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醫聖 » 第四百四十六章 賭鬥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絕世醫聖 - 第四百四十六章 賭鬥字體大小: A+
     

    林城身軀站的筆直,但背上傳來的劇痛,卻讓他面色慘敗,沒有血色,若是不姜離扶著,只怕站都站不起來。

    想必身後的鞭傷已經成了一道血痕,血肉都被打開了。

    姜離感受到那林城身後濃郁的血氣,便知他受了多麼重的傷。

    「姜離,不要叫我七妹,你沒這個資格,你縱容豪奴,衝撞本公主,該當何罪,還不速速向本公主道歉,否則我稟明父皇,讓你吃不了兜著走。」龍逸萱臉色冰寒。

    「大膽,身為小妹,不知尊卑有序,竟然敢直呼其名,你張口一個姜離,閉口一個姜離,我可以看在你年紀小不予計較,但你置父皇與何地,置皇家規矩與何地。真要鬧到父皇那裡,我定會也參你一本,你少不了一個蔑視皇室威嚴之罪,馬上就要被打入冷宮。」

    姜離的話語很平淡,卻有一種一語定乾坤的意思。

    龍逸萱一聽這話,臉一下就慘白慘白的。龍離國律令,蔑視朝廷,那是要行以絞刑的。

    「這還只是小事,若是鬧到了太傅那裡,只怕到時候,便是如妃娘娘也救不了你,而且,首先就要治你娘的罪!」姜離字字如槍,步步緊逼。

    龍逸萱的嬌嫩的臉蛋開始是慘白,聽了這話,直接連一點血色都沒有了,嘴唇都顫抖起來。

    「皇兄誤會,我沒有這個心思,不過是與皇兄開個玩笑。」龍逸萱語氣顫抖,再也不敢把姜離當作一名不諳世事的少年看待。

    龍離國雖然以武立國,但卻文武並重。以武護國,以文治國,文、武之間各司其職、互不干涉。

    儘管這些年來,龍離國主一直重視文治,卻從未忘卻武功。

    而且,儒家是最重禮義廉恥的,其中,又最重禮義二字,上到典禮祭祀,下到官服、紋飾,統統都是文臣的管轄範圍。今日龍逸萱一番言論若是傳了出去,只怕連他母親都難辭其咎,落個管教不嚴的下場。

    如妃儘管與當朝皇后乃是親生姐妹,同氣連枝,血肉相連,但遇上這種事,便是皇后也壓不下來。

    國沒規矩,也就亂了,尤其是皇家尊卑禮儀,更是重中之重。

    聽到龍逸萱這麼說,姜離這才點了點頭:「既然話都說開了,這時不妨就揭過去了,沒什麼事,我就先走了。」

    龍逸萱被姜離佔了上風,心有不甘,她稚嫩的臉上閃過一絲怨毒的神色,說道:「皇兄,最近小妹功夫略有長進,不知道可否與皇兄切磋一二。」

    她這話說的誠懇,當面一套,背後一套,翻臉比翻書還快,在皇宮姜離早就見怪不怪,習以為常。

    「也好,既然七妹要我指點,那便來吧。」姜離說的大氣磅礴,頗有些指點江山的意味。

    「那好,今日我拿這人元珠作為賭注,不知道皇兄你。」龍逸萱語氣稍緩,別有它意,顯然知道姜離平日清貧,沒有什麼拿出手的東西。

    姜離也不著急,只是微微一笑,隨手丟出一塊晶石,赫然便是那在北狩中,得到的一塊玄晶石。

    「玄晶石!」龍逸萱有些驚詫。

    這人元珠已經是極好之物,可以助人淬鍊元氣,提升修鍊速度,常人修鍊一天,佩戴人元珠卻是能抵個四天、五天。

    傳聞,這人元珠可是武當山賞賜下來的通靈之物,整個龍離國也就十餘顆,沒曾想龍千山如此寵溺龍逸萱,竟然賜予了她一枚。

    這玄晶石也是姜離偶然得到,準備用來打造兵器,卻不曾想用在了賭鬥上。

    「雖然比不得你那人元珠,但也是我僅有的東西,還望皇妹不要嫌棄。」姜離笑了笑。

    一旁的方少青見狀不妥,想要讓這龍逸萱停手,可是七公主任性,那是出了名的,除非龍千山親臨,否則就是她的親生母親,如妃來了一樣是管束不住。

    不過,姜離的出手,卻是讓這方少青始料未及,儘管這七公主只是真力境,被人接住手中的鞭子沒什麼不妥,可是這姜離才多少歲,頂多就比這七公主大上幾個月,而且,從未享受過分毫資源。

    若是以這等逆境,仍舊可以突破,那姜離的潛力,便有待審視了。

    他方少青是個年輕人,但卻是個審時度勢的人,從不會得罪對他方家有利之人。

    「你們退下。」龍逸萱喝到。

    「是,公主。」

    方少青也退了下去,他城府很深,自始自終都未曾表態,站在哪一邊。

    呼!

    周圍的人一退開,龍逸萱抬手就是一道赤色的鞭影甩了過去,使得赫然便是一門龍蛇鞭法。

    這鞭子的氣質與之前的渾然不同,簡直不可同日而語,顯然這龍逸萱動用了不小的實力。

    龍逸萱一出手,周圍空氣鼓盪,風聲中,傳來一股龍蛇交加的吼聲,如龍蛇並陸,共殺殺機,由此可見,這龍逸萱雖然性子高傲,可手底下的功夫並不弱。

    「龍象奔天。」

    姜離身子一挺,腳下往一側輕輕一閃,眾人立刻感覺到方洛真的像是要奔天而去一般。

    方少青頓時認出了龍離皇室的這一套最為普通的拳法,這拳法是來鍛煉力氣的,當然,也可以用來錘鍊骨骼,不過,這拳法太過粗陋,長期修行,不會有有太高的成就。

    一般很有少皇子選擇,大部分是用來訓練皇宮禁衛,普通兵士的。

    可姜離使得這一招龍象奔天,卻將拳意,武道融為了一體,有爐火純青的意味,威力當真不凡。

    唰!

    姜離利用龍象奔天這一招,驟然加快的速度,快速前沖,躲開了這一道攻擊鞭影,在虛幻之中,狠狠的握住了龍逸萱的赤色長鞭。

    他內壯境界的實力,要收拾一個小小真力境,實在是太過輕而易舉。

    不過,他是死過一次的人,越來越知道,寶劍藏鋒的含義。

    那龍逸萱似乎沒有想到姜離可以再次接下自己的長鞭,可下一刻,令她驚詫的時刻發生了,姜離竟然倒退了數步,重重的撞在了一塊青石上。

    啪!

    那塊青石都被姜離踩裂了,他嘴角溢出一縷鮮血,臉上快速閃過一抹冷笑。

    下一刻,姜離的身影前沖,再次使出一招龍象奔天,取的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備的效果。

    顯然,龍逸萱還在為剛才一幕失神,明明自己已經落入下風,可姜離卻依舊被自己傷了。

    待得她回神之際,姜離之拳已然到了。

    呼呼!

    滾滾勁風在姜離的拳頭上呼嘯而過,方才那一瞬,方少青都感覺,像是有一頭聖象,一頭真龍向著自己衝來,力氣大的驚人,那種生性不羈、狂妄、霸道。當一頭聖象、一頭真龍暴怒,將眼前一切都要毀滅,就算是他遇到也要退避三舍。

    過了片刻,方少青反應過來,覺得那只是一種錯覺,並不是真的。

    「皇妹,你輸了,這人元珠我便笑納了。」姜離微微一笑,從龍逸萱的腰間輕取人元珠,握在了手中。

    「沒事,皇兄便先離開了。」

    說完,姜離看也不看她,徑直扶起林城,轉身離開了練武場。

    龍逸萱想要要回人元珠,可她素來高高在上,深受龍千山寵溺,簡直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現在讓她與一個破落王子爭搶人元珠,她卻是拉不下臉來。

    「該死的,我一定要向父皇稟報。」龍逸萱望著姜離漸行漸遠的身影,有些氣急敗壞。

    「公主彆氣,方才這姜離只不過是趁著公主手下留情的時候,突然偷襲,才勝了公主一籌,否則憑他一個酸儒,怎麼會是公主對手。」一旁的小婢女察言觀色,連忙喊道。

    「是啊是啊,公主區區一個姜離,怎麼會是你的對手。」另外一邊的婢女也連忙奉承起來。

    於是乎,這龍逸萱更加恨姜離了,這傢伙不僅施展詭計騙了自己的人元珠,更是讓自己顏面掃地,這個場子,說什麼也要找回來。

    姜離方才張弛有度,以受傷掩蓋了自己修為的真實境界,方才不過是險勝,趁著龍逸萱出神的時候,突然出手,擊敗龍逸萱,贏得賭鬥。

    加上這些婢女一個個削尖了腦袋的奉承七公主龍逸萱,怎麼會說姜離半句好話,這時間一久,這假的自然就成真的了。

    只不過,姜離卻忽略了場中還有另外一個明白人,這方少青可不似龍逸萱那樣胡鬧,他城府頗深,心機極重。

    從方才不過幾招的對決中,他似乎看出了什麼,並且下決心要拉攏姜離。

    「絕對是天才,這才十幾歲的年齡,就踏入了真力境,還擊敗了七公主,這樣的實力,足以我方家拉攏,若是加以利用,假以時日,只怕又是一尊大高手。」方少青以一種如獲珍寶似的眼光看著姜離。

    此時,姜離扶著林城已經來到了御花園,準備返回自己的小別院,林城受了重傷已經昏迷了過去,忽然聽見,半空中有人吟起詩來。

    「忽聞一夜春風來。」

    一處石亭上,正有一位身穿宮裝的女子,正背對著他。背影窈窕,如仙子臨塵,超凡脫俗。



    上一頁 ←    → 下一頁

    小青銅你別慫我家後門通末世劍王傳說大明最后一個狠人神級大魔頭
    聖者降臨權少,你老婆要跑了我的1979道之血單兵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