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醫聖 » 第二百三十三章 這是我男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絕世醫聖 - 第二百三十三章 這是我男人字體大小: A+
     

    石瑟比的智商已經被姜離完美的壓制,他無論怎麼說,都是會被姜離反將一軍,根本沒有發揮的餘地。

    原先是他向部族長老告黑狀,可現在倒像是成了他的審判會,姜離句句如刀,凌厲見血,步步將他逼向死角,令他沒有還手之力。

    石瑟比覺得他還是低估了姜離,這姜離不僅僅是身手厲害,就這口才他也是遠遠不如啊,這華夏人狡猾,絕對不是胡吹亂蓋的。

    石瑟比一時語塞,不知道該說什麼,姜離的一句話,已經讓他徹底無語。

    長老見石瑟比不是姜離對手,不禁輕咳了幾聲,將這事情暫時揭過。

    畢竟阿史力是來他們天啟部落之後消失的,天策部落已經給他們的上面施加了重壓,必須要查個水落石出,他也很關心。

    只不過,他不願意將阿史力跟眼前的柳孟志扯上關心,柳孟志的御蠱天賦不錯,好好培養,將來或許會成為天啟部落的頂樑柱。

    有些事情,能過就過,今天的主角,主要是姜離。

    「不過你毆打了天策部落的南疆戰士,這個事情可是真的?」長老問道。

    「是真的。」姜離說道。

    「那你還不認罪?」長老又問。

    柳氏兄妹心中一緊,連忙要為姜離說話,卻發現姜離只是揮了揮手。

    「這罪先不說,我想問一下,如果你的女兒在可能受到別人侮辱的時候,您會怎麼做?」姜離問。

    「自然是予以還擊,相信這是每一個男人應該做的。」長老說道。

    「那我也正是做出了跟您一樣的選擇,而且,我沒有取他們的性命,已經很可以了。」姜離說話也不曾退步。

    石瑟比冷笑一聲,說道:「那你照你這樣說,我們應該感謝你不成了?」

    「確實應該,如果我不手下留情,你們就都沒命了,你不舉得我是你們的再生父母嗎?」姜離問道。

    石瑟比臉上湧現出一抹怒氣,恨不得一巴掌拍死姜離,可他自己偏偏又不是姜離的對手。

    姜離就那麼面帶笑容的看著他,他就喜歡看別人這副恨自己恨的要死,又偏偏無可奈何的樣子。

    「這樣。」長老又被姜離給帶進了全套中,姜離並沒有點明,只是舉了一個例子,這就說明,他也看得出來,自己是在包庇石瑟比。

    而他沒有點出石瑟比要對柳孟瑤做什麼,就等於給自己留了面子了。

    如果下一刻,他還不知道進退的詢問姜離什麼的話,到時候,只會給姜離反駁的機會。

    這姜離真是一頭小狐狸啊,不然說話進退都有根有據,倒是讓他這個活了幾十年的老傢伙有些不知道該如何應對。

    「長老,我還有一件事情要說,只是不知當講不當講。」石瑟比說道。

    「但說無妨。」長老不緊不慢。

    「我南疆有規定,外人不得在此逗留超過三日,可這楊曦卻早已超過三日,如果我沒記錯的話,超過三日的外族人,可是罪該處死!」石瑟比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在他看來,姜離必死!

    這規定可是祭神定下的!沒有人可以違背,就算是長老也不敢違背。

    因為這些年來,很少有人來此,所以人們都快是要將這一條消息給忘記了。

    這石瑟比這個時候提出這一則事情,已經是把姜離推進了深淵之中。

    「有這樣一條規矩嗎?」姜離也皺了皺眉頭。

    柳孟志的臉色也是有些陰沉的點點頭。

    姜離倒吸一口涼氣,眼神展現出瘋狂的殺氣,他來到這裡的時候,就一切都想好了,大不了一戰之後,揚長而去。

    十步殺一人,千里不留行!

    這才是國術大師應該有的逍遙心性!

    這個時候,那名長老也站了起來,看著姜離身上流露出的恐怖殺氣,已經是讓他感受到了威脅。

    他面對的姜離的時候,更像是一頭猛虎,而不像是一個二十歲的青年。

    「你想要幹什麼!」長老眼神露出一股凜冽,同時,那大殿的四周,有密密麻麻的聲音響起,甚至有嘶嘶的聲音,看起來是長老飼養的蠱物到了。

    「在你們處死我之前,直接動手殺了你們。」姜離說道。

    姜離出手,快速無比,幾乎讓人不可抵擋。

    可就在這個時候,柳孟瑤來到了姜離的身邊,踮起腳尖,一下子抱住了姜離。

    「長老他不是外人,他是我男人。」

    就在這個時候,柳孟瑤輕輕的抱住了姜離的脖子,冰涼的雙唇輕輕的印上了姜離的雙唇。

    姜離一時間愣住了,沒有想到柳孟瑤竟然做出這麼膽大的行為,甚至還親上了姜離的嘴唇,而且,姜離感覺自己的咽喉處,似乎有一道冰涼的感覺,傳入了小腹中。

    「小妹,這可是你的本命蠱啊!」柳孟志想要阻攔,可一切都來不及了。

    他知道,自己的小妹對姜離的感覺不一樣,尤其是姜離每天練功的時候,自己的妹妹都會發獃的看姜離練功完畢。

    或許,嫁給姜離也是不錯。

    南疆這鳥不拉屎的地方,遠不如華夏來的繁華,若是走出去,也是不錯。

    就在長老跟石瑟比驚詫的目光中,柳孟瑤真的把自己的本命蠱給了姜離,這樣一樣,姜離以後就真的無法離開石瑟比了。

    一個女孩的本命蠱就跟初夜一樣,每個人都有一隻,只會留給他的丈夫,而現在柳孟瑤這樣的做法,顯然是已經承認了姜離是她丈夫的事情。

    姜離則是完全不知道該做些什麼,只是愣在了原地,他感覺這像是一種古老的儀式,他不敢打斷,生怕對柳孟瑤造成什麼傷害。

    「姜大哥,原來我的自私。」

    姜離的心間,突然傳到現在這樣一道聲音。

    本命蠱傳入姜離的小腹中,似乎化作一股能量,消失在了姜離的身體之中。

    許久,唇分,兩人默默凝視彼此,柳孟瑤的臉羞紅成了蘋果,低著頭,拽著自己的衣角,一直不敢抬頭。

    「該死。」石瑟比眼眶都要紅了,不僅沒有處死姜離,還讓姜離得到了南疆的明珠,這真是丟了夫人又折兵。

    長老笑眯眯的看著這一幕,這倒反而是最好的處理,因為他知道這石瑟比不會善罷甘休,相反的,他更喜歡平靜。

    一切相安無事就是最好的。

    平安,平靜才能換來天啟部落的長治久安,可這石瑟比很明顯就是來挑事的,對於這種人,長老很明顯不想搭理他。

    可礙於對方是天策部落的使者,有不得不如此,如果可以息事寧人,那是最合適不過的了。

    「好,既然是孟瑤你的丈夫,這事也就算了,等你擺喜酒的時候,一定要請我這老頭子,你這丫頭我可是親眼看著從小到大,越來越水靈的。」長老笑眯眯的。

    石瑟比可以說是要崩潰了,他沒有想到今天的事情,竟然會以這樣而落幕,不過看長老的意思,也是不想再追究了。

    「都下去吧,我也累了,要休息了。」長老揮了揮袖子,示意讓眾人退下。

    唯獨此刻,姜離還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一副不明所以的樣子。

    「謝長老。」

    柳孟瑤點頭行禮后,拉著姜離跟自己哥哥趕忙走了出去,走出這大殿的時候,已經是長出了一口氣。

    「姜兄弟,你太衝動了,你知道我們部落有多少名大祭師嗎?如果你剛才真的殺了石瑟比跟長老,到時候我們必定會舉全族之力圍殺你,最關鍵是,部落里據傳有一頭半成熟期的燭陰。」柳孟志說道。

    十幾名大祭師,外加一頭半成熟的燭陰?

    先不說那十幾名大祭師,單單是這一頭半成熟期的燭陰,姜離就有些應對不過來,這種巨獸的先天優勢太強,以他現在力量,還是難以跟對方抗衡。

    不過他擁有望月步極速,倒是哪裡都能去的,就算在十幾名祭師的圍剿下,姜離仍舊是有自信離開的。

    「陣容確實夠豪華的。」姜離不以為然的笑了笑。

    「我知道你曾經擊殺了一頭成熟期的燭陰,可是這十幾名大祭師的圍剿,可比一頭燭陰要可怕多了,尤其我們部落有一門秘術。」柳孟志說道。

    「哥,快走吧,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柳孟瑤拉了拉柳孟志,示意他先走。

    姜離也覺得柳孟瑤說的是,不管怎麼說,就算有太多的話,也應該回到家再說。

    柳孟志長嘆一聲,回到了家中,柳孟志只是一個勁的喝悶酒,完全不搭理姜離。

    姜離有幾次想搭話,可是柳孟志壓根就沒理他,柳孟瑤自從回來的時候,臉蛋一直都是紅撲撲的,都不敢抬頭看姜離。

    兄妹二人對姜離的態度來了一次一百八十度大轉彎,就好像姜離現在成為了一個雞肋一樣,食之無味棄之可惜。

    姜離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錯什麼了,完全是一副無辜的表情。

    就在吃飯的時候,柳孟志忽然把酒瓶子放下,雙臉泛紅,眼神迷離,已經是有些喝醉了。

    「姜兄弟,我問你,我妹妹怎麼樣?」柳孟志問道。

    「很好,孟瑤心地善良,人又漂亮,怎麼了?」姜離問道。

    「我妹妹今天在長老面前親自喂你服下她的本命蠱,還對長老說你是她的丈夫,你就沒有一點表示?我妹妹不好意思問,我這個當哥哥的自然是要問。」柳孟志一邊喝酒一邊說。

    「哥。」柳孟瑤嬌嗔了一句。

    姜離腦子裡完全炸開了鍋,原來今天柳孟瑤喂他的竟然是自己的本命蠱,這種東西可是保命的啊!

    一些體質特殊,而且從小要受到過好生培養的南疆少女才有,這種東西比靈丹妙藥還要管用。

    柳孟瑤有這一刻,已經是價值連城,因為這一顆本命蠱就可以救人一命,只要你還有一口氣在,能等待本命蠱的力量發作,那這個人就不會死。

    姜離現在,等於是多了一條命,可見這蠱蟲的珍貴了!

    聽完柳孟志的一番話之後,姜離也愣住了。

    他中海市還有秦曦啊,這可是兩難的事情。



    上一頁 ←    → 下一頁

    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
    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