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醫聖 » 第590章 不適應的自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絕世醫聖 - 第590章 不適應的自由字體大小: A+
     

    小夥子覺得只要自己不去想現在自己的處境的話,還是不會進入傷感的境地的,聽到朱阿文的統一的聲音之後,即刻就恢復了原來那種熱情的情緒了,帶領著朱阿文朝著先前小夥子指的方向走去了。

    朱阿文在心裡默默的說道:「真是一個青澀的少年啊!」

    仔細觀察這個小夥子,才覺得他看上去並不大,估計也就十五六歲的樣子,但是卻已經參軍幾年了,想一想是多麼可怕的事情啊,一臉稚氣未消,再加上說話言語上的幼稚和表情上的傻呵呵的氣息,倒是真的讓朱阿文有些心疼這個小少年了。少年時那樣的坦誠,而自己確是使用了易容術來欺騙一個懵懂少年的感情……

    但是他也是沒有辦法的,他不這樣做,也就會像姜離那樣,被他們一起關進小木屋的,從此之後就沒了自由,也就更不用說和外面的獵鷹突擊隊聯繫了,那樣下去的話,任務是一定會失敗的,朱阿文知道自己做的是對的,因為他們要儘快的華國榮集團軍這個毒瘤,這樣以後,就不會再有人敢替那些販毒的集團人員運毒了,從此以後,艾克馬鎮也就會恢復到以前的秩序了,也就不再存在這種三分天下的局面了。

    「對了,你叫什麼名字呢?」朱阿文問道。

    「叫我小光就好!」小夥子似乎並不介意這個小名,因為在軍團里大家也都是這樣叫他的。

    「哦,小光!」朱阿文重複了一遍,然後追了上去,使得兩人的距離不會那麼的遠。

    朱阿文現在是無心插柳柳成蔭,本來打著採藥的名義想要騙過這些人的,倒是沒想到現在這個借口倒是給自己幫了很大的忙。不僅讓自己意外的獲得了這麼多有用的信息,還可以有人幫忙領路採藥,為以後的獵鷹突擊隊隊員的大舉進攻提供了很大的便利,真的是一舉兩得的事。

    前行的路還遠,需要走一段時間,朱阿文並不著急,到是為姜離的處境有些擔憂了。

    姜離被鎖在了那個工具床上之後,所有的犯人已經都被控制起來了。那些士兵們也就離開了,只留下木屋裡所有的人了。

    士兵們走後,木屋裡依舊十分的安靜。

    這種氛圍使得姜離也不敢說話了,然而在大家都安靜了大概一個小時的時間之後,終於有了一個聲音打破了小木屋裡的寧靜。頓時小木屋裡,發生了小小的動亂。

    「噗……」不知道是哪位哥們放了一個又響又亮的臭屁。

    木屋裡的人頓時都安靜不下來了,因為這個臭味實在是太濃了,讓人難以接受。

    「奶奶的,你怎麼又放屁不吭聲啊!」

    「這屁養的,真他媽的臭啊!」

    「哎呀,這種事就是說了,我們連捂鼻子的手都沒有,習慣了,習慣了吧!」

    ……

    「哥們,你多少天沒放過屁了,或者多少天沒有拉過屎了?這屁臭的啊!」姜離也是忍不住這個臭烘烘的味道了,這種感覺真的是欲罷不能啊。

    還好姜離的醫道真氣循環可以暫時未他提供呼吸所需要的氧氣成分,因此姜離是可以不呼吸的,但是這突如其來的臭味還是讓他吃了一驚。

    放屁那哥們見大家都對他議論紛紛的,一時間也是十分的不好意思,索性就閉上眼悶不吭聲,裝睡著了的樣子。

    因為行動的不自然,這一個突如其來的臭屁,使得大家都怨聲載道的。小木屋內的人們也安靜不下來了,不過還好,唯一留的窗戶突然一陣風拂過,倒也使得這臭味小三了不少,但是原本的安靜是再也回不去了。

    雖然有著醫道真氣的護體,但是姜離自從走進這個屋子,已經這個姿勢被鎖了將近三四個小時了,四肢不能自由的活動,讓他十分的不舒服。只見他扭臉看向那個唯一的小窗口外,沒有任何的動靜,於是下定了決心要自己打開這手腕上的鎖鏈了。因為這種鎖鏈還是那種十分古老的扣形狀的鎖,因此這對於一向很擅長開鎖的姜離來說,也不過是九牛一毛,信手拈來的事,只見姜離驅動離丹決,一股能量直接就衝破了鎖鏈,連銀針都不用了。

    姜離的雙手拜託了鎖鏈的束縛,兩隻手一撐起來,整個人就坐了起來。看著身邊像是排紅薯一樣的排了一排的人們,搖了搖頭,這夥人們竟然可以躺在這裡睡著了,看來習慣真的可以改變一個人啊。

    姜離繼而開始去掉雙腳上的鎖鏈,整個人就自由了,也不用困在床上動彈不得了。只見他才剛從床上佔了起來,就引起了幾個人的注意,這些人剛開始是緊張,繼而是十分的憤怒,只見他們憋得臉蛋通紅。

    「你怎麼起來了,快躺下!」有人提醒道。

    姜離在房間里徘徊了一會,繼而來到了那個唯一的門上方的小孔處,看了看外面。發現沒有了什麼動靜,這才繼續在房間里轉悠著,想要找到更多的破綻。

    「你這樣會害死我們的,快點躺下,否則我們就要拉響報警器了!」又有人在那裡嚴肅的說道。

    姜離聽到這夥人中竟然有人說出這樣的話,當時就搖了搖頭,不在去尋找什麼破綻了,而是仔細的看著躺在那裡的每一個人,想要找出來說出剛才那句話的那個人。

    「不用找了,是我說的!」一個眼神剛毅,頭髮微白,但是精神不減的中年人看著姜離嚴肅的說道:「你這個新來的傢伙,不要打破我們這裡的平靜,我們現在有吃有喝的,你不要讓我們連吃喝都成了問題!」

    姜離剛想說什麼,但是又停止了,因為他覺得自己還不知道在這些人的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所以不能就這樣盲目的做決定,更不能出口傷害任何一個人。畢竟這些人都是軍人出身,對於他來說是留著同樣血液的同胞兄弟,他們在這種艱難的環境下都可以生存,怎麼能打擊他們活著的態度呢?

    那人見姜離蹲在他的身邊,便動了動手和腳,想要抓住姜離,可是因為自己也是被禁錮的,所以沒有任何的辦法,只好作罷,繼而說到:「我們是不可能逃出去的!」

    姜離從他的眼神里看到了深深的失望,也許是他們曾經組織過逃跑失敗了,也可能是他們對逃跑已經害怕到了毛骨悚然的地步了,總之對於任何一個有血有肉的人來說,都應該有的為自由而奮鬥的精神,在他們的身上已經沒有了,在這些曾經旭日陽剛的男兒身上已經是消失殆盡了。

    姜離沒有和他繼續對話,只是找了找這個人的手銬和鎖鏈的位置,然後雙手靈動了一下,這個人的手腕上的鎖鏈就被卸了下來,鎖鏈從他的雙手上掉落下來。

    「我不要!快給我拷上!」那個人緊張的不得了,已被解放的雙手依然動彈不得,像是失去了知覺一樣,「你這樣會連累我們的。」

    「你睜開眼看一看,沒有人敢動你一根手指頭。他們現在不在你的身邊,我只是想幫助你恢復一下暫時的自由!」姜離說道:「我們都是人,不是動物,不能這樣被圈養著!」

    「我不要,我不要!」那人似乎不敢相信發生在眼前的事情一樣,整個人都感覺有點不適應了,被釋放了的雙手,到讓他們覺得自己的身上像是爬滿了上萬隻螞蟻一樣,整個人都不自在了。

    「這是自由,是你本來就應該擁有的,沒有人可以從你的身上奪走的!」姜離說著走到了這個人的雙腳附近,然後兩隻手一動彈,腳上的鎖鏈也隨之掉了下來。

    這種感覺他每天都可以享受三次,但是這突如其來的釋放確是讓他有些不適應了。因為他寧願等到每天快要開飯的時候,那些士兵們為自己打開鎖鏈的那一瞬間,那種感覺是多麼的束縛啊,就像是憋了一肚子的尿,終於可以找個地方釋放了。但是現在的感覺確是不一樣的,因為他們不適應,在每一天的這個時候,他們是從來都不會享受這種待遇的。所以說,這種不適應的感覺才是讓他不能夠接受的。

    「好了,老哥,你可以站起來了。你現在自由了!」姜離雙手搭在這個中年人的肩膀上,然後用力一胎,鼓勵的說道。

    中年人坐了起來,他就是剛才那個放臭屁的人,因為早上起來吃早飯的時候,沒有時間上廁所,所以前幾天吃的東西消化完之後,一直都沒有機會排出去,繼而才有了那麼一個熱的眾室友嘲笑的臭屁,這對於一個從來都十分喜歡乾淨的人來說,是一件多麼可恥的事情啊。

    突然得到了自由,使得他本來憋著的器官得到了放鬆,一下子整個人也不由自主的站起來了,在木屋裡開始不停的走動著,想要找個地方釋放一下體內的堆積。

    姜離看得清楚,卻也是不能幫上忙。

    「大哥,你怎麼了?」姜離追問道。

    那人圍著木屋賺了一圈之後,也引得幾個躺在那裡的人看到了他,紛紛都投來了不可思議的目光。姜離想要知道這人到底想要幹什麼,索性就坐在床頭,註釋著他。

    這是一個封閉的木屋,除了窗口位置唯一的一個小小的通風口,再也找不到第二個可以跟外面聯繫的洞口了。

    那人在旋轉幾圈之後,變來到了和門口方向正對的那一扇木牆,然後蹲下身子,用手拆掉了木牆下面的幾塊木板,繼而不顧一切的蹲在那裡享受起來。

    姜離急忙收回目光,原來這個房間里還有這麼隱蔽的人造廁所呢,他們所居住的木屋,本來就和地面是有一定的距離的,為的就是不讓這裡的蛇類派性動物入侵,還可以防止夏季暴雨會使得木屋內充滿了雨水,所以現在就成了一個可以暫時使用的廁所。

    只見那人用完之後,又即刻把木板裝了回去,動作十分的迅速和熟練,只是一會兒的功夫,就找不到任何的破綻了。

    那人看上去很輕鬆的樣子,再次走向姜離的時候,已經沒有了剛才的怨言。只見他維諾的伸出一隻手給姜離,似乎想要標示對姜離釋放自己的感謝。

    姜離雖然沒有潔癖,但是這種情形還是不願意伸手過去,只是笑了笑說道:「我說了,你自由了,人類只要是獲得了自由,就可以辦很多的事情的!你看,這不是辦了一件讓自己舒服的事情了嗎?」



    上一頁 ←    → 下一頁

    嬌妻高高在上狂探一遇成婚:撿個總裁當老大神別分心網遊之全球在線
    都市血狼大主宰修真界敗類總裁的私有寶貝神話版三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