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醫聖 » 第四百六十九章 漁翁得利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絕世醫聖 - 第四百六十九章 漁翁得利字體大小: A+
     

    姜離此刻就藏身在草叢中,靜靜的看著這一切,這兩人眼看就要動手了。

    龍戰這一次來,可謂意氣風發,回到朝中,那是各種眾星捧月,各種威風凜凜,就連這龍千山都讓他三分。

    可是,這英俊男子很顯然,也是武當山的人,實力不凡,這龍戰似乎還有些忌憚這朱天。

    朱天的實力,非常的可怕,在真靈境之中都算是小有名氣的。

    嗡!

    姜離感覺周圍的天穹都顫抖了一下,那強大的壓力,壓迫的天宇似乎都要崩碎了,強力的力量,比悟道境巔峰的強者,還要恐怖。

    這種力量,他只在自己的爺爺身上感受過。

    不過,姜承遠的力量,要遠比這恐怖的多。

    一隻金色的大手印,迎空拍落了下來,金色的能量,化作一股狂潮,瞬間淹沒了龍扎。

    龍戰的臉色有些蒼白,面對這恐怖的大手印,似乎帶著一絲畏懼,這乃武當山的絕學級神通,沒想到這朱天竟然是得到一門!

    他龍戰上山修行不過一年,剛剛被收為真傳弟子,時日並不長,而這朱天,在武當上已經修行了數十年,別看他是個青年某樣,可這朱天,最起碼也有一甲子的功力了。

    這朱天可不是凡人,實力高的嚇人,同為真傳弟子,這實力差距是不同的。

    大手印落下,這龍戰似乎並沒有神通在身,竟然還使用的是松鶴萬壽拳。

    以武學對神通,這下場似乎已經可以預見了,可是令人驚詫的是,龍戰的松鶴萬壽拳,此刻,竟然化作了一頭白色的仙鶴,浩蕩的元氣,充斥在蒼穹之上。

    那仙鶴在半空之中,展翅翱翔,直接飛向了那金色的大手印。

    「什麼?松鶴萬壽拳?你竟然妄想以武學對抗神通?簡直是愚蠢至極。」朱天冷笑。

    可是,令人驚訝的事情發生了,那仙鶴飛上天穹之際,竟然撞碎了那金色的大手印,然後迅速朝著朱天撲了過來。

    「怎麼可能!」朱天驚訝的無以復加。

    這松鶴萬壽拳,雖然不凡,傳說是武當山的某一代真武大帝留下的,雖然玄妙,但是畢竟是武學,怎可與神通抗衡。

    這神通的威力,那是有目共睹的,是鐵律。

    可是現在,這龍戰竟然打破了這個規則,用武學對抗神通,佔據了上風,這叫朱天如何能不驚詫。

    這就好像,一個初生的嬰兒,揮了揮手,將一個會武功的武林高手給打死了,這本來就是不可能的是,可是現在卻發生了。

    姜離在一旁也很是驚詫,這個龍戰傲氣,不是沒有資本的,當年的龍離國第一人,去了武當山,似乎也有那麼點驚才艷艷的味道。

    龍戰嘴角浮現出一股狂喜,這松鶴萬壽拳,不是外表看上去那麼簡單的,雖然這前身乃是一門武學,但是一旦修鍊到高深處,卻是不亞於任何一門絕學級神通的。

    之前,他查閱過古籍,尋找到了這個事實,這松鶴萬壽拳的力量,可是要因人而異,看誰能發揮出更多的實力。

    他苦練了這麼多年,這一刻,松鶴萬壽拳的力量,終於發揮出來了。

    此刻的龍戰,那是信心滿滿,不再同之前那樣,畏首畏腳,有了同等級的神通,他不再那般畏懼這朱天了。

    即便這朱天在真靈境的境界,也遠勝與他,他也有把握逃掉。

    畢竟,這朱天只是出身貧寒,而他乃是龍離國的大皇子,從修鍊資源上,還是在武當山的人脈上,都遠勝這朱天。

    只是,這朱天修鍊的歲月太久,他初來乍到,時間尚淺,給他一些時間,超越這朱天,絕對不是難事。

    朱天見神通無用,心中不由得有些著急,自己這一招乃是絕殺,這麼多年都未曾失過手,可是在這一個修仙一年的小輩之中失了手。

    常年捉鷹,這次卻讓鷹啄了眼,真是晦氣。

    不過,這朱天也是修鍊了一個甲子的真人了,其底蘊,也是深厚無比,不是龍戰可比的。

    龍戰知道,不可戀戰,只要逃回龍離國,就是安全的。

    龍戰轉身欲走,這天碑一時間也看不出個所以然來,再在這裡,只能是徒勞無功,說不定連小命都會丟掉。

    這朱天知道自己是不是軟柿子就好,他要跟自己拚命,一定會付出代價。

    朱天也不追,反正他的目標是眼前的天碑,這龍戰要走,就讓他走好了,他懶得搭理龍戰。

    姜離暗道不爽,這朱天竟然放走了龍戰,好好的一次漁翁得利的機會,就這麼讓這朱天給毀了,實在是心情不忿。

    他心中不甘,想要再停留一會,看看這朱天能獲得什麼。

    若是這天碑古決再有什麼異常,最好能釋放出什麼恐怖的力量,傷了這朱天就好了。

    無論是那大手印,還是這朱天的渾身法寶,都是姜離所想要的。

    「這太虛石碑,到底有什麼好,歷代的真武大帝都想尋找,這東西,到底有什麼玄機。」朱天看著那石碑,在那石碑前,走來走去,看得出,十分的焦躁。

    朱天想了許久,用指尖逼出一滴鮮血來,滴在那石碑上。

    可是,那鮮血順著石碑划落下來,根本沒有吸收。

    朱天又運轉一絲法力,想要用那法力,將要用法力將這石碑拔起,然後離去。

    可是,當他的法力籠罩在這石碑,一片光芒徹底覆蓋了石碑之後,根本無法撼動著石碑,這石碑像是整個天地一般,即便是法力無邊之人來了,一樣沒用。

    這天碑給予人的感覺,就像是宇宙,像是天地,像是無窮無極的星海。

    人站在其面前,渺小的不可言,甚至連一粒塵土都算不上。

    世界太大,時間太少,朱天總感覺,自己壽元,似乎快要到盡頭了一樣,他渾身顫抖著,感覺到自己生命都快要乾涸了。

    他在這石碑里,似乎看到了漫天的神魔在隕落,折翼的天使,天穹上,到處都是懸浮著的神魔屍體,身上繚繞著濃郁的死亡氣息。

    天空下著血雨,像是一片末日來臨的景象,看起來格外的滲人。

    頓時,朱天狠狠的咬了一口舌尖,噴出一口鮮血,連續倒退了幾步,他驚恐的看著眼前石碑,心神激蕩。

    再次看向這石碑的時候,眼神都變了,他看向這石碑的時候,眼神之中充滿了畏懼,就像是在看著什麼可怕之物一樣。

    然而在姜離的眼中,那只是一塊有些被歲月侵蝕的不成樣子,模樣非常普通的無字天碑而已。

    可是,在那朱天眼中,卻變成了比惡魔還要可怕的存在。

    「這,這是什麼太虛石碑,根本就是魔碑。」朱天嚇個半死,再也不在這裡停留。

    那石碑內部所呈現出來的景色,完全就是一片活生生的地獄,他哪裡還敢停留,完全被嚇破了膽。

    待得這兩人全部離去之後,姜離這才緩緩從草叢中走了出來,好在,他距離這兩人足夠遠,否者這元識一掃之下,什麼都發現了。

    再者加上,這兩人都拚命的在戰鬥,無暇顧及到遠處,全身心神都投放在對方身上。

    所以,姜離這才僥倖逃過,否則的話,姜離只怕會被龍戰發現的。

    他來到這石碑面前,靜靜的看著石碑。

    在他到達這裡之後,原先無字的石碑,突然間大放異彩,石碑上的光彩,瞬間淹沒了一切,把姜離淹沒在其中。

    這一刻,姜離也看到了那大戰的場面,漫天都是死屍,遍地死神哭嚎的聲音,連神靈都泣不成聲。

    這是一場血與淚的戰歌,所有的神魔都在浴血奮戰,就連一直神秘無比的妖族都出現在戰場上,他們不知道為何而戰,但是看得出,所有的人都在拚命,沒有一個人留後手。

    姜離看著這波瀾壯闊,猶如史歌一般的戰鬥,不由得呆住了。

    片刻之後,他退出了這片世界,重重的嘆息了一聲。

    這個世界的精彩,果然是光怪陸離,熱血猶如火山一般在噴發。

    看到那些神魔的恐怖實力,姜離都是呆住了。

    那天碑依舊在散發著迷濛的光彩,姜離伸手去觸摸,那天碑竟然懸浮而起,化作一道流光,朝著姜離的額頭衝來!

    姜離嚇得連忙倒退,他的身體,在這一刻,似乎化作了最為恐怖的武器,發出一陣陣咔嚓咔嚓的聲音。

    而那天碑的速度太快,即便姜離施展瞭望月步也無法逃離,最終衝進了姜離的眉心之中,化作一團金光,停留在了姜離的腦海之中。

    這一刻,姜離感覺自己的腦海之中,宛若要裂開了一樣,可是,很快,那種痛苦就又消失了,他的腦海之中,一片清涼,宛若有一汪清泉流淌進了他的腦海之中。

    姜離驚奇的發現,他的眼睛視力,比以往更加好了,他的身體,也比以往更加的強大了,就連他的肉身力量,比以往也是強了不少。

    原先那天碑古決的幾個金字在他心中很模糊,可是這一刻,竟然也變得真實了。

    腦海之中,一共有七面的位置,除了一塊是凝實的,其他的都是虛影,姜離頓時知道,這太虛石碑,應該還有六面,遺失在這太虛幻境之中。

    若是將其找齊的話,那這天碑古決的威力。

    姜離想想都覺得熱血沸騰,這天碑可真是個好東西啊!

    他心中激動起來,不得已,都笑出了聲來。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細微的腳步聲,響了起來。

    龍戰返回來了,連那朱天也是如此,他們均在冷笑,以一種戲謔的眼光看著姜離。

    「二十四弟,你終於上當了,哈哈哈。」龍戰大笑起來。

    「龍戰,你設計害我。」姜離眼眸閃爍,此刻,被兩位真靈境強者盯上,那是非常的不妙。

    「害你又怎樣,我早就感覺你得到了天碑傳承,沒想到竟然是真的,這太虛石碑,可是真武大帝都想得到的東西,大帝級的人物,哈哈哈,連這等人物都要為其折腰,你有什麼資格擁有,還是乖乖給我拿來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重生之摳腳大漢變男神婚途有坑:爹地,快離婚紀少輕裝上陣抓淘妻地球唯一修士
    我真沒想重生啊權謀:升遷有道紈?棄少秦吏校園絕品狂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