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醫聖 » 第二百七十七章 秘辛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絕世醫聖 - 第二百七十七章 秘辛字體大小: A+
     

    蠱醫不敢不從,他此刻是砧板之肉,姜離要他生,他就得生,要他死,他就得死。

    「你們跟我來。」蠱醫連連點頭,要多恭敬就有多恭敬。

    「讓開。」姜離輕喝一聲。

    所有南疆人遲疑了一下,心中不敢下決定。

    「都讓開,沒聽見姜兄弟說話嗎?」蠱醫連忙陪襯著說道。

    這個時候,所有南疆人才為他們避讓,退開了一條路,蠱醫一臉的謅媚,生怕姜離一怒之下,讓他血濺當場。

    幾人來到了一間小木屋,姜離把門重重關上,幾人坐在了桌子前。

    姜離封住了蠱醫的穴道,以免這傢伙搞什麼鬼,這才一個人黑子倒了一杯茶。

    「我想知道我爺爺的事,不準有紕漏。」姜離飲下一杯茶,口氣有些重。

    蠱醫連連點頭,說起姜承遠來,再不敢有半句的不客氣,之前擺的架子,這個時候也蕩然無存,原先姜離以為這個傢伙是個極有逼格的人,現在看來真的是不過如此。

    這個蠱醫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倒是裝神弄鬼,架子給的很足,一口一個年輕人,好像他自己是多麼德高望重,實力絕頂。

    弄了半天,不過是個軟蛋慫包。

    「你爺爺他是個人物啊,當初來南疆,那是風采可是一時無兩,無人可望其項背了。」蠱醫悠悠道來。

    姜離靜靜的聽著,他知道這傢伙在拍馬屁,有些話就當沒聽見。

    「說重點。」

    蠱醫連連點頭,他繼續說道:「你爺爺他當年來到南疆,就是為了平復南疆的動亂,他當時是跟國家的人來的,而且,身後當然已經冠絕天下,少有人能敵。」

    蠱醫一下子像是打開了話匣子,瞬間說了很多。

    當初,姜承遠來到南疆的時候,已經是決定高手,可以說是意氣風發,當時間,他已經帶了自己的兒子來南疆歷練。

    雖然當時姜澤已經非常有天賦了,年紀輕輕,在年輕一代便是享譽盛名,在南疆的表現也非常出色。

    當時,在南疆任務進行的也非常的順利,如果不是上一代祭神的橫空出世,姜承遠幾乎是無敵的,沒有人可以阻擋他。

    可最後的時候,祭神終於站了出來,跟姜承遠大戰與雲夢潭,最後祭神拼盡全身的力量,才險些姜承遠半招。

    而且,事先姜承遠已經跟數名大祭師大戰了一天,疲憊不堪。

    姜承遠在那個年代,幾乎就如同魔神一般,名聲響徹整個南疆,即便是南疆的最高統治者,祭神也遠遠不是其對手。

    可是,最後祭神逼的姜承遠立下誓約,終生不得再踏入南疆。

    姜承遠最後被逼無奈,遵守承諾,但是這一次也註定,姜承遠以後都不能再踏入南疆了。

    這一次,姜承遠算是中了南疆的車輪戰術,南疆廢了這麼大的力氣,才是險勝了姜承遠半招,這麼多年過去了,他的國術究竟到達一個何種境界了,是否早已經達到了真正的傳說境界,武破虛空。

    這種境界,歷來就是一種傳說,達到這一境界的,才是真正的神仙,超然物外,世界再也沒有什麼可以牽挂拘束於他。

    就算是一個國家機器,都不能再束縛這種高手,這種高手,早已經登臨絕巔,天下無敵。

    不過,這境界畢竟只是一個傳說,就跟華夏的神話故事一樣,只是聽說過,卻從來沒有人見過。

    姜離也是不清楚,這境界到底存不存在,聽風嵐說,老爺子早就是這個境界的人了,天下無敵,無人能擋了。

    可是畢竟沒有見過,姜離也不敢肯定,那也只可能是外界人士對老爺子的猜想。

    原來自己的爺爺,是當年那場大戰的領軍人物,而且自己的父親也曾參與了這場戰爭,最後雖然以南疆徹底失敗告終,但是爺爺也被人算計了一次,終生不能再踏入南疆。

    好在自己的爺爺已經完成了任務,可以功成身退,如果不是當時祭神拼著自己身死,將姜承遠擊敗,可能現在的南疆早就是華夏的版圖了。

    又或者說,南疆可能會被徹底滅族,永世不得翻身。

    幸虧有當代的祭神組織,否則的話,這南疆現在早就完蛋了。

    「那我母親,為什麼後來會又回到南疆,還會被你所殺。」姜離問道。

    「您母親回到南疆的原因我不清楚,殺害您母親,我只是誤殺,誤殺。」蠱醫訕訕,生怕姜離動怒殺了他。

    姜離點了點頭,他知道蠱醫是在狡辯,自己的母親一定是被他殺了,至於過程他不想知道了,免得徒增傷心。

    爺爺的故事,他先了解了一部分,當中肯定還有很多事情,不是他所知道的,不過這些事情,問這蠱醫肯定問不到了。

    除了當事人之外,只怕很少有人知道這當中的曲折了。

    不過這蠱醫是萬萬不敢到華夏去的,否則一旦被姜承遠,也就是姜離的爺爺得知了消息,立刻就會死無葬身之地。

    無論天涯海角,這蠱醫都必殺之!

    姜離一陣的心煩意亂,看到這蠱醫就莫名的一陣怒氣上涌,偏偏現在還不能殺他,這雲夢潭的布局還要通過他才能了解到。

    不過,現在殺不得,打一頓總是可以。

    姜離抬起腳,狠狠的踹了蠱醫幾腳,而且都是要害部位,尤其是蠱醫那男人雄風的重點部位,姜離狠狠的照顧了幾腳。

    蠱醫現在臉色都變了,由豬肝色,變得煞白,現在又變成了青色,簡直要多精彩,就有多精彩。

    黑子看傻了,姜離在他眼中,從來都是高大正直的形象,像是這種陰險的事,一般都是他這種人來做的,沒有想到姜離也會做。

    這一下,他都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愣著看什麼,動手啊。」姜離說了一句。

    這麼一說不要緊,黑子連忙反應過來,也加入了毆打蠱醫的行列,一時之間,這屋子裡慘叫聲此起彼伏,聽的外面的南疆人,都是一陣滲人。

    好半天,這木屋的門才打開,姜離拖著蠱醫走了出來,此時的蠱醫,已經看不清楚他長什麼樣了,鼻青臉腫的,看起來已經奄奄一息了。

    黑子也沒少下黑手,兩人聯手一頓痛揍,這蠱醫基本上也就活不成了。

    黑子這會是快要笑出花來了,他估計這蠱醫下半輩子都要廢了,剛才他跟姜離,可沒少照顧那傢伙的特殊部位,估計蛋都碎了。

    「放我們離開,你們全部給我退開。」姜離喊道。

    那些南疆人見蠱醫已經成這個樣子了,必須儘快救治,否則的話,到時候真的死了,上頭怪罪下來,誰也擔待不了。

    「你們離開,別傷害蠱醫大人。」

    「你們統統給我進屋子裡去,到了地點,我自然會放人。」姜離說道。

    那些南疆人此刻根本不敢忤逆姜離的意思,乖乖的走進了屋子中,姜離跟黑子見這一路上再無人阻攔,頓時便如同放飛的風箏一樣,帶著蠱醫迅速的後退。

    蠱醫已經完全被兩人給打暈了過去,他此刻完全不知道外面發生了什麼,一切都在渾渾噩噩中渡過。

    姜離拖著蠱醫離開了這裡,這蠱醫還有利用的價值,說什麼也不能讓他現在就死。

    姜離帶著蠱醫跟黑子一路狂奔,迅速的離開了南疆人的營地,想必此刻南疆人的臉色,肯定非常的別緻吧。

    他們一路退回到了飛瀑之後,進入到了山洞中,此刻,天色還早,其他的超級小隊成員還沒有回來,不過,多少的搜索工作也比不上這蠱醫來的值錢。

    這根本就是活地圖,這南疆在這陸地上藏了多少的秘密,這蠱醫肯定是全部知道的。

    「有了這傢伙,我們可以省不少的功夫啊。」黑子笑到,這次的收穫頗豐啊,抓來一張活地圖。

    「確實,不過這段時間必須要他老實點,否則的話,很容易出問題,這傢伙擅長用毒藥,我們都要小心,我看,乾脆封住他穴道,讓他能說話就行了。」姜離說道。

    「對,必須有人看守他啊,免得這傢伙大吼大叫的。」黑子說道。

    姜離扳開這傢伙的嘴巴,直接餵了對方一粒丹藥進去,這是療傷葯,對這傢伙的傷勢有好處,估計這傢伙現在肯定受了不輕的傷,說不定還有內傷。

    不過,姜離仍舊是覺得下手輕了,這種人就不應該活著。

    姜離跟黑子這一天的任務就算是完成了,兩人倒是輕鬆,在山洞裡躺著休息,喝起了小酒。

    這還是黑子的私人珍藏,背著風嵐,偷偷藏下的,姜離也覺得無聊,所幸跟黑子喝酒聊起了天來。

    這黑子家裡還有一個妹妹跟母親,他常年在外出任務,很久沒有回去了,而且,他的任務比較特殊,不能跟家裡人通電話。

    現在喝起酒來,非常思念自己的母親跟妹妹,很想回去看看,他還說這次的任務結束了之後,說什麼也要請假回去看看。

    整整五年了,他妹妹現在都應該從高中上大學了,他這個當哥哥的太不稱職了。

    姜離嘆了一口氣,不管什麼樣的人,都是因為寂寞,這個世界上,有太多的不如願了,每個人都或多或少的有些故事。

    兩人一直到了傍晚,超級小隊的其他隊員都回來了,發現這兩人都是微醺。

    「你們兩個不是去出任務了嗎?怎麼回來的這麼早。」三哥問道。

    姜離怒了努嘴,指了指一旁的蠱醫。

    三哥看了一眼,嚇了一跳,不禁問道:「這是,那天晚上那老頭?」

    「對,這可是活地圖,比我們探索多少次都要有用的多,有這傢伙在,我們完全不有考慮,這裡的每一寸秘密。」姜離笑道。

    其他的三人,看到臉色也是一陣狂喜,看來姜離這是已經有眉目了,怪不得兩人在這喝酒呢。

    「還有沒了,給我一點,來這南疆好久沒碰酒了,多快淡出鳥來了。」三哥連忙叫嚷著。

    「給你可以,不準告訴隊長。」黑子說話已經吞吞吐吐的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快穿逆襲:神秘boss萬古最強宗重生之貴女平妻超級全能系統妖斬三國
    無限之配角的逆襲通靈影后:重生國民女神危險關係蠱真人糾纏逃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