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師唐 » 第二章 何處是家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師唐 - 第二章 何處是家字體大小: A+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離開縣城,就荒涼起來,沿途都是深山野嶺,林蔭小道,如果這裡碰到強盜土匪,李牧一點也不吃驚,不過這裡到底是東都洛陽的轄區,也算是唐朝的另一個統治中心,治安還不錯,到下午天快黑的時候隊伍順利地走出了這片山區,來到一個谷地,谷地裡有一座驛站,隊伍在這裡停下來準備過夜。

    晚餐是一鍋肉湯,肉李牧是別指望了,青兒給他端來了一碗熱湯,這讓李牧心裡感激涕零,從包袱裡拿出兩個燒餅泡了,美美地吃了一頓。

    吃過飯,一羣侍衛聚在一起吹起了牛逼,不時地爆發出一陣大笑,李牧多少也聽進去一點。女人,這是男人們在一起亙古不變的話題,這些侍衛就在談論女人,從城東的豆腐西施談到怡香院的翠翠,從府裡的丫鬟秋香談到才女唐婉,至於大小姐顏尋梅,還有丫鬟青兒,打死他們也不敢亂說,大小姐心地善良,冰清玉潔,對待下人都是和和氣氣,讓他們無比尊敬,平時誰要敢說大小姐一句不是,他們上去就是一頓拳腳,哪會拿她做談資,至於青兒,他們是不敢,這丫頭雖然也是下人,生的俊俏,按理說是這些人最好的yy對象,但無奈青兒深得大小姐的寵愛,動不動就向大小姐告狀,爲了維護青兒,大小姐都會訓斥他們一番,久而久之,他們也就不再談論青兒,至於心裡想沒想,那就無從得知了

    李牧性格不算內向,但此時面對這羣侍衛卻有種格格不入的感覺,並不是嫌他們粗鄙,高中大學那會兒,寢室裡談論的話題也離不開女人,這麼說來大家都是一類人,但此刻他就是開心不起來,再一想,懂了,原來快到了妻子的忌日。

    妻子的忌日比清明節早了兩天,每年這個時候他都會做一些她最愛吃的飯菜到她墳前給她掃墓,但從此以後自己連妻子的墓碑都見不到,念及於此,心境更加悲傷起來,他怕這些人看到自己的眼淚,便起身牽着小紅往谷地邊緣走去。

    小紅是他給棗紅馬起的名字,買來的時候已經六歲了,剛成年沒多久,李牧不懂馬,那老兵說這馬是一匹劣馬,體力和耐力都不強,但李牧沒有一點嫌棄,平時都是好吃好喝侍候着。

    也沒栓它,讓它四處信步,自己摸黑爬到了一顆柿子樹上,彷彿這樣能夠離她更近一點。

    國慶長假,應一個老同學邀請到他家做客,那同學畢業後就回到了老家洛陽新安縣,在那裡經營一個農莊,生意還不錯。

    在老朋友那裡住了兩天,返程的時候跑到農莊裡掃蕩了不少農產品,玉米棒子,紅薯,花生,土豆,還有他最喜歡的辣椒。

    但是返程的路上出了意外,新安多山,很多高速公路都是盤桓在山腰上的,在他途徑紫薇山時一塊大石頭從山頂滾落,爲了躲避這塊石頭,他猛打方向,車子失去了控制,掉進了谷底,再醒來已經出現在這裡。

    一樣的空間,不一樣的時間……

    在樹上呆坐了好一會兒,李牧從行李中翻出了那根玉笛,這笛子是妻子從一個展會上買回來的,質地不算上乘,但造型別致,而且音色非常好,買回來後她又教李牧吹曲子,李牧最喜歡的一首就是故鄉的原風景,因爲修建發電站,他的家屬於淹沒區,只能舉家搬遷,自此就再也沒能見到故鄉的容顏。

    拿出玉笛,他情不自禁地再次吹奏了這首曲子,悠揚的笛聲在空曠的河谷中瀰漫開來,像一首田園詩歌,和雅清淡,恬靜悠遠;如一彎淙淙的溪流,婉轉清脆,輕吟淺唱;似一副故鄉的畫卷,芙蓉出水,清新自然。

    “青兒,哪裡傳來的笛聲?”

    悅耳的笛聲打斷了顏尋梅的誦經,擡起頭來望着青兒詢問道。

    “小姐,是那個新來的書生,這曲子真好聽,小姐你讀書多,知不知道這首曲子叫什麼,青兒好像從來都沒有聽過。”

    青兒坐在馬車的小窗邊上,雙手托腮,靜靜地望着遠處的李牧。

    “這曲子我也未曾聽過,應該是那人新創的吧,曲調婉約低沉,卻又不讓人傷感,不知是在思念親人還是戀人,抑或是在想家。”

    “吹得真好。”

    青兒沒有讀太多書,也不會用華麗的詞藻來表述,一句簡單的話語足以表達她的感受。

    “呵,你個小丫頭才豆蔻初開就起相思了,行啊,你若真的看上了那人,我就親自做媒,給你說上一門親事。”

    “小姐,人家哪有,只是感覺那人吹的曲子好聽而已,你想到哪裡去了。”

    大小姐的一番話讓青兒羞澀不已,小臉紅的跟仲秋的柿子一般,只是是在夜裡,無人能瞧得見。

    “狡辯,平日裡在洛陽公子哥那麼多,也沒見你對誰這麼仰慕。”

    “那是,那是……,哎呀,反正不是你想的那樣啦。”

    說完就乾脆伏在馬車裡的板牀上,背對着大小姐。

    見青兒這麼不經逗,顏尋梅輕輕一笑,“青兒我說的是真的,你我雖是主僕,但我從來沒有把你當下人看,如果你真的看上了人家,就說與我,我會求爹爹把你收作義女,讓你風風光光地嫁出去。”

    聽了大小姐的話,青兒猛地起了身,拉住她的胳膊,“不,小姐你對青兒恩重如山,我這輩子都不會離開你的,你嫁到哪裡,青兒就跟到哪裡。”

    聽完青兒的話,顏尋梅輕輕地搖了搖頭,“青兒,你知道我爲什麼叫尋梅嗎?”

    見青兒搖了搖頭,她繼續說道,“我生下來就不能視物,這成了爹爹一大心病,就給我起了這名字,梅同眉,尋眉,就是期望有一天我能夠治好眼疾,尋見光明,可以看到爹爹,可以看到孃親,可以看到一花一木!爲此他還發下了佈告,但凡能治好我眼疾的人他願意用一半家產來換,自此,我見過的郎中不下百人,但對我的眼疾都無可奈何,慢慢的我也就沒了希望,只是靠吃齋唸佛來經營一絲念想。”

    “那青兒更不能離開你了,如果青兒不在你身邊,你被人家欺負了怎麼辦,照顧不好你怎麼辦。”

    “你個傻丫頭,我是城主的女兒,即便有眼疾,哪個又敢欺負我,再說我已經立了誓言,這輩子如果治不好眼疾,就不會嫁人,寧願青燈常伴,也不願和一個看不清的陌生男人同眠共枕。”

    “那青兒就陪着小姐,那些臭男人有什麼好的,一身臭味不說,還要給他們生孩子,他們還不知足,心裡還想着要三妻四妾,恨不得把世上所有的女子都娶回家養着。”

    “呵呵,你個小丫頭腦袋瓜裡想法還挺多。”

    說完兩人就不再吭聲,坐在馬車裡靜心地聽着遠處傳來的笛聲。

    ;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特種兵的呆萌妻修真高手的田園生活神級反派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權少誘歡,寵妻成性
    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