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醫聖 » 第四百二十七章 婚禮開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絕世醫聖 - 第四百二十七章 婚禮開始字體大小: A+
     

    這小胖子實在是煩人,一路上跟著姜離,簡直是煩不勝煩,搞的姜離心臟都要爆炸了。

    姜離不管是威脅還是怎麼的,這胖子一路上來,都沒松過口,說起來話來,那叫一個喋喋不休。

    姜離直接動腳了,一腳把這胖子給踹飛,踹出去了很遠。

    胖子在眾人驚訝的目光中,猶如一隻皮球落在了草地上,完美的拋物線,讓這胖子,似乎沒有受到,著力受到的傷害降到了最低。

    姜離連忙跑了,生怕被這胖子吵的腦子都炸了,好在他有望月步,跑的賊快,一溜煙就沒人影了。

    胖子拍了拍身上的灰塵,站了起來,一臉笑容的看著姜離,他似乎認識姜離,看著姜離離開之後,不再追趕。

    姜離繞到了城堡的另外一邊,他發現,這裡的警戒,比起剛才的正門,更加的森嚴了。

    「難道夏涵在這?」姜離心中一想,頓時反應了過來。

    這裡較之別處比較,處處透露的不尋常,而且,這裡的衛隊,似乎非常的多。

    姜離裝作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在這裡閑逛,果然,下一刻他就被人給攔住了,那人舉起了手臂,把姜離攔住,說道:「這位貴賓,麻煩請止步。」

    姜離抬頭看了一眼,用那種標準的紈絝神態,斜睨了這人一眼。

    「我們家主吩咐了,這再往前,就是禁區,貴賓您能能進入了,所以抱歉了,有對不住的地方,多多包涵。」

    那夏家的子弟說話很客氣,今天來的都是些什麼人,他們心裡還能沒數嗎?隨便跳出一個來,都不是他們這些普通子弟可以得罪的起的。

    先不說四大家族的子弟,就是一些二流家族的高層來了,他們也不敢造次。

    「原來如此,那不好意思了,我卻偏要闖一闖。」姜離露出了笑容,看著這兩人,心中滿是冷笑。

    就在那兩人還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的時候,姜離的手指快速指點,在那兩人的昏睡穴上輕輕一點。

    那兩人頓時倒地,沉睡不醒了。

    「這裡一定有古怪。」姜離心中想到。

    他不會蠢到去夏涵的房間搶親,那裡肯定設置下了天羅地網,這種愚蠢的事情,他是一千個,一萬個不會去做的。

    就在這個時候,姜離忽然發現,自己來到這個地方,會不會是有人故意為之的呢?那小胖子剛才明顯是把自己往這個方向趕。

    這種情況,他不得不仔細斟酌,想到這裡,他停住了腳步,仔細斟酌起來。

    不過,這事情是不是真會這麼蹊蹺,也許是巧合呢?

    就在這個時候,姜離的不遠處傳來了腳步聲,姜離連忙躲了起來,把那兩人也拖向了一旁。

    來人是換崗的,也是兩個人,都是夏家的子弟,他們來到這,發現沒有人,不禁疑惑的說起了話。

    「咦?這倆小子,是不是提前溜號了,這家主交給我們看著這,可不就是因為未來夫人就在不遠處嗎?」

    「是啊,這倆小子是不是不要命了。」

    「這事咱們替他瞞了,不過回頭得找他要頓酒喝,不然這事不能完。」

    「是啊,這倆小子,沒一個好屁。」

    姜離心中一喜,自己這還真是誤打誤撞,沒想到一下子就摸到了夏涵的所在,他們口中的家主夫人,除了夏涵還能有誰。

    此時,五樓頂層,夏天侯的房間之中,可惜現在已經換人了,這裡已經成為了夏元的寢室,夏天侯的屍體,都不知道搬到哪裡去了。

    一代梟雄就這樣落下帷幕,實在是讓人唏噓與感嘆的。

    夏元此刻坐卧不安,因為等了這麼久,婚禮馬上要開始了,這姜離竟然都是沒有出現,他現在有預感,感覺這姜離已經潛伏進夏家了。

    否則的話,這麼渾的水,怎麼會一點波瀾都沒有。

    姜離這個人,詭詐機警的很,要是說,讓他放棄這次的行動,那是不可能的,但是讓這傢伙,如果做點什麼大事,那顯然是極有可能的。

    「來人。」夏元坐不住了。

    立刻就有兩人走了進來,行禮道:「家主,有何吩咐。」

    「帶人徹查,我感覺姜離已經潛伏進來了,對了,夫人那邊有什麼動靜嗎?」夏元問道。

    「夫人那邊一直都很配合,似乎一直沒有什麼動靜。」

    夏元點點頭,但是他不相信夏涵會這麼心甘情願的嫁給自己,只有一個解釋,可以解釋得清楚她現在的想法。

    她在等姜離,今天的婚紗,夏涵根本就不是為自己穿的,她是為姜離穿的。

    想到這裡,夏元心中就有一股怒火燃燒起來,那怒火足以把人融化成灰燼。

    「走,去夫人房裡看看。」夏元似乎有些按捺不住。

    他小腹之中有一股欲.火,在其身體之中,存在許久了,他現在就恨不得把那夏涵扒光,然後行那猥褻之事。

    因為姜離的存在,這事情,已經拖了許久了,而且,這夏涵也是抵死抗拒,甚至幾次要自殺,言稱,非得自己娶了她,才能行魚水之歡。

    所以這夏元才要大張旗鼓的準備這麼一個婚禮,一個是給夏涵一個交代,而自己也算是光宗耀祖了。

    此時,姜離已經慢慢的摸進了裡面,繞過城堡之後,他發現,距離城堡那不遠處,有個小木屋,在其周邊還修建有涼亭水榭,看起來格外雅緻。

    姜離欣喜若狂,這裡應該就是夏涵的所在了。

    他連忙朝著那小木屋處摸去,他這才發現,這小木屋人來人往,都是一些女人,他們手上拿著各種各樣的化妝品,還有婚紗衣服。

    一看這仗勢,這夏涵在裡面,只怕是八九不離十了。

    「果然是在這,運氣真好。」姜離心中一喜,迅速的靠近。

    他來到了小木屋旁,透過窗戶,果然看到了夏涵的臉,此刻,夏涵的臉上化了淡妝,將那原本就極美的臉蛋,襯托的更加出塵脫俗,身上則是換上了一件潔白無暇的婚紗,讓其整個人的氣質,看上去,越發的完美了。

    「這姑娘是誰啊,實在是太美了。」姜離揶揄。

    而此時,在屋子之中的夏涵,似乎聽到了姜離的呢喃,連忙起身,抱著裙子朝著外面看去。

    她這一看,就看到了躲在木屋後面的姜離,她欣喜不已,想到自己身上的打扮,不由得羞紅了臉。

    夏涵心裡早有感覺,她早就知道姜離會來找她,她對夏元只是加以推諉,她心中堅定著一個信念,因為他知道,姜離肯定會來找她的。

    「姜離。」夏涵心中滿是欣喜。

    這一次的婚禮,她從心底,當成了她個姜離的,因為這個世界上,只有姜離才可以當她夏涵的丈夫。

    碰!

    一道劍氣凌空站下,這一棟小木屋被姜離手中的含光劍,劈成了兩半,姜離一步躍出,身手入懷,把夏涵給抱了回來。

    夏涵笑容甜美,臉色出現了那種少女似該有的幻想,她被姜離抱在懷中之時,臉上滿滿的都是幸福。

    這個時候,正在路上的夏元,一眼就看到了自己修建的小木屋倒閉,他看到了自己的小木屋毀於一旦。

    「是姜離!」夏元目眥欲裂。

    姜離終於來了,他還是沒有放棄。

    夏元腳步一踏,凌空飛起,迅速逼近了小木屋。

    姜離感覺到了身後一縷濃郁的血氣,迅速逼近了自己,不用想也知道是那夏元來了,這夏元渾身散發著一股強烈殺氣,血氣從其腦間迸發,蕩漾出一縷又一縷的真氣。

    砰砰砰!

    那真氣堪比子彈一般,射向姜離,鋪天蓋地,那血氣直接洞穿了地面,就連夏涵身邊幾位伺候她的化妝師,都沒有人倖免。

    可見這夏元的殘忍,為了殺姜離,已經不擇手段了!

    「夏元!你還要不要臉!「夏涵氣急敗壞。

    這些化妝師可都是無辜的,這夏元竟然連他們都要殺!這簡直是太混蛋了!

    姜離冷眼掃了夏元一眼,看到地上那些心臟處滿是血洞的女人們,皺眉問道:「夏元,他們都是無辜之人,你還有一點人性嗎?」

    「人性?哈哈哈,姜離你跟我說人性?」夏元狀若瘋狂。

    他的一雙眼睛,在看到自己大婚之日,自己的新娘,竟然在別人的懷裡,他怎能不嫉妒,怎能不發狂?

    這個人,其實是個悲情人物,只可惜,他並不是這個時代的主角,卻還要偏偏去爭一些不屬於他的東西。

    有些東西,不是你爭就可以弄來的,不是你的,終究不是你的,強求不得。

    「你已經成為了一個瘋子,無藥可救。」姜離搖頭。

    「呵呵,這人性問的真好,我母親病死的時候,夏家可有人在?我夏元快要被他們打死的時候,夏家可有人在?現在你跟我講人性?跟我說這些,哈哈哈,姜離,你搶我夏元的女人,我就要你的命,多說無益動手吧!」夏元大笑。

    「你的女人?你知道這句話,我有多討厭嗎?」姜離臉色也冷了下來。

    夏涵也是如此,她可從未答應要嫁給夏元,只是這夏元,一廂情願而已。

    姜離直接動用了雙劍,承影含光在手,劍氣衝天,他動用雙劍的實力,不可小覷,鋒芒凌厲無匹。

    到處就連跟齊長卿作戰的時候,姜離都未曾動用過雙劍,現在可以說,他的雙劍,就是他的最強攻擊手段。

    他完全可以左手姜家劍,右手太極劍。

    「雙劍?很好,我倒是要看看,你最近多了多少的長進,來吧!「夏元冷笑起來。

    」這句話應該我問你,手下敗將。「姜離腳步一踏,迅速飛掠了出去。

    這一刻,夏元才看到了姜離的全部實力,他發現,姜離的身影,似乎比劍要快的多,那手掌舞動,劍影爍爍,根本看不清。

    夏元的血神功,也在這一刻,全面爆發,那渾身的血氣,將其襯托成了一個地獄修羅,一身的血煞之氣,看上去駭人無比。

    」你這是找死!徹徹底底的找死!「夏元大吼,自負無比,他只用一雙肉拳對戰姜離的雙劍!



    上一頁 ←    → 下一頁

    女總裁的神級傭兵穿越財富人生天相神醫十里紅妝:明妧傳宅之崛起
    穹頂之上諸天劇透群穿成女配媽媽怎麼辦?逆天戰神蜀漢之莊稼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