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醫聖 » 第二百七十二章 神木主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絕世醫聖 - 第二百七十二章 神木主人字體大小: A+
     

    在場的人,全都目瞪口呆,有些無語了,這書上記載的事情,實在太過無厘頭了。

    他們不敢相信,可是看到現場這一些,由不得他們不相信,在場也都不是蠢人,很快由此聯想到了很多,感覺到了不妙。

    這一種萬血神木,可以說一棵就比得上一個團的戰鬥力,畢竟這些血蛇最起碼也有二流超級戰士的水準,除非是一流超級戰士,否則很能對其造成壓倒性的優勢。

    這種血蛇的戰鬥力並不差,只能說姜離他們這群人,實在是太強了。

    否則的話,今天能不能救人都是個問題。

    「這萬血神木一定有人在背後培養,大家小心點,先離開這。」姜離說道。

    這地方絕對不能呆了,對方隨時有可能會來,能養這萬血神木的必然都是南疆蠱術高手,如果他回來看到自己的寶貝被燒成了這個樣子,肯定會雷霆大怒。

    「姜離,你先看看秦立,這傢伙怎麼現在都醒不過來。」黑子問道。

    姜離連忙走了過去,為秦立把起了脈,好在秦立的脈搏雄壯有力,十分的正常,他又查看了一下秦立的癥狀,發現他只是六感暫時麻痹了。

    他在秦立的脖子上看到了一處一處蛇齒的痕迹,所以姜離推斷這秦立一定是太大意,被這血蛇給咬了,所以才會被這群血色獻祭給萬血神木。

    「應該沒有大礙,只是被麻痹了神經,估計睡一晚就好了。」姜離說道。

    「這樣就好。」韓方點點頭。

    咳!咳!

    就在這個時候,森林之中突然穿來一陣咳嗽聲,頓時讓所有超級戰士們警惕起來。

    只見那黑暗處,似乎有一位佝僂著身子的人走過來,他的步子很緩慢,但是卻帶著一種威懾力。

    原因很簡單,能在這雲夢潭出現的,本來就不是常人,而且,看那身形年齡應該不小了,在南疆之中,有時候歲數就能代表一切。

    歲月越老的祭師,實力就越強,手中培養的蠱物就越多,就越難對付,這一切都是成正比的。

    「難道會是這萬血神木的主人?」姜離心中不由的想到,在這種情況下,實在由不得他不這麼想。

    那一陣陣的咳嗽聲,看似虛弱,但其實卻很有力,來人的中氣很足,姜離是老中醫了,聽的出這人氣血運行的不錯,非常強盛。

    「你們先走。」姜離說道。

    「不行,這個時候。」黑子想要拒絕。

    「你們帶著秦立走,你們在這我不方便逃。」姜離轉頭說道。

    黑子微微一怔,姜離說的對啊,他們在這裡,只會拖累姜離,以姜離的身法,那恐怖的速度,這南疆能留住他的人實在是太少了,就連韓存天那種高手,都是對姜離無可奈何。

    「我們走。」黑子一揮手,三哥跟韓方跟著他離開了。

    現場此時就留下了姜離一個人,他獨自面對那人,看看這人到底什麼來路,若真的是那種他無法對付的超級大祭師,姜離也不會戀戰,他還很年輕,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

    那人終於臨近了,姜離終於看清楚了那人的樣子,這是一位看起來非常清瘦的老者,他比起北山老人那種瘦不一樣,這位老人是那種精瘦,姜離感覺渾身上下的每一寸肌膚,都成為了精華,讓人不敢小覷。

    「這人是個高手,還是一位國術高手。」姜離一眼判斷出來,來人的身份。

    這個老人雖然步伐很慢,但卻異常有力,踏在地面上,有種讓人心神震蕩的感覺。

    姜離倒退了一步,警惕的打量著兩人,這老人不簡單,是個高手。

    老人走進了,輕輕的咳嗽了幾聲,身體不知道是真的不好,還是裝出來的。

    「小夥子,你的朋友為什麼見到老人家我要走,我很可怕嗎。」老人身穿一件普通的褂子,手提一盞燈籠。

    那燈籠中燃燒出的燈油氣味,姜離十分的熟悉,像是在哪嗅到過一樣。

    「是燭陰屍油!」姜離心中一動,終於想起了那油燈之中的味道。

    老人咧開嘴笑了笑,問道:「認識這油燈的味道?」

    姜離沒有說話,只是注視著這老頭,眼中的敵意始終未減,他相信這老頭現在不發難,只是暴雨前的平靜,這萬血神木一定是他培養的,否則他不會這樣。

    「年輕人,不要總把別人想成是壞人,萬一你可以跟他做朋友呢。」老人笑眯眯的道。

    姜離可不會天真的以為,自己可以跟這個老頭做朋友,兩人不是不死不休的仇敵就不錯了。

    老人慢悠悠的走向了萬血神木,他又咳嗽了幾聲,身體好像真的不好。

    他伸出手,輕輕觸碰了一下這萬血神木,那枝椏像是有靈智一般,輕輕的朝著那老人的手掌垂下了柳條,就連那些血蛇,也像是孩子見到了爸爸一般,都紛紛的跑了過去,親昵的舔著老人的手掌。

    老人也摸了摸這些血蛇,這些血蛇一點都不排斥他,也不咬他,就是在他的身上爬來爬去。

    姜離感覺頭皮發麻,這麼多的血蛇爬上身,換成他,他肯定是不舒服的,可這老人卻怡然自得,如閑庭信步一般。

    這一定是南疆的大祭師,如果不是長期與毒蛇毒蟲為伴,怎麼可能表現的如此淡然。

    「我的寶貝們,這麼可愛,你不想過來看看嗎?」老人開口了。

    這個時候,詭異的事情發生了,姜離像是著魔了一樣,竟然不由自主的朝著那些血蛇走了過去。

    那些血蛇看到姜離走過來,立刻做出警戒姿態,吐出蛇芯子,針對著姜離,似乎隨時都可能把姜離撕咬成碎片。

    可就是這樣危險的蛇類,卻讓姜離不斷的前進,姜離驚詫無比,他的意識里明明在發出指令不讓自己靠近,可身軀就是這樣不由自主。

    「該死。」

    姜離咬破舌尖,劇痛讓他從這種詭異的環境中走了出來,他看了那老人一眼,出了一身的冷汗,這老人似乎有著一股詭異的力量,讓姜離不得不尊崇他的命令。

    這個時候,姜離發現那老人的眼睛似乎在施展著催眠術,姜離剛才一個不小心,竟然是著了道,險些被這老傢伙弄死。

    要知道催眠術這東西,自古以來,就是華夏中醫掌握的一門技藝,現在可能在華夏的某處,還保留著這一門技藝,現在,這催眠術基本上已經都要失傳了,幾乎不可能再見到了。

    偶爾有一些特殊自命為催眠師的人,他們可能懂一些催眠術的皮毛,但是真正的傳承不在他們那裡,而是華夏的中醫們。

    這位老人的催眠術,已經達到了一個極高的境界,就是姜離也不敢小覷,剛才連姜離不注意的之間,都是被這老人徹底催眠,這份功力可見一斑了。

    「催眠術?好強的功力,呵呵。」姜離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老人見姜離開口,不由得揶揄說道:「你終於說花了額,我一直以為你是啞巴呢。」

    姜離沒有說話,他此刻一直在留意那老頭的眼睛,那老頭的眼睛才是施展催眠術的真正利器,看人一眼就能將其催眠,這種出神入化的境界,堪稱神技。

    姜離絲毫不敢小覷這位老人,因為他知道,這位老人的實力,或許在他之上。

    要不是他對這老人產生了一絲興趣,他早就離開了,對於速度方面,姜離有著絕對的自信,就算這老人是丹勁高手,他也有自信逃離。

    「我忽然發現你,似乎長的特別想我的一個故人。」老頭又開口了,這一次,他的口氣有些怪異,與姜離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我會與你認識?」姜離也有些疑惑。

    在這南疆最有故事的,而且他認識的,也就是他的爺爺姜承遠了,難道自己的爺爺也認識這老傢伙,而且,爺爺年輕的時候,跟自己長的挺像?

    想到這裡,姜離心頭也是略微有了一點思路,覺得這老頭子不簡單,說不定還真的跟自己爺爺認識,熟人不告訴他,生人說不定會說點自己爺爺的事迹。

    「對,你很像當初我見到一個年輕人女人,叫東方晴。」老頭子說道。

    轟!

    這一個名字如同晴天霹靂一般,在姜離的腦海之中炸響,這個名字對姜離而言,並不陌生,因為這是他母親的名字。

    儘管,從姜離出生,就沒有見過他的母親,可這個名字,卻一直縈繞在他的耳邊,每年的到了自己父母忌日的時候,姜離都會在祭堂呆上一天。

    一直看著自己父母的名字,默默的一天,什麼話也不說。

    這個名字,在姜離的心中,算是一處柔軟,誰也闖不進來,他也走不出去,父母似乎成為了姜離唯一的心病。

    現在,突然聽這老頭子提起東方晴兒這個名字,姜離陡然間變得精神起來,看著老頭,眼睛之中,多了一份別樣的色彩。

    這還是姜離下山以來首次露出渴望,而又失態的表情,那老人敏銳的捕捉到了姜離內心處的柔軟,那眼神再次變化了。

    老人想要再次催眠姜離,直接把姜離變成白痴,然後再對其進行控制。

    老人的眼神像是變成了深邃的漩渦,一重重的看起來格外讓人覺得滲人,讓人看上一眼,就彷彿掉進了無窮無盡的深淵之中。

    咚!

    姜離看的眼神,像是陷入了無窮無盡的深淵之中一眼,無法自拔,他的心神像是遭受到了極大的破壞,整個人似乎都在淪陷。

    「母親。」姜離呢喃,神智在這一刻,似乎徹底淪陷。

    姜離的心態似乎在這一刻,要徹底爆炸,被這老人徹底擊潰,成為支離破碎的玻璃心。

    可就在這一刻,姜離的眼睛之中,突然蕩漾出一股神秘的色彩,他的嘴角的笑容微微揚起,綻放出一股自信的表情來。

    「你到底是誰,竟然認識我母親。」姜離瞬間破解了老頭的催眠術,雙眸如同刀子一般,落在了老頭的身上,與此容是,他身法爆發出了一股強烈的殺機!



    上一頁 ←    → 下一頁

    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
    快穿逆襲:神秘boss萬古最強宗重生之貴女平妻超級全能系統妖斬三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