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醫聖 » 第二百二十四章 千鈞一髮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絕世醫聖 - 第二百二十四章 千鈞一髮字體大小: A+
     

    老張似乎滿滿的都是怨氣,他無聲的哭泣,像是受傷的孩子一樣。

    「我七年沒有回家,你知道我兒子怎麼死的?你知道嗎?他是得病沒人管,最後活活病死的,最後屍體讓野貓野狗吃了,我老婆最後被逼無奈,最後只能去賣,你們他媽知道嗎!」老張的眼眶發紅。

    所有人都沉默了,面對這殘酷的事實,所有人都不知道該做什麼。

    「我們每天做的是出生入死的生活,每個月卻僅僅有八千塊的工資,而且這些工資還不能結算,必須要等我們完成任何,或者退伍的時候,否則就一分錢拿不到,我們是在賣命,是在給國家賣命,可是結果呢!」老張怒喝起來。

    他心中壓抑了好幾年的憤怒,在這一刻毫無顧忌的全部都給宣洩了出來。

    老張目呲欲裂,他無法說出什麼,他整個人充滿了憤怒。

    「我十四年回了一次家,你知道這些年我在南疆過的是什麼日子嗎?東躲西藏,夜夜不安,十四年了,我爸媽去世的事後我不在,我兒子絕望無助的時候我不在,我老婆逼良為娼的時候,我也不在,你他媽告訴我,這就是這個國家給我們這些為他賣命的人的待遇?這就是我們拿命換來的榮譽?」老張指著在場所有人問道。

    「老張你冷靜點,或許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黑子說道。

    「夠了,這句話我他媽聽夠了,我也去找過政府,可是政府檔案里根本就沒有我們這群人,我們早就被軍隊除名了,換句話說,我們就是傭兵,一個拿著低報酬,擁有著高風險的傭兵,你們知道我回去時給老婆帶了多少生活費嗎?一萬塊,十四年了啊,一萬塊,哈哈哈哈哈!竟然只有一萬塊,!真的好多啊!」老張像是瘋了一樣,站在原地又哭又笑。

    姜離看著這一幕,心中忽然有些發酸,難道現在的政府真的腐敗到這種地步了嗎?在中海市他也接觸過一些情況,可是沒有想到,政府會黑暗到這種地步。

    老張就像是一個勇士,在為國家奮力拚搏,浴血奮戰之後,回到家裡,國家卻給了他一個蛛網密布,腐爛發臭的家庭。

    這樣的落差,誰能受的了!

    哪個男人在外面打拚,不是希望自己的家人過的好,他們吃點苦,受點罪沒什麼,這些都不重要。

    但是他們所有人都希望家人過的好,過的幸福。

    在這個現代極具發達的社會下,年輕人能餓死的人,病死的人,實在是不多見。

    「為什麼你的妻子不去找一份工作?」姜離問道。

    「找工作?你舉得可能嗎?你知道我在國家檔案里是什麼,殺人犯!你知道嗎,是殺人犯!他們說我強姦了一個少女之後,將其殘忍殺害分屍,我回了家之後,幾乎是逃回來的,試問,一個殺人犯的老婆,誰會給她工作?可上頭許諾我,這只是暫時的身份,等我退伍的時候,一定會還我一個光明正大的軍人身份,我去他媽的軍人身份,他們都是騙子,這些都是謊言,我張志軍,一句都不信。」

    老張一臉的唾棄,誰也沒有想到,這當中還會有這麼大的隱情。

    他們常年在南疆執行任務,時間就算沒偶老張大,卻也少不了多少了。

    風嵐則是剛剛加入小隊,時間尚淺。

    他們不知道,老張竟然會有這樣悲慘的經歷。

    聽起來,老張像是完全被國家拋棄了一樣,徹徹底底被國家當成了棋子一般。

    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了風嵐,畢竟她是小隊的*****,現在知情權,肯定也就屬他最高了。

    要想問清楚,恐怕還得她。

    可是風嵐卻一無所知,根本就不知道老張所說的這些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她是直接被中央授命的,只是說到了那裡自然會有人安排,可從來沒有想到,會有這麼一面。

    說實話,風嵐不相信中央的領導層里,都是一些這樣的人,否則華夏不可能發展壯大到這一步,一定是哪裡出了問題,又或者說,老張是被人當了替死鬼。

    「京都的少女強姦案,竟然是我張志軍犯的,哈哈哈哈?你知道我爸媽怎麼死的嗎?是被這事活活氣死的,哈哈哈哈,好一個少女強姦犯,好啊!我為國家拼死拼活,最後就換來了這樣一個結果!」張志軍發瘋似的大笑著。

    他此刻,除了大笑,已經找不到任何發泄自己的情緒的辦法,他現在已經趨於瘋狂的邊緣。

    眾人都不忍心再對這個受傷的中年人下手了,因為他們不知道,等以後他們回去華夏之後,會是怎樣的情況?

    老張會不會就是他們的縮影,會不會他們回去之後,也會莫名其妙的成為殺人犯、強姦犯、搶劫犯,各種案犯。

    他們無法想像,更不敢想象,試問這樣的國家,誰還肯心甘情願的為它賣命。

    「老張,你有沒有得罪過什麼人?我雖然不知道你們是如何被派來這裡的,可是我的華夏中央直接派遣,通過軍方來這裡的,你們呢?」風嵐問道。

    「我是被軍方送來的。」三哥說道。

    「我也是被軍方送來的。」黑子也一同說道。

    「難道你們不是被國防部長,吳天一送來的?」老張一臉驚詫。

    「這是直接隸屬於軍方的行動,怎麼可能是被什麼國防部授權的。」風嵐也是一副不明所以。

    老張愣住了,他這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了,他可能真的被人算計了,可能成為了京都某位大官的兒子的替死鬼!

    他從來到南疆就是一個陰謀,他根本沒有國家福利保障,他的家人也不會受到優厚政策。

    別人的兒子,可以優先上一流名牌大學,可以優先享受國家的免除學費的政策,一切的優厚政策,似乎他們都享受不到。

    因為他從來到南疆,就是一個錯誤的開始,他真的可能成為了替死鬼,自己的隊友可能才是真正的超級戰士。

    「原來我被人耍了,呵呵呵,哈哈哈哈,我蠢啊,我真的是好蠢!」

    「吳天一?」風嵐思考起這名高官的名字,很快她就發現,這什麼吳天一,根本就不所國防部的!

    而是京都某位大家族的中的人。

    「老張你被人騙了,那個吳天一根本就不是國防部的部長,他只是京都的一位部長,但絕對不是國防部。」風嵐說道。

    老張徹底傻眼了,怪就怪他太糊塗,一切都沒有問清,就盲目來了南疆。

    當初所有的許諾,都是環繞在他的家人身上的,他的兒子以後可以受到最好的教育,得到眾多的獎學金。

    這個時候,他才發現,自己實在是太天真了,從一開始就掉進了別人為他挖的一個陷進,他的這個強姦殺人的罪名算是徹底成立了。

    「我糊塗啊,是我害了你們,爸媽、兒子,我對不起你們。」老張噗通一聲跪了下來,對著蒼天不斷的叩頭。

    他一下子像是反應了過來,明白了所有事情的的始末,他被那位吳天一給算計了。

    此刻,他心中滿滿的都是自責。

    這個時候,姜離一手搭在了老張的脈搏上,立刻就知道了,老張的體質並沒有增強,只不過是注射了一些強化劑。

    所以身體才會變得這麼強大,不過,這也只是能持續一段時間,老張身體素質還是不行,只不過老張當初在部隊是神槍手,因為注射了強化劑,讓他的身體與反應力,更加強大了。

    他成為了短暫的槍王,卻失去了自己的家庭。

    老張體內的氣息跟風嵐完全不一樣,那種氣息時弱時強,根本不向風嵐那般渾厚,所以姜離斷定他可能只是短暫讓身體邊強,根本不是增強了身體,改變了體質。

    老張這一刻,也是徹底死心了,因為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從他知道被高官算計了的那一刻起,他就知道他可能這輩子都無法翻身了,就算重新回去,也只是一個逃犯,無法像從前一樣,當一名光榮的軍人。

    「你們走,我掩護你們,你們快走。」老張對著身後的幾名小隊隊員說道。

    「可是你。」黑子說道。

    「別管我,你們快走,要不然就都走不了了,你們詐降,我帶你們上去之後,剩下的就看你們的造化了。」老張嘆息了一聲。

    姜離來回掃了一眼,除卻了這個辦法,似乎沒有更好的辦法了。

    「也好,只能這樣了。」姜離點頭。

    其餘的隊員也沒有意見,明明老張是內奸,可是他們卻一點多恨不起老張來,因為老張也是個可憐人,他只是被人騙了,他根本就不知道這裡面還有這樣的隱情。

    老張這會在他們眼中實在是太可憐了。

    「讓蠱蟲退出去,我的南疆朋友,我已經說服他們歸順祭神。」老張在洞口外打開。

    上面的祭師們一聽頓時大喜,俘虜一個超級小隊,這功勞可不小,回去一定會得到祭神豐厚的賞賜。

    「好,華夏的朋友,你讓你的隊友都上來吧,我會讓我的寶貝們都離開的。」

    話語剛落,洞口外的蠱蟲,就統統都退避了開去。

    蠱蟲一腿,超級小隊的隊員們就有了機會逃離,不過他們都裝出一副無可奈何的樣子。

    片刻后,幾名小隊隊員都脫離了這座山洞,這個時候,風嵐的實力也恢復了。

    只要等他們上去之後,再逃離這裡,幾乎沒有什麼難度。

    上方,有一名南疆的大祭師已經在等候了,看到這一支小隊的人被他們成功俘虜,可謂心花怒放。

    這回去,能多少的上等蠱物,他的實力,一定會再次增強!

    就在這個時候,風嵐的眼神一變,原先溫順猶如綿羊的超級小隊,陡然間化作了餓狼,朝著周圍的這些人,狠狠的撲殺了過去!

    「華夏的朋友,你這是幹什麼!」

    「要你的命!」老張話語簡單而冰冷。



    上一頁 ←    → 下一頁

    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