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醫聖 » 第三百七十八章 涅磐重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絕世醫聖 - 第三百七十八章 涅磐重生字體大小: A+
     

    照這樣的速度下去,姜離的就是有再多的血,都是不夠這傢伙吸的,他此刻都是無法相信,這昆吾劍竟然如此嗜血。

    姜離頓時愣住了,這昆吾劍到底是材料製成的,怎麼如此嗜血。

    要知道姜離可是丹勁高手,這昆吾劍吸在手指上,連姜離都拔不下來,可見這吸力,到底有多麼恐怖。

    姜離已經不是易於之輩了,可是仍舊拿這玩意奈何不得。

    他連忙運轉神農訣,想要把這昆吾劍從手指上拔下來,可是那昆吾劍像是吸在長在了自己手指上,根本拔不下來。

    姜離一陣苦惱,感受著體內的鮮血快速的流逝,這樣,自己就是有再多的血,也承受不住這麼個吸法。

    黃金劍貼在自己手指上,沉沉浮浮,宛若被一團血霧包括住,他自身的手臂上,更是長出了一條條金色的紋路,宛若隨時都有可能會爆開一般。

    姜離心驚不已,可是又無法組織,這昆吾劍明明是上古人皇時候的聖劍,可現在姜離怎麼看這劍都是一把邪劍。

    就在這個時候,姜離的腦海中突然出現了一位手持昆吾劍的巨人,那巨人身影很模糊,但是依稀可以感受到那巨人身上無比的偉岸與霸氣。

    這人想必就是上古那位與神農齊名的人皇了。

    姜離心中暗自想到,那人皇的身影一閃即逝,並沒有存在太久,與此同時,那昆吾劍也停止了吸收姜離的鮮血,這讓姜離,狠狠的抹了一把冷汗。

    嗡嗡嗡!

    面前的黃金劍,突然間鳴顫起來,姜離看著這神劍,心中忽然生出一種血脈相連的感覺,好像這神劍就是他體內的一部分一樣。

    黃金神劍,此刻在姜離的內心,似乎演化成了一部分,那神劍忽然咻的一聲,化作一道金光沖入了姜離的身體內。

    頓時,姜離的身體內傳來一股燥熱,旋即,他的體內傳來一股大火,像是要把他燒成焦炭一樣,他可以清晰的感受到,體內似乎有股力量在亂竄。

    那力量宛若要將他撕裂一般,渾身的經脈傳來陣陣劇痛,姜離肌膚的表面甚至是滲出血來,無比的滲人。

    他渾身浴血,不過那鮮血顏色都不是純正的紅色,這些血應該都是他在南疆受傷時所留下的隱患,這一刻借著這個機會全部逼出來,對於姜離反倒是有好處的。

    畢竟國術高手,或許或少都會有一些暗疾,這些暗疾沉寂在身體中,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會爆發,危機國術高手的性命,而姜離竟然藉助這個機會排出來,那就說明,姜離以後身體不會有任何問題。

    姜離欣喜若狂,這等於經過了一次伐毛洗髓,對於身體的改變是清晰可見的。

    這不同於那種洗髓丹,這是身體由內而外,自然的改變,像是經過了一次蛻變,他的肌膚跟骨骼經過這一次蛻變之後,會變得更加完美。

    姜離的經脈以及身體,在這一刻,都在發生著改變,他感覺靜脈中暖融融的,身體跟是舒暢無比,身體跟靈魂在這一刻,似乎要分離出來。

    這是一種飄渺而又難以言喻的境界,這境界實在太過玄妙。

    他像是經歷了一次重生一般,身體中的力量,與那昆吾劍融合,發生著一次又一次的改變。

    神農訣在這一刻,也是自行運轉起來,似乎在與那昆吾劍契合。

    姜離感覺渾身暖融融的,處處充滿了力量,尤其是那一雙手掌中,似乎傳來了陣陣風雷之音。

    他心念一動,昆吾劍自行出現在手中,他揮動手中的昆吾劍,前方的一塊巨石隔空被那無形的劍氣斬裂,可見那昆吾劍之鋒芒。

    「怪不得被尊為聖劍,這威力甚至厲害,我此刻還發揮不出十分之一。」姜離心中暗自想到。

    漸漸的,姜離身上的黃金光芒,慢慢的暗淡了下來,他身體已經完全與昆吾劍融合,舉手投足之間,皆是金光。

    姜離手持昆吾劍,縱身一躍,直接跳到了地面上,此刻,這藏寶閣的頭上,正有兩名丹勁高手在看守,正是上次圍攻姜離的兩名。

    他們不敢站在荒野上觀看,只能透過地下朝著外面俯視,畢竟這城堡還是堅固的很,就算這姜承遠有天大的本領,也劈不開這城堡。

    可是沒有想到,他們在這觀看的時候,身後的藏寶閣忽然間就打開了,從當中竟然還衝出一道人影來,這讓他們相當的鬱悶。

    姜離飛身而出,就看到了當初圍剿他的兩位丹勁高手,他冷笑一聲,揮動昆吾劍,朝著兩人殺來。

    「姜離?昆吾劍!這怎麼可能!」

    「昆吾劍的宿主!」

    「知道便好,拿命來。」姜離冷笑一聲,神劍橫斬而去,削向兩人的脖頸。

    那兩人嚇的肝膽俱裂,沒有人敢跟傳說中的聖劍抗衡,這一把聖劍的威力,真的可怕至極,即便是他們,也萬萬不是對手。

    咻!

    神劍斬殺過去,他們想要抵擋,提聚起一身的真氣,可惜都是徒勞的,神劍堅無不可摧,將他們的護身罡氣斬裂,徑直殺了過來。

    撲哧!

    兩人頭顱高高的飛了起來,灑了一地的鮮血,姜離看也未看,轉身直接離開了。

    此時,城堡之外,夏天侯一敗塗地,眼神之中滿是畏懼的之色,他此刻終於知道了這姜承遠為何可以名揚天下了。

    他自認血神功已經修鍊到了爐火純青的境界,即便是在同境界之中,也罕有敵手,有無敵之姿,可是面對姜承遠,對方先是用了一套太極拳化解他的攻勢,然後僅僅用了一拳,便是將之擊敗。

    這等恐怖的實力,天下間又幾個人不畏懼的!

    這一刻,他是真的害怕了。

    姜承遠不虧是國術神話,輕易擊敗了自認為積蓄多年,可以雄霸天下的夏天侯,可是現實給了他一次實實在在的打臉。

    還沒有邁出家門,就被姜承遠一拳秒殺,這實力,真的不是他所能比的。

    之前他還信心滿滿,血神功大成,正當準備一展身手,準備大展宏圖的時候,卻被現實澆灌下了一盆冷水,打的面目全非。

    姜承遠正是這個給他灌溉冷水的人,幸好他很清醒,否則的話,自己最後在哪都不清楚了。

    就在這個時候,姜離從城堡中走了出來,他手上還提著滴血的昆吾劍,看向場中的眾人之際,他眼中有著一縷怒火。

    「爺爺。」姜離來到了姜承遠的身邊,看到了半跪在地上的夏天侯,知道這一場,又是自己的爺爺贏了。

    他驚詫的看了姜承遠一眼,倒不是他希望姜承遠輸,只是這麼一會功夫,自己爺爺就擊敗了夏天侯,他只是在想,你能不能給人家留點面子的問題。

    夏天侯看了姜離一眼,又看到了他手中的昆吾劍,眼神之中滿是嫉妒。

    「為什麼,為什麼所有的好東西都是你們祖孫三人的,我夏天侯卻一樣也得不到,這是為什麼。」夏天侯瘋狂的大吼。

    姜離看這夏天候,心中突然有一種憂傷,曾經也是一代梟雄,可惜被姜承遠擊潰了信心,如果這一次他不能剔除心魔的話,只怕以後就算是廢了。

    夏天侯狀若瘋狂,那腦後的小辮子陡然間散開,眼神之中滿是瘋狂,姜離看著這一幕,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畢竟他是夏涵的生父,姜離心裡還是不想殺他,當初好歹跟自己的父親也是生死兄弟,只是一些嫉妒心在作祟。

    這當中的故事,即便是現在他都沒有完全弄清楚。

    尤其是他的母親,似乎跟這夏天候之間有些什麼故事,不過夏天候沒有說,姜離也不了解。

    「放他一馬吧,畢竟是夏涵的父親,爺爺。」姜離開口。

    「天候是我從小看著長大的,本性並不壞,只是執念太深,讓他自我緩解吧。」姜承遠深深的看了夏天候一眼,只能無奈的嘆息。

    曾經也是一名不下於自己兒子姜承的天才,可惜卻偏偏不走正路,害人害己,最後把自己給坑了。

    看到昆吾劍在姜離的手中,夏天候的心都在滴血,那可是他一切希望的來源,如果沒有了昆吾劍,他就沒有底氣,跟各大家族的家主交手。

    「先把人修好了,再修鍊,如果你還繼續這樣下去,等有一天你如果敢為禍一方,我會親自殺了你,別辱沒了自己的天賦,你不比別人差,姜離,我們走。」姜承遠留下一句話后,轉身帶著姜離離開了。

    這次,他們已經得到了昆吾劍,在留在這裡,已經沒有了必要。

    夏天候如同一個失敗者一般,臉上滿是挫敗於頹廢感,他身旁的丹勁高手將他扶起來的時候,他雙眸無比獃滯,沒有一點的神采。

    這個時候,一張熟悉的人臉緩緩的走了出來,若是姜離在此,一定可以認出,那人竟然是夏元!他竟然沒有死!

    夏元眼神冷漠,在看向夏天候的眼睛時,露出一縷殺機。

    此時,姜離跟姜承遠已經離開了夏家,對於這次奪劍之順利,姜離簡直不敢想象,主要是因為有姜承遠在,他一個人,足以吸引夏家所有人的目光。

    「爺爺,你知道這夏涵的父親,為何會淪落到如此?」姜離問道。

    「為情所困,哎,可惜了一個大好的青年,真的是可惜了。」姜承遠連連搖頭,一臉的惋惜,看到這裡的時候,他都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姜離知道這一定有故事,出了夏家,就轉身朝著另外一處希爾頓酒店行去。

    「我說,你好歹有個固定地址,讓我能聯繫上你吧?有點啥事怎麼辦。」姜離見姜承遠要走,頓時不滿意了。

    「放心吧小子,在你有危險的時候,爺爺會出現的。」姜承遠笑眯眯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何以笙簫默豪門小甜妻太初都市之最強紈?從契約精靈開始
    機戰無限朱雀記大奉打更人食全酒美絕天武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