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醫聖 » 第四百七十一章 第二面天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絕世醫聖 - 第四百七十一章 第二面天碑字體大小: A+
     

    姜離走出了北狼山,來到了聖武王朝的邊境上,這裡距離落日山脈較勁,有一些實力較為強勁的妖獸,對於姜離的修鍊,有著莫大的好處。

    他現在是實力大增,再不比從前了。

    吞服這白陽丹,似乎元氣更為精純,姜離修鍊起來也是事半功倍,他最近境界,隱隱有鬆動的意思,似乎快要突破了。

    當他進入到荒野,正準備進入落日山脈之中,忽然心中閃過一道靈光,似乎在指引著他前進一樣,他的腦海的天碑鳴顫著,似乎在指引他朝著什麼靠近一樣。

    「難道附近有天碑?」姜離心中一喜。

    他的天碑古決確實是厲害,可惜的是,他的神力不如之前修鍊神農訣的時候雄渾,有時候大戰不適合打持久戰。

    戰鬥起來,都必須要速戰速決,否則就有神力耗盡的危險。

    不用想也知道,他的修鍊功法太殘缺了,才會有這種情況,可是如果現在再多一面天碑的話,這種情況,無疑會好很多。

    「在那邊。」姜離心中一喜,似乎感應到了天碑的所在。

    聖武王朝,東林郡荒野中。

    遍布滄桑的古道身上,一塊快古老的石碑,靜靜的立在地面上,鮮血染紅了石碑,殷紅的血泊中,躺著一名少年。

    轟隆隆!

    陰霾覆蓋了蒼天,雷聲隆隆,藏在茫茫天闌中。

    寧楓躺在血泊中,失去了知覺,意識漸也漸分離,生命即將走向終點。

    「我恨呢!」寧楓想要用力的攥緊雙拳,卻因失血過多,沒有半分力氣。

    這裡位於聖武王朝與蒼瀾皇朝的交界處,兩大王朝交戰,兵事紛起,戰亂不斷,死一個人算不得什麼。

    東林郡便身處這一片地域,且是兵家重鎮,寧楓死在此地,沒有任何價值,更不會被發現,這是一場處心積慮的陰謀。

    血快要流幹了,他用盡身體中最後一絲力氣抬抬手,卻無力改變什麼,生命終究要逝去了,那空洞洞的雙眼,被劍羽射穿,鮮血橫流,更顯悲壯。

    狂風呼嘯,大雨傾盆,電閃雷鳴,寧楓的手搭在天碑上,想要屹立在風雨中而去,可是他身體的血幾乎流盡了,沒有可能再站起來了。

    「我不甘啊!恨我無能。」寧楓心中大喊道。

    咚!他的手掌死死的扣在石碑上,寧死也不鬆手,就算化作一具蒼茫大地上的枯骨,也要在世間留下他抗爭的痕迹。

    「太虛石碑,你定得了三江九岳,可定的了我寧楓之命。」寧楓的神志雖散,卻有一縷執念附在了天碑上。

    天宇上,雷聲大作,震蕩的整片天穹似乎都搖晃起來,今日的雷霆聲勢格外浩大,比之以往,堪稱史上之最。

    滾滾的塵土遇水成泥,淹沒了寧楓的身軀,忽然間,天雷與大地銜成一線,萬丈蒼穹上的雷光,傾斜而下,如一條茫茫雷海墜落人間,浩大無邊。

    太虛石碑上那星醒目的血手印,顯得格外猙獰,但寧楓的手,依舊向上揚著,不曾落下。

    吞天納地之象,無比壯觀。

    那一抹血手印,突然在滂沱雨水中,熠熠發光。

    「景家,孫家,我不會放過你們的。」

    突然,那原本生命氣息全無的屍體,眼眸中閃過一縷生命氣機,原本黯淡的眸子,突然明亮起來!

    那太虛石碑上的血手印,竟然消失,閃入了天穹中,也不知去往了何處。

    轟!一道紫黑色的雷霆,從天而降,落在了天碑上,那血淋淋的手印散發著妖異的血光,在雨中格外的猙獰。

    寧楓肉身的生機在恢復,那血手印突然從太虛石碑上脫落下來,如同有形的物體一般,一掌印在了寧楓的額頭!

    「我竟然沒有死!」寧楓驚詫,他感覺道體內的勃勃的生機,在不斷的壯大,原本枯萎的經脈,消失的戰氣,都在一一回歸。

    聖武王朝的人都是修鍊戰靈的,比起傳統的一些修鍊方法,是有一些區別的,但是大體的實力境界,他們的修鍊之中,戰力境為感悟天地戰力,淬鍊戰力,接著便到了戰靈境,體內的戰力凝結成靈,這一階段,便等於真正的跨入了修鍊境,算是一個分水嶺,需要煉化戰靈。

    肉身境十重,每個人修鍊肉身的都是不一樣的,這並沒有什麼奇怪的。

    姜離來到了這裡,看到了這裡驚天動地的一幕,發現那個少年,似乎被天碑的力量給救了,這一幕,有些像自己第一次進入到這裡的場景,可惜龍淵的生命氣息,都被自己給吞噬了,要不然的話,或許龍淵可以活也說不定。

    他等於是掠奪了龍淵的果實,不過,那並不是他故意的,誰讓他掉下來的時候,剛好趕上龍淵接受天碑傳承呢,這傳承最後反而到了自己身上。

    他一眼就看到了那一面無字天碑,這天碑,與自己腦海之中的那一面,一模一樣,肯定是錯不了的。

    這少年,正是因為自己的到來,才激活了天碑,救了他一命,否則的話,這次是真的死了。

    天地間,唯有電閃雷鳴的聲音,什麼都聽不見,雷聲在那姜離的耳中,漸漸成為了一篇篇玄奧的古經。

    在這一刻,天碑射出兩道金光,沖入了姜離的眼球,金燦燦的眼球,如同被黃金鑄造的一般,但那耀眼的金光,也只是一閃,隨即黯淡了下來。

    「神靈左眼!」一道信息突然呈現在姜離腦海中。

    「戰神錄?」姜離驚呆了,這一面天碑上,記載的修鍊基礎少,但是更多的好像是所謂的戰技。

    這塊天碑,亘古便佇立在這,比聖武與滄瀾兩大皇朝還要久遠,這上面一直銘刻著一篇古經,但歷久以來,從未有人修鍊成功過。

    這是一個傳說!

    是以日子久了,世人都以為這是一位童心未泯的先輩留下此石碑開涮後人的,並不能修鍊。

    也有傳聞,說這天碑記載的乃是蓋世聖典,但卻從未有人修鍊成功,而今姜離似乎成功了!

    經脈重塑,肉身蛻變!

    這兩項身體改造,將姜離的肉身重新推至了一個高度。

    然後這一刻,得到姜離好處的寧楓,重現站了起來,迷茫的望著四周,他難以置信的看著自己,這種死而復生的奇迹,竟然是出現在他身上!

    「既然活了,我便不該有這種何去何從的想法,我的路在腳下,應該大步的前進。」寧楓心中堅定的道。

    戰神錄化作一團光影,漂浮在寧楓的腦海中,迷濛一團,什麼也看不清,只是不時可看到,有一道道人影光影,從其上流露出來,煞是神妙。

    姜離倒也不心急,既然得到了神靈之眼,必有其神效,這戰典奧妙,一時間雖然不能盡得其妙,但回去好好參悟一番,必然能有所得。

    寧楓朝著那石碑參拜了一番,起身離開了這片地獄,黃昏無限,夕陽西下。

    「東林郡,景虎,孫成。」寧楓嘴角勾起一抹淺笑。

    這個時候,他似乎看到了不遠處有一名少年,正看著自己,他迷茫之下,不由得向姜離喊道:「這位兄台,你是?」

    「姜離。」姜離直接報了自己的性命,他用著龍淵的臉,真姓名,反而成了假的。

    「原來是姜兄,剛才這一幕,你知道是怎麼回事嗎?」寧楓一臉的不解。

    「是這天碑救了你,看來傳說是真的,這天碑上,記載著蓋世功法,但是從未練成,不過這天碑救了你之後消失了。」姜離笑道。

    此刻,天碑已經在他的腦海之中了,當然是看不到了,這小子估計也是被自己晃點的不輕。

    「啊,原來是如此,不過,你我能在此相遇,也是有緣。」寧楓倒是人非常的好客,而且,他在姜離身上,感受到一種深邃的氣息,認定了姜離是個少年高手。

    他現在也在肉身六重的境界,雖然修鍊的方法與姜離不同,但是戰力比起同等級的,卻絲毫不弱,反而還要強上一些。

    但是他們的速度,就差了一些,聖武王朝,都是崇尚力量的,對自己身法,反而不那麼關心。

    連他都是看不穿姜離,所以他才認定姜離是個少年高手。

    「確實。」姜離笑著說道。

    「不妨來我家坐坐。」寧楓說道。

    姜離正想找個地方,消化一下第二面石碑上的內容,這寧楓既然邀請,那就相請不如偶遇了。

    「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東臨郡,雖然是日薄西山,郡中的街道上,人來人來,熙熙攘攘,倒是頗為的熱鬧,而在那東林郡中央的一座石台上,也是有著諸多身影盤坐。

    此台名為天威台,是每年東林郡的青年俊才比武的校場,平時也有不少的東林郡青年在此修行。

    這天威台前,比往常要熱鬧不少,不僅檯子上盤膝坐了滿了人,就連場下也是人員眾多,想擠進去看上一眼都難。

    寧楓覺得奇怪,不由的走上前去,那石台上,正有一名少年,站在石台中央,身負一柄黑劍,身穿一襲黑色武衣,渾身充滿了冰冷感。

    「景霄,你別太過分了。」一名身穿白衣的少年,稚嫩的小臉上,閃過一抹憤慨。

    少年身後站滿了與其衣飾相同的一群少年,神情與他相差無幾。

    而在這前人對面的,則是一群身穿黑衣的少年,雙方氣勢凝固,劍拔弩張,整個天威台上都充滿了肅然。

    寧楓看得這台上的對峙,也是微微一愣,只不過那台下街道上的一名身穿黑衣的少女,卻格外的引其注目。

    這名少女,身段修長,肌膚如雪,一張精緻的臉龐掛著淡淡的冷意,那一雙狹長的眸子,也是有意無意的掃著台上對峙的雙方。

    「是她。」寧楓饒有興緻的道。

    「寧江,這裡是東林郡城,不是你寧城,在這裡,拳頭說了算。」那身穿黑衣的少年景霄揚了揚拳頭,那稚嫩卻又充滿得意的小臉上,充滿了自傲的笑。

    「你!若是我大哥在此,你算什麼東西。」寧江小臉陰沉,閃爍著怒氣。

    「你大哥?半個月都沒出現過了?說不定早死在荒野外了,哈哈哈!」景霄張狂的大笑,神情充滿了戲謔。

    「不准你這麼說我大哥!」寧江咬牙切齒的盯著景霄。

    「怎麼著?想動手?」景霄雙手抱胸,目露冷笑,淡淡的撇了一眼在場那諸多白衣少年。

    天威台上還有一些東林郡其他城的少年,不過他們也是敢怒不敢言,景城在東林郡的勢力,數一數二,就是在這地界中,也沒幾個人願意招惹對方。

    「跟他們拼了!」少年們也是有著血性,一個個叫囂起來。

    「一群連肉身六重都不到的廢物,也敢跟我動手?真是不知死活。」景霄見狀,只是嗤笑一聲,雙手一握,周圍便有一股淡淡的光芒升起。

    咚!

    他腳掌狠狠一踏,身形便是如飛箭般掠出,下一刻,出現在寧江身前幾個面帶驚慌的少年面前,一拳便是朝著一人砸去。

    兩名少年直接被砸出了天威台,落在地上,悶哼一聲,竟然昏過去了!

    「景霄,你!」寧江暴怒!森然的目光不斷掃著景霄,不過後者卻是一聲得意的大笑,傳盪在天威台上!

    寧江無奈忍耐,正欲上前,卻被一隻有力的手掌抓住了手腕,旋即,一隻有力的手掌落在其肩膀上,輕輕拍了拍,說道:「不要衝動。」

    眾人皆是一愣,循著那聲源傳來的方向,投去了目光。

    寧江先是有些暴怒的神情,在看到背後來的那人的同時,臉色的怒色漸漸褪去,然後一抹狂喜之色,瞬間覆蓋到了臉上!

    「哥!」



    上一頁 ←    → 下一頁

    婚途有坑:爹地,快離婚紀少輕裝上陣抓淘妻地球唯一修士我真沒想重生啊權謀:升遷有道
    紈?棄少秦吏校園絕品狂神茅山捉鬼人早安,總統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