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醫聖 » 第四百二十六章 夏家大婚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絕世醫聖 - 第四百二十六章 夏家大婚字體大小: A+
     

    話音剛落,姜離就踩著望月步,迅速的離開了夏家,他大口的咳血,身體狀況,非常的糟糕。

    這血神功不虧是夏家的禁術,威力剛猛,冠絕天下。

    他與這夏元對了一拳,夏元雖然是倒退了幾步,但是他氣血激蕩,險些撕裂經脈。

    」這夏元修鍊了禁術,實力暴漲,我與他還是有一截距離,不能硬拼。「姜離心中想到。

    夏元的拳鋒,無比的凌厲,這威力,可是剛猛的很。

    姜離的北斗神拳,雖然神妙,可是境界上相差太多,這身體素質上,不知道差了有多少,夏元所能調動的力量,實在是恐怖。

    他對於道的領悟,似乎也在姜離之上。

    」這血神功,竟然能在一個月之內,將一個普通的丹勁高手,提升至此,實在是厲害,不過,這血神功,肯定有致命的缺陷,否則的話,不會這麼厲害。「姜離心中暗自想到。

    血神功既然被列為夏家禁術,那就說明,夏家的祖先,不想後人修鍊此法決,這法決之中,一定是有什麼致命的缺陷,才會至此。

    否則的話,這血神功如此神妙,這夏家人人修鍊,夏家豈不是早就縱橫天下了,現在只怕整個華夏都是他夏家的人。

    姜離知道,這東西不符常理,這血神功,一定透露著蹊蹺,不過,眼下這眼神功,也唯有姜承遠抗衡的了。

    實際上,姜離是不像姜承遠太多出手的,他發現姜承遠的身體似乎有古怪,有問題,這老傢伙每次都手,都帶著顧及。

    越是這樣,姜離的心中就越是不安,生怕姜承遠出什麼意外。

    所以,現在姜離是能不讓姜承遠動手,就不讓,不過他估摸著,自己也該突破了,自己的拳法,已經修鍊到了一個高深的境界,很快就要突破了。

    如果他這三天內,可以突破到悟道境,反倒是有一戰之力的資本。

    這夏元的血神功,再強終究是有極限,可是他的北斗神拳,可就不一樣了。

    唯有達到悟道境,真正的可以上體天心,才能領悟到道,才能讓自己的拳法,變得更強,這是唯一的出路。

    姜離很清楚,這事情,到底該怎麼做,才能做到最完美,只不過,這百家拳法,始終是一種束縛,想要打破這一切,還需要姜離的大毅力。

    他回到了酒店,發現姜承遠正在自己的房間中,等待著他。

    」喲,大晚上的又私會哪個小情人去了,看你這一臉不高興的樣子,怎麼著啊,有啥不開心的,說出來讓我開心開心?「姜承遠一副幸災樂禍的樣子。

    姜離瞪了姜承遠一眼,他將身上的衣服脫下來,準備去洗澡。

    這三天,他要拼搏一把,看看能否突破悟道境。

    」小子,有些事急不來,你這一臉的狗急跳牆樣,小心走火入魔。「那姜承遠也是人精,怎麼會看不出姜離的急不可耐的樣子來。

    」你又知道什麼了?「姜離問道。

    淋浴頭嘩啦啦的落著,一滴滴水,順著姜離那完美的流線型肌肉緩緩流淌下來,水滴聲,在這一刻,似乎成為了姜離心中唯一的聲音。

    」有些事情,順其自然,小子千萬不可強求,否則傷人傷己喲。「老爺子奉勸道。

    姜離點了點頭,自己爺爺提點的事,尤其是悟道境,這一重境修鍊的好壞,直接影響虛境的成就,萬事急不得。

    自己在這一境之中,似乎是太過急躁了,差點就多入了下乘,這事可不能這麼簡單的劃過去了。

    現在他要靜下心來,仔細的觀察自己的情況,適合突破的時候再突破,強行突破,別最後救不了夏涵,反倒是連自己都倒下了,那才是得不償失。

    」我這個時候,怎麼會亂了方寸,真是關心則亂。「姜離心中一動。

    姜承遠坐在電腦上,打起了遊戲,老爺子對某一款對戰遊戲,似乎非常感興趣,只要一有閑功夫就會玩。

    夜晚,姜離盤膝坐在床上,開始進行吐納修鍊,他心中的每一門拳法,開始從其心間劃過,這一門拳法,就是一個世界。

    姜離帶著這多的世界,想要糅合到一起,確實是難。

    可是如果有一個凌駕於其上的大世界,那反而成為了最好的辦法。

    這一門門拳法運轉,每一個人影,想對稱一門拳法,這些東西流淌在姜離的心間的時候,總是讓人覺得心神舒坦。

    三天的時間,姜離徹底靜下心來,療傷修鍊,之前受夏元那一拳的力量也終於是恢復過來,這三天以來,姜離雖然沒有突破,但是覺得心境越發圓滿了。

    他的體力,比之前更加充沛,連真氣也雄渾了不少。

    他整個人達到了最巔峰的狀態。

    「今天可是個好日子。」姜離笑了起來。

    他今天準備去搶親,準備去把自己喜歡的女人搶回來。

    他早晨起來沒有跟姜承遠說一聲,然後轉身就出了房間。

    另外一間房間,姜承遠似乎已經聽到了姜離的腳步聲,他畢竟是超越虛境的高手,只要他想聽,整個樓層的一舉一動,他都能聽的一清二楚。

    不過為了能聽到姜離的腳步聲,他這一晚上,可是聽了不少的污言穢語,因為這裡畢竟是酒店。

    「我這老頭子的耳朵啊。」姜承遠搖頭。

    姜承遠見姜離走遠了,也不著急,慢悠悠的起了床,這會還早,就算他去了夏家也做不了什麼。

    今天,夏家新任家主夏元大婚,四大家族,全部受邀前往夏家觀禮,四大家族的人,可以說沒有一個是善茬,這夏家可是他們的眼中刺,儘管這夏家再低調,可是這做一舉一動,怎麼可能瞞著他們。

    夏家因為之前是有夏天候,所以一直施行著低調的政策,可是現在這家主換了夏元,那一切可就多變了味道了。

    夏元施行的政策,跟那夏天候,是完全相悖的。

    夏元興許是壓抑了一輩子,總想得為自己出口氣,繼位一直高調無比,雖然沒有做什麼出格的事,那是因為夏家老祖存在。

    一旦夏家的老祖逝世,到時候說不定會為夏家惹來什麼災難。

    現在是不過是因為夏家老祖還尚存,能壓制住一些這夏元。

    今天的京都,無疑是很熱鬧的,街上不斷有豪車經過,路上的不少的行人都停下來駐足觀看,這街上都快成豪車展了。

    這京都里有頭有臉的人物,都被夏家邀請去了,就連孫家,這樣的中醫家族,也是去了不少。

    夏家在京都的人脈可見一斑,這是一個龐大的家族,有者數百年的積蓄,其能量之可怕,簡直無法想象。

    姜離也在這人群之中,他趁機上了一輛車,跟著這些大家族的人,朝著夏家走去。

    此刻的夏家,張紅結綵,到處都是一片喜慶洋洋的景象,只不過,身為這次的新郎官,夏元卻是怎麼都高興不起來。

    因為他知道,姜離一定會來攪局的,這婚禮肯定不會進行的那麼順利。

    姜離那詭異的步法,是他現在也頭疼的,如果姜離想要救走夏涵,也不是沒有可能。

    不過,他已經在這裡留下了天羅地網,只要這姜離敢來,他一定要讓這姜離死無葬身之地,而且他在夏涵身邊,也布置下了不少的陷阱。

    他自認是做到了萬無一失,所有的一切都算到了,就等這姜離來了。

    「姜離,我就等你來了,希望你別讓我失望啊。」夏元想到這,嘴角不自覺浮現出了冷笑。

    這姜離根本就是在尋死,根本不配!

    他根本不知道,姜離已經易容,改變了模樣,坐車來到了夏家。

    在門外設置的數種陷阱,此刻在姜離的眼中,都已經被姜離給瓦解了。

    「夏元,任憑你聰明絕頂,也是沒用。」姜離笑了起來。

    他已經發現了夏元來之前路上布置的崗哨,這崗哨都布置到夏家之外去了,這人手可是不手,不過這樣一來,這夏家肯定是內部空虛。

    姜離對夏家唯一忌憚的,就是那夏家老祖,還有夏元。

    夏元的血神功,確實厲害,他必須要注意。

    來到這裡,姜離就是一個普通的賓客,只要他不做過分的大動作,肯定不會有人注意到他的。

    而且,他現在要先看清楚夏涵在哪,這夏元既然要把婚禮辦的這麼大,自己不狠狠打他一個耳光,他就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這笨。

    姜離捧著一杯香檳,四處亂逛起來,這個時候人群之中的一位小胖子,圓鼓鼓的肚子,胖胖的臉蛋,唯一值得說的,就是那一雙,特別亮的眼睛。

    這一刻,這小胖子似乎盯上了姜離,看著姜離眼睛一紮也不眨。

    姜離也感覺到了似乎有人在看著自己,不由得皺了皺眉。

    「這胖子什麼來歷,難道看出我易容了?」姜離心中一動。

    小胖子連忙走了過來,向著姜離打起了招呼,說道:「這位兄台,我看你骨骼精奇,玉樹臨風,英武不凡。」

    姜離頓時愣住了,這都哪跟哪啊?自己這張面具,做的很普通的好吧,這傢伙這話可是滿嘴跑火車,沒有一句是真的。

    姜離也是無語了,轉頭就走,根本懶得搭理這傢伙。

    不過這小胖子,似乎根本就不準備放過姜離,接者跟姜離搭話。

    「胖子,你要是再說話,信不信我揍你?」姜離實在是被煩的不行了。

    小胖子咧開嘴,嘿嘿一笑,看著姜離,總是露出一絲絲不好意思的表情來。

    「我人實在,大哥你別在意。」胖子說道。

    姜離一個趔趄,險些栽倒,你說話還實在?你說話要是實在,這天下還有實在的人嗎?

    他這是真的無語了,這胖子,可不僅僅是跑火車,連飛機估計都要飛起來。

    「停,停,停,哪涼快哪呆著去,你幹嘛啊,怎麼這麼煩人。」姜離皺眉。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之惡魔君王女總裁的神級傭兵穿越財富人生天相神醫十里紅妝:明妧傳
    宅之崛起穹頂之上諸天劇透群穿成女配媽媽怎麼辦?逆天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