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醫聖 » 第二百三十四章 大難臨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絕世醫聖 - 第二百三十四章 大難臨頭字體大小: A+
     

    姜離很無奈,因為他不想辜負秦曦,這個女人給了他太多的支持跟關懷,儘管有時候,秦曦看上去兇巴巴的,有時候又冰冷的不近人情。

    可至少秦曦在對自己上,可以說毫無保留的奉獻,甚至把女人最珍貴的東西給了他,這一切都是為了自己能活下來。

    事後,秦曦卻不求報酬,也沒有提過。

    如果不是姜離主動說的話,只怕秦曦這麼高傲的女孩子,一輩子都不會再有其他男人。

    姜離這個時候,似乎真的陷入了一種詭異的境地,只是他不知道該如何行事。

    面對感情的時候,是姜離唯一犯慫的事。

    柳孟志看姜離似乎陷入了猶豫時候,把酒瓶子往地上重重的一摔,然後說道:「姜兄弟,我敬你重你,可是我妹妹在這裡,等於把一切都給了你,你現在不說話是什麼意思。」

    「哥哥你別這樣,我想姜大哥肯定是要考慮的,畢竟這個事,太突然了,而且,那也是我自願的,怪不得姜大哥,我只是不想再看見姜大哥受傷了。」柳孟瑤故作堅強的說道,可是那泛起淚花的眼睛,卻是出賣了她。

    她這個時候,只是不知道該如何面對姜離,幾乎跟姜離的心情是一樣的,姜離是矛盾,而柳孟瑤是怕自己自作多情。

    柳孟志看不下去了,一把抓住姜離的領子,大吼道:「我妹妹有什麼不好的,你到底在猶豫什麼?」

    「我有女朋友了。」姜離不忍心說道。

    柳孟志愣了愣,原來姜離是在擔心這個事。

    「就是因為這個?」柳孟志問道。

    「我做過的事,我自然會去負責,只是我怕委屈了孟瑤。」姜離只能認了。

    「這怕什麼,我南疆之中,有本事的男人,三妻四妾的多的是,你不過才兩個,像姜兄弟你這樣的人才,在南疆有七個八個妻子,真的不算什麼。」柳孟志反而是笑了起來。

    姜離摸了摸鼻子,微微一怔,這裡不是華夏啊,不能用華夏的處事方式來這裡揣度,這裡不管怎麼說,畢竟是南疆。

    南疆似乎這裡,並沒有限制一夫一妻。

    這裡的民風遠比華夏要開發的多,柳孟瑤為了自己不顧一切,姜離心中是有愧疚的,此刻要說柳孟瑤在姜離心中的地位,一下子超過秦曦,那是不可能的。

    能對自己所做負責,已經是姜離現在唯一能做的。

    「只要孟瑤不覺得委屈就好,我答應你,無論以後怎麼樣,我都不會虧待孟瑤的。」姜離說道。

    「這樣就好,這樣就好啊,姜兄弟我敬你是條漢字,一言既出駟馬難追,來,我們干一杯。」說著話,柳孟志為姜離斟上一杯酒。

    姜離也是接過酒杯來,一飲而盡。

    兩人晚上只是簡單的拜了一下天地,算是結為了夫妻,柳孟志說先把這些事給處理了,晚上就讓姜離睡柳孟瑤的房間。

    接下來,他就會為姜離跟柳孟瑤籌辦婚禮。

    不過晚上的時候,姜離是真的跟柳孟瑤睡在一起去了,柳孟瑤像是只小貓一樣,溫順的躺在姜離的懷裡。

    姜離微微抱著這個女孩,不知道心裡是什麼感覺,對秦曦有一點愧疚?亦或是對柳孟瑤這個總是犧牲的女孩有種心疼。

    這個時候,他的腦海里浮現出了好幾個女孩的身影,有王婧、李心,秦曦,甚至有柳湘琴。

    這幾個女孩都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幾個女孩,值得姜離卻守護,其實一開始的時候,姜離也很迷茫,本來以為要拒絕其他人,這輩子就跟秦曦一人過了。

    可沒有想到,自己在南疆竟然開了葷,這讓姜離有些哭笑不得。

    他做夢都沒有想到,第一個即將跟自己舉辦婚禮的竟然是南疆的女孩,或許這就是人生際遇吧。

    不過今天晚上,姜離算是非常規矩的,他只是擁抱著柳孟瑤入睡,一點出格的事都沒做,柳孟瑤也似乎十分喜歡這種感覺,始終靠在姜離的懷抱中。

    不一會,柳孟瑤睡著了,房間內有著均勻的呼吸聲,那長長的睫毛搭在臉龐上,像是美麗的貝殼一樣,撲閃撲閃,甚至可愛。

    姜離忍不住在這個女孩的額頭輕輕一吻,不管自己的這段奇緣是怎麼結下來,既然已經答應了跟人家在一起,就要好好照顧人家,從此以後一視同仁,不能偏心,至少這一碗水要端平。

    一夜過去,姜離也朦朧的睡了一會,一直到了清晨六點多的時候,體內的生物鐘發作,這才自動醒來。

    這個時候,柳孟瑤已經在鏡子前梳妝了,看得出,她今天打扮了精緻的妝容,整個人看上去明艷動人,像是一朵盛開的火蓮,清純中帶著一點妖嬈。

    姜離一看就明白,這是柳孟瑤精心為自己打扮的,他上前從身後溫柔的抱住了柳孟瑤,輕聲說道:「已經很漂亮了,不用打扮。」

    柳孟瑤還是有些害羞,似乎姜離一碰她,就會害羞的低下頭。

    姜離似乎也已經習慣了柳孟瑤的害羞,跟她溫存了一番,就轉身出了門,在院子里練起功來。

    這會周圍已經沒有人再監視他們了,所以姜離練功也不用再那麼束手束腳,可以放開手腳大幹了。

    一套五禽戲打下來,姜離氣息順暢了多,夜晚沉積的濁氣在這一刻,也被釋放出來。

    一大早就不見柳孟志的身影,姜離還以為他又去集市上了,可其實這個時候,柳孟志已經去給南疆部落的人發請帖了。

    柳孟志在天啟部落多少算是個名人,他拜了一位高明的大祭師為師,天賦還不錯,單單是這兩項,就足以讓他的地位重上不少。

    這都還是其次,柳孟志的待人謙和,為人非常的有禮貌,即便他現在年紀輕輕就是一名祭師了,可是他對周圍普通南疆人依舊是非常的隨和,所以在天啟部落的人緣一向是非常的不錯。

    一直快到中午的時候,才見柳孟志回來了,柳孟志紅光滿面的,一看就是人逢喜事精神爽。

    姜離一看就知道這傢伙肯定是去張羅婚事了,連忙說道:「你這個當大哥的都沒辦事呢,就著急把妹妹嫁出去?」

    「我啊?不急不急,我妹妹才是最重要的,只要我妹妹幸福,這輩子我沒媳婦都行。」柳孟志非常的高興。

    「那阿諾呢?你讓人家一直等你嗎?」姜離笑眯眯的。

    見姜離說起阿諾來,柳孟志一下臉紅了,他跟阿諾彼此之間是都有意思,可卻都一直沒有捅破那層窗戶紙。

    今天見姜離提起來,心中不免有些蕩漾。

    「喜歡就去追啊,你們南疆難道比我們華夏還扭捏?」姜離笑道。

    「姜離啊,你可別說,讓我幹啥都行,就讓我去追女孩子,我真做不到。」柳孟志一臉的無奈。

    姜離看了柳孟志一眼,連忙在一旁教訓起來,甚至傳授給柳孟志一些心得,柳孟志一副在聽老師教課的樣子一樣,虔誠無比。

    姜離一口氣說了半個小時,說的自己都覺的累了,這才算是把這個榆木疙瘩給撬開。

    柳孟志也覺得了,等把姜離跟柳孟瑤事情搞定之後,就去找阿諾表白,儘快給柳孟瑤找個大嫂回來。

    這才算是讓姜離稍微定了定心。

    姜離這才滿意的點點,去廚房給柳孟瑤幫忙了。

    柳孟志一直站在原地回味姜離剛才告訴給他的話,姜離的每一句話都彷彿有千萬種道理一樣,很值得他咀嚼。

    實際上,這裡面姜離的話是少數,書上的話是多數,姜離可不是情聖,教別人追女孩這種事情,應該是秦聖陽做的,他是做不到的。

    他覺得,柳孟志跟安諾兩人就差一層窗戶紙了,只不過兩人都比較內向,所以一時間不好意思捅破,姜離要做的就是給柳孟志信心,讓柳孟志卻捅破這一層窗戶紙。

    畢竟兩人雙方都有意思,就差這一層了,遲遲不肯捅破,姜離看著都嫌累。

    與此同時,天啟部落接待貴賓的房子內。

    石瑟比一群人都在屋子內蹲著,一句話都不說,他們臉上有著焦急的表情,似乎都在等待著什麼。

    就在這個時候,一隻黑色的蠱蟲緩緩的走了進來,石瑟比一看,頓時大喜,這是部落那邊給自己消息了。

    「終於等到了,已經有大祭師在路上了,好,我倒要看看這姜離有什麼三頭六臂能跟我族的大祭師抗衡。」石瑟比一臉的欣喜。

    他跟姜離的仇,可謂不死不休,先不說之前的那一拳頭,就算是之後在天啟長老的面前,也讓自己吃了很大的虧,有理都說不出。

    不過現在對方既然派出了大祭師來針對姜離,那就說明姜離的好日子到頭了,大祭師的手段,可不是他們這些祭師能比的。

    祭師就是一個蹣跚學步的嬰兒,而大祭師就像是一個完全長大成人的成年人,不僅有著超高的智慧,更有各種你想象不到的手段。

    這蠱物千千萬萬,有的強盡勁,力氣巨大,有得身材雖小,卻有著強悍的毒素,就是鯨魚沾染上一點點,也得一命歸西。

    大祭師們,只要能收服這些蠱物,每一樣,對於人都是致命的,區區一個有些蠻力的年輕人怎麼樣可以對付。

    石瑟比越想越得意,好像姜離已經成為了一具屍體。

    這個時候,就在他得意的時候,有一名手下來稟報,說是不遠處的樹林里發現了一些屍體,讓石瑟比前去看看。

    「難道是少爺?」石瑟比心中一動。

    阿史力死了沒有,他並不擔心,他現在擔心的倒是這次再次讓姜離給跑了,他現在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一定要姜離死。

    那幾具屍體,就算跟姜離沒有一點關係,他也硬是非要把這些東西,給姜離按上。

    這一刻,姜離還不知道危險已經臨近。



    上一頁 ←    → 下一頁

    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
    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