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醫聖 » 第三百六十九章 祭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絕世醫聖 - 第三百六十九章 祭劍字體大小: A+
     

    姜離聞言,頓時一愣,昆吾劍主?這一代的昆吾劍主竟然是他?這太讓姜離驚詫了。

    「我早些年得到這昆吾劍,但是一直沒有辦法使用,後來我才知道,這昆吾劍是會自行擇主的,除非是他的宿主,否則根本無法催動它的力量,我日日夜夜誠心對它禱告,可是它卻還不選擇了,啊!」夏天侯狀若瘋狂。

    姜離護著夏涵,緊緊的抱著她,夏涵幾次都想掙脫姜離的懷抱,可都被姜離制止住了。

    「別衝動,你父親的情況不對。」姜離連忙說道。

    可是夏涵的眼中已經滿是淚水了,她不知道自己哪裡做錯了,好端端的一個溫柔紳士一般的父親,此刻就變成了惡魔一樣。

    「我就說,這世界上哪有這麼完美的人。」姜離冷聲道。

    「完美?哈哈,我夏天侯不謀其子,縱觀大局,你姜離只不過是我成功路上的一次小小的阻礙罷了。」夏天侯哈哈大笑。

    「你到底要幹什麼?難不成你還想當皇帝?別忘記,這是什麼時代,社會是不可能倒退的,逆流而上的人,勢必會被洪水衝垮。」姜離眼眸深邃,似乎想從這夏天侯身上看出些什麼來一樣。

    夏天侯微微一笑,那猙獰的表情降低了幾分,看著姜離說道:「這江山,我不稀罕,便是拱手讓我,我也不屑一顧,我在乎的是雪兒,是我愛的人!」

    「哦?你愛的人?那夏涵呢?」姜離問道。

    「夏涵,她就不該出生,如果不是她的出生,雪兒就不會死,都是你,如果不是你,雪兒還能有二十年的壽命,都是你!」夏天侯指著夏涵,如同看著他最厭惡東西一般。

    夏涵哭的梨花帶雨,尤其是那一雙靈氣的大眼睛,長長的睫毛上都是眼淚,她身為一流超級戰士,雙手卻提不出一點力氣來。

    第一次,她感覺到自己這麼孤單,即便是在南疆廝殺,身陷絕境的時候,夏涵也從來沒有放棄過希望,從來不覺得這個世界是黑暗的。

    她始終擁有希望,始終保持著那份不滅的赤子之心。

    可是當夏天侯指著她說出那句話的時候,夏涵感覺自己宛若掉入了無盡的深淵一般,渾身冰涼,如果不是身旁還有姜離靠著,那她只怕都無力從地上站起來了。

    「姜離,獻出你的生命吧,我可以為你留一個全屍。」夏天侯說道。

    「爸,為什麼你要殺姜離,他哪裡得罪你了。」夏涵不知道從哪來的力氣,一下子伸出雙臂,把姜離擋住。

    這讓姜離微微一愣,自己似乎被一個小姑娘給保護了,這事情有點扯吧。

    夏天侯見夏涵忤逆他,眼中滿是怒火,他狠狠的剮了夏涵一眼,說道:「夏涵,我看你是雪兒親生的份上,我繞過你這一次,速速讓開,為了一個男人,你竟然敢與父親為敵?」

    「你不是我父親,你是一個惡魔,來自地獄的惡魔。」夏涵憤怒的吼道。

    夏天侯臉色一抽一抽的,他渾身感覺都有一股血液沸騰起來了,夏涵這麼說,讓他非常的不舒服。

    他看著姜離的眼神之中,又帶了幾分凌厲,似乎非殺姜離不可。

    「滾開!」夏天侯掄動手掌,一巴掌朝著姜離拍去。

    「夏涵,快讓開。」姜離施展望月步,拉著夏涵連忙朝著一旁移動而去。

    夏天侯的實力深不可測,這一掌拍下來,單單是威勢,都讓旁邊的長桌給裂開了,可見這力量的恐怖,究竟達到了一個怎樣的境界。

    轟!

    這棟屋子宛若都要崩塌了一般,這一掌的威力,實在是讓姜離驚駭。

    夏天侯叫腳下的地板頓時就龜裂開了,姜離拉著夏涵極速倒退,這裡絕對不能呆了,這夏天侯已經瘋了,為了只是取自己的命來激活昆吾劍的靈性。

    這昆吾劍既然是古代的大帝專用之物,那說明必須要有一身浩然正氣,要有一身常人不可企及正氣之心,像是夏天侯這樣不純粹的心,根本是無法得到昆吾劍的承認的。

    王者為仁。

    姜離拉著夏涵,從五樓直接跳了下去,以他的實力,從這麼高的城堡跳下來完全沒事,再說了用真氣,完全可以卸掉一身的力量。

    樓上的夏天侯也追了過來,他看到姜離跟夏涵逃走,那是更加的怒不可遏。

    「姜離,給我站住,夏家所有人停著,抓到大小姐跟姜離之人,我夏天侯欠他一個人情。」夏天侯怒吼。

    一個人情?夏家家主的一個人情,這該是多麼大的承諾,這樣的承諾,可是價值千金,遠比什麼金銀財寶來的要實在的多。

    夏天侯的一聲怒吼,姜離感覺無數雙的目光都落在了自己身上,在看向自己的時候,他感覺自己的衣服像是瞬間被扒光一樣,**裸的。

    「我被多少高手盯上了,你父親這人情,可真是重啊。」姜離搖頭。

    夏涵雙眼紅彤彤的,但是臉上也滿是擔憂,她可知道自己夏家的實力,暗中有多少高手,這可是對姜離下達了必殺令。

    周圍有多少人想得到夏天侯這一個人情,夏涵是再清楚不過了,這一個人情,對於他們而言,可是天大的誘惑。

    不一會,只見夏家城堡的上空,有無數道人影飛閃而出,一道接著一道,非常的駭人,單單看這份身法,哪個不是丹勁高手!

    足足有十幾位啊!

    姜離一下子呆住了,就算是周家,也沒有這麼多的丹勁高手吧,這夏家隱藏的還真是深啊,十幾位丹勁高手,怪不得那夏天侯這麼不在意夏元的一條賤命,揮手就能讓對方臣服。

    這夏元曾經被夏天候嚇破膽子,跪在地上顫抖著臣服的樣子,已然是讓姜離記憶猶新。

    這麼多的丹勁高手,全部朝著姜離追來,那夏天侯倒是沒有出手,他似乎很享受,無比享受這種老鷹抓小雞的過程。

    這種享受的過程,就像是一個高高在上的主宰,在捏著他腳下的一隻螻蟻一樣。

    不過姜離無懼,儘管他此刻懷中抱著夏涵,他的速度依舊飛快,根本沒有減弱分毫,這份速度,直接是驚掉了後方一眾老輩高手的下巴。

    「這個小子,當初竟然一直在隱忍,實力並沒有完全展現。」夏西明驚詫無比。

    「我倒要去試試。」夏青山皺眉。

    「別去,你不是他對手,這小子一定還有所倚仗,只怕就是你們一起上了,也未必能留的住他。」夏西明的眼光無比的毒辣。

    這一句話,頓時讓夏青山不爽到了極致,自己在丹勁也浸淫了幾十年了,會打不過一個後生晚輩?這不是開玩笑嗎。

    夏青山冷哼一聲,根本沒有把夏西明的話放入耳中,轉身就要出去,可卻被夏西明一把拉住。

    「你這老東西,怎麼越老越犟,這趟渾水你別管,小心駛得萬年船,家主的脾氣古怪,你能摸得透嗎?」夏西明說道。

    聽到這夏西明一提夏天侯,夏青山也是皺起了眉頭,夏西明說的確實是實話,他們是看著夏天侯長大的,現在他們都一大把年紀了,怎麼會不了解夏天侯。

    夏天侯這個人,無論是脾性,還是行事,都實在是太過古怪,如果一昧的刺激他,顯然是不合適的,必須要施以中庸之策。

    有些事,能推就推,不能推的也不能全部完成,不能讓夏天侯覺得你太有能力,但是也要完成一部分。

    這個人夏天侯,典型的疑心重,顯然夏青山的脾氣比較直,沒有夏西明來的圓滑。

    「也罷,我就不參與了,不過這叫姜離的小子,實力確實是強,這麼多老傢伙,卻沒有一個追的上。」夏青山直搖頭。

    「會追上,別忘記,我們夏家有什麼。」夏西明眼眸深邃。

    「你是說,為了追上這姜離,家主會用夏元?」夏青山說道。

    「夏元還不是最強的,我們夏家,可有一位實力最為駭人的少年,那才是真正的天縱之才,夏元跟他一比,簡直狗屁不是,再說了,上次夏元已經敗在了姜離手上。」夏西明說道。

    「可是,那夏元不是有。」夏青山欲言又止。

    「那不是關鍵,這夏元就算追上姜離,也未必敵得過姜離一招。」夏西明說道。

    「一招?你是說夏元抵擋不主姜離一招?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夏青山愣住了。

    「依照我看來,這叫姜離的小子,身上懷有諸多的絕學,實力不凡,憑夏元那兩小子,想跟姜離一戰?完全不在一個層次上。」夏西明說道。

    「絕學?」夏青山眉頭直跳。

    「別忘了,他的師傅是誰,他可是姜承遠。」夏西明道。

    夏青山情不自禁的打了個哆嗦,姜承遠那個變態,實在是太變態了,當初一戰,姜承遠那無敵的身姿,此刻依舊烙印在夏青山的心頭。

    雖然當初那一戰,夏家沒有人出手,但是跟周家的老祖宗動手的時候,他們是在的,要不是忌憚周家那種特殊是手段,只怕當初那一戰,周家的老祖宗都要隕落。

    至此以後,這周家也是低調了許久,直到近期才恢復過來。

    二十年了,整整二十年了,當年姜承遠可是差一點就滅了周家,此人武力之強橫,當世罕見,真的是跨入了破碎虛空之境。

    也唯有說他跨入了那種傳奇之境,才有可能獨自一人滅了他周家,好在,周家最後使用了禁忌手段,才將姜承遠逼退。

    現在他的徒弟都這麼大了,兩人也是一陣唏噓感嘆。

    其實外人很少知道姜承遠有個孫子,都以為當年姜承的兒子已經死了。

    此時,在姜離迅速逃竄的時候,外面忽然出現了一道身影,一道冰冷的劍光,朝著他迎面的刺殺過來。

    姜離心中一凜,連忙側身抵擋,可是那一道劍光實在是太快了,姜離躲過之後,並沒有真的放棄在,只是換了一處角度,繼續攻殺了下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三寸人間重燃全知全能者超品醫仙長寧帝軍
    邪王寵上癮:愛妃,快來最強贅婿大帝好色嬸子電影世界大盜何以笙簫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