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醫聖 » 第三百七十四章 好久不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絕世醫聖 - 第三百七十四章 好久不見字體大小: A+
     

    姜離直接沖向了三樓的女廁,按照楚憐衣所說,她就在三樓的女色躲著。

    就在姜離快要到三樓女廁的時候,衛生間那忽然傳來一真吵鬧聲,姜離連忙跑了過去。

    幾名大漢此刻正架子楚憐衣,朝著電梯口處走去,旁邊的人,卻是大氣都不敢出,生怕惹上麻煩。

    姜離看到這一幕,也顧不上說什麼了,直接追了過去。

    「滾開!」

    姜離上來就是一記飛腿,把抓著楚憐衣的那名大漢給一腳踹飛了。

    那大漢一愣,直接撞在了一家女裝店裡。

    「小子,你找死。」

    另外一邊的大漢,揮動拳頭,一拳砸在了姜離的身上,姜離不躲也不閃,任由他砸落下來。

    那傢伙渾身一震,拳頭像是打在了鐵塊上一樣,一臉的驚詫。

    「這,你是鐵做的嗎?」大漢膛目結舌。

    「滾。」姜離一腳又掃飛了這名。

    剩下的兩名大漢終於是害怕了,大叫一聲,連忙離開了。

    楚憐衣看向姜離的時候,大眼睛之中滿滿的都是崇拜的小星星。

    「歐巴,你好厲害。」楚憐衣嘻嘻一笑。

    她也不管這是什麼地方了,衝上來,抱住姜離狠狠的親了一口。

    姜離微微一愣,沒有想到楚憐衣這個看似羞澀的姑娘,這次竟然這麼開放。

    楚憐衣做完之後,立刻也後悔了,自己女孩子的矜持呢,怎麼在姜離面前,披露的什麼都不剩了,自己那點小矜持,似乎什麼都沒有了。

    她想想剛才那一幕,都很害羞,就像是一個女友在親吻自己最親愛的男友。

    「我們走吧。」姜離說道。

    「嗯。」楚憐衣連連點頭。

    他們離開了商場,來到了樓下,姜離板著臉問道:「你是不是去調查李家了?」

    楚憐衣微微點頭,有些古怪的笑了笑。

    「哎,你這是自不量力,嚴重的話,可能連你的父母都會連累,你知道嗎?」姜離問道。

    「可這是社會的黑暗面,我為什麼不能報導出來。」楚憐衣問道。

    「有地方敢要你的報導嗎?沒有吧,這些天來,你除了被騷擾還有恐嚇,你還收穫到了什麼。」姜離問道。

    楚憐衣據理力爭,見姜離這麼不理解她,不由的問道:「難道害怕就不堅持社會公義,社會正氣了嗎?」

    「這倒不是,只是你的方法不對,李家現在還不是一個小記者可以搞的定的。」姜離說道。

    楚憐衣低下了頭,這些天確實是受了不少的恐嚇跟委屈,被姜離這麼一說,大有爆發的趨勢。

    「別,你先別哭,這事我可以給你解決一次,但是必須以我的名義來發表,你就在幕後做做事情,怎麼樣?」姜離問道。

    聽到姜離竟然肯發表自己拍到的一些東西,楚憐衣激動的點了點頭,但是很快又想到了不對勁,以姜離的名義,那不是把危險,全部推給了姜離嗎?

    不過姜離卻不在乎,反正他跟李家已經結仇了,雖然同是中醫一脈,但是這李家的表現,確實讓姜離失望,連中醫的準則都已經忘記的家族,還能剩下多少的醫者之心。

    那李辰這種紈絝,家族不好好管教,否則視為年輕一代的精英的弟子,真是不只知道,李家這是怎麼評選的。

    「最近是不是老有人,說要買你手裡的東西?」姜離問道。

    「是啊,你怎麼知道的?『楚憐衣好奇的看了姜離一眼。

    「你先別管我怎麼知道的,你現在立刻告訴那要買的資料的人呢,告訴他們,你要見李辰,見了李辰才肯交易。」姜離說道。

    「你是要去找李辰?」楚憐衣一驚。

    「根子就在這傢伙身上,不找他找誰。」姜離說道。

    「好吧,你稍等。」

    楚憐衣連忙不博通了這幾天一直在聯繫他出售這些資料的人,很快電話就撥通了,楚憐衣也按照姜離所說的做了,電話那邊明顯沉吟了一下,說是要考慮之後再給楚憐衣回電話。

    楚憐衣現在也是急的的不行,她這姑娘看起來溫柔,可實際上卻是個急脾氣。

    「著什麼急,李辰會見你的,他這個人,絕對不會放過大美女。」姜離笑著說道。

    「貧嘴。」楚憐衣瞪了姜離一眼。

    姜離哈哈一笑,也沒有再多說什麼,不一會,李辰那邊就來電話了,說是要見楚憐衣,楚憐衣驚詫的看了姜離一眼,不由得問道:「你認識李辰?」

    「有些過節,走,我們去見見他。」姜離說道。

    楚憐衣自己是有車的,是一輛卡宴,這小姑娘的生活確實是很滋潤,一般剛出來社會就能開上這種車的,家裡絕對非富即貴。

    十分鐘后,富麗大酒店門口,一輛黑色的卡宴車,緩緩的停靠在了停車場中,車上下來一男一女,正是姜離跟楚憐衣。

    「走。」姜離帶著楚憐衣朝著七樓走去。

    他們約定的地點就是這裡,富麗大酒店,七樓。

    姜離乘坐電梯上了七樓,剛出了電梯,就聽到不遠處的一家房間中,傳來男女的**聲。

    楚憐衣根紅一紅,快速的走開了,並且一臉警惕的看著姜離。

    姜離真是一臉的無辜,自己又沒把你怎麼樣,再說了,遇到這種曖昧的聲音,那是自己能控制的?

    這女人不講理起來,你真是沒有一點辦法。

    姜離按動了李辰所在的房間號,這裡可都是總統套房。

    不一會,有一名黑人保鏢來為姜離跟楚憐衣開門了。

    當他看清楚了是楚憐衣的時候,就準備把楚憐衣放進來,可是並不打算放姜離進來。

    「既然找你了,放不放我進來,那就由不得你了。」姜離微微一笑,為了不弄出大動靜,他在那黑人保鏢的身上輕輕一砍,那人身體一軟,頓時癱倒了下來。

    他拉著楚憐衣走到了總統套房內,此時的李辰正跟兩個妖艷的西方女人在床上做著一些特殊的SM,皮鞭蠟燭。

    姜離看了,不禁毛骨悚然,就連楚憐衣看了也是不由得捂住了眼睛。

    「那小美人來了嗎?快,把他扒光了,給老子丟過來,老子這會正起桿呢。」李辰大叫道。

    此刻,他的雙手正被手銬銬著,他一臉享受的表情,似乎非常喜歡玩這些。

    「原來李少喜歡玩這口啊,真是沒想到,不知道這一張照片流傳出去,值多少錢呢?」姜離拿起來手機來,咔嚓就是一張。

    一直躺在沙發上,背對著姜離們的李辰,頓時就怒了,他一下子坐起來,當他看到姜離的那張臉時,不由得愣住了。

    「怎麼是你!」李辰一臉的驚恐。

    就是這個人殺了自己的師傅,也正是因為這個人了,自己在家族中地位才一落千丈,要不是他,自己現在應該是可以當族長的!

    就是因為他!

    李辰恨透了姜離,他甚至派人誣陷姜離,可是這對姜離統統都沒有用,這對於姜離而言,根本就是不值得一提的小事。

    看到這裡,姜離也是無奈了,這傢伙的口味這麼獨特,還真是見所未見,聞所未聞。

    至少在姜離的感情世界中,這種情趣遊戲,從來就不是他所了解的。

    「確實是好料。」楚憐衣也一臉拍了幾張。

    那妖艷的外國金髮碧眼女郎,也是趕忙捂上了臉。

    姜離一腳直接踩在了對方的沙發上,然後輕聲說道:「我說大哥,你這小子日子,每天過的可是錯,兄弟我這日子可不好過。」

    說完話,姜離還拿出含光,對著那李辰的特殊部位,晃了晃。

    李辰嚇得出了一身冷汗,看姜離這架勢,好像是要閹了自己?

    「大哥,有話好好說,您千萬別動刀子。」李辰連忙求饒。

    現在的含光,可是吹毛斷髮的神器,只要這含光輕輕在那李辰的特殊部位這麼一碰,估計這傢伙連痛都感覺不到,命.根就掉下來了。

    「有話好好說?劉晶晶那筆賬怎麼算?還有我女朋友后,楚憐衣這筆賬又怎麼算,看你今天這架勢,你還想占我女人便宜?」姜離問道。

    楚憐衣俏臉一紅,之前不覺得姜離說話這樣,還覺得是個挺正直的人,怎麼今天一聽,感覺他滿口都在占自己便宜。

    呸!

    誰是你女人了,誰是你女朋友了。

    楚憐衣俏臉羞的通紅,她看了姜離一眼,眼神有些複雜,不過當姜離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她並不討厭,心中反而有一絲絲的喜悅。

    李辰真是哭笑不得,怎麼又跟這個煞神撞在一起了,自己當初就說過了,只要不要自己再遇見這煞神,自己在京都基本是橫著走,可遇到姜離,那可就是蔫了。

    「大哥,我不敢啊,真的不敢。」李辰連忙說道。

    「不敢,你剛才那話什麼意思?你在說謊騙我?」姜離的含光劍,距離李辰的命根又近了幾分。

    李辰都能感覺到那劍刃的冰冷了,只差一步,自己就要變成一個太監了!

    他心中現在緊張不行,旁邊的那兩位妖艷女郎都大叫起來,可是那聲音剛一出口,就被姜離給直接打暈了。

    「大哥我錯了,您把刀子先移開點,我錯了,我是真的錯了,你別動手,我這種人渣您不值得,要知道他是你的女人,借我十個膽,我也不敢啊。」李辰連忙說道。

    「這話說的我愛聽,那我借你十一個呢?」姜離揶揄。

    李辰連道:「借多少個也不敢啊。」

    「也行,大爺我今天心情好,就暫時先放了你,以後要事再敢欺負我女朋友,我就割了你小子的命.根.子,知道嗎。」姜離笑眯眯的。

    雖然姜離是在跟他笑,可是李辰卻感覺姜離的身上滿是冷意,他一點都不敢造次。

    「對了,我女朋友要發你照片,你沒意見吧。」姜離以一種通知的口氣說道。

    李辰哭喪著臉,但是卻在笑,實在太難看了。

    「沒,隨便發,隨便發。」李辰生怕現在他的某些部位不保了,是什麼話也不敢說了。

    「好,憐衣,我們走。」姜離站了起來,他知道今天這麼一鬧,李辰是身敗名裂了,活著簡直生不如死,姜離要殺他實在是太容易了。

    「對了,你笑的時候真的很醜,以後還是少笑吧。」

    「好,我知道了,恭送姜少。」



    上一頁 ←    → 下一頁

    邪王寵上癮:愛妃,快來最強贅婿大帝好色嬸子電影世界大盜何以笙簫默
    豪門小甜妻太初都市之最強紈?從契約精靈開始機戰無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