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醫聖 » 第三百七十二章 夢中的女神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絕世醫聖 - 第三百七十二章 夢中的女神字體大小: A+
     

    那種壓力來自靈魂,陡然間落下來的,。

    姜離咬破舌尖,強行讓自己的意識清明起來,他催動神農訣,配合望月步,再加上自己的精血,準備把所有能施展的都用上。

    一股清風襲過,夏一鳴臉色一變,暗道:「不好,快留住他!」

    所有人都慌了,因為他們看到原地的姜離,突然就消失了,像是隨風而散,風化了一般。

    可是事後,無論他們追趕,姜離都是消失不見了。

    這一刻,他們才知道,這姜離原先竟然一直還藏有底牌,而且是最關鍵的一張,這是可以逃命的。

    這群丹勁高手,一個個的全部都懊惱不已,暗道失策了,可是姜離就這麼在他們的眼皮子底下消失。

    夏一鳴更是氣的不行,哇的一大口鮮血吐了上來,兩眼一黑一閉,直接暈死了過去,他受姜離的神拳第三式,身軀上估計都被砸開了一處血洞,雖然他竭力控制,但還是壓制不住了。

    姜離的神拳,實在是太可怕了。

    「先救一鳴。」

    「快,先救一鳴。」

    這夏一鳴對於夏家而言,可是真正的寶,比什麼珍寶都要重要,有一名陰陽瞳在,你的家族這幾十年內,必定興盛發達。

    這是一名陰陽瞳高手的威懾。

    於此同時,一直站在城堡上觀看這一幕的夏西明跟夏青山兩位爺子看到這一幕也是驚呆了。

    姜離這實力,實在是太恐怖了,怪不得這夏西明說這夏青山不是對手,現在夏青山也承認了。

    連夏一鳴那個變態都沒有打過姜離,佔得上風,更何況他。

    「厲害,真是厲害,果然是長江後浪推前浪。」夏青山連連驚嘆。

    這一幕,實在是太驚人了,不管怎麼說,這姜離才二十二歲啊,這資質,真的是快要堪比陰陽瞳了。

    年紀輕輕,脾氣又好,實力又強,對劍術的領悟又高,他們找不到一個形容詞來形容姜離了。

    這個時候,城堡上勝券在握的夏天侯,終於是露出一縷殺氣,他一憤怒,周圍的城堡都隆隆晃動起來。

    「竟然沒死?竟然沒抓到他!怎麼可能!我精心策劃了這麼久,甚至不惜犧牲掉了涵兒,為什麼會失敗,為什麼!」夏天侯仰天長嘯。

    此時,已經衝出去很遠的姜離,感覺自己的體力快要耗空了,尤其是他施展這望月步之後,更加感覺自己的身體,要被這給挖空了。

    他的眼皮越來越沉重,身體也是越來越乏,感覺自己快要到極限了。

    不過好在他已經跑出了夏家,朝著公路上奔跑而去,希望能攔截到一輛過往的車輛,離開這裡。

    只要到了風嵐那,他就算是活下來了。

    姜離還在堅持,他一邊跑,一邊看著公路上來回的車子。

    可是這條公路似乎很荒涼,姜離感覺等了一萬年的時間,都沒有等來一輛車子,他身上的壓力,已經快要將他壓垮了。

    這讓姜離快要崩潰了,身體上的折磨,心靈上的痛苦。

    「啊!」

    姜離瘋了一般的大吼一聲,他的傷口裂開一些,終於是無力的倒在了地上,他真的到達極限了,沒辦法了。

    公路十分冰涼,這種冰涼雖然讓他的意識清醒了一些,但是沒有堅持多久,他還是沉沉的睡了過去。

    姜離感覺自己掉進了萬丈深淵之中,伸手想要去拉秦曦他們的手,可是距離卻是不夠,就這樣,他感覺自己一直往下掉,不知道掉了多久,他的身體終於像是落地了,但是也粉身碎骨。

    「啊。」姜離低喝一聲,突然間從夢中醒來,他出了一身冷汗,被自己這個夢嚇醒了。

    他不想死,他還有很多的事情沒有做,還有很多遺憾,周家未滅,何以沉眠。

    當姜離醒過來的時候,他發現自己躺在一張柔軟的大床上,他身上的衣服不見了,就連裡面的內褲之類的,全部消失不見了。

    他想挪挪身子,可是卻發現,渾身像是散架了一樣,根本提不出一絲的力氣,這讓姜離有些挫敗。

    「我的修為下降了好多。」姜離心中驚駭。

    他現在最在乎的就是實力,施展這望月步中的逃命之法,浪費了他太多的精血,同時也讓他實力大跌,快要跌倒初入金丹的境界了。

    不過姜離卻隱隱感覺,自己的根基似乎更加紮實,自己體內的真氣,也是越發濃郁了。

    就在這個時候,房門突然打開,姜離連閉上了眼睛,只是留出一道余縫來觀察來人。

    來人是一名女人,相貌姣好,身材曲線玲瓏,絕對是一個美女,只是這張臉,姜離似乎在哪裡見過。

    「楚憐衣?」姜離想著想著就叫出了這個名字。

    那女人一看姜離醒了過來,欣喜若狂,連忙匆匆給姜離倒了一杯水,端了過來。

    「你醒了啊。」楚憐衣遞過一杯水來,柔聲說道。

    「我這是在哪?「姜離一臉的疑惑。

    「你當然在我的酒店了,昨天我從那裡回京都,路上的時候,發現你躺在路邊,身上滿是血,可把我嚇壞了。」楚憐衣說道。

    姜離發現自己身上額傷口,似乎都被醫生給縫合了,很顯然這是經過西醫處理的。

    不過這西醫的處理方法,之後必然是會留疤的。

    不過姜離想到自己光溜溜的身子,頓時也不好示人了。

    「哈哈,你這麼大個男人還會害羞,我都不怕,你怕什麼。」楚憐衣取笑道。

    姜離尷尬的撓了撓頭,自己確實不習慣跟陌生女性相處。

    「今天的事,謝謝你了。」姜離說道。

    「還今天?你都睡了三天了。」楚憐衣笑道。

    「三天?竟然整整過去了三天?」姜離心中猛的一驚,他這一覺,竟然睡了三天,這還不讓夏涵擔心死。

    「我手機呢,幫我拿下手機。」姜離連忙說道。

    「給,之前風嵐姐給你打電話,我告訴他你在我這,他就放心了,這三天,他還來看過你。」楚憐衣說道。

    姜離恍然大悟,自己都忘記了,風嵐跟楚憐衣是認識的,當初剛來京都的時候,他可是救了楚憐衣,要不然的話,那天只怕她就被幾個流氓給糟蹋了。

    想到這,姜離才發現,自己個在京都已經不是頭一回遇到這樣的事了。

    反正自己現在身上還有傷,既來之則安之,好好養傷才是王道,這些線完全可以拆掉,姜離感覺自己的肉身已經在慢慢恢復了,這線反而阻礙了恢復力。

    他本來就是丹勁高手,肉身恢復實力極快,浙西細線,只會讓姜離的身體恢復速度大減,反而是起不到什麼作用。

    姜離私自就將這些細線給直接拆掉了,唯獨留下了眼前這一幕,姜離發出限,這夏家的一些情況,這的不是想象中的那般美好。

    好在夏涵跟姜離都是逃出來了,只怕難受的就是夏涵了,之前一直對他那麼好的父親,忽然間變成了粗暴低俗的惡魔,甚至把自己當成貨物一樣品頭論足,這讓她頓時就有些接受不了。

    姜離只是希望這個姑娘,可以漸漸變好。

    「你餓了吧,我這裡有雞湯,你喝口湯暖暖先。」楚憐衣說道。

    「謝謝。」姜離連忙道謝。

    「不用,這點事算什麼,比起你們當初救我的恩情,可不是差了一丁半點哦,」楚憐衣說道。

    「你過謙了。」姜離也是笑了起來。

    兩人又聊了會天,不知不覺見,已經到了傍晚,姜離的身體恢復速度太過驚人,這個時候,已經是可以下床了。

    畢竟之前,還受了那麼重的傷,連床都難下。

    不過,此刻姜離的修為境界,確實倒退的厲害,他身體剛好了一些,他就準備起床練功了。

    這是一個時間不等人的世界,他必須儘快恢復實力,否則的話,到時候不僅自己會有危險,還會連累自己的朋友。

    期間他給風嵐打了個電話,確認了夏涵在她那之後,準備先安生生在這房間之中休息幾天,好好養傷。

    等他的傷勢好了之後再於京都間行走,他暫時就先不過了,按照他這個速度,只怕真的不要幾天,這傷勢就能好個差不多。

    夏家此時正是風聲鶴唳之際,只怕在滿世界一般,發了瘋似的找自己,夏涵畢竟是夏家的大小姐,是夏天侯的骨肉,相信夏天侯不會逼她太緊。

    倒是自己,這夏天侯抓自己回去,是要祭劍,一旦被抓到,那真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了。

    他到現在都很鬱悶,為什麼昆吾劍偏偏選擇了自己,含光已經選了自己,這昆吾劍這麼霸道,難道願意含光共同侍奉一個主人嗎?

    姜離想不通,又沒有再接觸過昆吾劍,乾脆就不想了,以後想不通的事情,還是去問老頭子算了,反正他是百事通這世間好像沒有什麼他不懂的事。

    楚憐衣的身份似乎很特殊,好像是在做記者,這是一個非常容易招惹人的角色,而且,極易惹下仇敵,不過這丫頭,好像非常熱衷於這份事業,經常是早出晚歸的。

    看楚憐衣住的起希爾頓,應該不是普通人,這希爾頓一天的休息,就是普通人一個月的工資,一般人是不會這麼奢侈的。

    不過,姜離問常識問下這丫頭的背景,可是這丫頭,卻打死也不說,口風很緊,一副如臨大敵的一樣,搞的姜離也很鬱悶,這姑娘怎麼這麼難搞定。

    養傷的第三天,姜離的傷勢基本上已經痊癒了,來之前他的可渾身上下不知道斷了多少根骨頭,可現在一看,竟然是完全好了。

    這種速度,一直讓楚憐衣笑罵他變態,身體非人類,這麼長時間,兩人都是混熟了,而這楚憐衣又是個開朗的姑娘,說話自然就隨便,可是這一天,麻煩同樣上門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超品醫仙長寧帝軍邪王寵上癮:愛妃,快來最強贅婿大帝好色嬸子
    電影世界大盜何以笙簫默豪門小甜妻太初都市之最強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