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醫聖 » 第二百三十五章 被發現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絕世醫聖 - 第二百三十五章 被發現了字體大小: A+
     

    天策部落的人在路上趕來,以天啟跟天策的距離,用不了兩個時辰就能趕到,而此刻,又在部落外的樹林中,發現了屍體,這讓石瑟比,瞬間有了信心去擊敗姜離。

    姜離就算有三頭六臂,也不可能敵的過好幾名大祭師的。

    那隻蠱蟲帶來的信息是,這一次天策部落直接出動了三位大祭師來調查這件事,顯然阿史力的事情,已經讓上頭無比震怒。

    死的是族長的兒子,更是天策部落的繼承人,這樣的事情,不徹查怎麼可以。

    石瑟比來到了郊外,這幾天夜裡一直在下雨,所以土地比較潮濕,眾人都很小心,生怕一個不小心跌入泥沼之中。

    終於來到了找出屍體的地方,此時,那地面上屍體,已經開始發臭發黑,而且面部都有撕咬的痕迹,看起來不像人形,有幾個心理素質不過硬的,當場就嘔吐不止。

    石瑟比倒還算好,只是此刻他的胃中也一陣翻滾,他忍住腹中的噁心,上前自己查看屍體,臨近的時候,卻問道這屍體發臭的味道,真不是人能受的了的。

    險些一口老血噴出來,這讓石瑟比用一些草藥塞住了鼻子。

    「動手,把這幾具屍體都給我挖出來。」

    石瑟比揮了揮手,似乎感覺非常的難受。

    依照石瑟比的推測,這幾具屍體,應該只是進行了簡單的掩埋,想要讓野獸跟毒物分食乾淨,可是沒有想到,這幾天一直在下雨,野獸跟毒物活動的都特別少。

    這被簡單掩埋的屍體,也經過雨水的沖刷,被翻了出來。

    這樣一來,才給了他們找到屍體的機會。

    根據這幾個人已經開始腐爛的屍體程度來看,應該死了快一個星期了,加上南疆的氣溫本就比較炎熱,所以這屍體腐爛的更加迅速。

    不過,看這些人的衣衫裝扮,應該都是南疆人,而且,他們還有一些鐵證。

    他們身上都掛著天策部落的腰牌,腰牌上刻畫的正是他們天策部落的信仰圖騰。

    「有眉目了。」石瑟比一臉的激動。

    查了這麼久,終於是查到了一些眉目,既然這裡出現了他們天策部落的死人,看這情況,多半是之前跟隨阿史力那一群人有些瓜葛。

    「儘快確定他們的身份,我要去迎接大祭師們了,算算時機,他們應該快到了,五個人留下,其餘的人跟我走。」石瑟比大喊。

    五個人除外,剩下的人全部全部跟隨著石瑟比穿梭在這片森林之中。

    森林之外的不遠處,一隊馬隊正在朝著這裡狂奔過來,他們為首的是幾個身穿黑紅色長袍的大祭師,一直跟隨在他們身後的,還有一頭巨大的斑斕大蛇,雖然不是燭陰一族的,像是想必品種也差不到哪裡去。

    南疆之中,蛇類之中,燭陰一族的雖然算得上是皇品蠱物,但是也有一種王品蠱物可以與這些蛇類的的想比,就是千影貂。

    這種貂口齒上皆是含有劇毒,咬傷一口,別說人受不了,就是燭陰那麼可怕的巨獸,都得要掂量掂量。

    這兩種蠱物,才是這南疆之中的霸主存在。

    燭陰並非是最強的。

    而另外一名大祭師的手中,此刻正有一隻雪白色的貂纏繞在他的脖子上,像是一塊巨大的圍脖,看起來,並不是太顯眼。

    可是明眼人一眼,就知道這是一種致命的蠱物,平常里就喜歡跟主人廝混在一起,纏繞在主人的脖子上,在關鍵的時候突襲,給敵人來上這麼一口。

    只怕敵人立刻就得一命歸西。

    這種東西,可是殺手鐧,不到關鍵時刻,不會有人輕易使用。

    最後一名大祭師則是很神秘,他看上去就是一個人,只不過這名大祭師相貌很英俊,面如刀削,臉部的五官都有一種線條的美感。

    這個人雖然什麼蠱物都沒有帶,但是卻沒有人敢小覷他。

    這個時候,石瑟比已經在這裡等候了,他看了一眼來人的陣容,已然是吃了一驚。

    「竟然是他們三個人,不愧是族長之子,我要拜這三人為師,這三人都不一定肯收,可這阿史力一失蹤,這三人連聯袂而至,這阿史力死也瞑目了。」石瑟比心中暗道。

    那一群人迅速接近之後,石瑟比連忙下馬對著幾人作揖。

    那三名大祭師也下了馬,眼神卻很淡漠,一點也沒有把石瑟比放在心上。

    「聽你傳回部落的里的消息,這幾日以來,是一無所獲嗎?」

    「剛剛有了一點收穫。」石瑟比連忙說道。

    他也怕得罪了這幾位大佬,說話一直小心翼翼的。

    「還算有些用。」那帶著斑斕大蛇的大祭師點了點頭。

    石瑟比不敢頂撞,只是一直低著頭,看上去非常的謙虛,可實際上,早將這個大祭師罵了千萬遍。

    「帶我去你發現的地方看看。」那大祭師說話十分的不客氣,一點沒有禮讓石瑟比的意思。

    石瑟比恭恭敬敬的把他們帶到了發現屍體的那一片地域,此刻,石瑟比的幾名手下,已經將幾具屍體拋了出來。

    不過有有幾具屍體還是被野獸吃的連骨頭都不剩了,就掉了幾篇破衣服,只有幾具屍體還能看得出人樣,饒是如此,也腐爛的不成樣子了。

    「你看,這掌力,華夏的高手,八卦掌。」

    「金剛腿!」

    這三名大祭師的眼光無比的老練,上來就看出了這幾人到底是死於什麼國術路數的。

    「天啟部族,有華夏人嗎?」

    「有,不過那華夏人是柳孟志的妹夫。」石瑟比心中冷笑起來。

    他知道姜離這次算是徹底的完蛋了。

    此時此刻,姜離還不知道危險已經臨近,他跟柳孟瑤正在廚房之中做著午飯,兩人像極了剛結婚的小夫妻,無論是從神態,還是從舉動上來說,都洋溢著幸福。

    柳孟瑤的性格本來就單純善良,南疆的姑娘大體來說,都是偏向於溫柔型的,也是姜離比較中意的類型。

    柳孟志看著這小兩口幸福的模樣,也是一臉滿足,他抬頭看了看天空,像是在告訴自己的父母孟瑤的情況。

    就在這個時候,柳氏兄妹的大門口來了一群不速之客,走在最前面的還是石瑟比那個傢伙,不過這一次,可不再是他領頭了。

    而是面前的三名身穿黑衣紅袍的三名中年人。

    「你就是楊曦!」那名帶著雪白貂的人開口了。

    「對,我是。」姜離站了出來。

    「阿史力是你殺的?」面色如刀削般的中年人說道。

    「你這話就是說笑了。」姜離還想隱瞞。

    可就在這個時候,一頭大蛇張開血盆大口,朝著不遠處的柳孟瑤一口吞去,柳孟瑤嚇得花容失色,連忙倒退。

    「孟瑤。」

    姜離驚呼一聲,腳步一動,頓時移動到了柳孟瑤的身旁,揮動拳頭,一拳砸在那大蛇身上。

    那大蛇吃痛,受不起姜離一拳,連忙逼退了一步,它得到的指令,只不過是試探,並沒有必要拚命。

    「你們試探我?」姜離冷笑。

    暴露了!

    柳孟志心中咯噔一聲,這下子完蛋了。

    他一咬牙就要站出來,卻被姜離以眼神制止。

    只見姜離直接挾持了柳孟瑤,儼然一副渣男的模樣。

    「瑤瑤你別說話,只有這樣你跟你哥哥才會沒事,可能待會你要受點傷,這是沒有辦法的事。」姜離說道。

    「妹,姜離你幹什麼!」柳孟志一看姜離挾持了柳孟瑤,頓時有些慌。

    柳孟瑤一臉的驚詫,她回頭驚詫的看了姜離一眼,說道:「你為什麼要這樣,你答應過我要照顧我一輩子的。」

    「姜離,你這個禽獸!」柳孟志說道。

    姜離這個時候,似乎並沒有放棄的意思,一手抓住了柳孟瑤的咽喉,他知道柳孟瑤這會是在配合他。

    柳孟瑤是個聰明姑娘,從這幾天有人來查阿史力的下落,她可能就想到了什麼,現在來人直接說阿史力死了,她頓時就明白了什麼。

    唯獨柳孟志,還以為姜離是真的要拿柳孟瑤來換自己的平安。

    「你覺得,這個姑娘對我們而言,很重要嗎?」拿著大蛇的大祭師開口了,他叫那格爾。

    「沒用?你先問問柳孟志的師傅是誰,他老人家對這小丫頭,可甚是喜愛,你如果傷了這小丫頭,到時候觸怒他們,別說你們,就是天策的族長也救不了你們。」姜離冷笑。

    外界都盛傳柳孟志有一位高深莫測的大祭師老師,實力深不可測,但是卻從來沒有人見識過。

    「你拿他們的老師壓我們?我天利還沒怕過誰。」拿貂的那位大祭師開口了。

    「可惜你們沒機會了。」姜離一翻身,跳在了木籬笆上,然後直接離開了這裡。

    柳孟瑤看了一眼離去的姜離,眼中滿是擔憂,她知道姜離並不是真的在挾持她,而是在做戲,如果他想走,這些人根本留不住。

    見到姜離都跑了,三位大祭師暫時對他們也就沒什麼興趣了,直接轉身去追姜離了。

    柳孟志則是連忙跑到了柳孟瑤的身邊,連忙問起了柳孟瑤有沒有事。

    這個時候,石瑟比的臉色才是最難看的,竟然又讓這個姜離跑了,這個姜離還真是深藏不露啊。

    這真是讓石瑟比的臉上沒光,自己一心想要置於死地的人,他卻連對方一點的底子都沒有摸清楚,這讓他心中恨欲狂。

    「你們兩個人,勾結外族人,殺還天策部落的王子,你知道這是什麼罪名嗎?」石瑟比一臉幸災樂禍的樣子。

    不過柳孟志現在卻是不樂意了,他眼神冷冽無比,像是刀子一般,刮過石瑟比的臉龐。

    「你聽清楚了,我柳孟志從此之後跟這姜離再無瓜葛,帶上你的人立刻滾,否則我殺你們個片甲不留。」柳孟志大吼,完全跟瘋子一樣。

    石瑟比被嚇了一跳,不過在他看來,柳孟志也不過是強弩之末,等他們收拾了姜離之後,自然會來收拾這個柳孟志的。

    「行,你繼續得瑟吧,我倒是要看看,你能還蹦躂多久,柳孟志,你的好日子就要到頭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
    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