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醫聖 » 第三百章 阿若的實力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絕世醫聖 - 第三百章 阿若的實力字體大小: A+
     

    基地響起這種警報,自從修建成功以來,這還是第一次,這多少讓風嵐有些意外。

    這是超級緊急警報,除非遇到基地可能被摧毀的時候才會想起來。

    全部的超級戰士都進入了境界狀態,就連先前要走的人,也是一樣,全部留了下來。

    李志明慌慌張張從他的指揮室走了出來,披上軍用的大衣,朝著外面跑去。

    「有這麼冷嗎?」姜離無語的問道。

    「他一向這樣,不用理他,我們先去看看發生什麼事了。」風嵐說道。

    「離哥哥我也要去。」柳孟瑤堅持道。

    姜離想了想,跟風嵐說道:「待會你幫我保護孟瑤,如果需要我的話,我會出手。」

    風嵐點點頭,雖然她是有些嫉妒柳孟瑤,可卻不是那種惡性的嫉妒。

    這個時候夏涵也過來了,看到姜離他們沒走,也不由得留了下來。

    「你也沒走?」姜離驚詫問道。

    「有什麼好奇怪的,你不是也沒走嗎。」夏涵依舊是那副冷冰冰的樣子。

    對於她的這種冰冷,姜離感覺像是天生來自於骨子中的,倒不是夏涵故意裝出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樣子。

    「姜離不好了,三哥不見了,他說看到殺老張的那個人了,衝出去了。」黑子焦急的說道。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姜離問道。

    「南疆大軍壓境,都已經快要跨過分界線了,可是華夏邊境沒有絲毫的準備,如果貿然開戰,會有很大損失的。」黑子說道。

    姜離皺了皺眉,這事現在真的是鬧大發了,南疆這是忍耐不住,要對華夏動兵了嗎?

    其實以華夏現在的發展,完全不需要懼怕南疆,但是只要有戰事發生,最後受到牽連的始終是百姓,南疆的邊境,可有不少的葯民,這些人都是普普通通老老實實的本分人,遭遇這一場橫禍,實在是不該。

    這事說什麼,也要管一管。

    「走,我們更應該去看看了。」姜離說道。

    風嵐跟夏涵的任務是保護柳孟瑤,而姜離則是必須要站出來,這個時候,越是需要他這種高手去撐起一片天。

    南疆一方沒有火器,可以讓姜離國術得到最大的發揮,而且不受任何的限制。

    這個時候,外面情況,已經完全是一片嚴肅的景象,南疆的人已經兵臨城下,而超級小隊也與南疆的大隊人馬在對峙,雙方誰都沒有越雷池一步。

    顯然,南疆一方的統領,似乎也在投鼠忌器。

    「華夏的人聽著,乖乖的讓開道路,我們答應你,可以不屠戮普通民眾,如果你們再冥頑不靈,我們殺入華夏之後,屠城十日!」

    這一句句話說的寒氣森森,而且無比囂張,南疆人兇悍的本性展露無遺,無比野蠻,動輒就要屠城。

    聽他們這麼說,姜離更不能放他們過去了,今天必須把這南疆大軍給他退了,當初他爺爺可以做到,如今他也能!

    這個時候,姜離突然發現,南疆一眾之中,有一名身穿紅衣的女孩格外顯眼,那女孩的面貌讓姜離一眼就認出來,這是阿若!

    其實從一開始,姜離就有設想,只是這種設想現在變成了現實,展現在了姜離的眼前,讓姜離一時間有些詫異。

    「終究是站在了對立面。」姜離最不想看到了就是這一幕。

    阿若幫過姜離不少,姜離從心底里感激她,而且小貂也是她送給姜離的,從現在小貂好幾次表現出了他的與眾不同,儘管還是幼年期,但是戰鬥力卻已經非常彪悍了。

    而且,阿若還幫助姜離拿到了神農鼎,還告訴姜離很多他父母的事,蠱醫的事情,雖然阿若幫了蠱醫一次,但是這並不影響阿若在姜離心中的地位。

    姜離感覺,自己這趟南疆之行,處處都有阿若的身影,而且阿若絕不僅僅是幫過姜離這一次,應該這趟南疆之行哪裡都有阿若的身影。

    到最後,姜離才知道了阿若的用心良苦。

    這個女人,是真的幫助過自己,而姜離是一個非常感恩的人。

    阿若心裡不說,有些事情,已經無比明了了。

    「祭神!祭神!祭神!」

    南疆群眾高喊著,阿若從人群中走了出來,看著不遠處,躲在像是戰壕一樣的土溝里的超級戰士們。

    「我們南疆,勢必踏破你們華夏的山河,勸你乖乖歸順我們南疆,與我們一同信仰我們所信仰的東西。」

    阿若一身紅衣,妙曼如畫,身段玲瓏,臉蛋俏麗,這是一個絕世妖嬈的女子,足以傾國傾城。

    他擁有秦曦一臉的絕世丰姿,卻比秦曦更加的妖嬈撫媚,只需輕輕一個手指,男人的魂魄都會被其給收走了。

    「今天我將用實力證明,你們華夏無人,我阿若在此挑戰你們華夏,若是有能勝我者,我南疆必將退兵!」

    阿若的話斬釘截鐵,充滿著無比的自信。

    姜離此刻想要攔住阿若,卻被風嵐搖了搖頭,現在這等於是戰場,不管是什麼人都要守規矩,否則就要以違反軍紀論處,指揮官沒有下令,誰都不能出去。

    這個時候,英俊的郭子潤開口了。

    「指揮官,讓我去吧。」郭子潤自信的說道。

    「也好,有你出馬,自然可以旗開得勝。」李志明眉頭漸漸舒展開來。

    郭子潤算是超級小隊之中實力最強者,也是李志明最後的希望,如果他出手都會輸,那華夏的超級小隊,就是真的沒有希望了。

    姜離沒有著急,這郭子潤雖然有風度,實力也很強,但是跟阿若比起來,只怕還差一截。

    阿若畢竟身為南疆的祭神,南疆所有豐富的資源,都讓她一人享用了,而且,先不說她的蠱物是什麼極品,單單是她修鍊的南疆國術,只怕就未必是郭子潤可以應對的。

    到了丹勁之後,很顯然,丹勁的高手要比巔峰一流超級戰士要強,這絕對不是誇大。

    一流超級戰士,雖然體質也超越常人很多,但是在靈性上,比起真正的丹勁高手,要差太多了。

    一位修鍊到金丹境之後的高手,其實力是非常恐怖的,而且,他們所修鍊的國術,也會發生質的蛻變。

    有一些精深的,甚至可以大成,做到一念百拳的速度。

    郭子潤上來似乎十分的紳士,在他看到阿若的容貌之時,不由得眼睛一亮,說了一句:「請賜教。」

    「你們華夏人真是虛偽,又看人家身子,又裝的這麼風度翩翩,真是讓我好難抉擇。」阿若淡淡一笑,那撫媚的笑意,在酒窩處緩緩的蕩漾開,宛若化作屢屢媚風沁入了郭子潤的骨子裡。

    郭子潤眼神漸漸迷茫,似乎陷入了阿若的媚功之中。

    這個時候,阿若的眼神一變,手指灑出一片粉色的霧靄,那霧靄很快將郭子潤包裹住,漸漸的看不見他的人影了。

    「這霧氣有毒,大家都小心。」姜離低聲說了一句。

    不過,那郭子潤顯然也不是易於之輩,不會被人這麼輕易的拿下,在那傢伙被粉色無礙包裹的一瞬間,那傢伙突然從粉色霧靄中跳了出來。

    他臉上已經帶了一張黑色的圍巾,將他的口鼻都緊緊的給遮擋主了。

    「你就這點雕蟲小技?」郭子潤笑容凝固,終於露出了一縷冷冽。

    阿若發出銀鈴般的笑聲,對郭子潤的話不屑一顧。

    「剛才不過是試探你,如果你連這一關都過不了,憑什麼跟我過招?」阿若笑眯眯的說道。

    這個時候,郭子潤忽然動手了,他腳尖一踏,揮動拳頭,朝著阿若擊去。

    阿若自然不會坐以待斃,在郭子潤動手的一瞬間,她也動手了。

    紅色的紗衣舞動起來,那纖細的手指,猶如一根根美麗的白玉,只見阿若的手指,在郭子潤的手臂上輕輕劃過,似乎有些輕佻。

    不過那郭子潤無比的凝重,在阿若的蔥指拂過他的手臂之際,他果斷從腰間掏出匕首,將手臂的一塊肉削去了。

    果然,那削掉的一塊肉掉在地面上,迅速變黑,成為了一塊死肉!

    「妖女!」

    郭子潤忍著痛,繼續進攻,不過很顯然他的動作,已經慢了不少。

    這樣一來,時間一久,他是必敗無疑的,但是此刻仍舊有不少人對他報以希望,絕對他可以擊敗祭神阿若。

    可是,從他中了阿若毒的時候,就已經註定了敗局,他不過是在苦苦支撐而已。

    就算他削掉肉,也未必可以將阿若的毒性完全剔除,殘餘的一些毒素仍舊是進入了他的身體內,讓他有些痛苦,只是此刻的他有苦說不出罷了。

    「你這個隊長如果再硬撐下去,只怕整個人都要廢了。」姜離突然說道。

    「啊?」風嵐啊了一聲,有些詫異。

    「他體內中了阿若的毒,現在不過是勉強在跟阿若過招,他不會沒有一點感覺,死要面子活受罪,再不下來,他連命都沒了。」姜離說道。

    風嵐臉上不由得顯示出擔憂之色來,畢竟之前郭子潤是她的隊長,兩人的交情一向不錯,有些擔憂的臉色也是非常正常的。

    姜離搖了搖頭,阿若的實力確實是強,在他看來,就算阿若不下毒,這郭子潤失敗也是遲早的事,只不過阿若選擇了最直接簡單的方式。

    郭子潤做她的對手,實在是還差了點。

    「你去幫我問一下李志明,推我上去吧,如果連郭子潤都不是對手,我想剩下的人也不會有人是阿若對手的。」姜離說道。

    風嵐點了點頭,連忙去向李志明推選姜離了,遲一秒這郭子潤就多一份危險,如果仔細觀察不難發現,郭子潤的一條手臂已經開始有些發黑了,這是不好的徵兆。

    姜離隨手扔了一粒藥丸,遞給了黑子,然後轉身一步跳了出去,也不等風嵐那邊的消息,他一步來到了郭子潤的身邊,說道:「兄弟,你確定不要休息一下?你不想下輩子變成殘廢吧?」

    郭子潤渾身一震,姜離似乎看出了他的身體狀況,他只是猶豫了片刻,轉身離開了戰場。

    「我來做你的對手吧,阿若。」



    上一頁 ←    → 下一頁

    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天元神訣極品全能高手甜婚來襲:腹黑老公壞透Kiss小呆萌:惡魔校
    劍徒之路冒牌天王黑凰后重生之妖孽人生海賊之國王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