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醫聖 » 第三百八十二章 背叛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絕世醫聖 - 第三百八十二章 背叛字體大小: A+
     

    姜離聽的入神,自己了解的更加清晰了,原先他就知道自己母親出走南疆的原因,有周家的影子,可是沒有想到的是,周家竟然用這麼卑鄙的手段,逼迫自己的母親離開自己的父親。

    姜離緩緩的握緊了拳頭,周家這群混蛋!為了自己的利益要犧牲別人的幸福就要算了,最後還要殺掉別人!

    「媽的。」姜離的拳頭忍住爆了臟口。

    他現在真的有一股衝動,將當年的幕後,全部殺個精光。

    楚問天說到這裡,都是一臉的憤然,自己當年實在是太虧欠姜承了,自己當初畏縮了,退卻了。

    自己應該是把這個家主之位,賠姜承去死的!

    如果沒姜承,他跟楚紫沁在戰場上,早就死了一萬次了。

    「當初是我太懦弱了,我應該跟姜兄弟,一起去死的!」楚問天猛地一拳砸在桌上,眼眸發紅,顯然有些猙獰,姜離看著他,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當初的事情,太過詭異,姜承好好一個青年高手,突然就暴病而亡,換成誰,誰也不會相信的。

    姜離的眼神不經意的落在楚問天的臉上,他怕楚問天是在做戲,更怕是在騙取他的信任,他真的被騙怕了。

    這頓酒由原先的喜慶,喝的有些沉悶,因為姜承這個話題,楚氏夫婦都沒有說什麼話,楚憐衣更是不敢多說。

    到了最後,楚問天這位楚家的家主,竟然是喝醉了,這太讓人驚詫了。

    畢竟到了他們這個境界,不僅僅是對酒精有了一些抵抗力,最關鍵的是,他們可以自行將酒水必出身體。

    不過楚問天並沒有這麼做,而是在放縱自己,讓自己沉醉,似乎想起這一段事情來,讓他非常痛苦,不想去回憶。

    姜離感受著這一股壓抑的氣氛,頓時不知道該說什麼,也只是一個勁的喝悶酒,這一切的賬都要算在周家的身上。

    當年逼迫自己父母的,後來殺自己父母的,自己要全部揪出來,一個也不放過!

    姜離眼神冷漠,想到這裡,一股殺機,自然而然的透發出來,讓一旁的楚氏母女倆,都是一陣不寒而慄。

    楚紫沁掃了姜離一眼,美眸之中滿是驚詫,因為她在這一刻,似乎被姜離的殺氣嚇到了,那種殺氣,快要凝聚程實質了,讓人忍不住顫慄。

    同時,因為姜離氣息的外溢,她更是認為,姜離沒有這麼簡單,不會僅僅是化勁的實力。

    「楚伯伯你喝醉了,憐衣,楚伯伯的房間在哪,我扶他回去吧。」姜離站起來,說道。

    楚憐衣站了起來,連忙給姜離指路,以姜離的實力,背起一個成年人,實在不算什麼,宛若鴻毛一般。

    他輕輕的將楚問天背了起來,然後跟著楚憐衣離開了。

    此時,還留在飯桌上的楚憐衣母親開始沉思了,姜離實力如此之高,絕對不僅僅是化勁,她雖然沒有步入丹勁,卻也是化勁的高手。

    按照道理來說,姜離跟她應該是同一境的高手,可是為什麼姜離在散發出力量的時候,會讓她感覺到位居,這也太不現實了。

    尤其是姜離剛才散發出殺氣的時候,更是讓她以為自己身處地獄一般,實在太可怕了。

    「他到底是不是姜大哥的兒子?」楚紫沁開始對姜離的身份進行了懷疑。

    姜離把楚問天扶進房間之後,也被楚憐衣帶到了自己的房間。

    「姜大哥你先休息一下,我去給你打水來,讓你洗簌。」楚憐衣說道。

    姜離點點頭,他今天也沒有把酒水逼出體外,喝的確實有點多,他的腦袋現在還是暈暈乎乎的。

    今天晚上他跟楚問天,最起碼一人是十斤的量,這酒換做普通人,估計早就送醫院了,還好他們都是國術高手,身體對於這酒精有一定的免疫。

    外面大廳的桌子上擺滿了酒瓶子,每一瓶都是一斤。

    「真是的,男人怎麼都愛喝酒啊。」楚憐衣嘟著嘴從後院跑了出來。

    「姜離呢?」楚紫沁問道。

    「姜大哥也有些醉了,我扶他進房間了。」楚憐衣說道。

    「也好,讓他早些休息吧,跟你父親喝了不少。」楚紫沁點點頭。

    「嗯,我去打點水來,讓姜大哥洗把臉再睡。」楚憐衣說道。

    「也好。」楚紫沁說道。

    看著楚憐衣走遠了,楚紫沁陷入了沉思之中,畢竟這事情,事關楚家,楚問天這次顯然是魯莽了,聽姜離隨後一口,就承認了姜離的身份。

    如果姜離不是姜離,而是另有他人,或者說是別人假扮姜離呢,這豈不是引狼入室?

    她心中越想越不安,不過看房間中的姜離,暫時也掀不起什麼大浪來,就轉身出去了,她需要找人調查姜離的身份。

    夜晚,夜涼如水,這裡的景色,完全於周圍溶於了一體,姜離站在窗戶口,向著遠空看去,心中一片寧靜。

    可就在這黑夜中,姜離忽然嗅到了血腥味,空氣中,那種味道很淡,但還是被姜離聞到了。

    「是人血的味道。」姜離皺眉。

    大晚上,哪裡發生流血事件了?

    姜離皺眉,眼神眺向遠方,那味道是從東方飄來的,不過他此刻沒有心思管,楚家出事了,自然有楚家的人出面,他現在身份這麼敏感,還是不宜亂走,安安靜靜在物屋子裡便是。

    那楚紫沁很明顯已經對自己起了疑心,別人不對他出手,姜離也不想造成什麼誤會。

    可是這個時候,姜離始終嗅不到一股古怪的味道,像是麝香,但是又不是,那種香味,似乎與房間中的味道,融為了一體。

    「不對,是迷香。」姜離心中一動,連忙把房間的窗戶閉上,運轉神農訣,准逼出他體內的那種藥物。

    他身上頓時閃過一道青色的光芒,那光滿閃爍,在姜離的身上神出鬼沒的,閃爍個不停,漸漸的,姜離身周散發出那股獨特的異香,將那迷香的味道都給衝散了。

    姜離的異香,似乎可以剋制的迷香似的。

    「憐衣都出去這麼久了,怎麼還沒回來,不過打盆水而已。」姜離心中一動。

    他忽然感覺到了不對勁,因為那味道,真的是越發濃郁了,即便是他的異香也剋制不住。

    姜離划動雙手,全力運轉神農訣,這屋子裡的迷香,頓時被神農訣清除出去,再沒有任何味道。

    「我有神農訣,似乎並不怕這迷香。」姜離驚奇的發現。

    他的神農訣,可以解百毒,沒想到修鍊這法決的人,竟然可以免疫毒素。

    這迷香乃是一種麻痹神經的藥物,而且貴就貴在,這東西,可以麻痹人的神經,讓人身體麻痹,但是意識卻很情形。

    如果姜離猜的沒錯的話,只怕現在楚家很多人都中了這種迷香了,這種迷香一旦擴散出來,除非有解藥,否則沒有人可以倖免。

    當然,姜離修鍊了神農訣也可以。

    他悄悄的推開了房門,發現院子之中,果然有幾個黑衣人在走動,他們似乎在尋找著什麼。

    姜離冷笑一聲,拔出含光劍走了出去,門戶緩緩打打開,那些黑衣人明顯一愣,直接沖了上來。

    「米粒之珠也放光華。」

    咻!

    姜離一劍東來,直刺對方眉心,凜冽的劍意,直接逼得兩人倒退,可是那兩人再倒退,也沒有姜離的劍快。

    兩人手中的劍,直接被姜離斬殺。

    「走。」

    姜離腳步一踏,朝著楚問天的房間處走去。

    可是當他來到楚問天的房間時,卻發現楚問天的房間已經沒人了,這一會,楚問天已經不知道被抓到哪裡去了。

    「晚了一步。」姜離心中一動。

    看來一定是有人襲擊了楚家,對方實力不弱,否則的話,以楚家的警覺感,現在還沉浸在睡夢之中。「姜離心中一動。

    就這一會的功夫,熱鬧的楚家瞬間就安靜下來,姜離感覺到不妙,連忙追了出去。

    望月步在清冷的月色下,形成一道銀輝,所有踩踏過的腳步,都有一道白色的掌印。

    不過他也很迅速,腳印落在草地上,散發出一陣陣的光芒。

    果然,姜離出了楚家的大廳,在不遠處的操場上,看到了一群人都被抓在了一起,那裡燃燒著巨大的篝火,那些傢伙穿的都是古時候的夜行衣,很難看清楚臉。

    「難道是李家的人?」姜離想道。

    不是沒有可能,李家知道自己來了楚家,如果李家真的要動手,絕對不可能是小手臂,為了自己連帶滅了楚家都是有可能的。

    這個時候,楚問天正被點了穴,用千年寒鐵製成的鐵鏈捆著,這種鐵鏈就算是丹勁高手也掙脫不開。

    「你們是什麼人,對我楚家要做什麼?」楚問天大怒。

    這個時候,楚家可謂是被一網打盡,不僅家主被活捉,就連一些長老都也被抓住,點穴封在了遞上。

    情況非常的不妙,看起來,事情隨時都有可能惡化。

    姜離看著這一幕,心中一動,頓時就明白了周圍到底是什麼情況。

    夜襲!楚家被夜襲了。

    就在這個時候,姜離忽然感覺自己背後有腳步聲傳來,他連忙回頭,探出手朝著那聲源抓去。

    「啊。」楚憐衣大叫一聲,同時也暴露了自己的位置。

    姜離一看是楚憐衣連忙收手,他看了看楚憐衣一副害怕的樣子,一把拉著她的手,將之拉了過來,護在身後。

    「別怕,有我呢。」姜離說道。

    這個時候,一群黑衣人頓時圍了上來,將姜離跟楚憐衣團團包圍住,那些黑衣人眼中滿是笑意。

    「姜離,你已經被包圍了,在你周圍,最起碼有七位丹勁高手,你這次還是受死吧。」

    「不錯,這次我們來就是要取你性命,楚家不過是漏網之魚,多年前沒有滅掉,現在看他不順眼,一道滅了,哈哈哈。」

    就在這個時候,姜離感覺到自己身後一股勁風襲來,一把匕首狠狠的刺在了自己的心窩。

    速度太快,距離太近!根本沒法避開。



    上一頁 ←    → 下一頁

    從契約精靈開始機戰無限朱雀記大奉打更人食全酒美
    絕天武帝撐腰坑爹兒子鬼醫娘親大國戰隼快穿之龍套好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