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醫聖 » 第二百二十三章 危機再次降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絕世醫聖 - 第二百二十三章 危機再次降臨字體大小: A+
     

    姜離毫無興趣的看了風嵐一眼,說道:「得了吧,你們看見你的那些隊員,都已經快要把我吃了?小五的事跟我一點關係都沒有,老張太衝動了。」

    「我知道這事跟你沒關係,可在南疆這個地方,誰也不知道可以活多久,以你的本事,應該可以活的更久,而我,只怕活不了多久。」風嵐搖頭。

    「你為什麼這樣說,國家交代你的任務,你不想完成了嗎?」姜離問道。

    「想,可是隊長現在下落不明,我沒有那個信心去完成,我一直在想,如果隊長在的時候,會怎麼處理這件事,很顯然,我沒有這個本事去當隊長。」風嵐臉色有些無力。

    最近發生的事情太多了,讓她有種措手不及的感覺,她本來就沒有領導才能,能成為小隊的副隊長,全部是依靠她的實力夠強。

    可是上次任務遇險之後,他們的隊長就再不知所蹤,重擔一下子全部落在了風嵐的身上,一直讓她有種喘不過氣來的感覺。

    如果不是姜離的出現,她都不知道這一次能不能帶領隊員衝出那片密林。

    距離目的地還有很遠,她不確認自己能不能夠抵達。

    或許在全往目的地的路上,她就已經死了,這一次燭陰的追殺,如果沒有姜離,她可能也要完蛋了。

    這一次的行動,從開始的不接受姜離,到現在,她心裡已經有些依靠姜離了。

    他優秀的個人能力,卻是足以令她刮目相看。

    這個時候,風嵐發現自己的眼角不禁有些濕潤,今天的事情,已經是讓她心力交瘁,隊員之間的猜忌與不信任,已經讓他沒有辦法。

    這個時候,姜離的腳邊忽然爬過去,一隻黑色的甲蟲悄然從他的腳底爬了過去,一路上坑坑窪窪,坎坎坷坷,但是他還是堅定的朝前走著。

    「你看。」姜離指了指那甲蟲。

    風嵐順著姜離的手指看去,發現那一隻地上有一隻有趣的甲蟲,無論土地如何的不平,充滿了多少坎坷,它一直在前進。

    這一刻,風嵐一下子破涕而笑,像是風中綻放的花兒,搖曳堅韌而美。

    姜離看風嵐那臉上燦爛的笑容,心底也是欣慰的笑了。

    曾幾何時,也有一個女人在披著外表堅強的面具生活,最後卻承受不住巨大的壓力,在他的懷抱輕聲哭泣。

    風嵐的出現,不輕易波動了姜離的心弦,讓他想起了那個堅強而柔弱的女人。

    「婧姐,你過的還好嗎?大家都好嗎?」姜離想起中海市的親人朋友們。

    「姜離,我告訴你,這次我們的目標是要尋找一件東西,但是具體是什麼東西,我們也不清楚,說白了,我們只是一個前派小隊,後方還有超級小隊在待命,而且,進行搜尋工作的小隊也不只我們一個。」風嵐說道。

    「果然如此,華夏政府怎麼這麼喜歡賣關子,要人辦事,卻又不給人目標,在南疆這種地方,漫無目的的尋找,不是要人命嗎。」姜離搖頭,一臉的無語。

    他跟這些政客打過太多的交道,深知這些政客的尿性。

    不過對此姜離也是一臉無奈,有些東西,儘管明知道很坑爹,還是不得不去做。

    「也不是,我們只是負責搜索這一片區域,搜索完畢之後,歸隊彙報就對了。」風嵐說道。

    「這樣啊,那我們慢慢找,別那麼賣力,出力的事情,讓他們做就好了。」姜離舒適的伸了個懶腰。

    「這怎麼可以。」風嵐一臉驚詫。

    「為什麼不可以,你不知道有一句話叫做,能做工作的人,往往最後都會被累死嗎?」姜離說道。

    「不是的,怎麼會是這樣的,我們不就是為國家服務的嗎?鞠躬盡瘁死而後已。」風嵐似乎在這方面很天真。

    「你真是傻,別人說什麼就信什麼,你們死了,誰管你們的家人,誰管你們的孩子,誰管你們的父母?」姜離問道。

    「這。」風嵐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所以,無論如何,你們都要活下去,堅定不移的活下去,不僅活下去,要活的更好才對。」姜離拍了拍風嵐的肩膀。

    風嵐從來沒有聽過這一番言論,她從小就是在軍隊中長大的,一直接受的都一些與姜離所說的話相悖的言論。

    這種東西,她從來沒有經歷過,也從來沒有聽說過,姜離的這番言論,在他眼中就是驚世駭俗的。

    在她眼中國家就是神聖的,是至高無上的,國家的一切都是聖旨。

    可惜的是,姜離所說的一番話,與她的人生觀價值觀,已經是徹底相悖,可是姜離所說的話,在她的心中此刻的分量又很重,一時間,風嵐又不知道該如何權衡了。

    「先不說這個了,你能不能告訴一下,我父母的事情。」姜離問道。

    「你父母的事情我不知道,可是如果你完成任務之後,就可以得到閱讀國家檔案庫的資格,你可以選一些你感興趣的事情看。」風嵐說道。

    「原來如此。」姜離大失所望,對於自己父母的事情,他一直耿耿於懷,此刻參與到國家的事情中來,才發現,有些東西只要你牽挂上了,就不是一會可以脫身的了。

    這事情只能結束之後,想國家提條件了。

    「你的父母不是普通人,一定可以在檔案庫中查到的。」風嵐說道。

    「知道了。」姜離有些失望。

    「所以你還是得跟我好好的完成任務哦,要不然就得不到你想要的。」風嵐笑嘻嘻的說道。

    「放心吧,我會盡我所能。」姜離點點頭。

    這個時候,姜離的衣衫上,突然多了一件黑色的甲蟲,姜離揮動手掌,將那甲蟲扇飛,可是他卻發現,這些甲蟲似乎越扇越多,漸漸的聚集在一起,看都不能看了。

    「這蟲子怎麼越來越多。」姜離有些詫異。

    原本到了這個地方,應該沒有這麼多蟲子才對。

    姜離看了一眼不遠處,一陣陣細微的聲音浩浩蕩蕩的正在朝著他們這裡攻過來。

    那蠱蟲觸角觸碰發出的聲音,聽那聲音,怎麼沒有幾百萬隻!

    想到數百萬蟲子要走來這裡,姜離就覺得有些頭皮發麻。

    「快走,被人發現了。」

    「是內奸嗎?」

    兩人對視一眼,已經明白了彼此的心意。

    內奸又將他們出賣了!

    可是他們根本不知道,內奸是如何傳遞消息了,從一開始到現在,姜離就發現從來沒有人離開過山洞,也沒有人留下過任何標誌。

    況且,內奸根本沒有單獨行動的機會,那麼這些蠱蟲是怎麼發現自己的。

    忽然間,姜離像是想起了什麼,就是那隻黑色的甲蟲。

    那是一隻蠱蟲的幼體!

    姜離這才發現,自己似乎一直進入了一個思想的誤區,他一直以為華夏人會用華夏人自己的方式去傳遞消息。

    可是卻忽略了,華夏人也可以用南疆人的方式去傳遞消息。

    一旦這樣,他們就還很難察覺。

    況且南疆這種地方,偶爾看見一隻蟲子什麼的,是再正常不過的了!

    真是防不勝防!

    想到這裡,姜離才是明白過來,自己究竟犯了一個多麼愚蠢的錯誤!

    「我知道他們是怎麼傳遞消息了。」姜離皺眉。

    「怎麼?」風嵐問道。

    「蠱蟲,是蠱蟲,他們在利用蠱蟲傳遞消息,南疆人一定把這種用蠱蟲傳遞消息的辦法告訴給了內奸,所以內奸才可以這麼輕鬆把消息送出去。」姜離說道。

    「棋差一招啊。」風嵐也是搖頭。

    「怪我,我的推測一直進入了一個誤區,這個人似乎很聰明,故意把我往偏路上引,該死。」姜離一陣暗罵。

    可是這個時候,他卻發現,蠱蟲已經包圍了山洞,不過他們也沒有急於進攻,只是把山洞口堵住,似乎要等待姜離自動投降。

    「裡面的華夏豬聽著,只要投降,我們偉大仁慈的祭神會放過你們,不會跟你們計較,只要你們宣誓效忠我們的祭神,以前的事,祭神可以統統既往不咎。」

    這個時候,外面傳來了一口蹩腳的華夏語,有南疆人在外喊了。

    於此同時,就在南疆人包圍了山洞的時候,老張也站了起來。

    「姜離,又是你。」

    「你怎麼就斷定是我?」姜離眉頭一挑問道。

    「不是你還能是誰?」老張怒問。

    「我倒是想問問,你怎麼就一口斷定是我。」姜離眼神瞬間變得陰冷。

    老張沒有說話,但是眼神卻依舊非常冰冷。

    「我身上的這個三字,我一開始曾經以為是三哥,可是小五在臨死前,在我身上可不是划動了三下,我仔細推敲,我更感覺,這像是一個弓字!」姜離笑了起來。

    這個時候,老張的臉上忽然閃過一抹不易察覺的慌張,但是他掩飾的很好,可姜離的眼神始終落在他的身上。

    終於是發現了他的一抹慌張。

    姜離踏前一步,一步拉住了老張的手,問道:「你既然不心虛,什麼要驚慌!」

    這個時候,超級小隊的人也感覺到了不對勁,所有人都看著老張。

    就連風嵐也是如此,因為姜離的解釋,似乎更加的通曉情理一點。

    「我們可以試試,把小五的屍體扔出去,這些蠱蟲很快就會吞噬乾淨,可如果把你扔出去,我相信,這些蠱蟲不會對你怎麼樣吧,南疆的朋友!」姜離冷笑起來。

    「老張,姜離說的是不是真的!」黑子一臉的怒氣。

    沒有想到,他們相交多年,最後竟然是被自己最相信的人出賣!

    這種痛苦,真是太難受了!

    老張忽然間大笑起來,笑的無比的凄慘。

    「哈哈哈,姜離你很聰明,非常的聰明,原來你竟然看清楚一切了。」老張說道。

    「為什麼?老張,你告訴我為什麼?」風嵐一臉的不願意相信。

    「忠誠?你告訴我,我忠誠了一輩子,國家給了我什麼!」



    上一頁 ←    → 下一頁

    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