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醫聖 » 第二百九十章 風嵐被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絕世醫聖 - 第二百九十章 風嵐被困字體大小: A+
     

    姜離一頭黑線,連續被他們幾個人說變態,實在是把持不住。

    「你們真是夠了。」姜離一陣無語。

    黑子等人嘿嘿一笑,之前的一些情緒被沖淡了不少,不過,韓方秦立卻對阿若很好奇,畢竟他們是沒有見過阿若的。

    「姜離,這位是。」韓方問道。

    「這是我的一位南疆朋友,之前幫過我們。」姜離簡單的介紹了一下。

    可是沒曾想,這阿若竟然主動貼了過來,胸前的碩大壓在姜離的胳膊上,輕聲說道:「你這沒良心的,我就只是你的普通朋友?」

    這個時候,所有人都用一種怪異的目光看著姜離,覺得姜離跟這阿若沒有這麼簡單,這個時候,韓方輕咳了一聲,然後轉身拉著黑子就離開了。

    黑子還想棒槌似的說點什麼,就被秦立一腳踹飛了。

    人家小兩口說掉悄悄話什麼的,你跟著湊什麼熱鬧。

    姜離看著他們人都走了,這才緩緩的開口,說道:「他們都走了,你有什麼話就說吧。」

    阿若親昵的颳了一下姜離的鼻子,說道:「弟弟你可真聰明。」

    姜離拍掉了阿若的手,然後說道:「你未必就比我大。」

    阿若淺淺一笑,也不跟姜離去計較這個事情,只是說道:「你神農鼎能借我一用嗎?」

    姜離看了這阿若一眼,思考不覺得這個女人在開玩笑,而且阿若也是一臉的認真。

    「要神農鼎何用?」姜離挑了對方一眼問道。

    「自然是有我的用處了。」阿若不願意明說。

    「我們費盡心思才拿到,你現在一句話就要借走,只怕我答應,我的朋友都不會答應,再說了,你明明知道這神農鼎就在這上面,為什麼不自己來拿,偏偏要我去拿。」姜離又問道。

    阿若撇了姜離一眼,然後說道:「我自然有我的道理。」

    「那好,我不借你,自然也有我的道理。」姜離說道。

    阿若的俏臉頓時變成了一張苦瓜臉,她柔媚無骨的眼神掃在姜離的身上,總是帶著一絲挑逗的意味。

    可是這些東西,在姜離的眼中,卻宛若空氣一樣,視若無睹,根本像沒看見一樣。

    這到底是讓阿若心中有些驚詫,她的這一身媚功,還沒有幾個男人逃的過,只要她那秋水般的眸子輕輕一眨,男人就會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可這姜離似乎不一樣,自己的這點媚功,對於她似乎沒有一點影響,難道是自己不夠美嗎?

    她再三肯定了一下,自己的姿容確實是沒有問題,可是偏偏這姜離就是不買她的賬,這讓她也沒有一點辦法。

    硬搶嗎?這似乎是個不錯的主意,可是這個傢伙剛剛突破,真正的戰鬥力有多少,自己還沒見過,硬搶顯然不是明智之舉。

    一旦破入金丹境,這種國術高手,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特點,有的人可能速度極快,有的則是力大無窮。

    甚至可以說,一輛汽車加足馬力,都掙脫不了一名國術高手。

    這就是國術高手的爆發力!

    姜離實在是太清楚這一境界所帶來的好處了,他剛才像是得到了重生一下,渾身的血肉都像是換血了一樣。

    「好吧,你不借就算了。」阿若只能無奈的搖頭。

    姜離這才臉色舒緩了一些,要是說這個女人非得要跟自己爭個所以,那到時候姜離一定是不會留手的。

    說實話,姜離也不想跟阿若動手,雙方互相都摸不清彼此的底,誰也不知道對方還有什麼保留。

    阿若是忌憚姜離強大的丹勁,而姜離是忌憚這阿若鬼神莫測的蠱術。

    「我要走了,你還要呆在這嗎?」姜離拿起神農鼎,轉身朝著外面走去。

    阿若點點頭,轉身走向了宮殿的深處,姜離也不管她,這女人來歷非凡,肯定不是南疆的普通人物,無論她如何行事,都自由她的深意。

    姜離也懶得管這女人心裡到底在想什麼,只是帶著神農鼎轉身離開了這裡。

    這一刻,姜離完全敢從正門走了,不用在那般的狼狽,這些人猿此刻完全對他構不成威脅。

    轟隆隆!

    厚重的青銅巨門被姜離輕易的推開,就在這個時候,一頭巨大的人猿手臂猛地探了進來,姜離一把拽主那手臂,輕輕一推,那有力的手臂,就像是紙糊的一樣,輕飄飄的飛了出去。

    「你們退後。」姜離負手站在這青銅巨門前。

    巨門緩緩的打開,數十隻人猿沖了過來,大有淹沒姜離之勢,可是姜離一拳一個,也沒有傷他們的性命,只是將他們逼退。

    不一會,人猿一疊一疊的堆在一起,已經疊起了老高,他的身體一個挨著一個,向上堆疊著,疊起了羅漢。

    姜離拍了拍手,向著身後的幾人揮手,說道:「走吧,都解決了。」

    黑子他們愣住了,這還是剛才追他們,追的無比凄慘的人猿嗎?這些人猿此刻在姜離眼中看起來跟猴子沒什麼區別啊!

    姜離真是隨便吊打他們,而且都不用出全力的,姜離到底怎麼了?難道是突破了?這實力,已經堪比一流超級戰士的巔峰之境了。

    這份實力,就算是放眼南疆,也沒有幾個人是其對手了。

    姜離抬著神農鼎,說是抬,不如說是拿,看得出他非常的輕鬆,手中如若無物,還不說姜離時不時把這神農鼎拋向高空,然後放置在手中,這種力量,看的黑子也是一陣心驚肉跳,他是萬萬不如。

    「變態啊,太變態了,速度這麼快,力量又怎麼強,簡直就是完美。」黑子一臉的羨慕嫉妒恨。

    姜離此刻的心情也是極好,畢竟上山突破了這麼多的境界,沒有什麼比這個來的更讓人開心愉快了。

    一路上下了人臉山,幾乎沒有再阻擋了,這山上的一切他們都瞭然於胸。

    這裡雖然神秘,但是沒有想象中的那般可怕,這都是可以讓人接受的。

    姜離等人簡單的在山下休息了一會,就準備吃飯離開,他們這次算是超額完成任務了。

    返程的路途,需要坐一天的木舟,他們距離當初安居的山洞已經很遠了,姜離把神農鼎拴在木舟上,拖著其前進,否則以神農鼎的重量,很可能會掀翻這木舟。

    到了現在,姜離也知道這神農鼎是真的很重,估計是自己的鮮血起了作用,所以自己才覺得這神農鼎很輕。

    黑子他們根本就抬不動,只能依靠姜離。

    這神農鼎運輸實在是太麻煩,本來計劃一天的路程,現在走了一天半,這才返回了山洞中。

    山洞之中很冷清,只有夏涵一個人在,其他的人似乎都出去了。

    姜離剛一上岸,一道雪白色的影子就撲了過來,不是小貂還能是誰。

    小傢伙似乎想姜離想壞了,跟姜離格外的親昵,姜離看著小傢伙,一臉的溺愛,任由小傢伙伸出粗糙的小舌頭,輕輕的舔著他的臉。

    姜離摸了摸小傢伙的腦袋,將其抱在了懷中。

    「人都還沒回來嗎?」姜離問道。

    他們這一次出任務算是出的很長了,先不說他們的搜索線就比較長,單單是他們在山上都浪費了有一段時間了。

    這神農鼎此刻終於是找回來了,這上頭沒有給予明確的指示,就找到了這樣東西,夏涵他們心裡也都是極為開心。

    「終於可以離開這個鬼地方了。」黑子伸了個懶腰,似乎對南疆這個地方非常的疲倦。

    他們在這裡這麼久,也算是真的非常疲倦了。

    不管怎麼說,今天這事情總算是過去了,這東西找到了,人還沒事,這算是皆大歡喜了。

    小貂現在說什麼也不肯離開姜離了,而且姜離發現,這小傢伙的毛髮比以前,似乎更為的柔亮的,它的身體比之前大了一些,有些不一樣了。

    「風嵐他們呢?」姜離問道。

    「風嵐帶著趙東他們去外面了,最近南疆人在雲夢潭活動的有些頻繁,他們去為我們開路了。」夏涵說道。

    「這樣啊。」姜離點點頭。

    夏涵看到姜離小隊之中,除了姜離之外,其他人都有些狼狽,不由得問道:「你們這是怎麼回事?」

    「受了點傷。」黑子說道。

    「掛了點彩。」韓方說道。

    「摔了一跤。」秦立說道。

    秦立這話一出,另外兩個人連忙把目光投向了他,他也感覺自己這個慌扯得有些不對,連忙說道:「咳咳。」

    夏涵看他們還能開玩笑,就知道不是太重要,倒是雷霆小隊的趙三,似乎有些傷勢重了。

    不過有姜離在,只要這趙三不死,想必也不會有什麼問題,畢竟姜離的實力,夏涵還是很放心的。

    可就在這個時候,外面突然傳來一陣信號彈的聲音,夏涵連忙跑出去看,當他看到外面的紅色信號彈時,臉色頓時變了。

    「風嵐有危險。」夏涵說道。

    姜離從山洞之中走了出來,也看到了空中的紅色信號彈,看了夏涵一眼說道:「我們撤退吧,這雲夢潭肯定是不能呆了,有很多南疆人都知道我們在這。」

    夏涵沉吟片刻,微微點頭。

    畢竟山洞之中還是有很多傷員的,離開這裡,再尋地方休息,無疑是最好的。

    「我掩護你們,你保護他們。」姜離說道。

    「好。」夏涵點點頭。

    姜離乘坐著木舟,朝著雲夢潭外面走去,這裡距離雲夢潭的入口並不算太遠,有了木舟,片刻間就能到。

    風嵐現在一定是遇到了危險,自己處理不來,所以才求救夏涵的。

    可惜她不知道姜離回來了,在回來的路上,姜離已經用衛星電話通知了對方,所以夏涵才去派人開路的。

    不過他們剛出南疆就被人圍困,這事情太詭異了,說不定跟那個阿若是有關係的,這個女人行事然人捉摸不透,亦敵亦友,不管怎麼說,她的嫌疑都暫時不能排除。

    「先救風嵐再說,這一次,就算是燭陰來了,也擋不住我。」姜離意氣風發,此刻實力暴漲,也帶給他強大的自信。

    這一次,如果再面對燭陰,絕對不會再像上次那麼艱難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君九齡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
    桃運神戒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