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醫聖 » 第四百四十八章 暗中較勁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絕世醫聖 - 第四百四十八章 暗中較勁字體大小: A+
     

    龍熙素來與姜離不合,暗中較勁,之前更是在北狩中,處心積慮的害死姜離,其心歹毒可見一斑。從前姜離勢單力孤,完全沒有與之較勁的資本。

    可現在不同了,此刻的姜離已達到內壯境,五臟六腑強壯無比,肉身由內而外進行蛻變,成為一名真正的高手。

    龍熙出現,讓人始料未及。

    姜離的第一反應便是,龍熙一直在跟蹤自己。

    此人乃是武學天才,天賦並不在姜離之下,而且修鍊勤奮,是以雖然年幼,在皇子之中,也極為有威信,即便自己獲得了奇遇,也不能小覷。

    「二十四弟,原來你也在此。」龍熙假惺惺的笑道。

    「十三皇兄。」姜離抱拳。

    龍熙儘管表面上姿態很低,可那眼神之中,一種來自於出身的優越感,卻是無法掩飾。

    從龍熙那眼神之中看出,這把蛟筋弓,他是看上了。

    那掌柜是何等的精明人,一眼就看穿了兩人之間的不睦。

    「老夫參見十三皇子,二十四皇子。」掌柜何等精明,聽到兩人的說話,登時猜對了兩人的身份。

    「出門在外,無需多禮,免禮吧。」龍熙話說的隨和,但神情卻很高傲。

    「掌柜不必多禮。」姜離也是說道。

    「古語有云,君臣有禮,不可廢也,兩位皇子心胸寬達,這是老夫應的。」掌柜一副誠惶誠恐的模樣。

    「二十四弟,你十四歲便可拉開虎弓,父皇若是知道,定然高興的很啊,連掌柜都要贈送你這寶弓,不過,這蛟弓皇兄我甚是喜歡,不如將之讓給我如何?」龍熙話語之間的鋒芒,一下露了出來。

    聖賢都將過,君子不奪人所好,這龍熙自幼飽讀詩書,怎麼會不明白這個道理。

    他不過是看姜離年幼,想要壓他一頭,將這蛟弓搶奪罷了。

    「皇兄此言差矣,小弟也想學學上古聖賢,文武雙全,不想只做那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日後也好開疆拓土,上陣殺敵,為父皇分憂,不知道十三哥可否成全小弟的一片孝心。」姜離這一番話說的凌厲。

    將一切全部推在了龍千山的身上,將買弓練力,說成了是盡孝道,這一招,可謂含沙射影,笑裡藏刀。

    龍熙的臉色瞬間就變了,原本還滿是笑容的他,臉上遍布陰雲,陰沉的嚇人。

    「這個小崽子,從北狩出來變得牙尖嘴利,竟然如此厲害,將這東西推在父皇身上,這弓無論如何我也要不得了,否則傳出去,被那些文臣知道了,定會說我小肚雞腸,沒有君主風度。」龍熙暗暗咬牙。

    「還請成全。」姜離滿臉笑意。

    「好好好,我們走。」龍熙怒氣沖沖的看了姜離一眼,帶著侍從轉身離去。

    莫乾一臉的尷尬,這兩位爺都不是他能惹的起的,這蛟弓給誰都行,他不在乎,只要這兩位大爺不在這鬧事就好。

    「將這蛟弓給我裝起來。」姜離吩咐道。

    「是,皇子。」莫乾走出了門外,吩咐小二將這蛟弓放在了錦盒中,轉而又走了進來。

    姜離將手中的盒子拋給了莫乾,隨後說道:「將這晶石給我打造成一柄戰劍,過幾日我來取,這手工費,少不了你們的,另外掌柜的見到我不要拘謹,這做生意歸做生意,不然以後我可不來你這了,哈哈。」

    姜離大笑三聲,然後揚長而去。

    「是。」莫乾畢恭畢敬捧著錦盒,目送著姜離離開。

    待得那姜離走後,莫乾才抹了一把冷汗,這皇家之間的勾心鬥角,最是險惡,莫乾本本分分一個生意人,並不想捲入這其中。

    「玄晶石!」

    莫乾打開晶石后,露出一副驚詫的表情。

    姜離離開了這家店鋪,行走在這人來人往的繁華大街上,心中卻一片寧靜。

    「這文武,自然是要雙拳,才能將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空有一腔文理抱負,卻沒有力量去實現,那是愚蠢,只有一身蠻力,不懂這世間至理,那更是愚蠢至極。」姜離心中想到。

    他在為日後的修鍊規劃,距離這一幕。

    稍後,他來到了一家鐵匠鋪,將打造鉛塊的事情完成之後,就準備返回皇宮修鍊了。

    儘管他參加龍離學宮的試練,已經幾乎沒有了任何難度,可今日得罪了龍熙,難保他再當一次如鬼小人,在暗中下絆子。

    「喲,這不是二十四皇子姜離嗎?今日怎麼有空出來逛街,不在家好好陪你那不知廉恥的娘親,竟然在丟人現眼!」

    姜離聽到來言,心中雖然一股怒火,卻沒有表現在臉上,這世間太多的聒噪之人,憤怒只是匹夫之勇,若是能將其徹底制服,才是正道。

    他抬頭一看,映入眼帘的,乃是一名身穿錦衣的少年,腰間佩戴著,司南青玉,手中搖動著一把摺扇,一看就是富人家的子弟,正是那平頂侯的世子,此人是典型的紈絝子弟,為人橫行霸道,魚肉百姓,實在不是什麼好東西。

    「你方才說什麼?」姜離很平靜的問道。

    「我說,你母親。」顧萬禪冷笑著說。

    可還不等他說完,啪!一道響亮的耳朵響徹於街邊,讓這繁華的街邊,瞬間寂靜了下來。

    所有人都靜靜的注視著這一幕,這顧萬禪是什麼,想必這來往的皇城百姓,再為清楚不過,可就是這樣一名大少爺,今日竟然被人打了耳光。

    「你算什麼東西,也敢污言穢語評論皇家之人!」姜離怒目睜圓,大聲呵斥。

    顧萬禪何時受過這樣的委屈,被狠狠打了一巴掌,當場愣在了原地。

    「你!你!你!」顧萬禪氣極,連說了三個你字,卻有無可奈何。

    「你侮辱皇室之人,便是侮辱當今我龍離國主,你該當何罪。」姜離大喝一聲。

    這一個理由,直接嚇得顧萬禪腿都發軟了,他不過就是仗著自己父親乃是平頂侯爺,文治武功都有,在朝廷之中,位高權重,才橫行無忌,可若是他對皇上不敬,這個罪名按下來,誰也救不了他。

    顧萬禪渾身冰涼,如墜入地獄,突然這一刻,他覺得自己是如此渺小,完全被嚇傻了。

    他怎麼也不會想到,姜離口舌如劍,字字誅心,說的他一句也對不上。

    說著話,姜離一把揪住那顧萬禪的領子,又是啪啪的扇了數個耳光。

    「簡直混賬,看在你父親對國家功的份子上,這個罪名暫且給你記下,日後若是再煩,定斬不饒。」姜離說話陡然間威嚴起來,竟然有一股上位者的威嚴。

    顧萬禪眸光冷冽,可卻一個字也不敢說。

    姜離轉身離開,負手行走,這一番罵的顧萬禪是狗血淋頭,只語不言,真是大快人心,周圍不少人,更是在心中拍手稱快。

    與此同時,臨淵閣酒樓之上,龍熙走在臨窗的位置,靜靜的看著街道上發生的這一幕,看到姜離三言兩句就打發,露出一抹奸險的笑容。

    「我這個皇弟深不可測啊。」龍熙笑了起來,手中的茶杯卻被他給生生捏碎,顯然心中早已是怒火萬丈。

    姜離離開了這座街道,長出了一口氣,方才那一幕太驚險了,幸好他早已不是之那個衝動的少年。

    這龍熙前腳剛走,就有人在街上遇到自己,很明顯這是有人蓄意試探自己!

    偏偏這顧萬禪是個沒腦子的紈絝子弟,由他來借刀殺人,實在是高明。

    這一招,除了自己的十三皇兄龍熙,還能是做的。

    當然,方才辱罵自己母親的那些話,他是統統記下了,日後一定要全數奉還給那龍熙。

    他對這皇位並無甚心思,只不過想讓他母親過的更好,擁有名分,可以光明正大的走在人前。

    姜離更喜歡追求那虛無縹緲的仙道,追求永生不死!

    在他看來,這所謂的皇朝不過匆匆一瞬,百年之後一捧黃土,實在不值得一提,這些都是短暫的。

    姜離安然回到了皇宮之中,他在自己的小院子之中,修鍊起松鶴萬壽拳來,這一枚拳法可以鍛煉全身骨骼,是修鍊肉身的上乘武學。

    達到內壯境以後,其實就是為下一重境界做準備,唯有肉身越強橫,屆時開闢的元力之海,才能更為廣闊。

    達到靈元境之後,修為才能更加強大。

    可以說,之前所有的境界,都是在為這一境做準備。

    將肉身鍛煉的足夠強橫,才能承受住元力的衝擊。

    時間一晃便是三日,眨眼間便是一個特殊的日子。

    寶象國的公主來了,這一日,舉國歡慶,龍千山下令,以王公禮儀,迎接寶象國的公主,舉城百姓都要出去相迎。

    諸多皇子整冠以待,因為這寶象國的公主,將要來龍離國選婿,日後繼承寶象國偌大的家業。

    這一日,龍離皇城上下一片歡騰,倒不是說這寶象國公主,多麼受人愛戴,只不過皇室下令,凡是來參加迎接公主儀式之人,全部免除一年的徭役,甚至可以領取到三天的口糧。

    這龍離國的財大氣粗,可見一斑吶。



    上一頁 ←    → 下一頁

    劍王傳說大明最后一個狠人神級大魔頭聖者降臨權少,你老婆要跑了
    我的1979道之血單兵為王主神崛起絕品仙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