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醫聖 » 第三百三十七章 追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絕世醫聖 - 第三百三十七章 追殺字體大小: A+
     

    老者眼看情況不對,轉身就要溜,可是姜離哪裡會給他這個機會,一步追了過去,望月步全面展開,幾乎化作了一道光。

    只不過這老者也是至尊堂的殺手,擁有絕世步法,而且這老者在步法上又浸淫了幾十年,早就達到了一個極高的境界。

    姜離畢竟修行這望月步的時間太短,一時間跟這老者不能相提並論,望月步的一些神妙之處,不能全部展示,否則的話,上次不會被姜承遠發現了。

    饒是如此,也足以與這老者旗鼓相當了。

    姜離只需要在後面不斷釋放銀針,騷擾這老者,他的速度自然就會降低,不用多久,姜離自然就會追上對方。

    老者也深知這個道理,所以一直再朝著鬧事中跑,只要人流多、小巷子多的地方,說不定可以甩掉姜離,求得一線生機。

    這青年的實力,確實超乎他的想象,他是一位老輩金丹境高手了,可沒想到會這麼狼狽,說到底還是他太過大意了,以為姜離就是這麼一點實力。

    誰知道姜離一直在示弱,在關鍵的時候,一擊將他重傷,這才有了這一幕,如果再給這老者一次機會,一定不會被傷得這麼狼狽。

    「姜離?難道是」老者想起姜離的名字,忽然想到了一些什麼。

    姜離的眼眸死死的鎖定了老者的身形,無路老者如何跑路,一直都盡收他的眼底。

    「老賊別跑!」姜離大喊。

    老者回頭看了一眼,他鑽入人流中,衝進了旁邊的一家網吧里,姜離也緊隨而至。

    網吧一般都是按照消防規定,一般是有兩個出口的,而且要在不同的方向,這老者肯定是想利用這一點,逐步的甩開姜離。

    不過姜離的速度也是極快,追著著老者走進了網吧,看著他從後門離開了。

    姜離沖了出去,就在這個時候,一道寒光從頭頂劈了下來,朝著姜離的天靈蓋劈斬而下。

    可惜的是姜離早就準備,在那一劍劈斬下來的同時,他貼著牆壁,瞬間溜了出去,這一劍劈在了牆壁上,迸濺出一串的火花。

    老者見一擊不成,轉身跳上了二樓,再次逃竄。

    「還不死心!」姜離眼眸如刀,他手掌在牆壁上輕輕一按,身子也猶如鴻雁一般,飄到了而落,追著那老者而去。

    至尊堂殺手的韌性,可是強的駭人,而且這老者隨時完全的落入下風,可還是一直在尋找機會刺殺姜離,不肯死心,姜離也看出這老者的心思,如果的歹毒,一直在防範,即便他佔據上方,也是處處小心謹慎。

    不過,至尊堂殺手的素質也是讓姜離咂舌,這樣的殺手,無論走到那,都絕對的是精英!

    兩人飛檐走壁,如影子在交鋒,追趕,那種電視上可見的特效,在兩人身上真實的展現著。

    老者身上有血,他雖然暫時止住了血腥味,但是距離不算太遠的話,姜離都能聞到他身上的血腥味,這是身為一個中醫必有的手段!

    可以辨彆氣味!

    姜離顯然就已經做到了,而且做的還非常的好。

    老者狼狽逃竄,真是上天無路,入地無門,被姜離追了好幾條街,姜離卻一點都沒有放棄。

    夜色下,二人奔走如風,不停的交手,不停的交鋒,沒有一刻停下,老者身上的傷痕也是越來越多,血流的也是越多。

    這樣的情況,不用多久,這老者的血液都將流光殆盡。

    老者心中滿是怒火,一子落錯,滿盤皆輸,高手就是如此!他如果剛才不是急於殺姜離,也不會如此。

    在他看來,自己的一劍可以輕易的刺穿姜離的身體,將他的五臟六腑絞碎,可惜他沒想到的是,姜離的手指那般堅硬,竟然直接夾住了他的軟劍。

    他此刻都在想問,姜離這小子到底是什麼修為!會不會是走出了自己道路的強者!

    否則的話,他的手指怎麼會如此去厲害。

    一般人別說碰他的軟體劍了,就算是接他一劍都難,姜離以這種方式接下他的劍法,無疑給他造成了很大的打擊。

    他自詡劍術第一,達到了一個化境,可今天被一個小他幾十歲的年輕人化解,真是丟臉丟到家了。

    「到底那一環出錯了,我想不通。」老者問內心。

    他的攻擊方式,雖然有些急躁但是每次進攻的方式選擇的都很正確,而且選擇的時機,都沒有任何的錯誤。

    同是丹勁高手?難道差距這麼大?

    老者不知道的是,姜離修鍊的可是神農訣,這種功法,恢復力強,攻擊力強,就連防禦力也是強橫,幾乎是一本完美的法決。

    老者的軟劍,在進攻到姜離的手指的瞬間,姜離的手指上,自然迸發出神農訣的氣息,用來抵擋這一劍,自然是輕而易舉。

    終於,兩人在經過一翻周折之後,姜離將其逼入了死角之中,含光再次握在手中。

    黑夜之中,再也避無可避。

    這是一條死胡同,狹路相逢,勇者勝!

    姜離握著含光的手,沒有顫抖,這老者是一位劍術高手,對於磨礪他的劍術,顯然有著無窮好處。

    姜離知道,這劍術不是那麼好練的,否則,這華夏這麼多年歷史下來,也不會才那麼寥寥幾位了。

    「我本來不想殺你,可你一再逼迫,再加上你是至尊堂的人,我若不殺你,你至尊堂日後就要殺我。」姜離眼神冷冽。

    老者一手提著軟劍,一手按著自己的右臂,他的劍尖上,也有血珠在淌落,那是姜離的血,顯然姜離也是受了傷。

    兩人彼此之間,互有來往,但是他的傷更重,幾乎到了窮途末路的地步。

    他沒有想到,這麼多年未曾出手,一出手竟然遇到了如此的少年天才,將他重傷,甚至現在要將他殺死!

    真是命也!

    「我至尊堂傳承上千年,你以為殺了我,就不會有人知道?」老者嗤笑道。

    姜離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看著這位老者。

    「來吧,最後一劍,我寧願在這璀璨中極盡升華,也不願再逃了。」老者顯然也是動了凶意,眼神之中,厲色涌動。

    老者踏前一步,速度快到極致,一拳朝著姜離砸了過來。

    轟!

    姜離一愣,這老者關鍵時刻,竟然換上了拳頭!

    不過很快他就知道,這一拳乃是虛招,算不得真,果然,那老人的袖**出一把短劍,朝著姜離的眉心衝來!

    「袖裡劍!」

    叮叮叮!

    姜離長劍一揮,這些袖裡劍打在含光上,全部掉落在了地上,沒有對他造成一絲的傷害。

    有一把袖裡劍被姜離打的折返而回,定在了老者的頭顱上,竟然是將其斬殺了!

    老者的眉心出現一個血洞,然後身軀直挺挺的倒下了。

    姜離掃了這老者一眼,轉身離開了,殺了至尊堂的人,以後與這至尊堂就是不死不休了,這些至尊堂的人,專修劍術,姜離也不懼,他爺爺當初可以踩著南疆諸雄的屍體一路殺至巔峰,他也可以。

    他離開了這裡,他隨手打了他輛車,直接去往風嵐的家。

    原先這計程車司機是不願意拉姜離的,畢竟此刻姜離渾身是血,再加上此刻的姜離眸子冰冷,看上去不像是好人,計程車的師傅害怕,所以沒有拉姜離。

    可在姜離的高利益與含光劍的逼迫下,這司機才勉強答應,把姜離送到主要地點后,計程車司機轉身就離開了。

    顯然不願意多招惹姜離這種人,計程車師傅也沒有報警,主要姜離一次性給了他幾百塊的打車費,足夠他清洗後座了,他想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也就乾脆走了。

    姜離一摸自己的手機,才發現在打鬥之中,似乎遺失了,好在風嵐給了姜離一把家裡的鑰匙,他摸黑回到了別墅中。

    此時,風嵐還沒有回來,姜離準備洗個澡,換身衣服,順便療傷。

    可是當他回到家裡時,雖然別墅中漆黑一片,他卻聽到有悉悉索索的聲音,似乎有小偷在裡面偷東西。

    姜離瞬間警惕起來,他仔細聽了聽,小偷似乎在卧室,他直接走了過去,將房門打開。

    啪!

    卧室的燈瞬間明亮起來,普通的小偷又如何聽的到他的腳步聲,在燈光打開的一瞬間,那小偷驚恐的看著姜離,如同看見鬼一樣。

    小偷第一反應,就是跳窗要走,可是姜離身影一晃,已經來到了窗前,阻擋住了小偷的退路。

    小偷看姜離速度快,轉身又要從門跑,姜離身影一晃,又來到了門前,擋住了他。

    小偷見姜離這樣來去如風,不由得嚇哭了:「鬼大哥,我錯了,我以後再也不偷你家東西了,求求你放過我吧,我以後一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姜離頓時被逗笑了,這個小偷還以為自己要將他怎麼樣,見他怕成這個樣子,笑意愈發濃郁了。

    那小偷已經姜離不肯定放過他,連忙說道:「求求大哥你了,放過我吧,我不要去坐牢,嗚嗚。」

    小偷說著話,竟然哭泣起來,這麼瘦小的身體出來做小偷倒是合適,他戴著面紗,看不清到底是什麼樣子。

    姜離上前,準備揭開這小偷的面紗,當那小偷的面紗掉落的時候,他不由得愣住了。

    映入眼帘的乃是一個十六七歲的小女孩,估計還成年,臉上帶掛著淚痕,看起來楚楚可憐的,格外動人。

    姜離不禁有些好奇了,像他這個年紀的小姑娘,應該坐在教室里,怎麼好端端的會出現在這裡,還做這種道德卑劣的事情。

    「大哥哥,你放了我吧,我是被逼無奈的,你別抓我,我這是第一次。」小女孩哭泣著。

    姜離心中一動,但是卻不動聲色,他深深了看了小女孩一眼,然後伸手拭去了小女孩眼角的淚痕,然後說道:「餓了沒,我煮麵給你吃。」

    小女孩鬼精靈的看了看周圍,然後怯怯的點了點頭,輕輕嗯了一聲,見姜離神情這麼柔和,也就不是那麼害怕了。

    「你來這邊坐吧,我不會傷害的你。」姜離笑著說道。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天才相師:重生億萬小富風流小農民後來偏偏喜歡你大宋的智慧翻窗做案:老公手下留情
    都市特種兵之暗影殭屍保鏢鳳囚凰遮天贅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