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醫聖 » 第三百零九章 強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絕世醫聖 - 第三百零九章 強勢字體大小: A+
     

    姜承遠一頭短髮,散發著一股迫人的氣息,他的眼神平靜中帶這一股冰冷,雙手只是隨意的搭在身後,卻讓人感覺手中拿著原.子.彈一樣。

    那在這些南疆人看來,姜承遠手中有沒有武器是一樣的,他的那一雙手,已經勝過千萬神兵。

    「布扎,一連兩代祭神,都是你教育出來的,真是個好師傅啊。」姜承遠口氣淡漠。

    布扎渾身冰涼,姜承遠這麼說,南疆第一個開刀的人豈不是他。

    「諸位,還不出來與這華夏的賊子一戰。」布扎大喊。

    這個時候,一直沉默的南疆眾長老不得不出來了,這是事關南疆生死存亡的一戰,殺了姜承遠,他們說不定可以走出南疆的窮山惡水。

    可若是打不過姜承遠,他們可能就全部死在這。

    姜承遠沒有說話,即使看到這麼多的長老站出來與之對決,依舊很冷靜,他的這種冷靜讓人心中害怕,這讓人們不由的懷疑,他越是冷靜,就越是自信。

    因為所有人都害怕他,姜承遠的一舉一動,都容易給他們留下心裡陰影。

    一名、兩名,好幾名長老同時都站了出來,姜離仔細一數,竟然足足有七名之多。

    南疆有七名長老走出了自己國術道路,並且都留下了自己的傳承,不說他們,就是他們留下的傳承也是強大無比,出類拔萃。

    如果不是有姜離存在,只怕這次超級小隊們的成員,就成了這些人弟子的磨刀石。

    「七人,是不是有些太多了。」姜離皺眉。

    達到這一境,很難以寡敵眾了,這一境界,每個人的國術道路都不相同,有的走的遠,有的走的近,很難估算出每一個人的戰鬥力。

    而且,到達這一境界的人,實力都強大無比,生命力非常頑強,每一個人對於危險,都有一種心靈感應,想要殺死,實在太難。

    他們幾個人聯手,這戰鬥力,絕對不是普通的一兩倍的增長。

    這種人已經超越了國術的範疇,有了自己的理解,就算實力有一定差距,也差不到哪裡去。

    一次性出動七人,這南疆的底蘊也真不是一般的深,除了這七人以外,似乎還有很多的丹勁長老,他們實力也不俗。

    不過姜承遠當年曾經有過一人橫掃整個南疆長老的輝煌戰績,實力更加深不可測,儘管這麼多年,他們的差距在縮小,也不是沒有一戰之力。

    「金丹境的長老出來,與我一戰。」姜離也來到了姜承遠身邊。

    帥對帥,將對將。

    「姜離要一個人肚子面對所有南疆丹勁高手嗎?」

    「這!」

    很多人都無比震驚,他們可是知道跟燭陰同等境界的長老們修為有多麼可怕,人力可戰燭陰那種巨獸,這在他們看來,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現在姜離就一個人,卻要跟這麼多的長老對戰,而且一次性要打這麼多,太誇張了,讓人不敢相信。

    「姜離,你會為你的自負付出代價的。」郭子潤冷笑。

    郭子潤已經嫉妒上了姜離,見不得姜離的好。

    姜離這樣自負的行為,是讓讓郭子潤忍不住大笑,他不會因為姜離救了他,而有一點感恩的意思,相反,他非常的討厭姜離。

    這一刻,全場一片嘩然,無論是南疆一方,還是華夏一方,似乎都對姜離這種自殺式的行為感到震驚。

    走出自己道路的人少,可南疆的丹勁高手可不少啊,這些人每一個手段都不同,各有長短,一起上的話,足以彌補他們戰鬥力之間的差距,姜離就是再完美,也會被車輪胎,活活耗死!

    姜承遠深深的看了姜離一眼,他選擇了相信,這個孫子從小到大就很讓自己省心,無論自己給他制定多麼恐怖的地獄計劃,他都可以出色的完成。

    儘管他嘴上從來沒有說過,但姜離一直是他心中的驕傲。

    而且,姜離的成長也確實出乎了他的預料,二十二歲的金丹勁高手,實在太年輕了,就是他當年也做不到這樣。

    姜離心中帶著一股決然,既然要鬧,就鬧個徹底,一戰就要讓南疆百年之內難以恢復!

    那些南疆的丹勁長老也怒了,一個毛頭小子,竟然敢向他們全部人挑戰,你師傅當年是叱吒南疆,威猛無比,可這並不代表你現在可以。

    說到底,他們還是覺得姜離只不過是個乳臭未乾的毛頭小子,儘管天賦驚人,可未必手上的功夫,就真的強大。

    「我這第一拳,便贈給你的膽氣,看好了,姜離。」姜承遠腳步一邁,大地都在顫動,他一雙手,竟然沒有絲毫的蒼老感,連一點褶皺都看不到。

    不知道是不是常年修行的原因,姜承遠儘管一頭白髮,可面容卻很精神,鶴髮童顏,很難讓人看出這是一名六十歲的老人。

    他只是頭髮看上去,滿是華髮,可是卻老當益壯,實力深不可測。

    這樣的人,國術修鍊到了何等境界,才能保持這副面容。

    姜承遠邁步,渾身氣力一震,爆發出一股強絕的力量,周圍大地的裂紋,順著他的身體,極速的朝外蔓延。

    只見地面上的裂紋,一道強過一道,彌補於這片空間之中,這裡的大地像是要崩裂開一樣。

    所有人都感覺自己所處的地面,好像要塌陷下去一樣,根本站不穩。

    姜承遠出擊了,他的五指併攏,拳頭上宛若有雷霆之力,沒有任何花哨,盡顯力量剛猛的一拳。

    布扎倒退,這一拳他不敢迎接,那姜承遠拳頭上蘊藏的恐怖力量,讓他心悸不已。

    可惜他又如何能逃的了,姜承遠這一拳,看似樸質無華,可實際上卻是暗藏玄機,將步法與拳法相互結合,看似簡單容易閃躲,可步法卻改變出拳的方向。

    布扎避無可避,被迫接受這一拳,於此同時,有不少的長老也沖了過來,跟布扎一起承受這一拳的雷霆之力。

    轟!

    這一拳轟了過來,險些把布扎轟上天,不過好在七名長老合力,終於是將這一拳的力量接了下來。

    咚咚咚!

    同時的是,布扎在第一個人,也承受不住這種力量,雙臂直接骨折,倒飛了出去。

    「當初你們的南疆的三十六長老一齊上都攔不住,現在就憑你們?別以為我老頭子老了,你們就好欺負。」姜承遠說道。

    眼前的這些長老,除卻大長老之後確實都是晚輩,他們當中年齡最大的也才五十齣頭,比起姜承遠來,確實差了一輩,至於那些四十歲的長老,就更別說了。

    當初南疆的傳承百花齊放,諸多高手爭鳴,每一位高手,都實力強勁,威勢無兩,可是都戰敗在了姜承遠的手下,最後甚至被姜承遠擊殺許多,死傷過半。

    一拳,姜承遠僅僅用了一拳就廢了布扎,這份實力,已然是讓眾人倒吸一口涼氣,渾身顫抖。

    布扎一臉驚恐,無法想像,這姜承遠的實力這麼強,一拳就廢了自己!

    這份力量該有多麼的可怖!這,這姜承遠難道突破了嗎?自己這些年從來沒有鬆懈,他一直兢兢業業,可是到頭來,卻發現,依舊不是姜承遠對手。

    當年是一拳,如今依舊是一拳!

    這麼多年的努力為了什麼?他到底為了什麼在努力?

    「可以了,受我一拳不死,只是折斷雙臂,說明你最近很努力。」姜承遠微微一笑。

    布扎猛地一怔,修鍊了這麼多年,為的就是可以受你一拳而不死?這一刻,布扎的心態簡直都要徹底崩潰了,這在他看來,是一種徹底的羞辱。

    「姜承遠,有種你就死了我,士可殺,不可辱!」布扎大吼。

    他此刻毫無還手的能力,只能用嘶吼還捍衛最後一絲尊嚴。

    「如你所願,我並沒有留下你的打算。」姜承遠輕輕捏起一顆石子,彈射而出,那石子洞穿了布扎的額頭,在其額頭上留下一個血洞。

    布扎無力的倒了,一切都是那麼的突兀,姜承遠動手殺人,談笑風聲,也就是一瞬間。

    甚至剛才姜承遠彈射石子的動作也沒有人看清,這速度實在是太快了,避無可避,躲無可躲!

    剩餘的六名高手,連出手的慾望都沒有了,姜承遠一如往昔,強大到不可對抗,他們這才了解到,昔日的祭神是有多強。

    能與姜承遠交手,這已然是一種驕傲了,更何況上一代祭神還贏了姜承遠,這個時候,他們才了解到,當日的祭神是有多麼強。

    他們看到現在祭神的樣子還不服氣,這個時候他才想起,這個男人為南疆部落到底付出了什麼,他拿自己的未來,來保護南疆的平靜。

    否則以當年年少氣盛的姜承遠,只怕早就將南疆踏平,寸草不生了。

    「你們還要動手嗎?」姜承遠淡淡的話語響起。

    再也不動手了!以後就算動手,也絕對不跟你這種變態動!

    完全不在一個等級上,怎麼動手!

    姜承遠看了布扎一眼,只得嘆息一聲,布扎算是個天才,可惜的是,他生不逢時。

    其餘的六名長老,早就被震懾主了,一句話都不敢說,彷彿在等待姜承遠的審判。

    「你們不是還要與我的傳人動手嗎?叫你們的丹勁長老出來,我可以給你們一個機會,只要你能把姜離擊敗,你們南疆跟華夏的恩怨,我不會再插手。」姜承遠淡淡的說道。

    這個時候,那幾名長老眼眸一亮,這姜承遠如此說,等若是在給南疆機會了?

    姜承遠是變態,可是未必姜離也一定強的離譜,這小子雖然天賦強,但畢竟是初入丹勁,能有多少實力?

    他們不禁把目光投向了姜離。

    可是姜離此刻心思完全不放在這些人的身上了,他在想姜承遠的實力,到底到達了一個什麼樣的境界。

    是不是真的武破虛空了,這也太強了?

    剛才布扎只是隨手一擊,就逼得自己毫無還手之力,自己只能被迫憑藉身法,不斷躲避。

    可自己爺爺,只能隨便彈出一枚石子,就直接將布扎擊殺了,這是什麼實力!怪不得他們都叫姜承遠變態。

    變態,太變態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海賊之國王之上這號有毒末世生存大師總裁大人,放肆愛!妖孽奶爸在都市
    最後一個使徒逆天至尊帝國總裁霸道寵符皇毒妃戲邪王:馭獸大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