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醫聖 » 第二百六十五章 古怪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絕世醫聖 - 第二百六十五章 古怪字體大小: A+
     

    祭神墓里很安靜,連蟲鳴聲都聽不清。

    石殿之前,兩隊超級小隊會面,巳蛇對姜離非常的不善,辰龍也是一樣。

    他們對姜離都抱著一股敵意,尤其是巳蛇,之前姜離對她做那種事情,現在想起來,還是讓她陣陣的抓狂。

    姜離不想多說,眼神已經落在了子鼠身上,一看就知道這群人來的目地了。

    「想讓我救你們的隊員。」姜離微微一笑,看到子鼠的樣子,頓時就知道了對方的來意。

    巳蛇一臉不情願的點了點頭,現在只能依靠姜離了,現在他們沒有任何辦法,子鼠的危在旦夕,隨時都有可能死去,他們不敢大意。

    「求你救救我的兄弟。」巳蛇說道。

    「求就不用說了,我是一個醫生,自然會做我該做的事,你們讓開。」姜離倒是沒有一點要為難他們的意思。

    這倒是讓巳蛇沒有想到,怎麼說,他們兩隊也算是有點小過節了,在南疆這種特殊的情況下,能做到這樣,真的是讓她無話可說了。

    姜離伸手為子鼠把脈,發現他的身體之中,似乎蘊藏著一股古怪的氣息,那種氣息不停的在他身體里遊走,卻又不損害他的經脈。

    「中毒了?還是?」姜離問了一句。

    「子鼠為了救我,幫我擋了一記飛刀。」辰龍雙眸發紅,一臉的羞愧,如果不是他神經大條,子鼠就不會這樣受傷。

    更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這讓他格外的自責。

    姜離點點頭,問道:「那飛刀呢?」

    「在他的背後,我們不敢隨便處理。」卯兔說道。

    姜離將子鼠翻了過來,從懷中掏出一根銀針,一陣刺入了子鼠的後背中。

    子鼠大叫一聲,劇痛讓他無法承受,他仰天噴出一口鮮血,軟弱無力的倒了下來。

    他身後的那柄飛刀,登時飛了出來,被姜離手起刀落,直接劈成了兩截。

    再仔細一看,這哪裡是什麼飛刀,根本就是一隻蟲子。

    「這是刀蟲,外表看上去,跟飛刀一模一樣,這傢伙在吸食子鼠的精血,所以才會這樣,子鼠中了毒,不過現在我們辦法救,我的葯,大部分都在上面,我先用真氣封住他的毒氣,不讓這些毒擴散,等我們回去了再說。」姜離說道。

    「謝謝,謝謝。」辰龍連忙道謝,看向姜離的眼中,也多了一份感激。

    「不客氣,這是我的本份。」姜離擺擺手。

    卯兔看了這姜離一眼,覺得這姜離真的是一個高尚的人,至少不會小肚雞腸。

    至於巳蛇就有些複雜了,看姜離現在的作為,根本不像是一個登徒浪子,可想起之前姜離的做法,又讓她一陣抓狂。

    子鼠的臉色漸漸在緩緩,由最開始的掙扎痛苦,漸漸的變得紅潤,神情也安靜下來。

    這讓所有的小隊人員都長出了一口氣,心中像是有一塊大石頭落地了一樣。

    「好了,沒事了。」姜離的手指在子鼠身上點了幾下,封鎖住了他毒氣的擴散。

    好在這次,只是刀蟲,要是換做其他的蠱術,這麼奔波,早就沒命了。

    「你們小隊裡面沒有醫生嗎?這如果有緊急情況怎麼處理?」姜離問。

    「沒有,有了傷,就自己抗,這點小傷,算不了什麼的。」辰龍擺擺手,一臉的滿不在乎。

    「錯,你們既然被國家培養成超級戰士,那就是花費了國家很多的時間跟心力,你們如果不注重自己身體的話,你們的身體,在四十歲以後就會走下坡路,甚至更早,緊隨而來的,就是實力的跌落,你們真的願意這樣嗎?」姜離問道。

    辰龍搖了搖頭,這一身的實力,是他拼了半條命換來的,差點就沒了,說什麼他也不願意換的。

    「不願意。」

    「那就好了,一台機器都需要定時保養,何況人體呢,多珍重一下自己的身體,想想家中的父母。」姜離嘆息。

    辰龍頓時陷入了沉默中,他家中還有個老母親,自小父親走的做,是娘倆相依為命,母親一把屎一把尿將他拉扯大的。

    之後自己當了兵就很少回家了,不知道這麼多年沒有見老母親,她怎麼樣了。

    「先不說這些了,我得去找我們家小貂了,你繼續執行你們的任務。」姜離說道,轉身就朝著鐵鏈上跑去。

    夏涵跟三哥對視了一眼,也跟著姜離出發了,他們剛才可是也看到小貂跑進石殿中去了。

    「卯兔,你就留在這照顧子鼠吧,有什麼事情,我們隨時聯繫,我跟辰龍他們進去看看。」巳蛇說道。

    「好。」卯兔點點頭。

    生肖小隊的人也衝進了朝著石殿出發,這才是他們這次行動的主要目標。

    「小貂。」姜離站在石殿門口大喊起來,這小傢伙通靈性,只要聽的到自己的呼喊聲,一定會找到自己的。

    可是令人無奈的是,卻沒有人回應他,這小傢伙不知道跑到哪去了。

    「我們分頭找。」夏涵說道。

    「好。」

    「萬事小心,不要隨便亂走,等會我們在這集合。」三哥連忙說道。

    「知道了。」姜離跟夏涵異口同聲的說道。

    這石殿之中可能會還是機關重重,不可大意。

    姜離在石殿外圍找了一圈,並沒有發現小貂的身影,轉身回到了原地,這裡還不見三哥跟夏涵的身影。

    他在原地等了一會,發現兩人並沒有回來,不由得有些奇怪,按理說,這兩個人應該很快的,怎麼會這麼慢。

    姜離再回頭一看,發現連生肖戰隊的人都不見了。

    眼前的一切都不同了,姜離像是置身在一片春暖花開的山谷,這裡到處都是一片完美的景色。

    可姜離卻不信,他感覺自己可能是進入到了幻境中,可惜這幻境實在是太真實了,真實的令他不敢相信。

    這南疆多奇術,姜離絲毫不懷疑眼前的這些景象,他可能是中毒,也可能是有某種蠱蟲在古怪。

    姜離伸手去摘那鮮花,可就在他手掌觸摸到那鮮花的時候,那鮮花突然變成了一條鮮艷斑斕的大蛇。

    「就知道是你們這些東西在作怪,給我滾開!」姜離一拳砸在這斑斕大蛇上,這一次,他直接動用了十八聖拳,直接將那斑斕大蛇,打的綻放開來。

    大蛇四分五裂,成為了一堆碎肉。

    姜離眼前的幻境頓時消失,他發現,自己竟然站在鐵鏈處,再往前一步就是萬丈深淵。

    他不由得出了一身冷汗,可就在個時候,他發現,夏涵也站在鐵鏈不遠處,似乎要準備邁步!

    「夏涵!」

    姜離發出雷霆一般的大吼,直接讓混沌中的夏涵清醒了過來。

    夏涵一臉的驚詫,她看了一眼自己眼前的情況,也是驚出一身冷汗。

    「看來這一條大蛇,迷惑了我們兩個人。」姜離心中說道。

    他旁邊沒有大蛇,說明,很可能就只有這一條。

    「我怎麼會在這裡。」夏涵一臉的不明所以。

    「應該是中了那大蛇的道。」姜離把事情跟夏涵說了一遍。

    夏涵這才明白,方才這再走一步,可就進了鬼門關了,這下面的誰知道有多深,養著什麼東西。

    這個時候,三哥已經在對岸跟他們招手,生肖戰隊的人,又再次都不見了,估計可能是進入到了大殿里。

    「我們走吧,估計小貂不在外面了。」姜離說道。

    「嗯。」

    石殿非常的大,用氣勢磅礴來說,真的不算過分,這是姜離來到南疆之後,第一座可以稱得上是殿的人。

    這石殿倒是還有些祭神的樣子,只不過,這裡的葬人的風格,跟華夏大有不同。

    他們喜歡在地下建造宮殿,還喜歡建造這種懸空似的,但是華夏人不喜歡這樣。

    進入到第一件石室,姜離發現這兩旁有無數的石像,都不是人,都是一些南疆的猛獸毒蛇,看起來,應該都是非常上等的蠱物。

    這些蠱物若是讓一般的祭師得到,一定會實力大增。

    這裡都有蠟燭,看起來應該是長明燈。

    「這燈里放的是燭陰油。」三哥看了一眼說道。

    「能用燭陰油來做長明燈的,絕對不是一般人。」姜離說道。

    走到這裡,姜離發現這裡可能真的是所謂的祭神墓了,這裡的一些東西,真的不是普通人可以用的起的。

    這裡的情況,跟這墓的名字實在是太相符了。

    燭陰是怎麼強大的生物,這裡的墓主人竟然可以用他的屍油來做長明燈,這樣的大手筆,就算是部落首領都沒有。

    他們族裡有一頭燭陰,已經是視若珍寶的,如天策這種部落中,有數頭的話,已經是一流超級大勢力了。

    祭神不出,他們這樣的部落,絕對有號令南疆的實力。

    進入到下一間墓室,這裡的燈光比之前就要亮堂許多的,但是這裡的地板上,已經有了明顯耳朵血跡,看起來這裡剛剛發生過一場的打鬥。

    這間墓室很亂,牆壁上甚至有裂縫,看來像是被人的拳頭砸碎的,地板上也有多處裂痕。

    姜離生怕小貂出什麼意外,連忙加快了腳步。

    穿過一重重的宮殿,地面上依舊有血跡,終於姜離,來到了內殿。

    他聽到了這裡有潺潺的流水聲,走入內殿一看,這是一座巨大的木橋,內殿的門口,已經有一位生肖戰隊的成員躺下了,他們都受了重傷。

    「別管我,先去救大姐。」亥豬說道。

    「你先別說話,你受了重傷。」姜離說道。

    亥豬想要說什麼,可是傷勢太重,就暈了過來,姜離連忙為他渡入幾率離丹真氣,吊住了他的心脈。

    姜離站起身來,發現這木橋之下,竟然是一座巨大的地下河流,而那木橋對面,就是一間小木屋,那小木屋看起來形狀有些奇怪,好像是一座巨大的棺槨。

    姜離驚詫萬分,就在這個時候,那小木屋之上,又有一道白光閃了過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女子監獄風雲嬌女毒妃女帝直播攻略神秘首領,夜夜寵!太古龍神訣
    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