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醫聖 » 第528章 狠毒的北疆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絕世醫聖 - 第528章 狠毒的北疆人字體大小: A+
     

    大概半小時過去了,老奶奶的身上已經插了數十針,每一針的附近都聚集著毒氣,繼而變成烏黑色。這些烏黑色就是病原,拔針的時候,要把這些東西擠出來,這樣就可以從根源上治療風濕病了。

    忙活了大半個小時,姜離早已是大汗淋漓,因為醫道真氣功力的提升,姜離已經可以很好的應對這樣的治療了,所以即使是耗費了將近五成的功力,姜離還是可以很清醒的繼續做下去,絲毫沒有先前醫道真氣流逝,姜離自己昏迷的情況了。姜離小心翼翼的拔下每一根針,並且用針尖將附近的餘毒處理的乾乾淨淨的,這樣的處理過程也將近進行了半個小時。

    一個小時的時間,對於歐陽謝木,可謂是很久很久了,因為自己以前也會用銀針施行針灸治療,但是老伴總是會不配合的拔掉,然後很生氣的吵架什麼的,但是這一次似乎並沒有聽到什麼聲音一切都是在安靜的進行著。

    有的時候,越是安靜,就越讓人覺得害怕。

    姜離雖然很自信,但是也會害怕自己有失手的時候,在進行到最後一道程序的時候,他定了定神,頓了大約十秒鐘,這才拔下了那枚封在穴位上的銀針。

    「啊!」老奶奶瞬間醒來,一陣吃痛,大叫了一聲。

    「怎麼了?」老大爺衝進來,幾乎和姜離同時發出了這樣的擔憂之聲。

    老奶奶揉了揉眼睛,眨了眨,笑了,「果然是個孩子!」

    姜離懸著的心終於可以放下了,他看到了老奶奶那樸實的笑容,即使被皺紋覆蓋,也依舊是那樣的美麗。他也看到了歐陽謝木那開心的眼神,以及對自己無比崇拜的動作。

    他默默的走出小木屋,他覺得該給歐陽謝木和老伴一個單獨的屬於他們自己的空間。外面的天空依然那麼的晴朗,雖然沒有城市裡那種喧鬧,但是那青蛙的叫聲也是此起彼伏。

    大概十幾分鐘的時間,老奶奶先走出了小木屋,她幾乎可以丟下那一根她用了很多年的拐杖,歐陽謝木也跟了出來。

    「小夥子,我答應你!」歐陽謝木很感激的看著姜離,平生一直都是救死扶傷,不知道多少人感動過,平生第一次這麼的感動,想要認真的報答自己的恩人。

    老奶奶重新恢復光明,整個人的心情也是豁然開朗起來。

    「小姜啊,你大爺他一年多沒給人看病了,不知道還能不能幹好呢!」老奶奶此前一直都是認為自己的老伴是個醫生而驕傲的活著的,但是發生了那樣的事情之後,彷彿又很討厭這個職業,現在又被重新帶回了原來的心境。

    「沒,沒問題!」姜離還在想著,不知道老奶奶的思想工作該怎麼做呢,這樣說來,似乎一切都成為板上釘釘的事了。

    歐陽謝木和老伴因為經濟問題,以及還有尚在監獄里服刑的兒子的問題,他們覺得有必要重新走向社會,開始一段新的生活,一定要讓自己失去的那一切重新回到自己的身邊。

    姜離被留在這裡吃了午飯,很簡單,都是些歐陽謝木自己種的蔬菜,還有一些野菜。但是味道很好,足以讓姜離美美的回味上一整天了。

    中海市火車站,三個穿著與城市格格不入的大鬍子男人從火車站裡走了出來,只見他們身上穿著厚厚的軍大衣,灰突突的有點臟,腦後的辮子也因為經常不洗而打了結。他們背上都背著一個帆布袋子,袋子似乎很重,扛在他們的肩上,幾個人氣喘吁吁的來到一輛電動車旁邊。

    三人唯一不同的是,一人叫高大,而且很魁梧,看上去像是一個軍人,另外兩個一個又高又瘦,一個又愛又胖,也是形成了很鮮明的對比。

    「西大街怎麼走,多少錢?」矮胖男人沒好氣的問道,倒像是跟到自己家了一樣。

    西大街,中海市有名的藥材市場,在這裡,有來自全國各地的藥販子,經常的出入,這裡不僅賣那些很名貴的藥材,也有幾毛錢一斤的便宜貨。

    「販葯的吧?」電瓶車司機一看這幾人的打扮,當時就沒好氣的說道。在它看來,這些鄉下的土鱉是不會坐自己的電瓶車的,所以故意小瞧了他們。

    「管你什麼事?到那裡多少錢?」高瘦的男子眼睛一瞪狠聲道。

    「喲?」電瓶車司機倒也不是一個軟柿子,和所謂強龍不壓地頭蛇,這些人是不想混了吧,想著他就狠狠的說道:「你們幾個鄉下的土鱉子,仗著人多是不是?」

    「你想怎樣?」矮胖男子問道,眼神裡帶著殺氣。

    「我想弄你們!」電瓶車司機從車上跳下來,給後面電瓶車上的人打了招呼,頓時,幾個車子的人也都下了車,從車上拿出一些鋼管,朝著他們走來。

    「咻!」一道白光閃過。

    電瓶車司機大叫起來,因為他的右手除了大拇指尚在,其他幾根指頭都掉在了地上。

    強壯的男子,不知何時從報紙里抽出一把足有一米長的刀片,現在已經架在了電瓶車司機的脖子上,「別他媽叫,識相的現在送我們過去!」

    電瓶車司機見過這種特質的刀片,這些都是少數民族的人,完了,自己惹誰不好呢,人家這些人帶些刀製品是不違反法律規定的,那麼現在傷了自己是不是也屬於正當防衛呢?

    電瓶車司機疼的滿頭大汗,卻又不敢之聲,他知道這些人的兇殘程度,所以還是由著他們他現在只有一個想法就是快點送他們到地方,然後自己好去把指頭給接上。

    只見他強忍著劇痛,彎腰撿起了地上的斷指。發動了電瓶車,朝著西大街的方向開去,鮮血流滿了沿途的道路。

    西大街門口。

    幾個北疆人,卸下了自己隨身攜帶的貨物,然後走到電瓶車司機跟前,「多少錢?」

    電瓶車司機已經疼的快要虛脫了,甚至連搖頭的動作都有些困難了。「不要錢。」

    「那怎麼行?」魁梧男子從口袋裡掏出1000塊,丟給了電瓶車司機說道:「我們沒錢,但是我們有刀,以後見著我們要認刀,不能認錢。」

    電瓶車司機哪裡敢接,可是卻被逼著借了錢,然後開車離開了。

    三個男子背著自己攜帶的貨物走進了市場,他們這次來的目的,不僅是為了銷售他們盜葯集團最近偷偷採來的名貴中草藥,更重要的是接到了上級命令,要找回血色參藤。

    因為是很名貴的藥材,所以根本不用愁銷路,只是幾個小時的時間,就有幾百萬進賬了。

    「老闆,給你打聽個人!」威武男子手裡遞出來一張照片問道:「有沒有見過這個人,他好像也是做這一行的!」

    「沒有!」收購的藥商一看便說沒有,他當然認識姜離醫生了,自己上一次還送了他一些名貴中草藥,他治好了自己女兒的病,現在女兒還在秦曦的家中休養呢,這也是姜離從中牽頭辦的事。這個年輕小夥子給自己的家裡帶來了很多的幫助,他看到這些藥販子就覺得不是什麼好人,所以只好說沒有。

    威武男子咄咄逼人的眼神,一直盯著藥商,最後說道:「好,謝謝你付給了我們這麼多錢!我們還會來找你的!」

    「呵呵,恩!」藥商的眼神似乎已經暴露了自己的真實想法,但還是假裝什麼都不知道的應承道。

    「你再仔細看看,到底認識嗎?」威武男子似乎不肯罷休的說道。

    「不認識,真的不認識!」

    「那你認識這個嗎?」威武男子抽出那把剛才砍掉電瓶車司機三根手指的刀片,還依稀可以看到鮮血。

    「你們想幹什麼?」藥商有些慌了。

    「如果你知道的話告訴我們在哪裡可以找到他,如果你不說實話的話,就是這個刀片伺候你了。」威武男子一臉的兇相。眼睛里充滿了殺氣。

    「你們敢威脅我?」藥商有些不忿道。

    「那倒不是,只是想讓你說實話。」

    「實話就是我不知道!」藥商也理直氣壯起來。

    「好,很好。我們走。」威武男子將刀片收起來,轉身帶著兩個小弟離開。

    藥商被嚇了一身的冷汗。見這些人都不是什麼好人,而且明目張胆的拿著刀來威脅人,看來肯定是來找姜離報仇的,自己還是提前告訴他的好。

    「喂,姜離。一些北疆人來到中海了,像是要找你的麻煩,你最近小心點。」藥商說完,便掛了電話,因為他突然意識到,那幾個人竟然沒走,而是折返過來,站在自己的店鋪前。

    「跟誰打的電話?」威武男子惡狠狠的問道。

    「給、給我兒子。」藥商吞吞吐吐的說道。

    「手機拿過來!」男子一身傷,滿手的刀疤,看上去讓人心驚膽戰。

    藥商沒有動彈,將手機丟在了地上。

    「拿過來!」男子將刀片摔在桌子上。

    「媽的,讓你拿磨蹭什麼,看你是不想營業了吧!」低矮的男子,上前一步,把店門口的正在營業的牌子翻了回去,然後關上了店門。

    高瘦男子上前拾起地上電池被甩掉的手機,然後裝上,找打了剛才藥商撥打的電話,撥通了電話,轉而遞給了威武男子。

    電話響了幾聲后,接聽。

    「叔,怎麼了?」姜離問道

    「我不是你叔,想要讓他活命的話,速度把血色參藤拿來交換。」威武男子似乎已經斷定對方就是自己要找的人。

    「血色參藤?」姜離心中一驚,這幫傢伙真實陰魂不散,自己上次在北疆大草原上饒了他們一命,今天竟然還會找上門來,「你們最好不要做什麼,我會和你們再聯繫的。」

    姜離不敢確定是真是假,但是知道血色參藤的人不多,也就是藥商知道,並且介紹了自己去那裡尋找的。這夥人之所以知道也是因為寧楓的原因吧。接到電話之後姜離也就不敢在繼續留在歐陽先生的家中了,自己最後把濟世堂的地址說給了歐陽先生,並且兩個人已經約定好上班日期了。

    姜離也為了防止老奶奶的風濕病再度複發的危險,所以建議歐陽先生帶著老伴離開這個小木屋,到時候濟世堂會在後院給老奶奶找一間房子,以供他們居住。

    歐陽先生和老伴也都欣然同意了,畢竟姜離也是為他們好,這簡直就是上天派人來拯救他們的,他們前半生怎麼都不會想到在這一年裡會遇到這樣的事情,但是還是經歷了人生最大的痛苦,不過明天已經是苦盡甘來的日子,老兩口的臉上也都露出了很滿意的笑容。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道朝天帝少心頭寵:國民校草是諸天大道宗貓性總裁:戀愛不如養只穿越:下堂王妃難再娶
    中華第四帝國網游之金剛不壞三國之召喚猛將調教大宋外掛傍身的雜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