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真不會推理 » 第27章 姐妹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真不會推理 - 第27章 姐妹字體大小: A+
     

    女人身着白色吊帶長裙,面朝下趴在地上,手腕被割開,鮮血流淌了一地,已經沒有了呼吸。

    裙子被染成血紅色,屍體摸上去還是溫熱的,顯然剛死不久。

    張蘭越來越猜不透自己到底是幹什麼的,看到這樣一具血淋淋的屍體,她都沒有絲毫動容。

    哪怕明知對方有可能是她某個親近之人,她依舊能夠雲淡風輕的隨意翻看着,完全不符合她大胸可愛蘿莉的外表。

    就在這時,腳步聲自不遠處傳來。

    張蘭舉起手電筒朝着聲音傳來的方向照去,只見廚房裡,一個人影緩緩走了出來。

    灑滿鮮血的白色體恤加上灰色短褲,年輕的可愛面容,高高鼓起的胸部,手中緊握着一把滴着血的菜刀。

    沾染着些許鮮血的臉上帶着陰狠猙獰的神情,冷冷的注視張蘭,嘴角掛着怪異的笑容。

    看着眼前這個長得與自己一模一樣的傢伙,張蘭眉頭一挑,眼前景色突然天旋地轉。

    等她晃過神來時,發現自己已經出現了一片全新的地方。

    這裡似乎是在一個辦公室當中,光線明亮、舒適,她靠在一個單人沙發上。

    對面坐在一個年近三十的知性女人,戴着眼鏡,看上去很有親和力。

    “蘭蘭,感覺怎麼樣?”女人一臉關切的問道。

    “你是誰?”張蘭不動聲色的打量着對方,隨口問道,“這是哪?”

    “我是你的心理醫生,我叫吳人語,這是在我的辦公室裡。”女人眉頭微皺,“你都忘了嗎?不應該啊,我只是利用催眠喚醒你被冰封的記憶,你不應該會失憶啊。”

    她頓了頓,一臉認真的問道,“你真的什麼都不記得了?”

    “嗯。”張蘭點了點頭,“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前段時間,你姐姐去世了,你可能看到了事情的經過,所以精神受到了巨大的刺激,那段記憶被你的身體自主冰封了起來。”吳人語娓娓道來,“就在剛剛,我利用一種催眠方法,幫助你喚醒了那段記憶。”

    她靜靜注視着面前的小女生,“告訴我,你看到了什麼?”

    張蘭把自己所看到的大概向對方闡述了一遍。

    不過她說到看見屍體那裡就沒有再繼續說下去了,對於後來出現的那個拿着刀的“她”閉口不提。

    “真的就只有這些?”吳人語眼中帶着幾分懷疑。

    “對呀。”張蘭一臉天真,“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我……姐姐她應該是自殺的。”

    “你撒謊!”吳人語斬釘截鐵道。

    “我沒有。”張蘭弱弱道。

    “你姐姐就是被你殺的!”吳人語突然吼道。

    “我要是殺了人,我也不會在這裡呀,那我應該在牢房裡。”張蘭攤手道。

    “你殺了你姐姐,然後佈置了自殺現場,讓警方以爲她是自殺。”吳人語咬牙切齒道,“其實,你剛剛在記憶當中全都看到了,對嗎?”

    “好吧,我承認。”張蘭吐了吐舌頭,“她確實是我殺的!”

    對方突然爽快承認,吳人語不禁愣了愣,隨即一臉憤怒喝道:“你爲什麼要這麼做?她可是你姐姐啊!”

    “因爲我嫉妒她!怨恨她!就連做夢都想殺了她!”張蘭一臉陰狠道,“像她這種貨色,早就該死了,她一天不死,我永遠都不會開心!”

    “你……”吳人語瞪大了眼睛,呆住了。

    “這就是你最想聽到的吧?”張蘭笑了笑,站起身來,伸了個懶腰,“不過真正聽到之後,反而有些不敢置信,你可真是傻的可愛呀……姐姐!”

    “你什麼意思?”

    “還要再繼續裝下去嗎?”張蘭搖了搖頭,“可我不想再繼續陪你玩過家家。”

    她頓了頓,“雖然一開始還有些搞不清楚狀況,不過跟你這個小傻瓜聊上幾句,總算是搞清楚了來龍去脈。”

    她抿了抿嘴,緩緩來到吳人語身後,笑道,“哪有像你這樣的心理醫生,心裡想什麼都寫在臉上,別說治療別人,別人不治療你就不錯了,笨蛋。”

    吳人語身體微僵,緩緩低下頭。

    “現在看來,大致情況與我猜的差不多。”張蘭伸手去摸對方的腦袋,卻落在了空氣上,手臂徑直從對方身體當中穿過,“首先,你是我姐姐,前些天自殺了,然後變成了厲鬼。”

    她習慣性加快語速,“不過由於某種原因,你似乎忘記自己死亡時的場景,所以並不相信自己是自殺。

    反而認爲自己是被我所殺,自殺只是我刻意僞裝出來矇騙警方的假象。

    於是,你找到了受到刺激、冰封了那段記憶的我,製造了剛剛那段漏洞百出的幻覺,就是爲了讓我相信,你就是我殺的!”

    聽到這番話,吳人語沉默半響,隨即周圍的場景再度變化,又回到了一開始那個狹窄逼仄的房間裡。

    原來,張蘭一直都沒動過,剛剛的兩次轉場,都不過是這個女人制造出來的幻覺罷了。

    與此同時,吳人語的模樣也慢慢變回了一個十八九歲的黑長直女生。

    “那麼你的目的是什麼呢?”張蘭問道,“是想讓我強行承認自己殺了你?然後將我繩之以法?還是想讓我對你道歉?”

    “呵呵。”女生低着頭苦笑道,“也許僅僅是不甘心吧。”

    她頓了頓,一臉悔恨道,“從小我就各方面都比你強,可無論生前再優秀,死後也將一無所有,而像你這種混子,反而安逸的活了下來,我不甘心!”

    她嘆了口氣,“如果我真的是你殺的,至少這樣我心裡會好受一些……”

    “姐姐,沒事的,我不怪你,誰讓我們是最好的姐妹呢。”張蘭打斷了對方,溫柔的笑着,朝着女生伸出了右手。

    “真的嗎?”女生一臉不敢置信。

    “當然!”張蘭笑的陽光、很燦爛,溫暖人心。

    女生眼角閃爍着淚光,緩緩伸出手,眼看着即將搭在對方手上,張蘭突然把手抽了回來。

    “這種屁話你也信?你這蠢貨!”張蘭指着對方,捂着肚子笑道,“見過自私的,但自私成你這樣的,還真是頭一次。”

    她加快語速,“優越感從骨子裡透出了,就連死亡,也不願意相信自己是自殺,反而更願意相信是妹妹由於嫉妒而謀殺的自己。

    甚至還特意製造幻覺來矇騙我,爲的就是讓我誤以爲自己殺了你。

    在你看來,我這個妹妹,恐怕僅僅只是你用來發泄情緒的玩具吧?”

    她神情無比冰冷,“如果你這爛貨還活着,我絕對會……撕爛你的嘴!”



    上一頁 ←    → 下一頁

    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
    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