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醫聖 » 第三百零二章 僵持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絕世醫聖 - 第三百零二章 僵持字體大小: A+
     

    上一代的祭神,不愧是南疆最風華絕代之人,他所開創的某些東西,確實算的上是開天闢地,神鬼莫測。

    姜離此刻即便身為金丹高手,也感受到了一股莫名的壓力,這種壓力,是產生於對方的靈魂深處,是由內而外散發的。

    祭神身穿一身灰色的長袍,他的面孔被垂落的帽子遮擋住,看不清真實的面容,但是從他的口氣中可以聽得出,他經歷了太多的滄桑,有了太多的故事。

    「你身為姜承遠的後人,能做到這一步,真的非常不錯了。」祭神說道。

    姜離的眼眸無比的凌厲,在看向祭神的時候,眼中多了幾分怒火。

    自己的母親客死異鄉,死在南疆,自己的父親鬱鬱而終,可以說,這一切都與祭神,有不可抹滅的關係。

    這暗中有一張推動的大手,而這張大手,正是上一代的祭神。

    阿若身為這一代祭神,如此年輕,就將南疆國術修鍊到了一個無比個高深的境界,就是姜離也輕易拿她不下。

    上一代的祭神,實力真的是非常恐怖,可是自己的爺爺,姜承遠呢?上一代祭神實力達到,這種境界都無法戰勝他,那自己的爺爺呢?

    難道真的如風嵐所說,達到了破碎虛空的境界?這怎麼可能,這完全是超物理的,根本就是不切實際的。

    這樣的人,應該已經完全都神化了,怎麼還會留在人間。

    誰也看不清南疆第一人的神態,他就站在那裡,像是一個黑洞一樣,讓人無法捉摸。

    姜離與其交手了幾招之後,雙方都沒有在出手,而是在屏息觀察著彼此。

    祭神當初一戰,元氣大傷,功力倒退了不少,所以此刻姜離才能與其周旋,否則以這祭神全盛時代的戰鬥力,姜離絕對不是其對手。

    遼闊的平原上,兩位強者在對峙,互相都有他們一方的人在觀看。

    祭神一方有南疆的高手,還有一些華夏的高手,雙方都在矚目這一戰。

    數十年前,南疆就敗於華夏,今天南疆捲土重來,準備重臨華夏神州,卻再次被華夏的英雄阻擋,而且這二人同出一脈,不知道是宿命的安排,還是機緣巧合,這天生的對手,終於再次站在了一起。

    阿若此刻就站在祭神的身後,她眼中充滿了擔憂,這是她的師傅,亦是她的父親,她的父親已經死過一次了,她不想自己的父親再出什麼意外。

    尤其是今天這種情況,她心中感覺特殊的男人,卻跟自己的父親要敵對,讓她有種不知道該幫哪邊為好。

    一邊是自己的家,一邊是曾經給自己歸宿的男人。

    阿若選擇非常的難,她甚至有種想逃避的感覺,可是作為新一代的祭神,她必須要統領南疆,完成先代祭神的夙願,否則的話,她愧對自己的先祖。

    「但願你們都不要有事才好。」阿若眼神複雜的看了這裡一眼。

    「姜離怎麼不打了?難道害怕了?」黑子趴在草堆里,小聲嘀咕道。

    三哥拍了黑子的腦袋一下,瞪了黑子一眼說道:「你才不敢打呢,小子。」

    黑子砸吧砸吧嘴巴,也覺得自己說錯話了,不過看姜離這情況,真的是有些不敢打了。

    另外兩個女孩,風嵐跟夏涵也是一臉緊張的看著這裡,這情況非常不妙,姜離剛才的一番交手,似乎並沒有什麼佔到上風的意思。

    他們生怕姜離在祭神的手中吃了什麼虧,到時候對於他們也將是滅頂之災。

    華夏一方的壓陣高手,也就是姜離了,而南疆一方,可不僅僅只有一個祭神,根據姜離所說,除了阿若的實力猶在他之上,南疆還有好幾位強悍的高手。

    尤其是那極為隱藏頗深的南疆長老,他們修鍊南疆一脈的國術多年,早已爐火純青,登峰造極,很難說這群傢伙到底有多麼恐怖的實力。

    這一次,雖然所有的華夏超級小隊都在此,風嵐夏涵覺得,就算是所有的超級戰士一擁而上,估計也不是他們的對手。

    南疆底蘊有多強,他們算是見識過了,除非真的有姜承遠那種變態級的高手,否則其他人斷斷不是對手。

    可惜,現在華夏人才凋零,要麼就是國術高手隱世不出,真正的高手,已經所剩無幾了。

    能出現一個像姜離這樣的天才,已經是難能可貴,先不說華夏的環境比起南疆來,要差上太多,就是南疆這種古老的生活方式,也是非常利於國術修鍊的。

    要知道,現在的很多國術,都是從動物身上模仿出來的,還有就是從一些古書之中參透出來的,如果你每天上下班出行都開汽車,肯定不如騎馬來的好。

    騎馬是需要力氣的,沒有足夠的力量,你是訓服不了野馬的,所以說,古人才把騎也歸為六藝之一。

    這不僅僅是古人對於一種普通人生活應掌握的生活技能,就像是現在的年輕人,都要去考汽車駕.駛.證一樣。

    但是,這同樣是對普通人的一種鍛煉,騎馬可比開車要費力多了,可以這種方式,也最鍛煉人的力氣。

    所以,現在有很多的先天條件,都不是華夏所具備的,反而南疆的國術高手是越來越多,華夏則是日漸凋零。

    這就是環境造就人的一個情況,顯然南疆這裡的環境,更適合國術高手發展。

    南疆跟華夏的國術,是完全不同的兩個分支,是當初兩位絕代高手分化開來的,據說他們曾經是同門師兄,可是最後因為一些分歧,最後才分道揚鑣。

    從開始的一些粗略的武技,最後漸漸延伸到了現在。

    不僅將南疆時代的仇恨種下,也更是將兩族的仇怨,緊緊的拉扯在一起。

    此刻,姜離跟祭神代表的都是彼此雙方的道,這一場對決,早就在數十年前已經決定了,當初是南疆慘敗。

    現在,一代高手姜承遠已經隱退於深山之中,再無蹤跡可循,可是南疆又蠢蠢欲動,這一次,終於輪到姜離了。

    「祭神,你殺我母親的事,我已經跟蠱醫算過了,阿若處心積慮的要維護你,可是你卻賊心不死,繞你不得。」姜離話鋒無比的凌厲。

    祭神抬著頭,雖然看不清他的眼神,想來此刻也是一片凌厲,儘是殺機,這一刻,姜離似乎也撥動了他的心弦,說什麼姜離都是不能再留了。

    這個年輕人實在是太過危險,隨時都有可能成為**,波及整片南疆。

    他這次帶領南疆的眾人出師,已經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他的這一戰,關係著南疆是否可以順利出師。

    如果他輸了,就要履行承諾,他有生之年,不得再率領南疆入侵華夏,這是一場豪賭,這等於是姜離把之前他拴在姜承遠身上的枷鎖又還給了他。

    這副枷鎖能否去掉,就全看這一戰了。

    「姜離,你難道不想娶阿若嗎?」祭神緩緩的開口,語氣突然間柔和起來。

    姜離揮了揮手,然後說道:「我要娶阿若,也是你死了之後的事,放心吧,我會好好對他」

    他這一句話氣的祭神,險些吐出一口老血來,這姜離說的話,怎麼就這麼不招人待見呢,好像自己姑娘上趕著要嫁給他一樣。

    不過很快,祭神就知道,這是姜離的激將法,自己不能亂了氣息,否則很可能會給姜離機會,他現在雖然才金丹左右的實力,但是戰鬥經驗,還有一些對於金丹境力量的掌控,卻在姜離之上,而且,他在南疆國術上浸淫這麼多年,跟姜離未必就沒有一戰之力。

    但是雙方互相都彼此忌憚,神情之中,始終帶著一股冷漠與冰冷,儘管剛才祭神那傢伙這麼說話,卻依舊沒有帶上真心,只是在試探姜離。

    姜離說出那些打亂他心神的話,也是想讓這老傢伙點到為止,可惜這老傢伙似乎有些恬不知恥,一昧的在跟姜離討價還價,甚至帶上了阿若。

    姜離跟阿若的關係是不一樣,小貂是阿若從小飼養的,為了姜離的安全,後來才送給姜離,算是類似本命蠱一類的東西,這份恩情姜離銘記於心。

    阿若的心地善良,雖然有時候調皮開放了一些,但歸根到底是個好姑娘,祭神這老貨不同,從開始就在算計姜離,自從姜離得到神農鼎之後,就處心積慮,設下關卡來對姜離進行各種埋伏。

    這種情況,已經不是一兩次了。

    姜離對這老傢伙,是一點好感都沒有。

    要不然的話,也不會站在這種對立面,你死我活。

    見懷柔政策取不到效果,祭神再次換了另外一種方式,準備勸說姜離歸順南疆。

    可是姜離又怎麼會答應,他的家在華夏,心也是在華夏的,而且,華夏有太多自己留戀跟守護的東西,這一道門,無論如何,他也是不願意邁開這一步的。

    祭神又換了數個借口勸說姜離,姜離仍舊是不為所動,只見姜離打了個哈欠,微微一笑說道:「你們到底是過還不過,不過就別廢話,我累了。」

    祭神心中的殺意越來越濃,像是姜離這樣的人才,如果不能為其所用,一定要儘快殺之,誰知道他成長起來,會不會又是一個姜承遠。

    金丹之上,還有好幾重境界,但每個人的道路又不一樣,能走多遠,走多深,這當中都是有門道的。

    像是幾位南疆一方有幾位長老,都是走出了自己的路,已經是超越金丹境的高手了,他們有了自己開創的國術,有了自己的武學之路。

    那幾位如果一起聯手,那對於姜離也是一個頭疼的把握,所以之前,姜離才說話,激祭神出來與他對決。

    「真不知道,這小子能有什麼本事,就憑他也想跟祭神打?不自量力。」龍成不屑的道。

    龍成話剛一落,他就感覺到周圍,有無數道目光,直愣愣的盯著自己,似乎恨不得要把他吃掉一樣。

    「閉上你的嘴,要不然,我不介意把他撕爛。」黑子嘿嘿冷笑起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品全能高手甜婚來襲:腹黑老公壞透Kiss小呆萌:惡魔校劍徒之路冒牌天王
    黑凰后重生之妖孽人生海賊之國王之上這號有毒末世生存大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