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醫聖 » 第二百四十九章 燭陰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絕世醫聖 - 第二百四十九章 燭陰膽字體大小: A+
     

    很難想象,到底是是事情,會讓這個女人激動成這個樣子,這個冰山一樣的女人,真的是讓姜離琢磨不透。

    不過,姜離卻很肯定,所有超級戰士對於實力的渴望,都達到了一個無以復加的地步。

    這種經歷過死一樣的痛苦過後,雖然實力得到了巨大的提升,但是之後卻再也沒有寸進,喜悅之後再無波瀾。

    得到燭陰膽后,潛力得到巨大提升,這對於夏涵來說,比什麼都要來的快樂。

    姜離朝著左邊拐角的通道走去,走進旁邊的洞口,發現那裡是一處巨大的儲藏室,足足有十幾米高,這通道一直通到地下,可以藏下很多的地方。

    不過這卻是一處藏屍地,這裡到處都是燭陰的屍體,有些顏色發黑,估計是年歲時間過長,所以才造成了這種情況。

    這裡的燭陰顏色深淺不一,顏色深的,想必這屍體年份也很長了。

    最可怕的是,姜離在這藏屍地還發現了有近乎五十米長的燭陰屍體,這燭陰的巨大,超乎了姜離的想象。

    「竟然還有這麼大的燭陰,我真是從來沒有見過。」姜離驚詫道。

    「確實,我也從來沒有見過。」夏涵也是一怔,愣愣的點頭。

    姜離順著巨大的屍體朝著前方看去,只見那巨大的燭陰頭,像是一棟小房子那麼大,身體上的鱗片緊而密,看著非常滲人。

    而且,這燭陰的頭上已經有了凸起,像是要長角的樣子。

    這是一條快要化蛟的燭陰!

    姜離倒吸一口涼氣,連這麼強大的巨獸竟然都是被人殺死了,因為那巨獸的頭頂有一道深可見骨的傷口,雖然經過歲月時間的更迭,那傷口卻清晰可見。

    「是華夏的國術!」姜離看了一下那傷口驚詫的說道。

    夏涵過來也查看了一下那傷口,跟姜離得出的結論是一致的,難道這些燭陰的,都是華夏高手所殺?

    這樣太嚇人了,國術之中,竟然真的可以修鍊到這種地步,那豈不是超凡入聖了!

    這種巨獸,除非派轟炸機來進行地毯式轟炸,人力如何抗衡?

    畢竟,人力再強也只不過是一米多,最多也就是兩米的身高,終究是會有極限的。

    這巨獸,五十米的體形,堪比十幾層高的小區樓房,這樣的身體,就算是笨重單純的力量跟防禦力,也絕對不是人類可以比擬的。

    「當初的那一戰,該有多麼的可怕。」姜離心中一凜。

    夏涵的臉色也很複雜,她似乎有心事,她看了一眼那大蛇,心中有些複雜。

    「有些事情,終究是會過去的。」夏涵低聲道。

    姜離莫名其妙的看了一眼夏涵,不過也沒有問什麼,每個人都有每個人自己的故事,對此,姜離並不意外。

    「別浪費時間,動手吧。」夏涵直接掏出了自己隨身的匕首,朝著那燭陰的肌膚劃去,可是那燭陰的肌膚像是鋼鐵一樣,匕首劃撥在那燭陰的肌膚上時,迸濺了一連串的火花,卻沒有傷害到這條燭陰。

    夏涵嘴角滿是無奈,這燭陰的肌肉太強悍了,根本劃破不了,這不是空有寶山,卻無法得手,這讓他有些心酸。

    姜離搖頭,將一瓶灼燒液給澆灌在了其上,那燭陰的肉體上,頓時流露出了一大片的血肉,這個時候,姜離再用匕首,就可以輕易的刺入這燭陰的肉體中了。

    這一系列動作,可謂一氣呵成,快速無比。

    夏涵瞪大了眼睛,看到那原先堪比鋼鐵的血肉,這一刻,在自己面前猶如豆腐一樣,輕鬆的被人給溶解開來。

    「原來這大蛇的肌膚,怕這種灼燒液啊。」夏涵驚詫道。

    姜離點點頭,這也是他偶然之間發現的,不過現在告訴夏涵也實在是不算晚。

    夏涵彷彿重新又換了一個人似的,開心的像個小女孩一樣,激動無比。

    姜離還從來沒有見過這個冰山女可以這麼興奮,夏涵的動作很快,眼睛裡面滿滿的都是光,不停的在剖解著燭陰膽。

    那一條最大的燭陰,終於是被其成功的剖解開來,夏涵也不顧身上的血污,將那燭陰膽一下子揪了出來。

    「姜離,你看,好大的一枚燭陰膽!」

    夏涵此刻像是個天真爛漫的小女孩,沒有一點冰山女王的樣子的,這讓姜離似乎想到了什麼,像是見到了柳湘琴一樣。

    似乎這一刻,再沒有什麼事情,比這個更加開心了,姜離也沒有閑著,這些燭陰膽多弄上一些出去,對超級小隊的戰士就越有幫助。

    這麼多的燭陰屍體,可以弄出多少的燭陰膽,只要這燭陰膽有效,姜離甚至可以打造出一支更加可怕的超級戰士小隊。

    想到之後,超級戰士小隊的人們,可以飛速成長,姜離就覺得無比開心。

    至少,老張的死終究會有出頭之日,至少那些枉死的隊員,終有一天,會找那個吳天一算回來!

    這個世界不該這麼黑,不該黑不見底,讓人心中絕望。

    姜離不敢說自己是一個好人,但卻最恨別人恃強凌弱,這吳天一為了自己兒子的利益,卻去加害一個無辜善良的軍人,甚至逼得他家破人亡。

    這樣的事情,姜離看到了儼能不管。

    說實話,這麼多的燭陰,姜離心裡也有壓力,這燭陰太多了,必須要小隊團結,才有可能應付過來。

    相信這華夏政府創立這些小隊最開始的初衷,就是為了這些事。

    現在,只要小隊的力量越強,姜離就越有機會活下來。

    再者說了,來到南疆執行任務,是一個團隊,而不僅僅只是個人,想要安全的活著從南疆出去,而且得到他父母的消息,增強自己一方的實力,無疑是最聰明的做法。

    姜離也很清楚,風嵐的實力處在一個瓶頸,甚至可以說,超級戰士小隊的成員們,大部分都處在一個瓶頸,就差一點,就可以突破。

    例如風嵐,二流戰士中等偏上,服用一枚燭陰膽很有可能達到二流戰士的頂峰,甚至更強。

    而夏涵戰鬥力也在一流超級戰士,服用一枚燭陰膽,對於她更加是有著莫大的好處,說不定就能更上一重樓。

    能挖掘潛力,直接達到一流超級戰士,說明她本身的資質就是上層,需要的只是一個契機。

    夏涵跟姜離瘋狂的搜集燭陰膽,如果不是這燭陰的血肉筋骨太過堅韌,這裡的燭陰屍體早就被他們搜刮一空了。

    外面的聲音,仍舊隆重,大蛇似乎就在姜離的頭頂。

    就在這個時候,洞內劇烈的晃動起來,像是要塌陷了一般,嚇得姜離跟夏涵,連忙往外跑,可是那洞穴也只是晃動了一下,就停止了。

    兩人拍了拍胸口,一副受驚的樣子,別外面那麼危險的情況都躲過了,現在死了,那豈不是太坑爹了。

    姜離想到這,也是一臉后怕的樣子,要是真的被活埋在這,那也太冤枉了。

    「不會是萬蛇出巢,動靜過大,然後引發地震了吧。」姜離說道。

    「應該不會,這些燭陰很注意保護自己的巢穴,應該不會這樣,能讓他們這樣的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剛才地殼活動了。」夏涵冷靜的分析道。

    對於現代地理方面的知識,姜離所知甚少,因為姜離所學的大部分都是古籍,而古籍上對於一些地理學所描述的甚少。

    至於現在的地震形成的原理什麼的,姜離是一點都不清楚。

    好在,夏涵當初在學校也是個學霸,對於一些普通的地理學問題還是知道的,而且,之後由於來南疆,她又特地惡補了一下地理知識,所以才推測出,這是地殼運動。

    「那你是說,這裡即將要地震了。」姜離驚詫的問道。

    「對,很有可能,我們抓緊時間吧,地震所引起的一些列災難,不是你我能夠抗衡的。」夏涵說道。

    姜離皺了皺眉,有一些自然災害,確實不是人力可以控制的。

    海嘯!山崩!

    在自然力量的面前,人類是渺小的。

    時間很緊迫,千鈞一髮!

    「快,我們在地震前,要搜集夠足夠的燭陰膽。」姜離說道。

    他跟夏涵的臉色都有些凝重,這事情,如鯁在喉,不能不急了。

    就在這個時候,洞口外,突然傳來了一陣嘶嘶的聲音,一雙血紅色的眸子緩緩的探了進來,竟然是一頭燭陰回來了!

    「姜離,你動手,我去拖延。」夏涵一咬牙,轉身跳了出去。

    她用力的一腳踩在那血色瞳孔上,可那燭陰也不笨,迎接她的正是一張血盆大口,朝著她一口吞噬了下來。

    夏涵早有防備,腳尖在那牙齒上輕輕一點,她的身子,猛地向上翻去,她的匕首,徑直刺入了那血色瞳孔中。

    大蛇翻滾起來,想要把夏涵甩下去,眼前的燭陰不過是一頭幼年期的,才四五米長,根本不是夏涵的對手。

    只見夏涵的雙手,像是有千萬鈞的力量,一下子將幼年期的燭陰舉了起來,一把扔向了山洞石壁上。

    這頭幼年期的燭陰還遠遠沒有長出鱗片,身體的防禦力很低,這麼重重一砸,頓時是血肉模糊,夏涵趁機還給這燭陰補上一刀,登時將這燭陰擊斃了。

    「小燭陰也應該有膽才對,挖出來。」夏涵眼眸閃爍。

    兩人的動作都很快,可是這個時候,外面的情況已經有些不容樂觀了。

    燭陰們都在奮力朝著火山外爬去,這火山底部的岩漿在沸騰,似乎隨時都有可能爆發!

    如果有人攜帶儀器的話,就可以發現,這死火山下面的地殼運動的越來越激烈,似乎隨時都有可能爆發一樣。

    這個時候,洞穴上方的塵土下落的越來越快,起先還是一粒粒的往下落,到最後連石頭都是朝下砸。

    「外面的情況不妙,做完手上的活,我們立即撤退。」夏涵說道。

    姜離點了點頭,這事情不能再耽擱了,為了這一點燭陰膽把自己的明搭進去可太虧了。

    這死火山的下面都被燭陰開挖成空的了,一旦發生地震,只怕周圍的山都要塌了,到時候,他們就算是插上翅膀也飛不出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諸天至尊從大秦開始統御萬界元尊武道獨尊
    無限動漫錄仙逆呆萌配腹黑:絕寵小冤家猛鬼夫君嬌寵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