一個莊子,大部分都已經餓死,活着的人沒有力氣再去埋葬他們,任他們曝露在曠野裡,大路上,院子裡,到處都瀰漫着腐爛的味道。大路上竟有人啃噬死人的骨肉,這不是最慘的,更慘烈的是我見兩個漢子交換了半歲大的嬰兒,喝其血,啖其肉,我想讓護衛斬了這兩個禽獸不如的父親,哪知不等侍衛出手,兩人哭喊着衝進了火堆中,在火堆中呼喚着孩子的乳名。”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
    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