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醫聖 » 第三百九十三章 蹊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絕世醫聖 - 第三百九十三章 蹊蹺字體大小: A+
     

    姜離看著那石壁上的血液,不動聲色,但是以他的感覺,多半是這裡有問題,除了他之外,似乎沒有人注意到這一滴血液,

    不過,姜離卻很意外,今天的事情,讓他覺得總有些蹊蹺。

    「姜離兄弟。」

    在這守門的北山族人熱情的跟姜離打起招呼來,姜離也是微笑著回應,由於姜離這幾天,在北山氏族之中,幾乎是老師一般的形象,部落里不少的孩童都在隨著他修鍊。

    也由於這一個原因,姜離的地位在北山氏族也是水漲船高,在不少人眼中,姜離都是宗師一樣的存在。

    「最近有什麼有沒可疑的人來過?」姜離問道。

    幾位守護門外的大哥,都是微微一愣,然後說道:「沒有啊。」

    姜離點點頭,不過卻上了心,現在任何的風吹草動都要當一回事,任何的蛛絲馬跡,都可能是叛徒留下的痕迹。

    有一些事情,必須要注意,而且還要非常的注意。

    姜離留了個心,他心中頓時有了計劃,周圍的人神色異常的看著姜離,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是姜離卻是知道,這事情起因到底是什麼。

    到了夜晚,姜離換上了普通北山氏族人的衣服,站在了入口處。

    「咦,怎麼見你這麼面生啊,沒見過你啊。」一名北山氏族的人說道。

    姜離連忙轉換了嗓音,將其嗓音換成了一名他認識的北山氏族的人。

    「我是北山流。」姜離說道。

    「流?你這臉怎麼了?怎麼用黑紗遮著?」那人問道。

    「別提了,今天運氣不好,摔了一跤,破相了。」姜離一副晦氣的口氣。

    「哎喲,那我可得好好看看吶,啊?哈哈哈。」一群人轟然大笑。

    姜離沒好氣說道:「你們這群傢伙,就不能盼我點好嗎?」

    姜離這麼一說,又是引來了一陣的大笑。

    所有人似乎都跟姜離非常熟,看來這北山流的人緣確實非常不錯。

    姜離今天晚上準備在這守一晚上,看看這裡到底有什麼情況發生沒有。

    夜晚,北山一族很安靜,因為天黑了,很少的人家用燈油,古代的老百姓比較貧窮,所以一般是天黑了就上床睡覺,連油燈都捨不得點。

    北山氏族似乎也把這一習慣保存了下來,天黑了,就上床睡覺,燈都不點。

    北山氏族一眼望去,一片漆黑,姜離心中一片寧靜,他就靜靜的靠在石壁上,一言不發,假裝睡著了一樣。

    「流?」

    就在這個時候,忽然間有人開口了,似乎在試探姜離有沒有沉睡過去。

    「走開,你這樣不保險。」

    那人一巴掌朝著姜離的脖頸處砍去,想要把姜離擊暈。

    姜離心中一動,這人的力量並不大,對他構不成什麼威脅,也就索性讓挨上此人一掌。

    姜離脖子一歪,裝作真的昏了過去,看樣子頗有些凄慘。

    不過他只是裝的,憑那人的力道,連層皮都傷不了姜離的。

    「這不就好了,真是麻煩。」那人說道。

    旁邊的一群人嘿嘿笑了起來,不一會,就有人吹起了哨子,似乎在發出某種暗號。

    「還是至尊大人神機妙算,知道景逸那兩個蠢貨色辦不了事,才讓我們潛伏在北山家。」

    原地之中,只見有兩名人摘下了臉上的人.皮面具,露出了他們原本的面貌。

    「你可別說,這北山氏族裡有兩個少婦,那可真是,水靈的很啊,這可比小姑娘帶勁多了。」

    「哈哈,就你會挑,老子挑的也不錯。」

    「這幾天可真爽。」

    一群人嘿嘿淫笑起來,姜離心中怒火叢生,這群人,竟然殺了人,假扮北山氏族的丈夫,最後還要奸.淫.人的妻子!

    這群至尊堂的人,也太過下三濫了!

    「不能急,他們背後應該還有頭目。」姜離心中暗道。

    果然,就在這時候,不遠處的半空之中傳來衣袖拂動的聲音,原地聚集的幾名「北山氏族」的人,立刻跪下參拜。

    「拜見大統領。」

    姜離稍微露出一條岩縫,只見那所謂的統領,竟然是一名青年,模樣與北山秀有幾分相似。

    「難道是北山秀的大哥?」姜離心中一愣,連忙反應過來。

    這一場大戰之後,姜離記得好像北山秀的大哥,似乎死去了,沒想到現在竟然又復活了。

    這也是北山秀恨姜承遠的另外一個原因,他最敬愛的大哥,因為姜承遠離世了。

    殊不知,他的大哥早就被人暗殺了。

    「人都到齊了嗎?」那位神似北山秀大哥,北山海的人開口了。

    「大統領,除了老七那天被人殺了,其餘的都到齊了。」

    「技不如人,廢物而已,好,接下來,隨我去滅了這北山一族,姜承遠的屋子周圍,我早已布滿了毒藥,只要這老東西開門,那毒粉立刻就會隨風吹入屋子裡,就算他真的破碎虛空,也不是對手!」大統領說道。

    「大統領英明。」

    「走。」

    「這還有一個,先幹掉他再說。」

    一名黑衣人似乎發現了姜離的存在,舉起手中的屠刀,就要殺掉姜離,可就在這時候,姜離的眼睛陡然間睜開,手中的含光射出了奕奕光彩。

    「你們可能走不了了。」

    咻!含光出鞘,直刺在那人的額頭上,一劍飛血,當場斃命。

    噗通!

    那人還沒有反應過來,甚至沒有看清楚姜離的劍,然而他已經倒下了,倒下的無比痛快。

    姜離站在了眾人身前,將面紗一揭而下,平靜的看著眼前的眾人。

    那群傢伙做夢也沒有想到,姜離竟然會在這裡,他們行事都無比小心,可以說是如履薄冰,可是還是被姜離發現了。

    這個年輕人也太可怕了,不僅修鍊天賦高的一塌糊塗,難道就連這心智,也是如此近乎妖嗎?

    大統領模樣很年輕,當他私下人.皮面具之後,依舊是非常年輕。

    他的肌膚很細膩,就像是初生的嬰兒一樣,手指綿長,身材纖細卻有著一股危險的氣息,即便是這樣,姜離依舊不敢小覷他。

    「這人也是丹勁!」姜離心中一動。

    氣息不是那麼危險,但是對於姜離而言,依舊是一種威脅。

    姜離掃了這一傢伙一眼,手中的含光劍微微一顫,似乎有了感應。

    那青年抬頭看了姜離一眼,也拿出了自己的隨身兵器,竟然是一把紫色的神劍,那劍身的影子很朦朧,似乎也需要在光芒的照映下,才能顯示出其威力,而那神劍的力量,似乎很不凡,絲毫不在含光之下。

    「承影劍?果然厲害。」姜離微微一笑。

    「有眼光,竟然認識承影劍,如果我沒認錯,你手上的那把劍,應該是我至尊堂另外一把聖兵,含光劍吧。」青年說道。

    「不錯,你眼光也不錯。」姜離微微一笑。

    那青年大笑起來,看著姜離,猶如看著獵物一般,這含光承影並稱為至尊堂的兩大暗殺神兵,由於他們來無蹤,而且無影的特性,深受至尊堂的歷代世尊喜愛。

    所以就將其奪回來,尊稱為了聖兵,可是沒有想到,當初這經含光劍,在一次任務之中,意外丟失了,上次出去在那拍賣會上,完全就是意料之外。

    所以,當初李辰那師傅看到含光劍之後,才會如此激動,恨不得立刻把那含光劍收入囊中。

    只要把這劍拿回去,他在至尊堂的地位,立刻就能高漲一大截,說不定甚至可以突破悟道境。

    可惜他遇到了姜離,被姜離直接擊殺,別說拿劍了,連命都丟了。

    「這劍,是我至尊堂的,你可知道?」青年斜睨了姜離一眼,傲然說道。

    「不知道,要是知道的話,早就去搶了。」姜離卻是不屑一顧。

    青年眼中閃過一縷殺價,不把他至尊堂放在眼中的,這歷史上,還也真就姜離一個。

    「小子,你非常好,然藐視我至尊堂。」青年冷笑一聲,說到。

    「藐視你又如何?真以為你們至尊堂天下第一?無法敢惹,小爺我總有一天要殺到你們至尊堂,將你們至尊的頭顱摘下。」姜離冷笑。

    「哈哈哈,連你爺爺都不敢說這樣的話你一個小輩,竟然大放厥詞,真是不知死活!」

    姜離掃了這青年一眼,一臉的蔑視,根本未曾把這小子放入眼中,只是蔑視的一笑,然後說道:「我爺爺不滅你,那是留著我來滅。」

    「狂妄,我至尊堂能夠屹立千年而不倒,並非是因為你們這群蠢貨所說的蠢話,我們靠的是實力!」青年口氣很大,把至尊堂抬上了一個很高的位置。

    不過在姜離心中,這至尊堂無非就是一群殺人不眨眼的劊子手,說白了只是一會執拿兇器的傢伙,無非是掌控了一些常人所不具備的實力。

    他們並非是高高在上,主宰眾人的人,他們更沒有資格將眾人踩在腳下。

    「既然如此,何不讓我看看你們至尊堂的實力,別只是說了一堆廢話,沒有一句讓我瞧得上眼的。」姜離大笑。

    這青年在審視姜離,畢竟當初姜離可是斬殺了一名悟道境的高手,這份實力,可是頗為的不俗,只是在他看來,姜離仍舊是丹勁高手。

    他距離悟道境,還有一些差距,想要突破,還需要一些積累跟感悟。

    至少,他的境界,沒有達到天人合一,如果領悟達到天人合一的話,那姜離踏入此境,幾乎就是板上釘釘的事了。

    只不過,姜離剛剛跨入了人劍合一的境界,距離天人合一,還有一段路要走。

    含光劍微微划動,劍意澎湃,如秋水一般的光澤,緩緩的流動著。

    承影劍也隨之而動,兩把劍在一起,相隨很長時間了,他們之間都有一股親近,而且相互之間只有感應。

    這一接觸在一起,立刻就有了反應。

    「果然是,這兩把神劍,似乎都已經按捺不住了。」青年嘴角露出一縷殘忍的笑容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無相仙訣猛卒鬼手神醫:王妃請上位盜墓筆記續9飛升之後
    Boss兇猛:老公,喂賊警網游之劍逝我的專屬夢境游戲獵寶計劃:特寵追妻一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