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醫聖 » 第三百八十三章 殺四方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絕世醫聖 - 第三百八十三章 殺四方字體大小: A+
     

    姜離回頭,難以置信的看著楚憐衣,他無法相信,楚憐衣竟然會是捅出這一刀的人。

    「憐衣,為什麼會是你。」姜離皺眉。

    匕首已經刺入脊背,鮮血從脊背上緩緩流出,姜離忍著劇痛,只是這麼說了一句。

    楚憐衣看著自己沾滿鮮血的手,一下子蹲在了地上,渾身發抖。

    楚問天目眥欲裂,看著楚憐衣,大吼道:「你這個逆女!不要傷害姜離!」

    楚紫沁也是愣住了,她沒有想到,為什麼楚憐衣做出這樣的事來,雖然楚憐衣在家裡,被自己嬌生慣養慣壞了,但是本性是心地善良的。

    連她都想不明白,為什麼她要反水姜離。

    「我不想的,我是被逼的。」楚憐衣嚇得大哭。

    就在這個時候,楚憐衣的眼睛忽然間被一種詭異的顏色取代,楚憐衣的神色突然變得異常起來,下一刻,她不知道從何處又拿出了一把匕首,朝著姜離,狠狠的刺了下來。

    姜離一看,楚憐衣就是被藥物控制了,她的神智,並不是屬於自己的,姜離上前一步,踩著望月步,迅速靠近了楚憐衣,他的手指快如閃電,點在了楚憐衣的身上。

    楚憐衣身子一軟,頓時倒了下來。

    「你們對他做了什麼。」姜離冷視著這群黑衣人。

    「呵呵,到了地下,你去問閻王爺吧,動手,殺了他!」

    姜離瞬間明白,這一定是李家做的,一般的西醫家族,根本做不出這種事來,除非是老中醫,還必須是精通藥理的中醫。

    這種古怪的下藥手段,姜離不是沒見過,只是這種手段,通常在中醫的身上,顯示的比較普遍。

    這種手段,除了李家有,還有可能會是孫家,但是孫家並沒有跟楚家結怨,那麼剩下的只有李家了。

    「應該是控魂蠱。」姜離心中想到。

    只怕,他在夏家的一戰,沒有傳播出來,李家以為自己不過如此,一連排除了七名丹勁就認為可以萬無一失,拿下自己。

    殊不知,自己早就在夏家的丹勁大軍之中,脫身而出。

    這樣的戰績,足以傲世天下了,試問這天下,誰有這樣的膽氣做到這些東西。

    可是姜離做到了,他一人人十數名丹勁高手之中,殺進殺出,這儼然已經比悟道的國術高手還要厲害了。

    「看來沒什麼多說的了,唯有一戰。」姜離眼神冷冽,身與劍合,霎那間人劍合一。

    含光劍映照著月光,光芒灑落,不僅僅是月光,更是劍光!

    咻!

    劍光斬過,快如閃電,電光火石之間,彷彿真的化作了霹靂一般。

    那些黑衣人眼睛一花,沖在最前方的黑衣人脖頸處噴血,人頭齊齊飛了起來,姜離恰巧從其身旁經過,手中的含光,已然是鋒利無比。

    那人被斬首,這可是丹勁高手,死的竟然如此乾淨利落,實在讓人匪夷所思!

    楚問天瞬間驚呆了,他看著姜離,眼睛之中充滿了不可自信,這小子不是說他是化勁高手嗎?怎麼殺金丹高手,都猶如砍瓜切菜一般隨意。

    要知道,這可是丹勁高手啊!

    姜離才多大,丹勁高手難道在他眼中,也成了豬狗了嗎?想殺就殺?

    一眾黑衣人駭然,沒有想到姜離竟然如此之生猛,這力量,簡直太過震撼人心了。

    快如閃電一般,讓人心中充滿了駭然,甚至他們都沒有看到,姜離的劍是如何到了,身旁就有人死了,這種速度,他們哪個敢敵?

    姜離提著滴血的戰劍,朝著前方踏步,他的眼神冷漠,充滿殺意,每走一步都讓人心中一跳,毛骨悚然。

    這小子才多大?不過二十歲出頭吧?丹勁高手,在他眼中,就這般不值錢了嗎?

    「大家小心,我們情報有誤,這小子的實力,比我們預期要強了好幾倍,尤其是他手中的含光更加要小心。」

    剩下的六名丹勁黑衣人謹慎起來,他們眼神之中帶著警惕,原先他們打算一擁而上,就可以輕易把姜離分屍,可是無論是姜離的劍法,還是那神奇的步法,都足以在他們之間周旋,直到他們戰死。

    「姜離的劍,好快,年紀輕輕不僅達到了丹勁,更是領悟了人劍合一,這比姜兄第當初還要妖孽啊。」楚問天完全呆住了。

    二十歲出頭啊,姜離才二十歲出頭!這簡直就是不可思議,許多人修鍊了一輩子,都無法踏入丹勁,有些人,得到一些奇遇,或者有了領悟,僥倖踏入丹勁,這丹勁有多麼難,想必每個丹勁高手都深有體會。

    可是這姜離才多大的年齡,竟然率先踏入了這一領域,而且實力還這麼強,戰力遠遠領先同階。

    「妖孽啊,太妖孽了。」楚問天連連搖頭。

    楚紫沁俏臉上也滿是驚詫如姜承這般天才的國術修鍊者她見過,可是如姜離這樣的,可以說生平聞所未聞,人劍合一從某些方面上來說,比丹勁更難。

    修鍊劍術沒有十幾年以上,幾乎是不可能修鍊的,難道姜離已經練劍練了十幾年?

    他難道從五歲的時候就開始拿劍了?五歲的孩童,舞的了劍嗎?

    眼前的一切,都太過驚世駭俗,不僅僅是楚氏夫婦,就連那些楚家的長老也是個個目瞪口呆,一副難以置信的模樣。

    這樣的天才,簡直就是千年難得一見。

    一群黑衣人開始轉變策略,六個人,兩個人一組,從三個不同的方向進攻姜離,姜離手持含光劍,平靜而從容,在其臉上很難看到什麼。

    除了深沉如淵的平靜,無波如古井的神色。

    「殺!」

    一道道暗影劍光朝著姜離劈斬了下來,那劍光似乎於黑夜溶於一體,然後悄無聲息的從姜離的雙臂、雙腿、頭頂,三個方向劈來。

    喝!

    姜離持劍,用一招魁星踢斗,劍光四縱,茫茫的劍氣,全部從他身體上激發出來,射向四方。

    這就是人劍合一的境界,劍氣可以收放自如,舉手抬舉之間,皆是劍!一草一木,皆可為劍!

    姜離一劍將他們逼退,率先衝殺了上去,這劍光劈斬之間,那些黑衣人紛紛退避,他們的速度再快,也快不過姜離的望月不,這望月步踏落下來,簡直讓人心驚膽顫。

    「拿命來!

    姜離迫近了一名丹勁高手,揮動戰劍,將那人的頭顱一劍削飛,然後他有倒刺過來,將身後準備偷襲他的又一名丹勁高手斬殺。

    其餘的四名高手一起殺了過來,在夜色下,他們的藏覓的功夫很強,這讓姜離想起了一個組織。

    「沒想到,李家也跟至尊堂勾結,上次派了兩名殺手沒殺掉我,你們至尊不甘心吧,告訴他,遲早有一天,我會去至尊堂找他的。」姜離冷笑一聲。

    腳尖一點地,身體迅速竄空,手中的含光劍,隨著他轉動起來,迅速的殺向高空。

    嗡嗡嗡!

    含光劍輕顫,劍氣四處飛射,姜離一劍斬殺過來,那衝來的四名丹勁高手,身上頓時都受了傷,被姜離的含光劍劃破。

    「拼了!」

    其中一名丹勁高手,凝聚一真的真氣,竟然凝聚出了一人大的真氣手印,那手印無比駭人,一出現,便是令他們腳下的地面龜裂了。

    「破!」

    大手印推了過了,另外那兩人也照葫蘆畫瓢,全部用自身的真氣,凝聚成了手印。

    「雕蟲小計。」

    姜離自信的一笑,揮動手中的含光劍,那劍揮動的越來越快,漸漸的,姜離化成了一隻巨大的光繭,就在那四人臨近的時候。

    只聽見姜離大喝一聲:「斬!」

    撲哧!

    劍光直接斬殺出去,將那幾人全部都給掀飛了!

    那剩餘的四名黑衣人身上再添新傷,已經是沒有了再戰之力,姜離的手段無比的繁多,這一劍再次讓這四人吃了大虧,即便是正面交鋒,他們也不是姜離的對手。

    「不,不可能,你怎麼這麼厲害,你才多大的年齡,你這劍術,怎麼這麼厲害。」

    「這還是人嗎!」

    四名黑衣人驚詫無比,根本不敢相信自己被擊敗的事實,這姜離的戰鬥力,實在是太變態了,超出了他們的預料。

    姜離收劍而立,沒有殺掉他們四人,那是因為有話要問他們,他連忙找到寒鐵的鑰匙,上前為楚問天鬆綁。

    「之前事出有因,才對伯父隱瞞,實在抱歉。」姜離拱手說道。

    他現在可以肯定楚家一家人是可信任的了,不然的話,李家不會將他們除去。

    姜離因為夏天候的緣故,險些冤枉了好人。

    「沒事,這出門在外總是要有些提防,你做的很好,只要你現在相信我就行了嘛,哈哈哈。」楚問天一點也不在意,反而為姜離的謹慎而感到高興。

    姜離此刻心中也是有著其他的牽挂,要不然的話,不會這麼簡單,就將這些事情除去的。

    姜離施展神農訣,把楚家人身上的迷香都給接了,不一會,楚家人就全部恢復了力氣,那手腳也可以動了。

    看到這一幕,姜離也是長出了一口氣,還好這些人沒有殺人,否則的話,自己就真是要抱憾了。

    楚問天冷冷的看了遞上的幾名黑衣人一眼,他上前一把將那黑衣人的衣服拽了下來。

    當他到那黑衣人的面容之際,眼中頓時充滿了憤怒。

    「李朱雄!怎麼是你!」

    他又一連拽掉了剩下的幾個黑衣人的面罩,發現多是熟悉的面孔,頓時驚呆了。

    李家!又是李家!

    楚問天心中充滿了憤怒!這李家竟然想要滅他楚家!這叫他如何能忍。

    「楚伯伯,我早就猜到是李家了,只不過,我一直覺得李家對您似乎並沒有出手的動機,是我連累了您。」姜離一臉的歉意。

    「賢侄莫要這麼說,我與這李家積怨早就深了,只不過一直沒有爆發,怎麼,聽賢侄這話,也得罪了李家?」楚問天問道。

    「對,李、周、陳,我三家都得罪過了。」姜離緩緩的說道。

    「什麼?三家你都得罪了?」楚問天頓時驚詫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機戰無限朱雀記大奉打更人食全酒美絕天武帝
    撐腰坑爹兒子鬼醫娘親大國戰隼快穿之龍套好愉快離天大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