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醫聖 » 第三百零八章 姜承遠現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絕世醫聖 - 第三百零八章 姜承遠現身字體大小: A+
     

    天空中的大笑聲,頓時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他們眼中眨動著明亮的光芒,靜靜的注視著天空,尋找著聲音的來源。

    遠處,一位身穿白褂子,身材有些削瘦的身影出現,但是他速度極快,起初只是一道黑色的原點,漸漸的那黑色原點越放越大,那身影神出鬼沒,不知道何時就來到了姜離身邊。

    看著來人的相貌,姜離的臉上出現一縷激動的神情,因為這種張臉他看了半輩子了,從來有覺得討厭過。

    「爺爺。」姜離激動的喊道。

    「臭小子,告訴你多少次了,再外叫師傅,回家再叫爺爺。」姜承遠笑眯眯的。

    「是,師傅。」姜離這個混世魔王,第一難得露出那種發自內心的謙遜姿態,看的不遠處的話風嵐等人都愣住了。

    「這人是誰啊?」黑子十分好奇。

    「我也想問。」風嵐更加好奇。

    能讓姜離這個樣子的,到底是誰?這位老者的年齡,而且結合姜離的一身國術,難道這位老者是他的師傅?

    似乎除了這個解釋,其他的也說服不了眾人了。

    而且風嵐的身份不一般,頗有背.景,姜承遠這種世外高人的資料,她是看過一些的,所以也就猜測出了一些。

    「姜離的師傅嗎?」風嵐心中一動,不由得留意起這位老人來。

    姜承遠單單看樣子,就是一個很普通、樣子很和藹的老頭,乍一看,完全不會把姜承遠與國術高手幾個字聯繫在一起。

    他就像是京都巷衚衕里的拿著蒲扇,穿著短衫的大爺,哪裡有一點高手的樣子。

    「布扎,很久不見了。」姜承遠看著不遠處的南疆大長老布扎,淡淡一笑。

    此刻的布扎渾身冷汗,看到姜離的表情,如同見鬼一般,驚詫的倒退,朝後退去。

    之前姜承遠帶給他的壓力,仍舊存在,他的臉色時而露出畏懼,時而露出憤恨,十分的複雜。

    「怎麼,老朋友見面,連杯你們南疆的九葉茶都不來一杯?」姜承遠淡淡的說道。

    布扎的臉色很難看,他雖然還挾持著柳孟瑤,可是雙手已經不聽話的顫抖起來,看向姜承遠的時候,也如同見鬼一樣,顯然心有餘悸。

    鬼才跟你是朋友,變態!

    這是大長老布扎此刻心中最想罵的話。

    姜承遠在那個時代,確實是太強了,可以說,他壓的人抬不起頭來,一個人橫掃南疆所有的長老,而且只是受了輕傷!

    僅僅只是輕傷!

    要不是當年南疆同樣出了一個祭神,說不定當年南疆的長老團就團滅了,雖然上一代的祭神同樣變態,修為驚人,可是比上姜承遠,終究是差了一些。

    現在布扎看到姜承遠之後,臉色變得無比難看,像是吃了蒼蠅一樣,可是偏偏這個姜承遠打又打不過,非常噁心。

    「姜承遠,你竟然不講信用!」布扎眼神閃爍,良久找出這樣一個借口。

    「你們不是同樣不守信用嗎?既然你們不守在先,那我自然也要隨大流了。」姜承遠笑眯眯的說道。

    布扎冷哼了一聲,他看了一眼地上的上代祭神,眼中閃過一縷森然的殺機。

    當初,上一代祭神跟姜承遠定下承諾,他有生之年,絕對不會讓南疆進犯華夏一步,而姜承遠有生之年,也不得再來南疆。

    這一則承諾,也是讓姜承遠遵守至今,如果不是姜離有危險,這南疆不受信用,他姜承遠只怕這輩子是不會再踏入南疆了。

    這裡有過輝煌,有過失落,他的兒子兒媳,甚至因為南疆而死,南疆對於他而言,是一塊揚名地,也是一塊傷心地。

    姜承遠很淡然,重新踏入這片熟悉而又陌生的土地,很多東西都改變了,物是人非,有些當初與他一同並肩作戰的戰友,今天都不在了。

    自己的孫子都長大了,而且,他的孫子很優秀,可以獨當一面了,這讓他心中很欣慰,可臉上卻沒有一點的表露。

    布扎謹慎盯著姜承遠,別看現在姜承遠一副笑眯眯的樣子,可是見過姜承遠當初意氣風發的時候,可是知道他殺戮的時候,是有多麼可怕。

    這個時候,布扎感覺自己的計劃多半是要擱淺了,姜承遠來了,這是一道堅不可摧的城牆,只要他站在這裡,南疆之中,無人可以跨過他。

    姜離心中很激動,畢竟跟老爺子兩人從小相依為命長大,兩人的感情不是一般的深厚,下山許久,他心中一直記掛著老爺子,只不過老爺子下了死命令,讓他留下山下,姜離也知道,如果事先沒有知會老爺子,自己貿然返回山上,那是找不到老爺子的。

    他們家這個老爺子確實厲害,但是脾氣就有些古怪,不過這麼多年,姜離也是摸到了一些,所以才沒有直接返山。

    「師傅,這次您下山來,就是為了我吧。」姜離笑了笑,說明老爺子心底還是非常在乎他這根姜家獨苗的。

    當初老爺子可是放話了,下山之後,生死跟他就沒關係了,要是不想英年早逝,就好好的修鍊國術,鑽研醫術。

    這兩樣姜離倒是做到了,每天都很努力,但是老爺子,好像是嘴硬心軟了。

    「你這臭小子,南疆是讓你這麼闖的?」姜承遠眼睛一瞪,轉身訓斥起姜離來。

    姜離撓撓頭,一臉不解的問道:「那該怎麼闖?」

    姜承遠含笑的掃了一眼現場南疆眾長老,目光所過之處,無人敢與之對視,只不過,姜承遠的眼神,漸漸由柔和變得凌厲起來。

    這個時候,所有的南疆長老都情不自禁的打了個寒顫,他們緩緩的抬起頭,看到姜承遠那冷冽的眼神,似乎看到了當年那個殺人盈野,所向無敵的姜魔神。

    「殺!殺!殺!」

    姜承遠緩緩比上眼,但這三個殺字卻如同飛箭一樣,殺氣錚錚,直破雲霄,每一個字,都帶著讓人膽寒的殺氣。

    姜離的血液感覺都要在這一刻燃燒起來了,姜承遠面對南疆諸高手,竟然如此說話,要打要殺,盡在其一句之間。

    似乎姜承遠就是這片大地的主宰,無論是誰都要聽他說話,這樣的人,膽氣實在是太足了。

    布扎臉都氣紅了,姜承遠這麼說,就等於沒把他們南疆眾高手放在眼中。

    「姜承遠,老夫一把年紀了,也活夠了,我就不信以你現今的年紀,我們諸多長老上,不能將你拿下,你的修為已經到達了一個瓶頸,除非你可以突破,否則你就算再過去五百年,也依舊是一樣,而我們這些年,進步了太多,我倒要看看,你如此擋我南疆大軍!」布扎眼中閃過一縷瘋狂。

    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布扎這個時候,已經有背水一戰的心態了,他們南疆的眾多高手壓境,如果因為姜承遠出場,就把他們全部都給嚇回去,那他們都回去之後,都還有什麼顏面面對南疆的眾多高手。

    這也事關南疆的臉面,如果這麼離開了,以後那他這大長老也就可以退位了。

    「你可以試試。」姜承遠負手而立,一語嚇退無數南疆之眾。

    布扎大長老也是一代高手,強勢無匹,可遇到姜承遠,就完全不在一個境界。

    姜承遠這麼多年過去了,雖然他的修為當年到達了一個極高的境界,已經無敵於天下,但是卻也遇到了瓶頸。

    在很多人看來,國術的最高境界,也無非就是如同姜承遠一樣了,不可能再突破了。

    因為再往上就是破碎虛空,早就不在這個世界了,那畢竟只是一個傳說的境界,不可能存在於現實之中。

    可是這麼多年來,布扎他們也多在苦練,自認為有了很大的境界,雖然沒有達到姜承遠當年的境界,但是他們勝在人多勢眾。

    這麼多走出了自己道路的高手一同進攻,就是神仙也受不了,他就不信姜承遠一個糟老頭子,可以抵擋的住,這麼強勢的攻擊。

    可是見到姜承遠如此自信淡定的態度,布扎那一瞬間是動搖的,他們現在南疆就這麼墊家底了,數十年前,被姜承遠大鬧一場,已經是人丁凋零。

    如果今天跟姜承遠一戰,再次輸了的話,他們南疆數百年只怕都無法翻身了,這一戰,可是賭上南疆的命運,布扎也不敢輕易就下結論。

    「今年雖然冒出不少的天才,可是都還沒出師,如果我們這群老傢伙死了的話,這些年輕人就斷了傳承,那等於葬送了我們南疆的未來,可如果就這麼退兵的話,對於我們權威,是一種很大的耗損。」布扎現在也是進退兩難。

    姜承遠就站在那,一言不發,平靜的望著眼前這黑壓壓的一片。

    姜離心中真是欽佩姜承遠,自己的爺爺竟然一現身,就震懾住了布扎等人,南疆的眾長老,竟然沒有一個敢上前一步跟姜承遠對峙的。

    當年,姜承遠該有多麼猛,才將這群不怕死的嚇成這樣。

    「你們動不動手。」姜承遠大喝,聲音陡然加重了幾分。

    布扎大長老心中一動,還不等他說話,姜承遠動了。

    「既然你們不動手,那就怪不得我了,今天我不殺你南疆幾人,你還當我華夏是好欺負的,這麼點人就想進攻我們華夏?」姜承遠輕輕抖了抖雙肩,明明六十多歲的老頭子了,卻給人一種青年壯漢的感覺。

    他渾身上下啪啪啪的響動,渾身的筋骨像是打開了一樣,說不出的通暢。

    同時,他腳下一踏,地面的裂縫瞬間他的腳掌不斷向外擴張,像是大地碎裂了一樣,無比駭人。

    「姜離看好了,我再打一遍我姜家的神拳,你一直說我不肯教你,我這次就好好教你,在實戰中教你,看仔細了!」姜承遠邁出一步,豪氣沖九霄。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妖孽人生海賊之國王之上這號有毒末世生存大師總裁大人,放肆愛!
    妖孽奶爸在都市最後一個使徒逆天至尊帝國總裁霸道寵符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