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醫聖 » 第三百八十一章 入夜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絕世醫聖 - 第三百八十一章 入夜字體大小: A+
     

    這個時候,中年男人似乎注意到了一直一言不發的姜離,他看著姜離的樣子,像是忽然想起了什麼一樣。

    「你是?」楚問天好奇的問道。

    「在下姜離。」姜離說道。

    「姜離?姜?你可認識一名名叫姜承的人?」楚問天說道。

    「姜承正是家父。」姜離拱手,行的是古禮。

    古時,在提及自家長輩之時,中是要抱拳施禮,表示對長輩的尊敬。

    「你是姜兄的兒子?」楚問天驚詫的問道。

    姜離點點頭,也是一臉好奇的看向了楚問天,看來自己的父親,跟自己爺爺一樣,朋友多,敵人也多。

    夏天候那種,曾經算是朋友,從開始追殺姜離的時候,情分就盡了,只是不知道這楚問天。

    很難說啊!

    姜離依舊提防著,不敢完全相信別人,現在的處境實在是非常時期,他不敢輕信任何人。

    「真的是姜兄的兒子,我就說你長的跟姜兄極為的神似,哈哈,真的是姜兄的兒子。」楚問天似乎極為開心。

    笑聲無比的開懷,真是令人動容。

    姜離心中一動,卻沒有做什麼,只是靜靜的看著楚問天。

    楚憐衣更是好奇的看向了自己的父親,在她的印象里,父親從來都是一個嚴肅,不苟言笑的人,她幾乎從來沒有看到過自己的父親,會笑的如此失態。

    要知道,楚家當代的家主,正是楚問天。

    姜離倒是不了解這一切,他對這一切已經免疫了,當初夏天候對他如此,又是挑選寶物,又是親自挑選食材,可最後還不是一出陰謀,他想要自己的血,去灌注昆吾劍。

    用來激發昆吾劍的靈性,這等歹毒於自私,也是讓姜離對其徹底絕望,如果他夏天候會跟姜離好言相說,跟姜離討要一些鮮血,姜離自會大方給予。

    可惜的是,夏天候竟然選擇了這種方式,讓姜離也是無奈。

    如果不是最後看在他是夏涵的父親,又跟自己父親交情不淺的份上,姜離早就動手將其殺了。

    他怕就怕,這楚問天,也是一頭披著羊皮的狼,表面上對自己友好,暗地裡卻在算計自己。

    無論如何,防人之心不可無。

    楚問天向前踏了一步,伸出手想要抱住姜離的雙肩,可卻是被姜離一閃身躲開了。

    可見姜離之小心,陌生人,連近身都是不讓了。

    楚問天愣了愣,他這一抱,雖然不會動用國術修為,但也不是普通人可以躲開的,這姜離可以躲開,說明他也絕對是一個練家子。

    「賢侄你也修鍊國術?」楚問天問道。

    「對。」姜離點頭。

    「什麼境界了。」楚問天有些好奇,因為以他的實力,竟然是看不出姜離的深淺,姜離額頭的太陽穴也收斂進去了,渾身的骨頭還是皮膚肌肉都看不出什麼來,好像一身的內勁都收斂到了身體之中。

    這種人,只有兩種情況,要麼是絕頂高手,要麼就是普通人。

    從剛才姜離躲閃的身法來看,姜離絕對不是普通人,那他就絕對是一個國術高手。

    「爸爸,姜大哥也是國術高手嗎?」楚憐衣問道。

    她從小就被送去了國外念書,在家族裡呆的時間很短,只是模糊的知道一些家族內都有那種出神入化的高手,但是真的讓她來看,卻是一竅不通了。

    「剛如化境,已經到了化勁之境。」姜離說道。

    楚問天臉上閃過一縷驚詫,但是也沒有太多的驚訝,像姜離這個年齡,身處於化勁已經算是天才了,可是卻算不得太驚艷,見過姜承遠,見過姜承這兩個絕代天才,再去見其他天才,相比之下都會覺得暗淡。

    在姜離這個年齡,便能跨入化勁已經很難得了,可是並不能在楚問天這個老江湖眼中多麼的重視。

    沒辦法,老江湖就是老江湖。

    「不錯,不錯。」楚問天那是越看姜離越順眼。

    這小夥子無論從品貌還是天賦上,確實都是個做女婿的上上之選你,再加上又是故人之後,這簡直就是一門天降的喜事。

    楚紫沁也是這個意思,姜離這個小夥子,給他們的印象都算不錯,最主要的是,因為姜離是姜承的兒子,當年的姜承就非常仗義,想必他的兒子也差不到哪裡去。

    不過,這畢竟是自己女兒未來一輩子的事,楚紫沁跟楚問天還是要好好考驗考驗,不過現在的姜離已經是他們心中的准女婿了。

    「我當年跟你父親的交情,那可是過命的,一起上過戰場的。」楚問天說道。

    「哦?楚伯伯也去過南疆?」姜離好奇的問道。

    「當然,當年你父母就是在南疆認識的,還是我做的媒,來來來,我楚家有上好的美酒,賢侄一定要跟我多喝幾杯,我晚上再跟你細說。」楚問天說道。

    姜離點點頭,對於自己家父母的往事,他真的是想知道,當初夏天候也是因為講了一些姜承的往事,才打開姜離的心扉的。

    現在,楚問天說起來自己父母的事,更加讓姜離迫切的知道一些什麼事。

    夜晚,楚家像是過節一樣,到處喜氣洋洋的,就是因為姜離的到來,楚問天下令楚家今天,舉家慶賀一天。

    據說這是因為當年姜承對楚家有大恩,所以姜離可是楚家的恩人之子,就算是以如此規格來迎接,眾人也沒有異議。

    不過楚氏一族的人好客倒是真的,姜離來到這裡,已經有不少的人來跟他熱情的聊天了,聊的姜離都有些口乾舌燥。

    而且,這裡的姑娘也都比外面世界的姑娘多了一份靈氣,像是多了一種靈韻,即使是姿色一般的女子,比起來外面那些明星來,也要強上不少。

    主要看氣質。

    姜離進了楚問天的大宅子里,這是一棟古宅,周圍都是一些磚瓦房,沒有鋼筋水泥,只有一些木樑還有黃土跟磚頭。

    這可不是一般的地方,這是楚家家住楚問天的地方。

    一進到這屋子裡,姜離就感受到一股子麝香的味道,還有一些書本的香氣,那種淡淡的味道,讓姜離想起了當初在山上,自己每天在藏書閣里學習的樣子。

    「這裡的味道,真的好熟悉。」姜離笑著走進了宅子里。

    他白天先被安排到了其他的地方休息,一直等到了晚上,才被人安排進了大宅子,據說這是突然來客人,如果沒有布置好的話,是不會讓客人進來的。

    這是楚家的習俗,姜離聽了也是覺得新奇,白天的時候,讓楚憐衣帶著自己在整個楚家逛了一大圈。

    每走過一家,都要進去喝杯茶,一個上午走下來,姜離喝了一肚子水,到現在,姜離感覺自己的肚子還在發漲。

    這裡的民風很淳樸,老闆姓們都安居樂業,一個個看上去,都非常的幸福,讓人看了,不忍心打破他們的幸福。

    這或許真的是一片與世無爭的地方。

    姜離想到白天感受到的一切,如果以後把事情都解決了,不妨就在楚家搭個茅草屋,安安穩穩的過完這一生。

    這倒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看到出,楚家簡單的把屋子列的擺設,都更新了一遍。

    花是新的,桌椅板凳,碗筷都是新的,楚問天的條件,肯定是比不上夏家的,但是看得出,他都非常盡心的在布置,樸實中透著著一股真誠。

    「姜離啊,來座我旁邊。」楚問天看到姜離來了,連忙招呼著他入座。

    姜離也欣然入座,看到楚問天這麼熱情,心中不由得越發警惕了,對那笑容越是燦爛的那個人,對你就越是有危險。

    不過,此刻人家邀請,也不能拒絕,只是姜離多上了一份心。

    姜離來回看了看,幸好只有楚問天一家人,要是再來那麼多楚氏一族的人,一人敬自己一杯酒,就真的是無奈了。

    他一個下午,一邊喝茶,一邊逼茶,這種不喝茶就是看不起人家的道德綁架,實在是要不得。

    姜離喝了一杯酒,覺得這酒醇香綿柔,還有一股淡淡的果香,且不難入口,在他看來,確實是好酒了。

    「這是什麼酒?」姜離問道。

    「這是我們楚氏特製的果酒,只能在我們楚家才能喝到哦。」楚憐衣嘻嘻一笑說道。

    姜離不由得又多喝了一杯,這酒確實不錯。

    楚問天於姜離推杯換盞,兩人不一會,話就漸漸多了起來。

    「楚伯伯,你能講講我父母的事嗎?」姜離問道。

    楚問天見姜離一臉迫切的樣子,他輕輕嘆了聲氣,不禁說道:「其實你爺爺當初來過楚家,不讓我說給你聽的,可是現在你也長大了,有權利知道了,叔叔就告訴你吧。」

    楚問天講起了當初姜承於東方晴兒是如何在南疆認識的,又是如何最後在南疆結成連理的,最後因為回國準備結婚的時候,卻遭到了周家的極力反對。

    因為當時因為姜承表現優異,非常突出,很多京都的名媛們都看上了姜承,甚至當時有一位陳家的小姐,更是要嫁給姜承。

    周家已經說好了這門親事,就等姜承回來定親了,這可是周陳兩家的聯姻,甚至當中牽扯了不知道多少的利益。

    不過姜承寧死不從,一心要跟東方晴兒在一起,東方晴兒只不過是一座二線城市中的小家族,根本承擔不起兩大家族的怒火,所以在生下姜離之後,被迫離開了姜承,遠走南疆。

    姜承曾經去找過東方晴兒,可是東方晴兒不願意給姜承回來,最後東方晴兒不知道用了什麼辦法,令姜承徹底死心,心灰意冷的返回了周家。

    結果姜承回到周家之後,就被害了。

    這一直是一個未解之謎,楚問天當初也曾經去調查過,卻被一股強大的阻力阻止了。

    當時,甚至楚家還死了不少人,楚問天知道,這是有人在警告自己,為了整個楚家,無奈之下,他只能放棄尋找。

    不過後來,聽說這事情,是周家出了內亂,姜承遠還殺上門去大鬧了一場,最後只能不了了之。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之最強紈?從契約精靈開始機戰無限朱雀記大奉打更人
    食全酒美絕天武帝撐腰坑爹兒子鬼醫娘親大國戰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