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師唐 » 第二十五章 威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師唐 - 第二十五章 威脅字體大小: A+
     

    剛纔是商量,這一會兒就是威脅了。

    李牧只能拱拱手,“唐大小姐不愧爲洛陽第一號才女,作詩比對,如若魚歸大海,在下佩服。”

    說完就轉身回到了座位上,鬱悶地繼續吃桃子。

    見李牧認輸,侯傑才覺不妙,不再跟那羣學子談論音律,急步走到他身邊,“李牧,你怎麼能認輸呢?”

    李牧沒有理他,看了看身後的陶子期,那貨也是尬尷一笑,剛纔爲唐婉搖旗助威的也有他。

    “你不能認輸啊,你也聽到了,閆幼娘可是要了我家的白玉環佩的。”

    “這豈不是更好?不管是你選她,還是她選你,結果不都是一樣的!”

    “這如何會一樣,這白玉環佩是當初我爹爹贈給花容公主的,卻被人家退回來了,還有一封書信,信上只有十三字,一二三四五六七**十千百萬,爹爹不知何意,找了李文紀老先生,他說這字裡無億,通無意,是花容公主拒絕了父親的愛慕,此事不知如何傳了出去,成了我家的笑柄,爹爹一氣之下就把白玉環佩束之高閣,不再佩戴,但世人卻把這環佩稱作無意佩,若是叫那幼娘要了去,那我跟她豈不是再無可能。

    算我求你了,只要你能贏得比賽,我就贈你一萬貫,如何?”

    一萬貫,好誘人,可惜那也得有命花啊,誰知那唐婉是何種人,萬一真惱怒了她,直接都拉走砍了,申訴的機會都沒有,也怪自己,好端端的嘴饞,吃了幾條鯉魚,落了把柄在人家手裡。

    “我是真的對不上來,場下這麼多學子,你可以找他們問問,對了,子期兄可是蘇世長的親傳弟子,想來才學應該遠超於我,這種對子對於你來說不是易如反掌嗎?”

    這時候必須要轉移仇恨,李牧拉過一旁看笑話的陶子期捧道。

    侯傑哪會多想,把陶子期當成了救命稻草,殷切地求到,“子期兄,你可一定要幫我,只要你幫我,以後在書院有事且來找我,即便犯了錯要挨先生的板子,我侯傑也替你捱了。”

    侯傑的提議讓陶子期非常心動,可惜沒那本事啊,平時藉着蘇世長的名號吹吹牛還可以,讓他跟唐婉對句,那可是要了他的小命。

    “侯兄,我十分想要幫你,只是昨夜餓的緊,半夜起身吃了半個豬耳朵,肚子疼的厲害,哎呦,不行,又疼起來了,我要蹲茅房。”

    也不知道是真是假,這屁放得倒是響亮,人家都說響屁不臭,臭屁不響,但他這屁有違天和,是又臭又響,四座咒罵連連,扇風的扇風,捂鼻的捂鼻。

    唐婉一直在場下監視着李牧,那日他烹吃鯉魚的事被自己撞見,心裡並沒有告發的想法,只是權宜之計想要嚇唬他一下,如果他輸了,自己就出面把他的注押免了,這也不是難事。

    而李牧是最見不得被人威脅的,明裡不說,隻身一人坐在石桌上吃桃子,侯傑有些氣他,不願跟他坐一起,自己坐在遠處的另一張石桌上急的抓腮。

    偷偷地拿出自己的手機,開了投影模式,將下半句投射在侯傑所在的桌子上。可惜這貨只顧的生悶氣,根本沒看見。

    見李牧對他擠眉弄眼的,也不理睬,索性轉過身背對着他,才轉到一半,忽然看到桌子上有一行字,有幾個他不認識,趕緊提筆描摹下來。

    在幼娘即將宣佈結果的時候,他才描完,興奮地把字貼在紙板上,見場下靜成一片,燒包地道,“怎麼樣,本少爺這下聯還可以吧!”

    剛落聲,周圍就爆發出鬨堂大笑,有人更是把淚都笑了出來。

    侯傑不解,有些惱怒,“你們笑甚!”

    李牧這纔想起來自己投影給他的是簡體字,鵝浮綠水玉宇鳴春,與天爭輝寫成了鵝浮綠水玉宇鳴春,與天爭輝。一共十二個字寫錯了六個,杜功書老先生若是看到了估計是不會認他這個學生了。

    侯傑很無奈,只好用求助的目光看着他,知道躲不過,李牧只能走上臺,映着唐婉懷疑的目光拿起筆把幾個錯字改了過來。

    才改完,場下再次爆發出響聲,不過這一次是掌聲,熱烈的掌聲。

    至始至終唐婉都在懷疑,卻又想不通是哪裡有問題,這對子這麼工整,肯定不是侯傑做的,這貨連字都寫不全,焉能做出這麼出彩的對子,但李牧方纔就離自己不遠,自己一直盯着他,他也沒機會幫他。

    很多時候是不能跟女人講道理的,比如現在,雖然侯傑對上了對子,女學生們都不認可,因爲對子裡錯字太多,李牧後來更正的時候已經逾時,不能算數。

    對於這個結果侯傑哪會願意,臉紅脖子粗地跟女學生吵了起來。

    這功夫唐婉湊過來低聲問李牧,“是不是你搞的鬼。”

    李牧沒有做聲,無辜地聳了聳肩,回到場下繼續吃桃子。

    這樣吵下去也不是辦法,最後在唐婉的調解下各退一步,這一場算平,進入下一場。

    這也預示着這次賽詩會以平場結束,沒有任何懸念,閆幼娘以一幅暮春桃花贏得了第三場比賽,當李牧腆着臉想把這副畫作要走的時候,只換回雙白眼。惹得李牧忿忿不平,不給算了,改天少爺找你老子要一幅更好的!

    平場,也算是皆大歡喜了,侯傑倒是爽快,說要給李牧一千貫錢當賞,不知道他那心眼頗多的老爹知道了會怎麼想。

    約定了後日要到燕鳴樓聽仙兒唱曲兒後,幾人散開來去。

    天色已晚,李牧騎在小紅背上徜徉在東市,這裡是富人們的集市,傳說中只買貴的,不買對的地方,快要歇市了,店家都在收拾店面,準備關門。

    無味之下剛想要回家,集市上忽然傳來一陣叫喊聲和勒馬聲。

    李牧湊近了一聽,確定了,沒有聽錯,那人喊的真是help,英國人?

    走進,看到八個身披鎧甲的西方人正圍着一個衣衫襤褸的落魄人,頭髮,鬍子都很長,看不出年紀,但能看出來也是個波斯人。

    你們自相殘殺老子管不着,但這可是大唐不是清朝,更不是英國,你們這麼藐視唐律,有沒有問過李二的感受,有沒有想過老子的感受!



    上一頁 ←    → 下一頁

    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
    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