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真不會推理 » 第39章 牙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真不會推理 - 第39章 牙齒字體大小: A+
     

    望着林坤那怪異的笑容,火蛇心底越發感覺不爽,恨不得再對着那張臉來上一拳,陰陽怪氣的嘲諷道:“怎麼,你小子不繼續躲在女人後面了?”

    見林坤笑的更加燦爛了,他神情越發不爽,冷笑着繼續道,“不如這樣,把你的女人讓我玩一玩,我就跟你道歉,繼續合作下去,對你我都好。”

    他淫笑着,“說實話,漂亮的女人我玩過不少,但是漂亮的這麼有味道、這麼誘人的,我還真沒見過。

    如果能讓我玩一玩,出去後再給你施捨個一兩千血色惡念都不成問題。”

    聽到這種話,無論哪個男人都忍不住,但林坤神色如常,眼神平淡道:“其實我剛剛就一直在想一個問題,你們兩個到底值不值?”

    “值什麼?”山羊眉頭一皺,脫口而出道。

    “裝神弄鬼。”火蛇毫不在意,嗤之以鼻道,“估計又是什麼小聰明,你也就會那麼點小把戲。”

    林坤笑了笑,沒有反駁,點亮自己的手錶,然後緩緩舉起了手,正好可以讓不遠處的衆人看到手錶上的數字。

    2900!

    看着這個數字,好幾人都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

    沒有獵殺其他人的話,他們中大部分人都只有四五百,而其中那幾個散人由於先前那個合作交易的緣故,可能有個六七百。

    正因爲這樣,他們才能夠清楚的體會到血色惡念的難得,而林坤,居然擁有整整2900血色惡念!

    這個數字,代表的不僅僅是一筆龐大的血色惡念,更多的是一種實力的象徵。

    就連山羊火蛇他們身家都只有七八百,這人身上的血色惡念幾乎相當於兩人加在一起還要翻倍。

    仔細一想,就能體會到其中的恐怖之處。

    “每人400血色惡念,兩分鐘內,我要看到這兩個人的腦漿!”林坤指着山羊和火蛇,神色平淡道。

    他這次出價,與比剛剛山羊那個不知高到哪裡去了。

    剛剛山羊出一千買他們兩個的人頭,意思就是一個人頭五百血色惡念,而且還這麼多人競爭,拼個你死我活都有可能一根毛都撈不到。

    而林坤的出價,相當於見者有份,只要參與就必定能得到400血色惡念。

    最重要的一點是,無論是山羊還是火蛇,都給衆人留下過十分不好的印象。

    以至於讓衆人有一種早就看他們不爽了的感覺,在現實裡肯定是沒機會對付這兩人。

    如果能夠在這裡面殺掉這兩人,到時候跟朋友吹牛逼也能多兩分底氣:“聽說過山羊嗎?聽說過火蛇嗎?那都死在我手上!”

    在重重因素的引導下,圍觀的幾人開始蠢蠢欲動起來。

    “你們別讓這小子當槍使,這小子身上這麼多血色惡念,你們殺了他平分就是了!”火蛇看着這羣人兇惡貪婪的眼神,感覺有些不妙,連忙道。

    “弱智。”林坤轉過身去,微微搖頭。

    假如這羣人是一夥的,確實極有可能在他亮出血色惡念後宰了他平分,但很可惜,這羣人不是。

    他緩緩走到一旁,補充道:“還有……他們兩人身上的血色惡念和珠子我一個都不要。”

    這番話,就像是解放困獸的鑰匙,圍觀的衆人,立刻猶如一羣齜牙咧嘴的惡狼,朝着山羊和火蛇,一擁而上!

    林坤雙手抱胸,靜靜在一旁看着,曹柯貼心的爲他找來了一瓶水,給他沖刷了一下滿嘴的鮮血。

    雙拳難敵四手,更何況是7個人,整整14隻手,大家又都是普通人,兩人根本沒有絲毫還手之力。

    不出一分鐘,大名鼎鼎的山羊腦袋就被硬生生砸碎了!

    死的時候與普通人沒什麼兩樣,甚至更加難看。

    由於先前六人組獵殺其他人時,這傢伙暴露過自己是獵殺者,所以殺他的是個普通鬼使,不存在浪費血色惡念這一回事。

    不過這羣人還真是人精,居然沒有直接殺掉火蛇,而且把這傢伙打斷手腳後,抓起來送到林坤身前。

    “兄弟,你都這麼慷慨了,我們也得表示一下,這個嘴賤的傢伙就先交給你過過癮,我們再殺他!”

    林坤點頭道謝,指了指其中一人手上的鉗子,那人立刻把鉗子遞給他。

    “要不是實力被封印,老子怎麼可能敗在你們這羣廢物手上,要是讓老子變成惡鬼,一定會把你們這羣垃圾吞噬的連渣子都不剩!”火蛇被打斷手腳呈大字癱在地上,但銳氣絲毫不減,神情猙獰的怒喝道。

    林坤拿着鉗子,不急不慢的來到火蛇身邊,先是“輕輕”幾下,讓對方下巴脫臼。

    這樣一來,火蛇的嘴巴就無法自主合攏,就連說話罵人,都變得含糊不清。

    這時,林坤才一腳踩在火蛇臉上,用鉗子夾住地方的牙齒,狠狠一拔!

    “咔!”

    一顆血淋淋的牙齒被硬生生拔了下來,鮮血瞬間染紅整個口腔,劇烈的疼痛讓火蛇瞪大雙眼,身體微抽,卻也硬氣的沒有哼聲。

    “一顆。”林坤輕輕把夾下來的牙齒放在一旁,面無表情,像是在完成某種工作的牙醫一般。

    緊跟着,又繼續瞄準了下一顆牙齒……

    “兩顆。”

    “三顆。”

    “四顆。”

    “五顆。”

    ……

    整個現場,鴉雀無聲,除了林坤那平淡而又平靜的聲音之外,就只有火蛇那強行壓抑痛苦的悶哼聲,就連呼吸聲都被刻意壓制住了。

    這羣人也都是身經百戰的,殺個人對他們而言,完全算不了什麼。

    但是看到林坤以這麼殘忍的手段來折磨一個毫無反抗之力的敵人時,他們心底還是隱隱有些發毛,甚至有些慶幸自己與這傢伙不是敵人。

    假如把他們換成被折磨的那個,恐怕早就撐不住開口求饒了。

    既不能反抗,也無法自殺,甚至就連罵兩句都難以做到,只能默默承受那無窮的痛苦,無盡的絕望!

    其中唯一有些不同的就是曹柯,她望向林坤的眼神中沒有絲毫害怕與恐懼,反而閃爍着異樣的光彩。

    “給……給我一個痛快吧……”含糊不清的聲音從火蛇嘴裡發出,他終於有些承受不住,語氣中帶着幾分央求的意思。

    林坤數了一下旁邊的牙齒,才8顆,臉上露出春風般和煦的笑意:“不急,先湊個整……”



    上一頁 ←    → 下一頁

    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
    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