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醫聖 » 第二百一十八章 陷入重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絕世醫聖 - 第二百一十八章 陷入重圍字體大小: A+
     

    姜離此刻的神經綳的很緊,一下聽到有腳步聲,立刻就回頭偵查起來。

    女孩子明亮的大眼睛,在黑夜中像是夜明珠一般,盯著姜離一閃不閃,像是問題寶寶一樣,十分好奇姜離的身份。

    踏踏!

    腳步聲越來越近,在姜離這裡,緩緩的停住了。

    「阿妹,你在這裡幹什麼?」

    一位男子粗獷的聲音響了起來。

    於此同時,姜離一把抓住了這男子的手臂,反手一個擒拿,將這男子拿住。

    這男子剛才說的是南疆話,姜離沒有聽懂,所以就有了現在這一幕。

    女孩一看暗道不好,連忙喊道:「你們倆別動手,這位大哥,他是我哥哥。」

    姜離一聽知道自己是誤會了,以為是別人發現了自己,要對自己動手。

    由於這個女孩的哥哥聲音比較粗,所以語氣聽起來有些重。

    「你是華夏人?」

    這個粗獷的男子,顯然也會說華夏語。

    「對不起,剛才是我誤會你了。」姜離說道。

    那男子不是胡攪蠻纏的人,見姜離道歉了,也就沒有追究,只是善意的笑了笑。

    「都是誤會,沒事的。」男人的性格似乎很豪爽。

    女孩鬆了一口氣,她見姜離的身手,就知道姜離不是常人,否則的話,也不會被燭陰追成那個樣子,不過這些事,她並沒有打算告訴自己的大哥。

    姜離看了女孩一眼,今天如果不是這個女孩,自己只怕就真的死了。

    「能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嗎?」姜離問道。

    「我叫柳孟瑤,這位是我咯咯,叫柳孟志。」柳孟瑤說道。

    「我叫姜離,今天的恩情我記下了,不過我不能在這裡久留,以後有機會,我一定會報答你們的,告辭。」姜離說完,一個閃身,就離開了這裡。

    現在他是南疆統治者的敵人,更是燭陰要追殺的對手,在這裡逗留被其他人看到了,只會給兄妹兩人帶來滅頂之災。

    到時候反而是連累了兄妹兩人,這不是姜離想要的。

    姜離現在當前要做的,就是跟超級小隊幾個人搭上線,然後聯繫到他們為風嵐解毒。

    這燭陰的毒很棘手,他第一時間都是沒有看出門道來,他不覺得超級小隊裡面有人醫術能比他更高明。

    姜離回到了剛才放置風嵐的地方,發現風嵐已經不見了,被超級小隊的人救走的可能性最大,因為他們在收到了信號,以他們速度,來到這裡,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

    「希望不要被野獸拉走就好。」姜離心中祈禱,在附近搜索起超級小隊的身影來。

    這裡沒有任何的腳印,說明小隊的後續工作做的非常到位,南疆人很難發現他們的蹤跡。

    姜離再次在同樣的地位用戰律發出了救命的信號,希望小隊可以發信他。

    這個方法是很有效的,很快黑子發現了他,這一場的大難過去之後,黑子也是非常欽佩自己的這個隊友。

    「你沒事實在是太好了。」黑子說道。

    「風嵐怎麼樣?」姜離問道。

    「副隊長,一直昏迷不醒,她手上有蛇齒留下的傷,看來是中毒了。」黑子說道。

    姜離點點頭,說道:「快帶我去看看,我是醫生。」

    黑子一陣欣喜,他對姜離並不了解,沒有想到竟然還是個醫生,這一下,風嵐可是有救了。

    穿過這一片深林,黑子帶著姜離來到了一座山壁上,這是一條延伸出來的路,長在懸崖上,位置倒是安全的很,一般的南疆人根本下不來,也只有這些身體素質超強的超級戰士可以到達。

    此刻的風嵐正渾身出滿了冷汗,被老張扶著,靠在自己的腿上。

    不過畢竟是超級戰士,風嵐儘管非常痛苦,可卻一身股不吭,偶爾睜開眼睛,一直在問姜離回來了沒有。

    「小五,你去看看黑子回來沒。」老張也是心煩意亂,遇到這種情況,普通的血清根本就沒用。

    「不用找了,我回來了,姜離也回來了。」黑子語氣似乎極為的開心。

    「你沒事就好,副隊長現在這樣,你再出點什麼事,我們這任務就沒法繼續下去了。」老張嘆了口氣。

    這個時候,黑子輕輕拍了拍老張的肩膀說道:「別擔心,我們這裡可是有神醫。」

    姜離這個時候走了過來,也沒有理會黑子的貧嘴,其實黑子根本不知道姜離的底,只是隨口一說。

    「把人給我吧。」姜離說道。

    老張將信將疑的看了姜離一眼,又看了看黑子,黑子堅定用眼神告訴了老張可以相信姜離,長老這才把人交給姜離。

    「兄弟,這裡有魚嗎?去弄一些魚湯過來。」姜離說道。

    那臉色蒼白名叫小五的青年點點頭,剛才抓的魚還有幾條,所幸就在一旁剝魚燉起了魚湯。

    這個時候,姜離把風嵐的緊身皮衣脫了下來,找快墊子為她鋪在身上,將她緩緩的放在了地上。

    姜離這才發現,風嵐裡面除了內衣之外,什麼都沒穿,登時有些不好意思,連忙又找快布為她蓋住身子。

    「讓她的身體先休息一下,去老龍涎香來,還有醍醐草。」姜離說道。

    這是姜離醫書上,一個解百毒的方法,他現在也摸不清這燭陰口中到底是什麼毒,只能先試試這個方法,看看能不能為風嵐壓制一下毒素。

    這個辦法奏效了自然是好,如果不奏效,也只能試試其他的方法。

    「冷,我好冷。」風嵐呢喃的開口。

    她渾身發冷,非常的難受,手腳不停的抽搐,像是得了什麼不治之症一樣。

    姜離把手搭在風嵐的脈搏上,發現她體內的那股氣息遊走的越發快了。

    姜離運轉離丹決,連忙渡入風嵐的身體中,一股淡淡的異香飄散出來,風嵐原先蒼白的俏臉立刻變得通紅。

    這是正常現象,不過姜離卻直接點了風嵐的昏睡穴,讓她沉睡了過去。

    這種情況發生那種曖昧的烏龍,簡直太尷尬,索性,他就讓風嵐直接睡了過去。

    離丹決似乎可以壓制那蛇毒,在進入風嵐的體內之後,瘋狂的在其體表遊走,那蛇毒原先遊動的速度已經不算慢了,可在遇到姜離的離丹真氣之後,流動的更快了。

    這是因為,離丹決在逼迫它,要把它強行逼出風嵐的體內。

    姜離心中一喜,這離丹決果然有效,只要將毒氣逼出來,再用些排毒的葯,不用幾天就會好了。

    風嵐這個時候雙頰緋紅,姜離一看就知道她這是達到了巔峰了,他的離丹決越來越厲害,無論是什麼樣的女人,根本承受不住,就算是身為超級戰士的風嵐也是一樣。

    離丹決可以讓女人沉淪,為他永生墮落。

    可以說,姜離的這離丹決,實在是個泡妞利器,這還是在姜離手中,要是放在心術不正的人手中,那天下的女人可要遭殃了。

    此刻,姜離也終於明白,為什麼下山前師傅再三叮囑他是人蔘果的原因了,這裡面夾雜著這樣一副隱情,以老爺子的性子,是說不出口的。

    「他這麼說,也不怕絕後。」想到這裡,姜離輕聲嘀咕了一句。

    此時,遠在深山睡覺的老爺子,忽然間打了兩個噴嚏,迷糊的說了句:「誰在罵老頭子。」然後轉身繼續睡。

    不到五分鐘,姜離已經把那毒氣給逼的無路而走,離丹決直接將那毒氣排出了體外,過了一會,小五把這些葯都給採集回來了,姜離見魚湯也熬好了,索性開始煎藥。

    「這魚湯要給副隊長喝下去嗎?」小五問道。

    「不是,我自己喝的,忙了一晚上體力消耗太大。」姜離說完,直接端起碗來,連魚帶湯吃的一乾二淨,不過還是為風嵐留了一碗,她現在身子虛,需要大量的補充。

    姜離看風嵐這個樣子,也是不禁搖頭,這姑娘估計要到明天早上才能醒的過來。

    這燭陰毒素最可怕的,就是會降低人體的免疫力,還會摧毀人體的新陳代謝系統,讓人陷入慢性死亡。

    還會帶來全身麻痹跟疼痛,這是姜離暫時看到的,具體有什麼,只能問風嵐了。

    小五有些無語,自己忙了一會燉的湯,感情不是給風嵐做的,是給姜離開小灶的。

    不過魚湯跟雞湯是最補的,也最恢復人的體力,一條魚下肚,姜離覺得四肢已經恢復了一些力氣。

    不一會葯也煎好了,姜離指了指風嵐,說道:「黑子,你給她餵了,我需要休息一會。」

    「好。」黑子點點頭,先不說姜離對他有救命之恩,就說這是對風嵐好的事,他都覺得不會拒絕。

    姜離躺在地上,準備眯一會,今天晚上跟燭陰戰鬥消耗實在太大,險些喪命,先不說體力消耗,單單是精神疲憊,也需要休息。

    這種高強度的精神集中,是需要得到釋放的,否則整個人都要瘋掉,甚至對以後姜離修鍊國術,都會有障礙。

    這就是心境的問題,為什麼古井無波,從來沒有修鍊國術的人,更容易突破國術的精神境界,就是因為他們沒有包袱,沒有壓力,可以很輕鬆的面對這一切。

    可是姜離不行,這一切,都需要姜離自己去面對。

    姜離還沒有剛躺下,那山壁頂端再次傳出聲響,似乎有人到了,剛進入睡夢的姜離醒了過來,其他的超級戰士小隊的人,都在休息,閉著眼睛。

    他們的靈覺,遠不如姜離。

    這種山洞是安全,可是如果敵人一旦知道他們在這,把上去的路封死,到時候再派各種各樣的毒物進攻,那到時候,超級小隊就會陷入困境。

    風嵐還在昏迷,根本做不了什麼,不管怎麼樣,在這種情況下,保護一個女人,總是男人應該有的天性。

    「上去看看。」姜離心中一動,翻身一躍,直接跳了上去。

    姜離翻身滾入一旁的草叢中,他發現,四周正有有人在靠近,而且無比的小心。

    「難到有內奸?」姜離心中一動,突然冒出了這樣的想法!



    上一頁 ←    → 下一頁

    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
    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