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醫聖 » 第二百三十二章 長老召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絕世醫聖 - 第二百三十二章 長老召見字體大小: A+
     

    兩個大男人都同時意味到,只怕從此以後,這裡都難以平靜了。

    柳家近期內,註定會成為所有人矚目的焦點,南疆里突然來了一位身手不凡的華夏人,想必會引來很多人觀看。

    而且,天啟部落的高層也會來查看,今天這事情,註定不可能會善了。

    尤其是南疆一些老人們,對於華夏高手非常的反感,柳孟志也不知道為什麼。

    不過姜離卻知道,在華夏近代史上,南疆跟華夏高手曾經有過一次大對決,現在留存下來的老人,只怕多半都非常的仇視華夏。

    說不定他們身上留下的傷,都是當初與華夏大戰時候留下的。

    在南疆之中,華夏高手,是不會受到歡迎的。

    不過姜離現在的身體也恢復的差不多了,實力也恢復完畢,這幾日找個機會,撮合一下柳孟志跟阿諾他也就該離開,去尋找風嵐他們了。

    這麼多天過去了,還不知道風嵐他們怎麼樣了。

    不過,近期來,姜離也一直讓柳孟志打聽著風嵐的下場,如果所料不差的話,風嵐他們應該是被那些那老東西給抓了。

    現在最令姜離頭疼的就是那老鬼的實力,上次如果不是自己取巧,想要戰勝那老鬼幾乎就是不可能的。

    下次如果再遇上那老鬼,只怕就沒有那麼容易了。

    韓存天可是一位真仙,上次一戰,就已經有凝結金丹的趨勢了,這次再見,說不定這老鬼就是一位實實在在的丹勁高手了。

    這才是姜離來到南疆的頭號大敵。

    風嵐現在說不定正被秘密關押在哪裡,看來,姜離還是得找機會,混進南疆幾個大部落之中。

    天啟部落的勢力雖然也不錯,但是畢竟算不上一流勢力,一些層面上的情況,他們是摸不到的。

    果然,吃了中午飯的時候,天啟部落的長老就有派人來了,說是要見一見姜離跟柳家兄妹。

    姜離回了他們一句,說是吃完飯就會去,那人臉色有些不對勁,他天啟部落的長老地位尊貴,比族長資格還老,從來都是別人等他們,哪有他們等人的。

    不過看姜離的臉色沒有一點的其他意思,似乎沒有一點想要開玩笑的意思。

    那人想要說什麼,可是想到石瑟比的那副慘狀,他也不敢跟姜離太過囂張,畢竟沒有人想受到一些皮肉之苦。

    柳孟志想要說什麼,卻被姜離一把按住。

    「沉住氣,慌什麼。」姜離氣定神閑。

    柳孟志點了點頭,跟姜離一起把這頓飯吃完,當然,他也略盡了一下地主之誼,讓來人也坐下吃飯。

    那人也算識趣,安安靜靜的混了幾口飯菜,終於是吃完了這頓飯,姜離這才慢悠悠的起身。

    「我們可以走了吧。」

    「著什麼急,我睡個午覺。」姜離伸了個懶腰,打了個哈欠,就朝著屋子裡走去。

    這一下,不僅那人臉色怔住了,就連柳孟志也是如此,他沒有想到,姜離膽子竟然如此之肥,說不去就不去。

    服了,這一下真是徹底的服了!

    兄弟,在南疆的地盤上,還敢這樣的,你絕對是第一個。

    不過姜離也是有著一些把握的,他的望月步展出,南疆內除了那老鬼韓存天,幾乎沒有人是其對手。

    「先去見見長老吧,回來再睡。」柳孟志說道。

    姜離看柳孟志既然開口了,也就微微點點頭。

    來傳話的人也是長出了一口氣,這位大哥神經也太大條了,長老召見,不說誠惶誠恐的連忙趕過去,還做出這樣一副姿態,真是不知道該人讓人說什麼。

    一波三折之後,姜離總算是來到了一間大殿里。

    雖然說是大殿,可姜離怎麼看,怎麼感覺這大殿有些寒酸。

    先不說這石料怎麼樣,就單單是這外形的樣子,頓時就讓姜離傻眼。

    就好像拚命用石料擠壓在一塊,堆積出的東西一樣。

    在華夏能稱之為殿的,不說氣勢恢宏,卻也是別緻。

    可這裡的大殿,實在是構建的簡單的不行。

    「三位在這裡等一下,我進去通報一下。」

    「既然是我請我們來,為何不直接讓我們進去。」姜離問道。

    「這。」

    柳孟志搖了搖姜離的衣角,說道:「小天,你快去吧。」

    不一會,那名叫小天的人就來了,請他們幾個進去。

    姜離一直很好奇,這南疆人本來是有自己獨特的語言的,可這個時候他們卻都說的是華夏語,一隻讓姜離有些詫異。

    難道南疆人不喜歡說南疆人自己的語言?都喜歡用別國語言交流?這不符合常理啊。

    「為什麼南疆的人都喜歡用華夏語來交流呢。」姜離問道。

    「你問這個啊,聽祭神說,華夏語是這個世界上最底下,最卑劣的語言,而南疆的語言則是這個世界上,至高無上的純潔語言,所以就有你說的這種情況了。」柳孟志說道。

    「原來是為了貶低華夏,你們的祭神倒是妒忌心很重啊。」姜離揶揄。

    「噤聲。」

    柳孟志掃了掃四周,他們從小是接受過他父親的華夏思想灌輸,對於南疆的信仰還要好一些,可是祭神對與南疆人來是,就是神明,祭神就是活著的神靈,是活生生的人,姜離這麼說,萬一被人聽到了,是要被處以絞刑的。

    不過姜離只是眨了眨眼睛,一臉的無奈,今天的事情對於他而言,實在是太無趣了。

    什麼狗屁長老,如果不是為了柳孟志,他根本懶得見。

    這大殿的通道還是有些長的,走了一會,終於是看到遠處,有一團篝火升起,地面上擺著一張蒲團,而一位老者就在端坐在那蒲團上。

    石瑟比就站在那長老旁邊,正一臉陰冷的看著姜離,一副你死定了的表情。

    可是姜離卻一臉的輕鬆,在其臉上完全看不到慌張,有時候,連石瑟比都很佩服姜離的心態,又或者說,眼前的姜離根本就是一個二百五,他還不知道自己究竟陷入到了怎樣的陷阱。

    他以為長老請他來,是喝茶嗎?

    「你就是那個楊姓的華夏人嗎?」突然間,那位坐在蒲團上的老者開口說話了。

    「對,就是我。」姜離點頭。

    「你倒是很有膽量,雖然我南疆表面上一直與你華夏交好,可是你已經步入禁區了知道嗎?這裡可並不是旅遊區。」那位老者開口。

    他這話一說,柳氏兄妹都是緊張起來,生怕這位長老傷害姜離。

    大祭師最可怕的地方,並不是他們的人,而是他們鬼神難測的手段,無時無刻的蠱毒,還有蠱蟲。

    這些東西,都是最為致命的,隨便一樣,只要人稍微一大意,就會丟掉性命。

    沒有人想與大祭師對上,就是這一個原因,他們太陰險了。

    可是姜離早已不止一次跟大祭師交過手,對於他們下毒御蠱的方法大岳也是有個了解的。

    就算面對上部落的大祭師,他也是完全不懼!

    「我只是來找朋友,而且我是來送消息的,這樣難到算不上你們的朋友嗎?」姜離問道。

    長老抬頭看了柳氏兄妹一眼,問道:「孟志,事情真的是這樣嗎。」

    柳孟志的手掌放在胸口,行禮說道:「是這樣的,我跟妹妹一直都很思念父親,就差人在華夏尋找,這也是我母親臨終的遺願,不管怎麼樣,一定要要帶回我父親的消息,在她的陵前告訴她。」

    長老微微點頭,柳孟志說的也對,如果真是他託人的話,那這華夏人還算是對自己部落有幫助的,他們是恩怨分明的,不會隨意動手。

    可這個時候,石瑟比說話了。

    「可你為什麼要躲躲藏藏,不敢出來見人?」石瑟比問道。

    姜離冷視了石瑟比一眼,讓石瑟比打了個一個寒顫,然後才慢慢說道:「就是不想有現在的情況出現,本來我在林間受了一些傷,想在柳兄弟這養幾天傷,可你硬是要闖進來,還要對孟瑤妹子不軌,你說我是動手還是不動?」

    跟姜離比口才?這石瑟比真是不知道死字怎麼寫,而且,這事情本來就是他不對在先,他意欲不軌想對柳孟瑤做什麼。

    部落之間,對於自己的小孩跟女人是很看重的,女人在南疆男人眼裡,是他們的私人物品,由不得旁人來染指。

    這石瑟比這樣做,就是違反了部落的和平條令,反而是要受到懲罰。

    姜離的一番話,頓時讓石瑟比冷汗直下,渾身的衣服都被冷汗打濕了。

    長老這個時候,把目光緩緩的投向了石瑟比的,眼神之中帶著一縷冷意。

    你石瑟比不過是一個天賦不錯的祭師,在天策部落中最多算是個跑腿的,憑什麼敢在他天啟部落的頭上撒野,簡直活的不耐煩了。

    「這位華夏人,說的可是實話。」長老又問。

    「長老英明,華夏人素來狡猾,切不可聽他的一面之詞,他是想矇騙您。」石瑟比說道。

    「你也說了,長老英明,又怎麼會被我矇騙,你是在說長老蠢嗎?」姜離喝問道。

    石瑟比身上的冷汗再次打濕了衣衫,他愣愣的看著姜離,完全沒有想到,姜離竟然會這麼說,這簡直就是要他老命!

    「石瑟比,你好大的膽子。」長老勃然大怒。

    「長老我沒有這個意思,一切都是這個狡猾的華夏人,都是他在混淆視聽。」石瑟比指著姜離辯解道。

    「有沒有你心裡清楚。」姜離說道。

    石瑟比一臉冷汗,甚至不敢抬頭去看長老的目光。

    可這個時候,他卻想到了阿史力,連忙說道:「就算剛才我說錯話,對長老不敬,我們阿史力少爺在去過你們家之後就失蹤了,這個事情你怎麼解釋?」

    「那你的意思就是說,只要最後見過阿史力的,都有嫌疑了?」姜離問道。

    「不錯。」石瑟比。

    「那好,你可以問問你們部落誰最後見過他們,說不定連你們族長都有嫌疑,哈哈哈。」姜離大笑起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
    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