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師唐 » 第七章 頌雪?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師唐 - 第七章 頌雪?字體大小: A+
     

    李大哪裡不清楚狀況,雖然捨不得,但也只能發出一聲無奈的長嘆,回到牛車旁繼續售賣其他山珍。

    就在此時,人羣中傳來一聲嬌斥,“呵,不愧是縣太爺的公子,這奪人錢物的勾當倒是做的得心應手。”

    “誰?哪個臭娘們在罵我,站出來讓本公子看看!”

    王正道的話音剛落,風雪中就走來一個女子,身着大紅的布袍,一方紫錦蒙臉,腰掛一柄短劍,騎着一頭紅色小馬駒。

    “呦,我說哪個敢這麼跟本少說話,原來是程大小姐,你不在家練習針線刺繡,怎地出來多管閒事了。”

    這女人雖蒙着臉,卻被王少一眼認出,只因她是大將軍程荊楚的女兒,程將軍是程知節的堂弟,程知節是誰!那可是跟當今陛下出生入死的手足兄弟啊,他一個小小的縣令公子哪能得罪得起!

    只是老程爲了不犯忌諱,怕功高蓋主,特意叮囑幾個表親低調行事,才讓這個跳樑小醜不知天高地厚,屢屢挑釁與她。

    龍生龍鳳生鳳,程家善武,結果連生出來的丫頭也不喜紅妝,鍾愛刀槍,這讓程荊楚十分鬱悶,一怒之下把女兒關起來,派了三姑六婆輪番教她女紅,只可惜,學了半年,連針線都引不好,這也淪爲谷州城的一樁笑事。

    “本姑娘學不學女紅關你何事,倒是你,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搶人錢物,等到後日王倫伯父大壽,我一定要當面問問他,這不花錢的皮子做成皮衣穿着可暖和!”

    程若冰這話讓王正道無言以對,如若搶皮子這事讓叔父知道了,以他的性格估計會當場脫下來,讓自己退還回去,而且還少不了一頓斥責。

    “這事實屬那鄉巴佬敲詐在先,一張皮子而已,出口就要一萬錢,這不是敲詐本少爺麼。”

    聽了他這話,程若冰冷笑道,“笑話,這皮子是人家的,人家如果願意,喊價兩萬錢也無不可,你不買就是了。”

    這時之前散去的人羣又重新圍了過來,看熱鬧不嫌事大,有人附和道,“就是,就是,嫌貴你可以不買啊。”

    知道自己理虧,王正道卻又不肯低頭,繼續狡辯道,“程小姐有所不知,方纔這人說他要給他弟弟掙盤纏,讓他弟弟到洛陽趕考,你看他兩人這窮酸樣,像是讀書人嗎,我懷疑他們是王世充的賊子亂黨,現在就捉拿回去嚴加拷問。”

    聽了他這話,李牧心裡更加鬱悶,老子真是日了狗了,別人是躺着也中槍,而自己竟是躲在旮旯裡也中槍!

    “王少爺這一張嘴倒是伶俐,活的能說出死的,死的也能說成活的,少年郎,既然是個讀書人,那就作一首詩出來,好讓王少爺心服口服。”

    程小姐沒有多想,在她看來,文人專詩,武者善箭,這作詩跟射箭一樣,任何時候都能挽弓,撘箭,一發中地。

    見有人出頭撐場子,李牧不禁計上心來,往程若冰身邊靠了幾步,才一句一句唸到,江上一籠統,地上黑窟窿。

    才唸完,場下就傳來一陣笑聲,笑聲中幾多唏噓,王正道和陶子期放肆地嘲笑道,“好詩,好詩。”

    連一旁的程若冰臉上也掛不住,這也叫詩!

    而李牧絲毫不理會他們的揶揄,念出了後兩句,黑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腫。

    這兩句剛說完,身着白袍的小霸王拔劍就朝李牧刺過來,“你敢罵本少爺,真以爲本少爺不敢殺你嗎!”

    這一劍終歸是沒刺到李牧身上,被一旁的程若冰擋了下來,念這首詩的時候他就知道要捱揍,不經意地躲到了她身後。

    “姓程的,你給我讓開,今天本少爺一定要教訓他一番。”

    “教訓?你爲何要教訓他,他已經按你的要求作出了一首詩。”

    “這是狗屁的詩,明明是在罵我跟子期。”

    “哪裡是在罵你,我只是應景寫了一首頌雪的詩而已。”

    雖然是在罵他們,但這個時候打死都不能承認,不然今天這頓揍是躲不過了。

    “簡直胡說八道,整首詩裡沒有一個雪字,你寫屁的雪。”

    “誰說頌雪就非要帶雪字,你看遠處的澗河在雪中渺不可見,大地上也都銀裝素裹,只留下這口水井,雪地裡兩條狗在嬉戲,身上掛了雪,黑狗變成了白狗,白狗看起來臃腫了許多,通篇之下哪有罵人之意。”

    聽了李牧的釋義,場下爆發出一陣陣讚歎聲,“好詩,好詩。”

    王正道吃了個啞巴虧,卻又無處說理,狠狠地踹了一腳黃牛,灰溜溜地走了。見這女人不好惹,陶子期給了五兩銀子,抱着幾盒肉乾子走了。

    得罪了王正道這個小霸王,兩人不敢在縣城過多停留,把剩下的貨物打折處理掉,花了十貫錢買到一匹棗紅馬,匆匆地回到了山村。

    李大是自己來到這個世界認識的第一個人,也是最親的人,從哪一天起李牧就在心裡暗暗發誓,不管這兩人是什麼來頭,自己都要讓他付出代價!

    聽了李牧跟陶子期的過節,青兒不禁咯咯笑道,“這樣啊,牧哥哥你真壞,這肉乾子是你家的,你還吃的這麼津津有味,陶公子要是知道了還不氣吐血。”

    “嘿嘿,還是青兒最懂我,我就是要氣死那個姓陶的。”

    “不過牧哥哥你倒是解氣了,但他爹爹可是洛陽城富甲一方的大員外,跟我家老爺私交甚篤,你得罪了他,到了洛陽城他肯定會給你使絆子的。”

    青兒的一番話讓李牧陷入了糾結,輾轉反側也想不出太好的應對之策,自己初來乍到,舉目無親,而人家是富家少爺,還是大學士的學生,想要戰勝他,無異於蚍蜉撼大樹。

    但不管怎樣,自己都要戰勝這兩人,給李大找回一個公道!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
    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