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醫聖 » 第四百一十二章 上古七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絕世醫聖 - 第四百一十二章 上古七脈字體大小: A+
     

    轉眼間就過了七日,一連七天,澹臺老祖都在閉關修鍊,全力恢復實力,他的修為其實早已入虛境了,只不過因為這千化之毒,耽擱了幾十年,直到遇到姜離,這才為他解毒,讓他重新修鍊。

    一時間,姜離成為了澹臺一族的掌上英雄,這樣的人人才,實在是讓人驚嘆與佩服。

    現在,姜離在澹臺家的地位,真是高的可怕,除了澹臺千流之外,其他的人,見了他竟然都要行禮,搞的姜離很是不適應。

    不過時間一長,慢慢也就習慣了。

    每天的這個時候,姜離都會在校場上打拳,而姜承遠就在一旁觀看,盯著姜離打拳。

    姜離現在的境界,達到了一個瓶頸,想要突破是不可能了,能夠加強戰力的,也就唯有拳法跟劍術了。

    由於上次,姜離觀看大長老的拳法,已經感悟到了自然之力,他此刻,劍術距離跨入天人合一,也不遠了。

    他現在只是需要一個合適的機會去突破,一個完美的機會。

    此刻,姜離的身法非常的迅速,在校場上縱橫馳騁。

    姜承遠一邊飲茶,一邊看著姜離修鍊,時不時指點姜離幾句,尤其是望月步,姜承遠早已修鍊至大圓滿境界,對於姜離這個剛剛小成的人而言,姜承遠一句話,遠勝他苦修一個月。

    「這裡,這裡,說了這裡要主意腰部,不是步法,你怎麼這麼笨,沒一點我的風采。」

    此時姜承遠正站在石台上,指指點點,頗有些,頤指氣使的感覺。

    「老頭子你就會說風涼話,這麼多的沙包,能不被擊中就不錯了。」姜離搖頭。

    「你說什麼?小子你還想不想練了!」姜承遠罵道。

    「練,練。」姜離悻悻。

    這幾日,為了鍛煉姜離的望月步,姜承遠特意做了梅花樁,而在這梅花樁中間,距離狹小的驚人,最多只能通過一個人。

    可是,除了這梅花樁,還有無數的沙包,姜離要做的,就是不僅要通過梅花樁,更要將這些沙包躲避開。

    這可不是開玩笑,這可是一項大工程,想要修鍊到這一步,需要付出的難度,簡直難以想象。

    本來距離就狹小,還要躲避沙包,這幾乎根本就不可能做到。

    即便是姜離,這麼多天來,也僅僅只是做到過一次。

    按照姜承遠的話說,只要姜離能躲避過這些沙包,他的望月步就可以出師了。

    不過,這幾日以來,姜離發現這姜承遠的身體一直有些古怪,氣息時強時弱,而且,姜離通過把脈發現,這姜承遠的真氣,似乎依舊有些不通暢。

    不過,姜老頭的口風很緊,不管姜離怎麼套,就是套不出半句來。

    這讓姜離很著急,而且還上火,他認定姜老頭的身體一定是出問題了,否則不會這樣。

    不過,最讓姜離無可奈何的是,姜老頭無論如何也不肯多透露一個字。

    索性,姜離就懶得管了,等出問題的時候了,自己還是有信心可以救的。

    現在他的醫術水漲船高,眼界與以前的早已不可同日而語,就算是死人,姜離都有信心將他從閻王那啦回來了。

    姜承遠肯定是練功的時候出了一點小毛病,不想讓自己擔心,所以才不告訴自己的。

    畢竟以他這種實力的人,還能有什麼事情困擾他。

    轉眼間,時間又過去了半個月,姜離的修為已經趨於小圓滿的境界,他將這幾日的領悟都消化了,而且,就連澹臺明的千化之毒,也完全解除了。

    就在今天,七脈論劍終於是要召開了,這草原之中的七處醫門勢力都會來到千絕山。

    最近這半個月,千絕山無疑會成為草原上,最為熱鬧的地方。

    七脈醫門,分別是昆崙山、天山、長白山、天柱山、不周山、陰山以及千絕山。

    這七脈就是這片草原上的隱世醫門,所有的人到時候都會到場,而且,醫門之中的長輩,會帶著他們門中的天才,來到這裡,進行論劍。

    不管怎麼樣,在這些醫門的人眼中,這武力才是立派的根本,如果連山門都守護不住,談何造福世人。

    到了中午的時候,已經有七脈的人陸陸續續的到了,姜離的心境則是無比的恬淡,一直在校場上修鍊,也不去湊這個熱鬧。

    姜承遠這會倒是不在他的身邊,跑去找澹臺明論道去了。

    這一天,千絕山下了大學,許多來人,都是披著大裘來的,這雪山中的氣候格外寒冷,一些修為稍弱的,根本扛不住,必須要用大裘來禦寒。

    「咦,那個人好奇怪,這麼冷的天,竟然不傳裘衣禦寒。」一名清脆的聲音說道。

    她跟一群人來到了校場,看到了只穿一身勁裝武衣的姜離,不由得驚奇道。

    「師妹你有所不知,這人才是真正的高手,根本無懼寒冷,無論氣候如何,對人家都沒有絲毫的影響。」一名男子說道。

    當中有一名男子似乎很不服氣,聽到這男子誇姜離,頓時忍受不了說道:「我就不信,這人一定是裝的,我們來的人,除了大師兄外,誰能有這份實力?這人才多大就能跟大師兄相提並論?」

    「我看也是,這人肯定是裝的,要不就是有自虐傾向。」

    「對我看也是。」

    這一群人,你一言我一句,由開始的驚詫姜離的實力,到了最後,所有人都在鄙夷姜離。

    姜離自然是聽到了這些話,不過卻懶得搭理,這群人不過鼠目寸光而已,還真把自己當做一回事了。

    「你們瞎說,人家明明就很厲害,不信你看,他出劍的速度多快。」身穿白色大裘,個子小巧玲瓏的美少女說道。

    她看了姜離一眼,頓時就認定了姜離肯定是一個高手。

    「小師妹你可別被這些人蒙蔽了雙眼,待師兄前去試試。」一名身材高大,說話極為自信的男子走了出來。

    他看著姜離,似乎根本不相信,姜離有這樣的實力,這一會,在他看來,姜離只不過是故作堅強。

    那高大男子,走向了姜離,眼神之中,帶著一絲蔑視,他雙手抱胸,冷笑著看著姜離,說道:「喂,小子,這麼冷的天,你就傳武士裝,不怕凍死嗎?」

    姜離斜睨了這人一眼,並沒有理他,依舊專心致志在練自己的劍。

    「浩英,你被人鄙視了啊,人家根本把你沒當一回事啊!」

    「你被人無視了啊!」

    一群人紛紛起鬨,這些人的年紀也就跟姜離相仿,畢竟都是年輕人,年少熱血,被人這麼一激,哪裡受的了。

    那被稱作浩英的男子臉色瞬間漲紅,死死的瞪著姜離,眼中一雙眼睛,快要噴出火來。

    「我再跟你說話,你沒有聽到嗎?」浩英說話,伸手就去抓姜離。

    可就在這個時候,姜離的身影剎那間消失了,就在眾人的眼前,下一刻,他出現在了他另外一個方向,繼續練劍,旁若無人。

    「哇,好厲害。」那十分可愛的少女驚嘆道。

    都說自古女人就是紅顏禍水,尤其是美麗的女人,這句話真是一點都不假,他這一稱讚姜離,頓時讓浩英的臉更火辣了,好像感覺自己承受了多大的侮辱一樣,恨不得上前跟姜離仔細理論一番。

    他又走進了姜離,說道:「我叫孫浩英,請賜教。」

    「我沒空記住你的名字,麻煩請讓開。」姜離的心態比他們要老成的多,這種幼稚的行為,實在是讓他提不起半點興趣。

    眼前這少年,也無非就是剛剛凝練出了內勁,連暗勁都沒有修鍊出來,更別提化勁了。

    這修鍊一途,修鍊出九重內勁來,才能化為暗勁,然後從暗勁抓化成化勁,最後才是丹勁,才是悟道境。

    這一條路漫漫,非常的久遠,想要走出個所以然來,必須要有毅力,還要有天賦。

    先不說其他,就是修鍊出內勁這一步,把多少人卡在了門外,許多人窮盡一生,也難窺其境。

    這個年輕人,顯然剛踏入了內勁,但是卻意氣風發,顯然在門派也是備受追捧。

    按照一般的年齡來算,在他的這個年齡,可以練出內勁,已然算不錯了,三十歲前可以踏入化勁,便可以稱作出類拔萃了。

    化勁之前,一般都是沒有什麼難度的,只要你能入們,然後肯勤學苦練,時間一長,自然就會踏入化勁。

    修鍊出內勁是一道門檻,化勁到丹勁,又是一道檻,然後丹勁進入到悟道又是一道檻,悟道到虛境又是一道門檻。

    這青年走過來,趾高氣揚的對姜離。

    可是殊不知,他們還在修鍊內勁的時候,姜離已經在修鍊丹勁了。

    「我在跟你說話,你沒有聽到是不是!」孫浩英憤怒的看著姜離。

    姜離斜睨了這人一眼,收劍而立,然後淡淡的吐出一個字,說道:「滾!」

    孫浩英吃了一驚,沒有想到,姜離竟然敢這麼罵他!

    「小子你找死!」

    孫浩英臉色聚變,攥緊拳頭,使出一招拳法,朝著姜離砸來。

    可是他的拳法,在姜離的眼中,就猶如蹣跚學步的嬰兒一般,非常的粗鄙,換句話說,這也能叫拳法?

    姜離緩緩的伸出一根手指,在那孫浩英的額頭上,輕輕一點,頓時那孫浩英的身體才朝著前方一倒,竟然被姜離一根手指給彈開了。

    這就是實力於境界的差距!

    姜離的一根手指,可以輕易的碾死對方,只不過跟這群年輕氣盛的年輕人,犯不著。

    實際上,他都忘了自己,也才是個二十二歲的青年。

    孫浩英摔了一跤,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他驚訝的看著姜離,因為他根本沒有感覺到,自己是如何跌倒在地上的,好像姜離就僅僅只是動了動手指。

    難道自己在姜離的眼中,他連姜離動手的資格都沒有嗎?

    不過此刻,他已經知道了跟姜離的差距,再也不敢造次了。

    「咦,是大師兄耶。」可愛的美麗少女驚叫起來。

    遠方,正有一名高大男子,龍行虎步,一看就是那種頭角崢嶸的年輕人。



    上一頁 ←    → 下一頁

    伊塔之柱異界全職業大師龍潛都市古井觀傳奇主神大道
    一次性總裁,別囂張!我有一把斬魄刀女神老婆愛上我第九特區前任無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