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醫聖 » 第三百四十五章 強勢離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絕世醫聖 - 第三百四十五章 強勢離開字體大小: A+
     

    姜離心中一陣欣喜,自己的爺爺沒事,終於是讓他心中的一塊大石頭落地。

    他來這,不就是為了找姜承遠嗎?見到姜承遠安然無恙的樣子,姜離心中不知道有多開心。

    「爺爺。」姜離大喊。

    「渾小子,做的好,給爺爺,更給你爹出氣,這周家的人,儘是一些狼心狗肺,忘恩負義的狗東西,可惜的是,你沒殺掉他們,哈哈哈哈。」姜承遠的大笑聲,猶如震天之雷,迅速擴散到整個周家。

    不少的周家人都從睡夢中醒了過來,一時間整個周家燈火通明。

    姜承遠踏空而來,最終落在了姜離的身旁。

    他伸手為姜離渡入一絲元氣,將姜離體內的激蕩的劍氣,全部清除出了體外。

    「天山老人,你敢傷我孫子?」姜承遠冰冷的目光落在了天山老人身上。

    天山老人的臉色也瞬間變得鐵青,這姜承遠來了,一切事情就不好說了。

    姜承遠的戰力太變態,別說那一位走出自己道路的強者不在,就是他在,兩人聯手,也未必是姜承遠的對手。

    「不對,周兄跟左兄,還有小成不是去追殺你了嗎?你怎麼會獨自一人回來。」天山老人震驚道。

    「你說呢?哈哈哈。」姜承遠微微一笑。

    天山老人渾身一顫,難道他們三個人全部身死了?要不然的話,這姜承遠為什麼會一個人殺回來。

    家主、還有周家的老祖宗,還有那位左姓的強者,盡皆都成為塵埃了嗎?

    怎麼可能!

    這麼強橫的戰鬥力,如果姜承遠都殺的了,那豈不是真的踏出最後一步了。

    「天山老人,你自斷一臂,我今天擾你一命,就當是你剛才殺我孫兒的代價,如何!」姜承遠逼視天山老人,語氣中帶著一股不容置否,這哪裡是商量的語氣,分明就是在命令對方。

    天山老人咬了咬牙,這姜承遠也欺人太甚了,他是何等強者,竟然要他自斷一臂來謝罪?

    他姜承遠真以為他是天下無敵?誰也要敬他三分了嗎?

    「你當年一戰重傷,我不信你還能保持巔峰戰力,在我看來,你不過是強撐罷了,我今天一定要殺了你,祭奠我兄弟在天之靈。」天山老人狂傲無比,竟然橫劍指向姜承遠。

    「小子,把你含光借我一用,讓我告訴你,什麼叫真正的劍術,免得以後出去給我姜家丟人。」姜承遠笑道。

    「爺爺,接著。」姜離將含光一拋,只見那姜承遠並指成劍,然後隨手一引,含光劍徑直落在了他的手中。

    「天山,劍術不一直是你引以為傲的資本嗎?讓我告訴你,今天什麼腳劍!」姜承遠渾身散發出一股氣息,那氣息越來越濃郁,漸漸的他的身體上,凝結出一股凌烈的鋒芒。

    這個時候,姜承遠整個人都不一樣了,那略微有些長的白髮,迎風亂舞,他眸子中射出兩道無匹的精光。

    含光在其手中,才是真正的含光,那藉助月光所形成的劍身,開始變得越來越可怕。

    嗡嗡嗡!

    含光劍像是感受到了姜承遠的強大,鳴顫起來。

    「萬劍歸一,怎麼可能!除非你是……」還不等天山老人說完,姜承遠這一劍就到了。

    這一劍帶著一股無可匹敵的氣勢,帶著一股橫掃千軍,斬破天宇的氣勢,迎面壓迫過來。

    天地間似乎什麼都沒有了,僅僅只剩下了姜承遠,還有這一劍!

    天山老人驚詫不已,根本無法想象,此刻的姜承遠到底有多麼強,他甚至連抵抗的念頭都沒有。

    毫無疑問,姜承遠實在是太強了!

    撲哧!

    地面出現一道十米深的溝壑,皆是被這劍氣所斬,天山老人手中的利劍被這劍氣一斬為二,破裂開來,斷成了兩截,他整個人更是被這劍氣逼退,胸口都裂開了一道駭人的傷痕。

    若不過他不是天人合一的境界,這一劍只怕早就將他立斬了。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這麼強,我苦心修鍊了這麼久,竟然還是擋不住他一招,為什麼!」天山老人的信心在這一刻,被徹底擊潰,猶如瘋癲了一般,喃喃自語。

    姜承遠眼角的餘光掃了天山老人一眼,拉著姜離一躍,踏空離開了這裡。

    對於姜承遠的無敵之資,姜離只能說嚮往,太過於嚮往。

    剛才那天山老人,無路是在速度上,還是在力量上,壓制的他沒有一點還手的力量,可是姜承遠一出現,他連姜承遠一招都抵擋不了。

    這差距,簡直太恐怖了!

    一招,僅僅就一招,就跟當初擊敗布扎一樣!

    自己的爺爺這強的有些變態了吧!

    「怪不得他們叫你變態,強,真強。」姜離忍不住說道。

    「臭小子有你這麼說爺爺的嗎?」姜承遠沒好氣的敲了姜離一下。

    姜離嘿嘿一笑,不過看到姜承遠這麼強大,心中終於是放心下來,也就只有爺爺這種實力,闖了姜家之後才能安然無恙的脫身,自己的實力,還遠遠不夠。

    姜承遠帶著姜離迅速遠離了周家,來到了不遠處的一座小山上。

    「你說說你,要不是我恰巧路過,回來看看,你小子今天就交代在這了,我姜家就你這麼一根獨苗,你死了,我豈不是要絕後?」姜承遠氣的不行,指著姜離說道。

    「不會的,孫媳婦給你找了好幾個了。」姜離嘿嘿一笑,臉色特別厚。

    「都說了,周家不是現在你能去的地方,以為你結個金丹,就厲害的不得了?你真以為你天下無敵了?」姜承遠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

    「要不是你晃點我,約定好時間又沒來,我會來這裡?」姜離也火了,這老頭怎麼老是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

    「你這小子,還算你有幾分良心,滾過來,我看看你的傷。」姜承遠臉色這才舒緩了一些。

    「不用了,我現在醫術,可不在你之下。」姜離說道。

    「哦?是嗎?」姜承遠眼眸一涼。

    他可真的是妙手回春,只要人有一口氣,都能從鬼門關拉回來,姜離現在難道也達到這種境界了?

    這小子好像才二十二歲吧,就有這種實力?

    這醫術一途,可是沒有半點可以取巧的,必須要有大量的理論跟實踐,才有可能做到。

    「別想了,你當初讓我去濟世堂坐鎮,不就是為了鍛煉我的醫術嗎?我現在的實踐經驗,未必就比你少。」姜離說道。

    「這麼厲害?我倒是要試試了。」姜承遠笑著說道。

    不過,姜承遠無論如何也是不會想到,姜離去坐診的時候,濟世堂那人山人海的景象,想必這景象,他是萬萬想不的吧。

    中海市上百萬人口,姜離只怕有百分之八十的人,都來找姜離看過病,要不然的話,姜離的實踐醫術,怎麼會增長的這麼快,簡直駭人聽聞。

    姜承遠開始考驗起姜離來,先從自簡單的藥房,跟治療處理手段開始,到最後的緊急情況處理。

    姜離一一都用最簡單,最有效的方法闡述出來,聽的姜承遠也是一愣一愣的,甚至當今世界的一些絕症難題,在姜離的手中,似乎也成為了信手拈來的東西。

    治癒那些絕症患者,從這一刻起來,絕對不再是夢想了。

    過了許久,姜承遠這才終於肯認定姜離的醫術了,現在姜離的醫術真的是今非昔比了。

    「不錯不錯,能領會到師傅的用意,可以可以。」姜承遠滿意的點點頭,這一次竟然也絲毫不吝嗇他的誇讚之詞了。

    姜離嘿嘿一笑,竟然如一個小孩子一般,露出害羞的表情來。

    這就像是一個老師,在跟一個鼓勵一個學生時候一樣,那個學生總會露出謙遜的表情,姜離現在就是這幅樣子。

    「你先運功調息一下,天山那傢伙,還有幾分實力的,你體內應該還有一些劍氣,你排除體外,我再教你一套,我姜家的太虛神劍。」姜承遠說道。

    「我門姜家還有祖傳的劍術?」姜離眼眸一亮。

    「我們這一脈的國術傳承,是最多的,這也正是為什麼,周家那群傢伙,氣急敗壞的一直想殺我的緣故。」姜承遠說道。

    「他們想奪取我門的秘籍?」姜離問道。

    「不錯。」姜承遠點頭。

    「周家一群小人,可惜了穎雪生在了這樣的家庭中。」姜離搖頭嘆息。

    「你說的那個小姑娘,嚴格上來是,應該是你的表妹,性格倒是不錯,要不你也搞個近親?」姜承遠老不羞。

    「說什麼醉話,我只是把他當妹妹一樣看。」姜離瞪了姜承遠一眼。

    「得了吧,光在中海市,你勾搭了幾個姑娘了,你還當妹妹,你真當我不知道你的風流往事啊。」姜承遠說道。

    姜離老臉一紅,自己這爺爺也太那個什麼了,什麼叫勾搭啊,這話說的實在是難聽。

    「懶得理你。」姜離盤膝閉上眼睛,開始調息起來。

    可姜承遠並沒有放棄,一直嘮嘮叨叨的在旁八卦,甚至催起了姜離要孩子,說是他想抱重孫子了,搞的姜離差點吐血。

    一直到了東方魚肚白,姜離終於將體內的劍氣清除乾淨,他張口吐出了一口濁氣,渾身說不出的輕鬆。

    從來沒有一刻他覺得,這打坐修鍊是這麼輕鬆的。

    白天的時候,姜承遠已經不在了,只是留了一張一條給姜離。

    字條上,只有兩個大字。

    忍耐!

    而在姜離的身旁,正放著那一本太虛神劍的劍譜,這一定是姜承遠留給他的。

    姜離不是魯莽之人,上次是因為自己的姜承遠才闖的周家,現在連姜承遠都告訴姜離要忍耐了,姜離自然不會再衝動的去幹什麼。

    他現在才二十二歲,已經達到了丹勁,如果再給他五年時間,天知道他會不會成為下一個姜承遠,成為下一個妖孽,可以橫掃周家。

    到時候,他跟姜承遠雙劍合璧,何愁這周家這顆不落的太陽落下。

    「我會學會忍耐的,爺爺。」



    上一頁 ←    → 下一頁

    遮天贅婿重生影后小軍嫂超級卡牌系統修真歸來在都市
    玄界之門萌物遇上高富帥:101天官賜福霸仙絕殺琴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