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醫聖 » 第三百五十章 唇槍舌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絕世醫聖 - 第三百五十章 唇槍舌戰字體大小: A+
     

    江厲在心中暗暗發誓,當初齊軒誥齊老爺子,可是全身毫無保留的傳授給了江厲醫術,再加上姜離悉心教導,這麼多年來,江厲早就不是當年的江厲了。

    現在,就算是陳六老爺子比起江厲來,也是差了一截,現在的江厲差的是實踐,是經驗,他需要大量的坐診與實踐,他的醫術才會升華。

    否則的話,他只能固步自封,根本很難有所長進。

    這次中西醫交流大會,對於江厲而言,很可能是一次機會。

    姜離看好江厲,江厲的意志力強大,而且為人堅韌不拔,是快學醫的材料,姜離不會看走眼的。

    此刻的江厲只不過沒有見過這麼大的場面,心中有些發虛。

    這中西醫交流大會,可不簡簡單單的是交流,當中暗藏刀光,有多少人是笑裡藏刀,雖然說的是交流,但是更多的是炫耀。

    西醫今年的成就,中醫如何落後,年年如此,中醫年年被打壓。

    因為現在很少有中醫完整的傳承了,真正懂這些的人,是越來越少了,可能某位老中醫,或者說中醫協會會長,懂的還不如江厲多。

    中醫的沒落在於傳承,傳承斷層,傳承中斷。

    這種情況,實在是太多了,中醫正是由於這個原因,才慢慢沒落的,如果現在有一套完整醫學系統理論,那對於學習中醫將會是福音。

    可惜,現在流失的中醫知識太多了,所以造成了現在中醫人才凋零。

    江厲能有一套完整的理論,而且學習醫術多年,比起來一般的老中醫來,不知道強上多少倍。

    姜離也準備把一套完整的中醫理論,撰寫成書,然後發行,使得華夏的中醫再次興起。

    只不過,這是一項浩大的工程,一個人是很難的,需要有很多的人,來幫助姜離一起完成。

    江厲只是其中的一人,姜離還需要很多人。

    很快,中西醫交流會就正式開始了,姜離做回了濟世堂的位子,而夏涵一方,作為西醫的代表這者之一,坐著的自然是最前方的位置。

    在濟世堂之上,還有兩大中醫世家,分別是京城四大家族之一的李家,還有一個便是極富盛名的孫家。

    這是上古醫聖的傳人,據說是當今世界上,唯一掌握有醫學系統知識的家族,這樣的家族,實在是太難得了。

    這次代表所有醫學者講話的乃是陳天鵬,他已經連任三屆會長了,而且之前也擔任過西醫協會的會長,算是醫學界資格最老的人之一。

    他第一個上台講話,沒有人會有異議。

    這醫學一途中,也是要論資排輩的,而且這種現象,一點都不比官場來的淺。

    「歡迎各位,可以來參見中醫交流大會。」陳天鵬向著四周示意,說起了場面話。

    姜離則有些百無聊賴,這種話來到世俗之後聽的太多,以至於現在他直接都免疫了,聽到這些話,他就心煩。

    這陳天鵬講了大概半個小時左右的話,有為在場的人,介紹了一些交流會的流程,僅此一個,提出病例,尋找病人,然後誰能有效治癒,便是勝者。

    說白了,無非是爭鬥而已,哪有那麼多的東西可言。

    「第一則病例,就是我所說的肺炎,這種病,在我華夏的歷史上,曾經是絕症,也就是肺癆,這病當初中醫鼎盛之時,根本無法治癒,可西醫進入我華夏之後,這卻從絕症病單上抹去了。」

    這個時候,突然有一名年輕人站了起來,這是陳家的一位後輩子弟,名叫陳長清,在西醫的造詣上頗高,已經達到了當今世界上罕有的程度。

    算是一個少年英才,也是陳家數一數二的西醫代表人物。

    姜離掃了這年輕人一眼,這年輕人相貌頗為的英俊,一身黑色的西裝,筆挺的身材襯托著那人的身材,越發的修長健碩。

    那迷人的眼睛之中,似乎有種讓女人神魂顛倒的光澤。

    這人說話的時候,語氣之中帶著一股龐大的自信,而且,言語間,似乎有種讓人信服的感覺,好像他每說一句話,都有種讓人折服的感覺。

    姜離一看就知道,這個人無論是做什麼事,都是馬到成功,沒有什麼可以阻礙,做什麼事什麼事成功,所以這個人才會有這種氣質。

    肺炎在這個年代確實不算什麼絕症了,但是治療起來卻格外的麻煩,如果不及時送醫的話,是非常麻煩的,甚至有生命危險。

    「我最近新研究了一種西藥,可以有效抵抗這種病毒,不用輸液,也不用打針,吃上一個療程,病情自然會痊癒,大家請看。」陳長清說著話,輕輕拍了拍手。

    不一會,會場的一側有一名身穿服務生服裝的人端著托盤走了上來,那裡面有一個精緻的盒子,盒子里正放著一顆膠囊葯。

    青年戴上白手套,輕輕的捏起了那一粒藥劑,說道:「這一粒藥劑,就是我最新的研究成功,已經有幾位病人都服用過,效果顯著,並且服用過的病人,早已出院。」

    江厲靜靜的看著,看著這些西醫治療人的手段,姜離說過,中醫西醫,其實在大致上,都是殊途同歸的,只不過西醫是走了其他的道路,中醫是一直在堅持而已。

    不要帶任何有色眼睛去看這兩門醫術,但是卻要真確對待每一種治療人的手段,錯的就是錯的,對的就是對的,無論中醫,都有犯錯的時候,可貴的是,犯錯知道改錯。

    這個時候,姜離對他教導過的每一句話,緩緩的浮現在他的心頭,江厲覺得姜離說過的每一句話,似乎都漸漸的在實現。

    陳家的青年,在台上誇誇其詞,不停的說著他近年來的成就,還有一些著名的治療案例,台下的人也是議論紛紛,尤其是西醫一方,更是如視珍寶般的看著他。

    這樣的青年俊才,對於他們而言,簡直就是珍寶,如果這樣的年輕人,多出來幾個,那對於西醫而言,將會越發的興盛。

    「你這等於是錦上添花,可是這錦上添花,又怎比得上雪中送炭。」江厲這個時候站起來了。

    唰!

    所有的目光頓時落在了江厲的身上,江厲一臉無畏,大步的走了出去。

    「癆病這種東西,早在五千年前,就被中醫治癒了,只不過由於戰亂,還有時代的更迭,這種方法漸漸的失傳,可是依舊有人保存了下來。」江厲大聲說道。

    「這是誰啊?」

    「哪來的毛頭小子?中醫界的前輩還沒說話,他卻站出來了。」

    姜離聽著這些話,略微有些不屑,他陡然間站了起來:「年輕人的事,不是應該由年輕人去解決嗎?」

    有人不認識姜離,***今日又不在,這濟世堂來的都是一些新面孔,起初有很多人是看不起濟世堂的。

    在場的都認為他們是一群的老資格,這區年輕人是哪頭蔥,哪頭蒜,根本就不入他們的眼。

    「你又是什麼人?」有一名西醫的老前輩開口了。

    姜離看起來也很年輕,不過二十齣頭,卻說話這樣,讓他們受不了。

    那陳家的青年也是一瞪眼,姜離看起來還不如自己年長呢,竟然以一種長輩的口氣在說,這是什麼鬼!

    「你是什麼人,有什麼資格在這教訓我!」陳長清說道。

    這個時候,王婧站了起來,說道:「這是我濟世堂新任掌門人,我爺爺的師弟,也就是我的師叔,要比你大上兩輩,你說他有沒有資格!」

    王婧這話說的無比強硬,絲毫不懼對方是不是陳家之人,姜離的輩分確實要比較高。

    頓時,滿場一片嘩然,***是誰,他們不會不知道,上一代的中醫界醫神,更是中海市當之無愧的中醫第一人。

    當世罕有人能與其匹敵,這樣的人物,每次來交流會,無疑都是焦點。

    可是因為近幾年的一些事故,銷聲匿跡了,聽聞是他的兒子不爭氣,不僅敗光了家底,連濟世堂的名聲都快要敗光了。

    這一場波瀾,對於當初的濟世堂,可是超級大波瀾,就算是普通人,都沒有想到,濟世堂會這樣。

    陳長清微微一愣,沒有想到這年紀輕輕的青年人呢,竟然會是濟世堂的掌門人。

    而且,如果姜離與***同輩的話,那江厲豈不是還要比他高出一個輩分?

    陳長清的臉色微微一變,但是沒有發作。

    「這位小兄弟,你說癆病五千年前就可以治癒,可有證據?」陳天鵬和顏悅色的說道。

    「自然是有的。」江厲說道。

    「聽說這裡有實踐的操作環節,對嗎?」江厲說道。

    陳天鵬點點頭,說道:「不錯。」

    「那提前開始如何。」江厲又說。

    陳天鵬思考了一會,又看了下西醫一方,眾人的意思,淡淡的說道:「可以,既然這位小兄弟要證明自己,那不妨將病人拉出來,試試。」

    「多謝陳會長。」江厲拱手,十足的中醫派頭,如果是西醫的話,只怕就是要握手了。

    陳天鵬打了個電話,不一會,就有人把病人推了上來,那病人躺在病床上,臉色很蒼白。

    「這是一位晚期病人,病情相當嚴重,來之前,我們剛剛控制住了病情。」陳天鵬說道。

    「交給我。」江厲眼中閃過一道自信的光芒。

    這個大男孩,雖然看起來有些羞澀,但是那眼神中的光芒,卻是無與倫比的亮,這是一種自信的光澤。

    姜離看著江厲身上的變化,心中略微有些觸動,他的這副樣子,就好像自己當下山那會,無知無畏,一往無前。

    不管怎麼說,年輕人有自信是好事,從自信變得光滑,這是必須經過的過程。

    姜離親自為江厲端了一盆清水過去,他看得出,江厲這是要施針,而施針一途之前是要需要沐浴洗手的。

    「謝謝師傅。」江厲點頭道謝。

    「好好發揮,別墮了齊老爺子的名聲,讓他們看看,我門中醫的針灸,傳承千年,精髓究竟在何處。」姜離鼓勵說道。

    「是,師傅!」江厲頓時信心大漲。



    上一頁 ←    → 下一頁

    玄界之門萌物遇上高富帥:101天官賜福霸仙絕殺琴帝
    大帝姬顫抖吧渣爹聖尊異世重生全才大明星霸道大叔寵甜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