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醫聖 » 第二百二十一章 危險人物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絕世醫聖 - 第二百二十一章 危險人物字體大小: A+
     

    這絕對是一位危險人物,而且是極為危險。

    眼前的這人,真人不露面,一直沒有以真面目示人,這人的國術修為達到了一個駭人的地步。

    如果內練一口氣,煉身神返虛,修成金丹,可以說這人就是陸地神仙了。

    說是金丹,倒不是真正的金丹,只是一種修鍊國術到極高境界的一種表現而已。

    這種人,在塵世間幾乎已經無敵,無人可敵。

    雖然對於自己爺爺的國術境界,他一直非常憧憬,風嵐更是說他爺爺達到了傳說破碎虛空的境界。

    這種境界,只是存在於傳說中,根本當不得真,姜離不相信,一個人的武力再強橫,可以直接撕裂天穹。

    這種情況,根本不現實!

    姜離對於這種情況,也是有自己的猜測,可能自己的爺爺只是達到了一個駭人聽聞的地步,要真正有那種境界的國術修為,那真是學究天人了。

    不過,眼前這個人,就夠難對付了。

    「你怎麼知道我爺爺的名字?」姜離問道。

    那人桀桀的怪笑一聲,這樣說道:「姜承遠,一個很聰明的人,可惜啊。」

    「可惜什麼?」姜離問道。

    「可惜他這輩子廢了,被我親手廢的,本來是一個前無古人的絕世奇才,可惜終究廢到了我的手裡!」那人口氣陡然間變得猙獰起來。

    姜離神情無比凝重,這絕對是個難纏的對手,如果真的是個自己爺爺一個時代的人,現在他萬萬不是對手。

    「你是姜承遠的什麼人?兒子?還是孫子?看你這個年齡,應該是他的孫子吧,既然他還有後人在這個世上,我就讓他斷子絕孫!」那人猙獰的怒吼了一句,旋即化作一頭狂鷹,朝著姜離撲殺了過來。

    姜離凝神戒備,就知道這傢伙一定會突然發動攻擊,姜離全力防守。

    一手望月步,一手八卦掌,展示的爐火純青,讓那黑衣人有些一時間進攻不下。

    「好小子,望月步,不愧是姜承遠的後人,年紀輕輕就有這份功力,我跟姜老賊,年輕的時候,可沒你這般厲害。」黑衣人雙眼放光,綠油油,像是野狼一樣。

    一股巨力衝來,令姜離迫不得已的倒退幾步,他一揮手掌,身若游龍,欺身而進,打在那黑衣人的手腕上。

    這黑衣人顯然是行家,見姜離這一手,不慌不忙,以柔克剛,雙手揮動,一番捲動之後,把姜離的力道盡數卸去,輕鬆無比。

    姜離的神色有些凝重,卻依舊沉穩冷靜,從容不迫的在出手,他揮動雙手八卦掌的精髓,在這一刻也展示出來。

    他一手金剛拳,一手八卦掌,一剛一柔,一時間,竟然是佔了些許上風。

    這一刻,不知道是那黑衣人故意在試探姜離的身後,還是如何,那黑衣人竟然隱隱有被姜離壓制的趨勢。

    兩名高手的眼光都無比銳利,一番交鋒之後,卻是停了手,沒有繼續攻擊。

    「小子你很不錯,竟然可以一心二用,同時使用兩種國術,厲害,真是厲害,姜承遠有你這麼個後人,死也該瞑目了,可惜啊,如果我的徒弟也在,你又算什麼東西!」黑衣人怒喝。

    說起自己的徒弟之時,語氣明顯有些激動,他的臉色也湧現出一抹潮紅,非常的令人驚駭。

    「你不配提我爺爺,看你這個樣子,也不過是個失敗者,失敗者,永遠沒有資格評論勝者!」姜離語氣冷漠無比。

    這一句話,像是說到了黑衣人的心坎里,那黑衣人,竟然猛的吐了幾口鮮血,眼神猙獰的盯著姜離,恨不得把姜離直接吞下去一樣。

    這個時候,姜離開始繞著這黑衣人走出一個又一個的弧圓,這是八卦掌的趟圓步,姜離一改堅不可摧的氣勢,採用了一種試探性的攻擊。

    黑衣人這一刻,似乎看穿了姜離的把戲,上來就是幾手虛招,在姜離的鬆懈的一刻,猛然下了殺手。

    他自然看的出姜離的打法,是拳法中的一種特殊戰法,一個看黑衣人的反應,給敵人方位上的錯覺,然後用來迷惑敵人。

    姜離的轉圈,可不是隨便轉的,他的配合著自己體內的氣血,以及離丹決的運轉周期轉圓的。

    可就在那黑衣人出殺招的時候,姜離瞬間變的殺機畢露,如一頭兇殘的猛獸,渾身帶著一股慘烈的氣息朝著黑衣人攻殺過來!

    咔嚓!

    兩人腳下的地下,裂開一條條蛛網般的裂縫。

    黑衣人萬萬沒有想到,姜離的試探性步法才是虛招,真正的殺招,在這一套由五禽戲演變而來的百獸拳里!

    很顯然,姜離對於局勢的分析,再一次領先他了!

    姜離看的比任何人都清楚,他的見識,似乎在自己之上。

    「滾開!」

    姜離喝罵一后,一拳砸在那黑衣人的胸膛上,那黑衣人倒退一步,體內的內勁全部調動過來防守。

    這一拳如果被姜離擊中,只怕立刻胸膛處就會多一個血洞!

    「逐月式!」

    姜離一個撞肘,如同一個巨型火炮,帶著無與倫比的速度與力量,再次打向了黑衣人。

    黑衣人畢竟是境界高超,如果是風嵐面對姜離這麼詭異猛烈的攻擊,也早就死的不能再死了,可這黑衣人的境界實在是太高,硬生生是把這一切都給接了下來,而且,還險些傷到姜離。

    黑衣人面對這一撞,竟也不後退,巋然不動,雙手一拱,正是他獨家的秘術,拱手撞,狠狠的與姜離撞擊在了一起。

    「小輩!」

    姜離的手肘一沉,對方的力量比自己要強上太多,已經無比接近燭陰了,不過他使用的卻是巧力,他反手一動,卻是撞向那黑衣人的小腹,身體的另外一處要害。

    黑衣人被姜離連番攻擊,吃了大虧,惱羞成怒,他五指張開,朝著姜離的腦袋處,抓了過去,想要一把捏爆姜離的腦袋。

    姜離早有防備,一個滑步,直接躲避開去,讓那黑衣人抓了個空。

    黑衣的眼神有些冷冽,掃在姜離的身上,像是凌厲的鷹爪一般,狠辣而又令i了。

    「你到底是姜承遠的什麼人,這一套拳法不是姜承遠的。」黑衣人說道。

    「這是我自創的,游龍八卦掌!」姜離說道。

    這一刻,黑衣人震驚了,姜離才多少歲,這個年齡就能自創國術,這等天賦,已然是駭人慾絕!

    黑衣人簡直要羞愧的自殺了,在姜離這個年齡,他還根本無法將一門國術修鍊到爐火純青的境界。

    可現在觀察姜離,無論八卦,還是太極,亦或洪拳、詠春,每一門都有了幾分成就,這姜承遠,到底是教出了怎樣一個妖孽!

    也正是因為這樣,姜離雖然國術境界不高,但戰鬥力卻強橫的很,打法兇悍詭異,很是凌厲,連他這個老頭子也是有些招架不住。

    如果姜離現在只兼修一門的話,估計他早就死了。

    這黑衣人的國術修為境界高出他太多了,如果不是他用自己打法的靈活與詭異,根本就抵擋不住。

    姜離此刻也在尋找脫身機會,即便他還未見到這黑衣人的身法如何,但是想必以他的這個境界,根本不會比自己弱上多少。

    眼前這種情況,幾乎跟面對燭陰沒有什麼區別,實在太過被動。

    打又打不過,跑又跑不了。

    就在這個時候,黑衣人伸手一抓,一道人影忽然間飛了過來,正是小五!

    「小五!你要幹什麼!」姜離大喝。

    「這個是你的隊友吧,你很在乎他?」黑衣人開懷大笑。

    要說在乎,他們不說是萍水之交,說實話,姜離對小五,實在是算不上在乎,可眼前的小五是唯一可以讓他洗脫嫌疑的人。

    如果他在小隊中,處處被人針對,那麼尋找父母真相的事情,就會一再被擱淺。

    如果不是為了自己父母的事,姜離怎麼會跟他們解釋!

    「你放了他。」姜離說道。

    這黑衣人大概也是打累了,不想再跟姜離廢話,直接動手威脅起來,實在是個不擇手段的人。

    「放了他?憑什麼?就憑你一句話?你以為你是誰?」黑衣人桀桀怪笑。

    姜離冷漠的掃了黑衣人一眼,拳頭上的怒火已經沸騰,這黑衣人,馬上就是陸地神仙的境界,竟然這麼要挾自己!

    這種人會自降身份來用這麼卑劣的手段對付自己,可見對方的性格。

    當初就算是姜承遠老爺子在其手裡吃了虧,也可以想象到,對方到底用了多麼卑劣的手段,才讓老爺子吃了虧。

    小五禁閉著雙眸,臉色蒼白,他的胸口心臟處,有著五個駭人的血洞,他的心臟已經被洞穿,絕對沒有了可能復活。

    這個時候遠處突然響起了腳步聲,那黑衣人大笑起來。

    「小輩,體驗一下被人誤會的滋味吧,你爺爺當年也是跟你一樣。」黑衣人心中頓時有了一個邪惡的想法。

    他用八卦掌在小五的頭頂狠狠一震,直接震碎了他的天靈蓋,然後用八卦掌拍向小五的心臟處,直接殺掉了小五!

    姜離知道這老東西是要將栽贓陷害進行到底了,自己這一次真的是說不清了。

    「小子,我很想看看,你的隊友看到這一幕,會說些什麼,他們來了,我就先不陪你玩了!」黑衣人桀桀怪笑一聲,一踩地面,就直接離開了這裡。

    黑衣人話剛一說完,黑子跟老張就到了,然後小五就慘死於這裡,姜離就站在不遠處。

    一切時機恰恰好,真是好的不能再好了。

    「小五!」

    姜離也連忙趕了過去,把小五扶住,小五的生命力很強,他臨死前,一定有什麼可說的。

    只見小五在在姜離的衣服上划拉了幾下,留下幾道血跡,然後就撒手人寰了。

    這一刻,姜離知道了小五絕對不是內奸!

    就在這個時候,老張***,已經對準了姜離的腦袋,說道:「姜離,沒想到上頭也有走眼的時候,竟然派來了一個內奸,好,非常好,今天就讓我為隊伍除害!」



    上一頁 ←    → 下一頁

    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
    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