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醫聖 » 第三百三十二章 軍人當有軍魂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絕世醫聖 - 第三百三十二章 軍人當有軍魂字體大小: A+
     

    姜離跟夏涵他們約好了,晚上的時候,姜離被風嵐精心打扮了一番就出門了。

    臨走前,姜離還仔細看了一遍風嵐別墅的風格,看來風嵐是個很小資的女人,別墅無論是裝修還是整體的傢具布置,都走的是那種西式小清新風格。

    這倒是讓姜離眼睛一亮,不一會夏涵發來了簡訊,已經為兩人選定好了餐廳。

    姜離此刻心中還是憂心姜承遠的安危,他一個人去了周家,畢竟勢單力孤,危險係數還是有的。

    本來姜離以為周家只是普通世俗世家之中的一個大家族,沒有什麼國術高手,可是在姜承遠的解說下,他才明白,這周家究竟是多麼的深不可測。

    可越是如此,姜離就越是不放心。

    京州飯店,這是京都最為奢華的一處五星級酒店,在整個京都,這家飯店都是遠近聞名的,而且據說這京州飯店,有不少的大官參與其中的分紅,這個老闆又頗有黑道勢力,所以生意一直以來,都是非常好的。

    風嵐的車子緩緩的停靠在了露天停車場,這裡到處都是豪車名車,沒有一架少於百萬的,最差的都是賓士寶馬,超跑更是數不勝數。

    「不愧是京都啊。」姜離讚歎一聲。

    「那當然,這裡你隨便可能見到的就是一個部長之類的,廳級幹部滿地走,這可不比中海市,凡事要小心。」風嵐叮囑道。

    姜離點點頭,他從來不是惹事的人。

    就在姜離等人準備進飯店的時候,門口忽然衝來了一輛車,這車開的極快,橫衝直撞的,沒有一點規矩,不少行人都被他給嚇了一跳,姜離一把抱住了風嵐,將其抱到了一邊,其實,就算姜離不幫風嵐,以風嵐的反應力,也是足夠的。

    可這一系列動作,姜離幾乎是下意識完成的。

    風嵐都來不及反抗,感受著自己盈盈一握的***,被一名異性這麼輕輕的抱著,那手掌傳來的溫度,讓風嵐的臉頰微微發燙。

    「沒事吧。」姜離柔聲問道。

    風嵐害羞似的點了點頭,剛才那一幕,是每個少女都曾經幻想過的,風嵐也不例外。

    被姜離這麼救下來,要說風嵐心中沒有一點異樣,可是絕對不可能的。

    姜離臉上閃過一縷怒容,這人怎麼開車的,這樣不怕撞到人嗎?

    不一會,那開的極快的車子停了下來,以一個極為漂亮的甩尾,無比精準的停進了停車位之中,竟然是一倆幻影勞斯萊斯。

    這車的價值可不菲啊!

    從那車上走下來一名年約二十歲左右的年輕人,那青年人豎著一把飛機頭,冷峻帥氣的面孔,筆直卻帶著邪氣的黑眉,總覺得這青年渾身上下帶著一股紈絝,可又讓人害怕的氣息。

    那年輕人走下車后,大搖大擺的走向京州飯店,周圍的人瞬間安靜了下來,全都噤若寒蟬,一個字都不敢吭。

    「天王老子下凡了。」姜離微微一笑,但笑容卻有些冷冽。

    風嵐一把拉住了姜離的胳膊,說道:「他是李家的人,別惹事,犯不著跟狗一般見識。」

    姜離見連風嵐都如此的忌憚,可見這年輕人的背景非同一般,就是風嵐這種人都惹不起。

    「算了。」姜離只是覺得掃興。

    可就在這個時候,那年輕人回過了頭,目光朝著姜離這裡掃來,眼神無比的凌厲,像是要把姜離跟風嵐吞掉一樣。

    此時,在場所有的人都屏住了呼吸,感覺姜離多半是要遭殃了,誰惹了李家的少爺,只怕從今往後在京都的日子都難過了。

    姜離在笑,而且笑的很詭異,可是風嵐知道姜離此刻的笑容代表了什麼意思,今天多半是要出大事的。

    他知道姜離這次來京都是要辦大事的,而且是跟四大家族之一的周家有關,如果現在再讓姜離樹敵,到時候對於姜離來說,就更加麻煩了。

    風嵐為姜離著想,想要拉姜離走,可卻發現拉不到姜離。

    「喲,看見沒有,你的小女友都讓你走了,你怎麼還不走?」年輕人開口說話了,但是卻有些趾高氣揚,還帶著一絲戲謔。

    「我為什麼要走?」姜離一副不明所以的樣子。

    「你在背後,說我李辰的壞話,你當我是聾子?」李辰笑笑說道。

    不過那笑容卻有些冷冽,讓人看上一眼,禁不住渾身都在發顫。

    姜離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紈絝子弟他見多了,像是李辰這種超級紈絝子弟,還真是第一次見。

    那眼角的傲氣,跟渾身上下那不可一世的勁,就是一萬個李誠也比不上。

    他的這種傲氣,不是那種小孩子氣,就是那種從小高高在上,被人捧慣了的那種感覺,讓人覺得這個李辰應該是什麼貴族之類的。

    可在姜離這裡,一文不值。

    「哦,原來你是傻子,聽清楚我說什麼,還要問我。」姜離淡淡的道。

    李辰目視著姜離,眼角不時閃過一縷縷精光,在他從來只有他手不行就不行的事,什麼時候輪到別人來對他指桑罵槐的了。

    就算是姜離也同樣是不行!

    「小子,你敢把剛才的話,再說一次嗎?」李辰逼視著姜離,問道。

    「你果然是聾子。」姜離依舊是淡淡的這麼一句。

    被姜離這麼一翻揶揄,周圍的人,全部都大笑起來,這個李辰今天還真是遇到剋星了,這傢伙說一句,被姜離制一句,而且,他還不知道該如何反駁。

    李辰冷夏一聲,目視著姜離,嘴角不時掀起一抹抹的冷笑。

    只見李辰拍了拍手,頓時周圍湧出一堆的黑衣人來,這個傢伙,竟然隨身攜帶著「隱身」保鏢,不虧是京都四大家族之一的人。

    這種排場,李誠這種紈絝是萬萬用不上的。

    姜離掃了一眼這些黑衣人,這些人單看骨骼跟太陽穴,全部都是練家子,而且這些傢伙的實力,一個比一個強,很有些像退伍軍人的氣息。

    「是傭兵。」姜離很快判斷出了這些人的來歷。

    不少人立刻作鳥獸散,這一幕不是他們可以管的了的,京都四大家族之一的少爺要在京州飯店鬧事,就是他們老闆都不敢管,別說他們了。

    這些人都遠遠的避開,生怕波及到自己,因為他們都害怕李辰。

    風嵐知道此時再拉姜離走,已經是不合時宜了,既然姜離要鬧,她自當奉陪。

    「京都四大家族之一的少爺,呵呵,好大的背景。」姜離笑了笑。

    連風嵐都沒有想到的是,姜離已經揍過一個四大家族的少爺了,而且還是嫡系一脈,當代家主的第三子。

    這個名頭,比眼前的李辰還要大,當初如果姜離不是顧及在濟世堂的份上,就已經殺他滅口了。

    周家算什麼?

    大不了殺上一場,退隱山林,區區世俗的力量,能奈我何!

    這是每一個丹勁高手的內心寫照,他們的力量,早已超脫世俗,普通的槍械,他們可以輕易的躲開,就算是用**轟,他們都會預知到。

    這種高手太過強悍,比人形核彈還要恐怖。

    「很好,非常好,在京都,你是第一個敢這麼跟我說話的。」李辰非常的狂傲,一直以來,李家都是他引以為傲的資本,可是此刻在姜離的口中,卻是如此的不值一提。

    這一刻,姜離說的話,真正勾動了他的真火,姜離的話,每一句都猶如刀子一般,刮在他的心臟上,說什麼今天的事也不能這麼算了。

    不是沒有人跟李辰囂張,也一直有人跟李辰囂張,只不過最後跟李辰囂張的,最後都被李辰搞定了。

    在他看來,姜離不過是下一個挑戰他威信之後,在世界上消失的人。

    「想動手是嗎?」姜離淡淡的開口,他的語氣很輕,但誰都感覺的到他語氣下的冷冽。

    這個時候,從旁邊走出來幾名身穿黑衣的保鏢,他們向這些人一直隱藏在周圍,似乎就是在暗中保護李辰。

    李辰輕輕搖了搖手指,揮動手指讓他們一起上,這些保鏢揉動著拳頭,慢慢的朝著不遠處的姜離走去。

    姜離紋絲未動,一直站在原地,眼神越來越冰冷,任憑那幾名保鏢近身。

    「得罪了辰少,有你好受的。」

    「小子,你這是嚇傻了吧,動都不敢都動了?」

    「留他一條胳膊,我要親自看他吃屎。」李辰開口了。

    「好嘞,辰少。」

    一群黑衣保鏢討好似的說道,在他們眼中,姜離此刻已經成為了他們邀功的工具。

    咻!

    一名黑衣保鏢出手了,他的速度極快,顯然是經受過特殊訓練的,而且從他們的身後來看,他們用的應該是通用的軍體拳。

    這一套拳法他們練得也算是爐火純青了,很多國術高手都知道,真正的軍體拳最厲害的是什麼!

    殺人!

    軍體拳最大的作用,就是殺人,而且,比某些空有花架子的國術還有凌厲,還要可怕,因為這本就是為殺人而誕生的拳法。

    這樣的拳法危險程度,真的不亞於任何一門國術。

    姜離看的出,這絕對是簡化版的軍體拳,是實實在在的殺人拳法。

    不過姜離無懼,他身上何止一種殺人術,這些東西在他的眼中不過是雕蟲小技,他只是等著李辰自己在出醜。

    一名保鏢沖了過來,臨近姜離的時候,姜離的拳腳在其手臂上猛地一提,那手臂直接骨折,姜離一把將其扔開,冷冷的看著衝來的人。

    「真沒用,廢物。」李辰掃了那倒下的保鏢一眼,然後甩出一沓鈔票,淡淡的說道:「明天你可以滾了,不用再跟著我了,我李辰身邊不要廢物。」

    可是很快,又有幾名保鏢臨近了姜離,姜離雙手齊出,按在那兩名保鏢的身上,然後用力向下一扭。

    咔嚓!

    那兩人的骨骼同樣響起咔嚓聲,竟然折斷開來,被姜離一把扔了出去。

    「你們身為軍人,卻為李辰這樣的人做事,真是丟臉。」姜離呵斥。

    在他看來,華夏的軍人,就該有華夏的軍魂,就該有骨氣,而不是像現在一樣,搖尾乞憐!



    上一頁 ←    → 下一頁

    至高學院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如意小郎君虧成首富從游戲開始黎明之劍
    天才相師:重生億萬小富風流小農民後來偏偏喜歡你大宋的智慧翻窗做案:老公手下留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