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醫聖 » 第二百七十三章 衝擊丹勁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絕世醫聖 - 第二百七十三章 衝擊丹勁字體大小: A+
     

    姜離被人用最柔軟的地方攻擊,勃然大怒,這一刻,這老頭子在姜離的眼中,已經如同一具死屍一般,恨不得殺之而後快。

    「年輕人,遇事不要太衝動,否則會吃大虧。」老頭慢悠悠的說道。

    「憑你,還沒有這個實力吧,大不了一擊遠退,你認為你留的下我?」姜離也是一臉不屑。

    這老人似乎也被姜離激起了幾分火氣,這老爺子在南疆這片地界上,顯然也是說一不二久了,一個小輩敢如此對他吆五喝六。

    這樣的人,已經基本上是觸動了他太多的底線了。

    老人的目光陡然間陰冷起來,姜離也是一樣,目光如炬,無比的駭人。

    雙方冰冷的氣息,在這裡瞬間爆發起來,老人沒有動手,姜離也沒有動手,雙方都在打量自己。

    這老人的整個人的氣息都不同了,像是一頭冰冷而又兇猛的野獸,非常的駭人。

    咚!

    就在這個時候,姜離出手了,他化作一頭猛虎,渾身上下帶著一個一往無前的氣勢,朝著前方衝去。

    十八聖拳之,聖虎拳!

    這片天地都彷彿要搖晃起來,姜離一拳打出來,可以說用了十二分的力氣,讓這裡全部晃動起來。

    這還是姜離第一次淋漓盡致的打出十八聖拳,這威力,當真是開山裂石。

    「十八聖拳!果然厲害,看來你與古老頭,關係匪淺了。」

    這老人冷笑起來,氣勢無匹,拳頭如龍,一拳對剛過來,把姜離逼迫的連連後退,讓人心神寂然。

    姜離的戰鬥力確實強橫,那老頭子顯然並沒有跨入丹勁,吃了姜離一拳,頓時就有些吃不消,他連續後退了幾步,險些被姜離一拳重傷。

    他剛才的催眠術被姜離破解,可是他卻並沒有放棄,見到姜離強勢,便是再次利用催眠術,來催眠姜離,然後再瓦解姜離。

    可惜的是,姜離不會在上當了,當那老頭看準姜離的雙眼時,姜離就會閉上眼睛,聽聲辨位,這樣,就是這老頭子也沒有辦法。

    他的催眠術,是要通過眼睛來施展的,姜離閉上眼睛,他是一點辦法都沒有,除非能有特定的環境。

    可現在,姜離步步擊斃,每一步,必露殺機,他也是沒有辦法。

    姜離的強悍,超出了他的預料範圍,這個年輕人,看起來年紀不大,但是國術修為卻很高,他這個修鍊了一輩子國術的人,都是遠遠不及。

    「你到底是誰,為什麼認識東方晴兒。」姜離問道。

    「我怎麼認識東方晴兒?哈哈哈,看你如此,一定是姜家的吼人無疑了,實話告訴你,這東方晴兒就是我下毒毒死的。」老頭大笑起來。

    姜離目呲欲裂,大吼道:「你為什麼要殺他!」

    「我蠱醫縱橫南疆數十年,殺人如麻,不計其數,這東方晴兒,我從未放在眼中,殺就殺了,又能如何。」蠱醫似乎十分的自信。

    姜離腦海中一時間劃過了很多東方晴兒的事情,自己的母親,雖然他從未謀面,但是他知道,自己的母親一直很疼自己。

    從自己記事的年齡起,雖然已經記不得自己母親長什麼樣子了,但是每個孩子心中,都有一個高大偉岸的母親形象,姜離也有。

    東方晴兒溫柔溫婉的形象,一直留存在姜離的心中,可是今天卻聽到這個叫蠱醫的人,竟然毒害了自己的母親。

    姜離心中的怒火,早就猶如山洪一般,開始爆發,而且是一發不可收拾。

    「我要殺了你,祭奠我母親的在天之靈!」

    姜離大吼,雙眸一片赤紅,此刻的他,已經完全的喪失了理智,沒有一點的感覺了。

    他的眼睛之中,帶著一點點的淚光,閃爍著晶瑩的光芒,姜離哭了,因為他知道,自己的母親是客死異鄉,卻連屍骨都找不回來。

    原來從小並不是他的父母不要他,只是他們去世的太早了。

    姜離心中非常懊悔,為什麼自己不能變強一點,如果小時候自己就很強,非常努力,是不是就有能力保護自己的父母了。

    那麼母親就不用來什麼南疆,父親也不用回家族。

    一切的一切似乎就不會發生。

    姜離此刻,心情已經有些崩潰了,他漫無目的的想著,想著一萬種可能,雖然這些可能都不現實,但是只是姜離心中的唯一一點希望,一點可能讓自己心裡好受一些的借口。

    蠱醫仍舊在說著當年的事情,把一些當初東方晴兒死去的細節,統統都告訴了姜離。

    「你是在刺激我,讓變得瘋狂?然後你再找機會,是嗎?」姜離一語道破了蠱醫的心機。

    蠱醫一臉的驚詫,沒有想到姜離在這個時候,還可以保持絕對的冷靜,這絕對無比少見的,剛才明明他就已經處於暴走邊緣了,這人的調節情緒能力也太強了!

    他再一次低估了姜離,這絕對是一個棘手的對手,對於他有著極強的壓迫力。

    「你還有什麼花招,一起用出來吧。」姜離露出慘烈的笑容。

    剛才如果不是他意志力足夠強大的話,那麼一切就真的難說了,他很有可能會成為犧牲者,被這蠱醫控制成為行屍走肉的人。

    對於蠱醫這個人,他是一無所知,不過既然他可以在這裡培養萬血神木,那就說明他在南疆有一定的地位,否者這雲夢潭,普通的南疆人是絕對不可能進來的。

    這雲夢潭的神秘,是所有人眾所周知的,南疆人不得隨意窺視它的秘密,想必這原因就在這了。

    因為這雲夢潭,秘密培養著南疆的秘密武器,所以才不讓普通人隨意靠近。

    這就像是華夏的秘密基地,是不能讓普通的老百姓進入的,有些東西,還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沒有原因,只是必然。

    「你們南疆,看來這些年準備了不少。」姜離說道。

    「既然你都知道了,那就更加留你不得,等你回去華夏,不知道會給南疆帶來多少的麻煩。」蠱醫冷冷一笑,那充滿褶子的老臉,看起來格外猙獰。

    「你大可放收一試。」姜離一臉的不屑。

    蠱醫還真的對姜離無可奈何,他的戰鬥力比起姜離要差上一截,只是他能用一些古怪手段壓制姜離。

    就在這個時候,蠱醫忽然間甩出一團粉色的煙霧,那些光粉,像是熒光一般,無味很容易被人忽視。

    姜離一看這東西,就知道是什麼。

    這是五石散,可以讓人喪失心智,產生幻覺,而且這五石散,顯然是經過蠱醫重新煉製的,說不定加了眾多的毒藥。

    可惜,姜離也是個用藥的行家,這人既然自稱蠱醫,那說明他一定懂南疆的醫術。

    這等於是兩位行家碰撞,姜離的醫術,也是獨步天下,自有一道,未必就會輸給這個蠱醫。

    「你這五石散,能否破解的了我這清風散。」姜離微微一笑,張開手掌,灑出一片白色的粉末

    蠱醫嚇得亡魂皆冒,他連忙朝著後方倒退了幾步,直勾勾的看著姜離,大喊道:「你瘋了嗎!」

    只見那些粉末掉落在地上,那些血蛇沾染上,立刻就死,簡直比劇毒還可怕。

    姜離就是一眼料定了這五石散的成分,所以臨時來了個藥效柔和,將這兩種藥品柔和在了一起,如果剛才起風的話,這蠱醫肯定已經死了。

    饒是如此,這蠱醫也是驚出了一身的冷汗,剛才他可是險些就死了,如果這風向稍微不對,這毒粉沾到他的身上,那可一切都完了。

    姜離嗤笑一聲,臉色滿是不屑,在他面前跟他玩葯,真是活得不耐煩了。

    「小子,你還懂葯?」蠱醫問道。

    「我懂的還多著呢,你要不要試試。」姜離嗤笑。

    蠱醫臉色漲紅,那張蒼老的老臉上,滿是青筋,他氣憤不已,姜離很明顯是在奚落他,無論是醫術還是武力上,兩人雖然沒有生死相搏,但是姜離卻露出了絕對強勢的壓制力。

    區區一個小輩,造詣竟然還有希望在他之上,他如何能夠忍受。

    「小子,你叫什麼名字。」蠱醫問道。

    「姜離。」

    「姜離?你是姜承遠的什麼人?」蠱醫又問。

    「關你屁事,管好自己有沒有命知道這些吧。」姜離說話,又朝著蠱醫沖了過來。

    蠱醫大驚失色,他覺得今天再跟姜離纏鬥,他已經落於下風,反正他有的是手段,這一次來的匆忙,沒有帶太多寶貝,下次再見姜離的時候,可就不會輸的這麼慘了。

    「小子,你很不錯,可是想要殺我蠱醫還嫩了點,再見了。」只見蠱醫大笑了幾聲,那所有的血蛇,再次沖了過來,緊緊的纏住了姜離,不讓他離開。

    姜離知道這蠱醫要跑,直接拔出長刀,在血蛇群中,橫劈豎斬,想要衝出去,可是這血蛇的數量實在是太多,根本殺不完。

    而那蠱醫的行動速度又是飛快,一眨眼就不見了人影,很快就消失不見了。

    姜離也是沒有了辦法,這個老混蛋,跑的實在是太快。

    他在血蛇群眾廝殺了一陣,直接用火點燃了這棵萬血神木之後離開了,這種東西,一定要見一棵燒一棵,否則將來就會有更多的人死在這棵樹上。

    這棵大樹再次燃燒起來的時候,這些血蛇的注意力再次被吸引了過去,姜離得意脫身,可是再想要追蠱醫,卻已經不可能了。

    姜離離開了這裡,連忙返回去,跟對方匯合。

    這個時候,黑子他們焦急不已,尤其是三哥來來回回的走著,似乎一直不放心姜離,這個時候姜離回來,無意讓眾人心裡的大石頭落地。

    「你回來就好。」

    姜離點點頭,看了一眼這個小島似乎的陸地,說道:「我們找個隱蔽的地方休息吧,這蠱醫,也就是那老頭子已經知道我們在這,我們還放火少了他的萬血神木,他肯定不會放過我們的。」

    眾人都是點點頭,大晚上的,他們肯定不會再換地方了,晚上的雲夢潭是很危險的。

    「我剛才在山泉下,發現了一處隱蔽的地方,你們跟我來。」三哥說道。



    上一頁 ←    → 下一頁

    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快穿逆襲:神秘boss
    萬古最強宗重生之貴女平妻超級全能系統妖斬三國無限之配角的逆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