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醫聖 » 第三百零三章 禁術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絕世醫聖 - 第三百零三章 禁術字體大小: A+
     

    雙方都在對峙,姜離沒有輕易出手,彼此間都在尋找破綻,然後一擊致命,可這機會比較渺茫。

    祭神畢竟不是這個境界的人,眼光要高於姜離,這是不爭的事實,他曾經高高在上,只是被姜承遠打落了境界。

    姜離不想妄動,此刻壓在他肩頭上的,不僅僅是他個人的生命安全,還有身後千千萬萬華夏百姓的性命。

    如果輸了,他就成了千古罪人。

    走過這幽谷山,前面就是華夏的邊境,這麼多的南疆戰士進入華夏邊境,這意味著什麼,不言而喻。

    尤其是,帶著龐大蠱物軍團的南疆軍隊。

    華夏那一方的指揮官李志明,額頭上也滿是汗水,這一次他來南疆,只是得到了來搜尋神農鼎的任務,可是沒有想到南疆對這東西如此看重,直接狗急跳牆,率領軍隊壓境了。

    最奇怪的是,無論他們隊伍中誰也拿不起那神農鼎,除了姜離。

    可是,姜離偏偏不是力氣最大的一個,這實在是太怪異了。

    神器有靈,不管是冥冥之中,還是什麼時候,這神農鼎已經認姜離為主,其他的人,別說使用了,執拿都是不可能做到。

    當初阿若讓姜離滴血在其上,也是有她自己的私心的,他想讓姜離變的更加強大,以免受到傷害。

    現在,這神農鼎除了姜離之外,誰也移動不了,因為這神鼎,早就選擇了姜離作為他的主人,這是誰也動搖不了的。

    這也是李志明,為什麼一直沒有剝奪姜離擁有神農鼎的權力,上頭需要的是神農鼎的力量,倒不是非得把神農鼎據為己有。

    神農鼎用來壓制南疆,這是永恆不變的,在大局觀不變的情況下,其他的一切小利益,都可以為其讓利。

    「我說,你們到底打不打,是不是你們南疆怕了我華夏,我華夏的戰士,是不會歸順你們南疆的,別說廢話了,快打。」黑子在一旁唯恐天下不亂,

    不過,他的這一番話,也說出了所有人的心裡話,他們一番交手之後,就再也不說話了,只是靜靜的看著彼此,不過一些耳根子好的,似乎還真聽到了一些什麼,例如黑子。

    姜離的老臉頓時掛不住了,這祭神招安自己就罷了,這混蛋說出來,真是個大嘴巴。

    不過,這實在是姜離做賊心虛,黑子的意思也就是祭神你別再蠱惑姜離了,要打快打,可姜離聽者有意,當成了祭神要招他當上門女婿。

    周圍都有些騷動,尤其是華夏這一方,人心明顯不齊,不是一條心,南疆那邊倒是還好,長期以來,等級森嚴的制度壓著,倒是沒有人說什麼。

    「你是動手不動手,別廢話了。」姜離皺眉,語氣頗有些不耐煩。

    祭神額頭的青筋跳了跳,在南疆還從來沒有人敢不耐煩,還從來沒有人敢這樣跟他說話,姜離這麼說,他就是在作死。

    「小輩,你在找死。」

    祭神憤怒的出聲,怒目睜圓,他將灰色的帽子摘了下來,露出一張滄桑而英俊的臉,那祭神的臉龐看上去跟姜離的年歲相仿,但是卻長了一頭白髮,看上去,氣質有些獨特。

    原來這傢伙帶上帽子,遮住容貌,並非是因為他太丑了。

    祭神單單看容貌,就跟一個二十歲左右的大小夥子一樣,不知道用了什麼神奇的術法來駐顏。

    不單單是姜離吃驚,就是身後的一群華夏超級戰士們,也是一副目瞪口呆的樣子,他們在心中幻想過無數次祭神那張醜陋臉色的形狀,可現在見到祭神那一張臉,頓時讓人驚詫了。

    「沒想到啊,這麼年輕,裝什麼老成。」姜離不屑的說道。

    祭神臉上有著一股怒氣,他看向姜離的眼神時,布滿了殺機。

    忽然,姜離感覺到自己腳下似乎有什麼東西在蠕動,他低頭,一隻巨大的赤首蜈蚣,正從他腳下的地面爬出來。

    「老東西,你耍詐!」姜離指著祭神。

    「兵不厭詐,既然你不出手,那就由我出手吧。」祭神嘿嘿一笑,眼神之中閃過一縷狡黠。

    這赤首蜈蚣姜離是聽阿若說過的,這是南疆首屈一指的蠱物,渾身上下都是劇毒,只要被它碰到一下,立刻就會渾身發黑致死,要不是姜離靈覺敏銳,發現的早,只怕早就葬身在這了。

    這老傢伙從一開始就在迷惑自己,虧的自己還忌憚他,當這傢伙有什麼底牌!

    「你這是黔驢技窮了吧!」姜離腳猛地一踏,這一片地面都在顫,無數的土石簌簌陷落。

    那赤首蜈蚣周圍出現一個大坑,它整個身子直接陷落進去,姜離則是腳尖一點,從那片大坑處飛了出來。

    姜離探手成爪,一手成拳,凌空飛躍,向著姜離的頭頂,一拳砸了下來。

    咚!

    所有人都聽到了姜離拳頭上的音爆聲,隆隆震耳,彷彿要刺破耳膜一般。

    姜離如同一頭飛鷹一般進攻過來,他的反應速度超乎祭神的想象,而且速度還非常快,一下子欺身到了近前。

    南疆的蠱術也好,國術也罷,近身作戰能力比起華夏是要稍遜一籌的,華夏的國術,最注重近身作戰能力,對於靈巧與力量的開發,達到了一個極致,非常的恐怖。

    而南疆則是更注重技巧,還有一些偏術的開發。

    現在姜離一旦近身,對於他們是無比危險的!

    祭神連忙倒退,想要暫時與姜離拉開距離,可是姜離已經衝到了身邊。

    「不好,祭神有危險。」

    十八聖拳!

    姜離直接動用了絕學,這一門拳法在他的手中,也是愈發的純熟,大有爐火純青之勢,雖然不如北山老人施展起來,那麼奧妙無窮,但是卻也自有一番境界。

    「十八聖拳,北山宗澤是你什麼人!」祭神吃了一驚,沒想到當初橫掃北疆的國術拳法,會再次出現。

    這太讓人吃驚了,北山宗澤當初也是華夏的一線高手,與姜承遠一樣,打的南疆高手抬不起頭來,而且他當初用的就是這一門拳法。

    可惜,據說此人受到了南疆的埋伏隕落了,沒有想到他的絕學再次出現在這裡,真是讓人驚詫無比。

    姜離眼眸無比冷冽,雙拳微微發燙,一拳迎面砸了過來。

    祭神避無可避,提起雙拳抵擋,可姜離的力量無比剛猛,一拳砸落下來,險些將他砸進土裡。

    祭神倒吸一口涼氣,現在的年輕人,真是後生可畏,他本以為培養了一個阿若,就已經人中龍鳳了,沒想到華夏也有一個姜離。

    這是他始料未及,而且,論真正的戰鬥力,姜離似乎比阿若還要強上一籌。

    眼前的這一幕,何等的似曾相似,好像自己當初跟姜承遠也是這樣一戰,那當年的一戰雖然熱血沸騰,可他們畢竟贏的不光彩。

    曾幾何時,他也是少年天才,被南疆譽為第一奇才,可是自從姜承遠出現后,將他所有的風頭都給壓蓋了。

    他最後從紅花淪為了綠葉,成為了陪襯。

    這讓祭神一直心中非常的不甘,他不想這樣,他不願意這樣!

    祭神的眼眶微微有些發紅,數年前,他雖勝猶敗,今年,無論如何,他一定要勝!

    「啊!」

    祭神大吼一身,身上散發出一股赤色的光芒,雖然不起眼,但是卻被阿若捕捉到了。

    「父親,不要!」

    阿若大喊一聲,卻被身後的長老死死的拉住。

    姜離看了祭神一眼,感覺這個傢伙整個人都不同了,像是換了一個人一樣,他渾身散發出一股凜冽的氣勢,爆發出一股決然的氣息。

    他眼神一寒,知道對方這是要拚命了!

    「想拚命?只怕你都沒有拚命的資格!」

    姜離這一拳的力量陡然間加大,胳膊上傳來的巨力,也是將祭神壓制的死死的。

    祭神身上在積蓄一股力量,那股力量,似乎等到一種臨界點的時候,才會徹徹底的爆發出來。

    「父親是在使用禁術,這,輸贏就那麼重要嗎?」阿若淚如雨下。

    她心中不安到了極致,使用禁術最後的所帶來的後遺症,無疑是非常恐怖的,輕則功力全失,成為一個廢人,重者,很有可能會喪失生命。

    無論如何,阿若都是不願意看到這一幕的,這等於兩個人,直接要不死不休了。

    姜離也感覺,這祭神是在拚命,跟之前的氣質完全不同了,有一種壯死視死如歸的感覺。

    他看在阿若的面子上,不想殺這老貨,畢竟他之前有虧欠阿若的。

    「姜離,我要你姜家的血液,灑在我南疆,以祭我南疆出師之日!」

    祭神大吼一聲,渾身的青筋一根根的爆了起來,渾身上下像是一個暴躁的人猿一眼,身子也長高了一些。

    姜離被一股怪力震開,他一個倒翻,穩住了身形,靜靜的看著祭神。

    只見那祭神身上的氣息,越來越恐怖,就像是從一個人,變成了一頭可怕的南疆巨獸,氣息整個人都不同了。

    所有人都看著這一戰,這是至關重要的一戰,可能關係兩個國家的命運。

    就在姜離稍有鬆懈的時候,祭神突然動了,他像是化作了一股灰色的閃現,徑直撲殺過來,速度比剛才,快了一大截。

    不過,姜離的望月步也不慢,雙方激烈的交鋒,戰在了一起。

    這一次,祭神不再畏畏縮縮,完全的放開了手腳,跟姜離激烈的近身搏戰,這一刻,可以看的出,這祭神實力全部展開,並不弱於姜離。

    「這一場要危險了。」夏涵算是姜離之下的最強一人了,他無限接近於一流戰士巔峰,這種實力,也是讓人望而卻步。

    她的話,無比的直觀,在表述姜離有危險,這祭神身上的氣息令人不安,即便是她上去只怕也過不上幾招。



    上一頁 ←    → 下一頁

    甜婚來襲:腹黑老公壞透Kiss小呆萌:惡魔校劍徒之路冒牌天王黑凰后
    重生之妖孽人生海賊之國王之上這號有毒末世生存大師總裁大人,放肆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